3月2号,大年初四,易科和挂号网的员工陆续返岗,相较于仍显裁员潮威力的其它互联网公司,哪怕是在媒体口中“没有未来”的挂号网都保持着坚挺。

不仅不裁员,还在持续招人,待遇也是业内一线水准。

只是,不论是打着“互联网和音乐结合”旗号的易科科技,还是“互联网和医疗预诊的线上结合”的挂号网,这两者都有点非典型互联网公司的意思。

你说它俩不是互联网公司吧,确实能和互联网沾上,你要说是吧,总觉得和主流互联网公司有很大区别。

但也许就是这种区别造就了它们在这一波互联网泡沫中的别样色彩。

前新浪无线项目主管张胜辉在接到易科人事总监苏薇的电话后,回顾一番对易科和挂号网的印象,给了一个比较褒义的结论。

他希望这样的褒义评价能给自己的新工作带来好消息。

初四下午,张胜辉匆忙赶到申城的恒隆23层,进入易科科技,先和苏薇总监有所交流,随后就在总裁办等待和易科总裁方卓的见面。

三点半,张胜辉随着总裁办的门被推开,瞧见一位年轻人和三位白人老外。

噢,新闻上见过他的照片,这位仪表不凡的就是方卓了。

张胜辉连忙起身,面带笑容的等着总裁和白人们的谈话结束。

三位白人叽里咕噜,总裁也叽里咕噜。

从彼此开口的频率来看,张胜辉觉得方总的英语一定很好,随即,他看着总裁和三位白人一一握手,后者转身离开办公室。

张胜辉深吸一口气,知道轮到自己了。

“方总好,我是张胜辉,从新浪出来的,这是我的简历。”

方卓冲着张胜辉笑笑,接过简历,放在桌上没有翻开,他给张胜辉添了一杯茶又示意这位有些紧张的前新浪员工坐下:“张主管,我就不自我介绍了,嗯,我昨天就看过你的简历,易科很欢迎你这样的人才。”

张胜辉稍稍放松,他是年前投的简历,易科的待遇是回应公司中最好的。

“不过,我还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方卓抿了口茶,看到面前这个男人神情紧张,又补充道,“是几个额外的问题,张主管不用担心,我谨代表易科首先欢迎你的加入。”

张胜辉点点头,严阵以待,他不觉得这种场合会是什么额外的问题,没准就涉及到自己以后在易科的定位。

“你觉得新浪目前的管理怎么样?自从创始人离开,现任总裁茅道临接手,新浪情况怎么样了?”方卓发问。

张胜辉有点茫然,又觉得大概是在热场。

他思索一会,认为不能说上一家的坏话,谨慎的答道:“新浪情况还不错,呃,茅总,嗯,是位很有能力的人。”

方卓微微一笑,听出来对方的言不由衷,说道:“是这样的,张主管,易科新设了一个投资公司,有意在新浪上面投些钱,所以咱现在都是额外的话,是我私人找你了解情况,无须讳言。”

张胜辉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那可不能坑了方总啊!

这是自家总裁,姓茅的是前任总裁!

他再次开口道:“这样的话,方总,我就直说了。”

“新浪目前的情况有些乱,茅总接手以来提拔了不少海外和香江的人,然后,他还想推进一些海外项目,嗯,很多人都对此颇有微词。”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海外的项目被叫停了。”

方卓点点头,叹息道:“人心失和,这会损害股东利益啊。”

张胜辉默默点头,方总很前瞻啊,已经站在股东的立场上了。

方卓又问道:“这位总裁茅道临和CEO汪延的关系呢?平时是谁在主导方向?”

“茅总,就是他提拔了不少人,我们都觉得分走不少汪总的权限。”张胜辉回忆了一下,继续说道,“茅总是海外留学又在海外公司工作的不错,比较相信海外那一套,汪总不太一样,他虽然也在外面读书毕业,但很早就回国了。”

方卓点头,问道:“关于阳光卫视和新浪的换股合作,你们内部怎么看?”

