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号,大年初五,距离今年易科和挂号网的正式上班时间还有两天,但恒隆23层已经恢复了人气,时不时还能见到同事间的彼此拜年与互赠的家乡土特产。

作为总裁,方卓自然也不例外,只是,他纯粹在收礼物,很快就堆了小半个总裁办。

土特产都比较接地气,鸡鸭鱼鹅白萝卜,菌稞笋蜜臭豆腐,当然,还有员工很大方的给整了身手工貂。

方卓将这些都视之为员工对自己的爱