“唔,就是挺奇怪的,反正我听其他同事说,实际工作中,阳光卫视和新浪的业务不太好整合,很费力。”张胜辉解释道,“而且,茅总做事比较、比较虚无缥缈的,有的事报上去都没反应。”

方卓皱眉:“业务难整合,做事风格有瑕疵,这怎么保障股东利益啊。”

张胜辉说到这已经提起吐槽之心:“茅总说他是‘中央厨房’式的管理理念!我们都不懂什么叫‘中央厨房’……”

方卓没管这个,发问道:“董事长段永基对茅道临和汪延怎么看?据我所知,汪延是段永基的人?”

“这个不清楚,汪总确实是和段总比较近,他们之前都是四通公司的。”张胜辉摇头。

“关于阳光卫视和新浪的换股,这是茅道临主导,但必然得经过高层协商同意,段永基作为目前的大股东,他一定要点头。”方卓分析道,“茅道临现在提拔海归派分走汪延的权利,后者又是大股东段永基的人,你觉得这个阳光卫视的业务失败后会让谁来背这个锅?”

张胜辉怔住,他没考虑过这个,平时工作考虑这个干啥……

方卓自顾自的往下说道:“赶走王志东,新浪的股权又分散,临时上马的茅道临面临的平衡局面很脆弱,他提拔的员工得不到公司内部的认可,力主的业务又看不到成效,唔,你觉得被分走权利的汪延隐忍吗?”

张胜辉迷茫了,这是要干啥?是要投资新浪吗?

他先下意识的摇头,又想起先前在公司里听同事们的闲聊:“呃,汪总确实挺忍的,反正,新浪现在比较混乱,我走前就听到很多怨言了。”

方卓沉思几秒,这已经印证了不少消息,目前来看,新浪内部的派系除了出任董事长的大股东段永基,还有代表北美投资机构的一派,目前的总裁茅道临应该是这边的。

另外,台资方面也在董事会有席位。

嗯,新浪是由四通利方和华渊资讯网合并而成的,段永基作为四通公司的创始人,手下是有嫡系的在新浪的,他应该称之为四通派。

四通、北美、台资。

以及,应该还有管理层的声音。

方卓稍微捋了捋,有了些打交道的路线思路,喝了茶,笑道:“张主管,谢谢你提供的消息啊,我看你简历上是供职于新浪的无线增值项目,现在这项目应该发展不错吧?”

“公司里比较摇摆不定,我就是因为被砍掉无线项目的规模才出来的。”张胜辉实话实话。

不曾想,他这话刚说完就见方总冷不丁的拍了下桌子。

“这是真损害股东利益!”方卓愤怒的说道。

张胜辉被吓了一跳,觉得成功之人必有非常之处,这方总多多少少是有点猫饼。

方卓摇头叹息,把茅道临这个名字记得更牢了一些。

他感觉办公室气氛有些过于严肃,又喝了口茶,决定随便聊聊就结束这次见面:“张主管,我十分看好无线增值业务,可惜,嗯,你在新浪的上司是谁,也被裁掉了吗?”

“是王高飞王副总,他还在新浪呢。”张胜辉答道。

方卓颔首,刚想往下聊忽然止住,自语道:“王高飞?阿夹?”

张胜辉不解:“什么夹?”

“没什么。”方卓摆摆手,起身说道,“张主管帮了我很大忙啊,回头易科投资在新浪方面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可能还会麻烦你。”

“没事,没事。”张胜辉在现任面前吐槽前任,心口爽多了。

“那好,苏总还在办公室等你,得履行些入职手续,以后啊,希望张主管能和易科一起进步。”方卓用力握了握张胜辉的手。

张胜辉连忙表态,然后才走出总裁办。

他先去了趟洗手间,又洗脸冷静了一下,觉得方总做事挺谨慎的,投资前居然是这样的打听消息,还真挺第一手。

总裁办里的方卓在新员工走后抽出一沓文件,这是搜集到的新浪近期信息和公司动作汇总,目前新浪是要进行架构调整,成立新浪网(com)、新浪企业服务(net)、新浪热线(Online)三个独立事业体。

而这种架构调整几乎就象征着新浪与阳光卫视的业务合并没有了位置,可以说,去年互联网泡沫时期花费大量现金和交换股份的操作已经面临失败。

新浪一边在裁员,一边在撒钱,也难怪它的股价不好。

方卓拿起钢笔勾勾画画,又对照了一番资料。

然后,他拿起电话找到央视制片人胡檬的号码拨了过去。

“胡姐,哎,是我,新年好呀,哪里,哪里,我不忙,这不想着咱这节目的事嘛。”

“对对,不过,我想问一下,听说今年还请了好几家互联网企业的高层来当嘉宾?都有谁啊?”

“哟,三大上市公司啊,真有牌面,哦,网易的丁磊,搜狐的张朝阳,新浪的汪延。”

“是,不用,胡姐,你太费心了,连我和新浪之间的一点小事就放在心上,没事,没事,我其实很欣赏新浪,正好也借着这个机会和新浪的人解释解释,你就把我和新浪的放在同一场,不用避开。”

“好,胡姐,我到了京城请你吃饭,别别,必须我请,哪能让胡姐你请我啊。”

“一定一定,好,咱见面回聊。”

方卓笑着挂掉电话,倒是没想到新浪的这位汪延还有闲心去央视节目。

哦对,正是因为被分权才正有闲心,也说得过去。

可网易和搜狐的那两位怎么也去了?

正经总裁谁去上节目啊,你们这样怎么保障股东的利益!

方卓决定等到见面这三位的时候一定要当面表达这个意见。

这天晚上,忙碌一天又琢磨着新浪董事会席位的方卓才刚到家便接到纽约的电话。

抵达纽约两天的虞红已经在开展工作,她略微受限于没经过锻炼的口语,但和自家员工交流自是没有问题,这些人也没整什么幺蛾子,大家都在尽心尽力的想让市场上出现更多的M1和P1。

相比国内,人在国外做业务有一种天然的内在驱动力。

“一切都好,我在强迫自己在口语上的进步,不然总是带个翻译还挺奇怪。”

虞红的声音在手机里听来有些失真,但她那股活力劲却没什么两样。

方卓觉得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小虞和小周是一样的,前者是对家庭关系的郁闷,后者是情场上的失意,两人都把情绪转化到了工作上。

“克罗格没问题吧?”方卓冲着客厅里的家人摆摆手,示意自己先到书房打电话。

“没问题,克罗格现在的渠道最稳定,我们P1单周销量已经超过M1,价格上的反馈已经出来了,但顾客确实觉得缺少一个音乐管理软件。”虞红说道。

方卓想了想,说道:“你等我这边确认一下消息,过几天可以在网站上预告iMusic的上线,可是它的上线也意味着咱们恐怕要吃官司了。”

“总归要踏出这一步,苹果的官司不是很热闹吗?”虞红没什么畏惧,“你不是也找好律所了吗?我看你办公室里的好些张律师名片。”

她顿了顿,又说道:“还有件事,安良商会的人有来公司,问了你的行程安排,我瞧着来人挺凶神恶煞的。”

“凶神恶煞?哈哈,没事,你别担心,他们那边就是小家子气,生怕我跑了。”方卓笑道,“你或者公司碰见什么麻烦事反而可以找他们问问,大家都说,欠钱的是大爷,咱们现在就是大爷。”

虞红应了一声,问道:“国内市场没问题吧?你计划什么时间到纽约?”

“国内都还在假期呢,纽约嘛,等我和香江的机构谈两家,再探探新浪董事会的路,下个月应该没问题。”方卓在心里计算了一下时间。

“好,那我就在纽约准备迎接方总的莅临视察。”虞红佯装严肃,“务必让方总满意。”

方卓扬了扬嘴角:“好的,小虞。”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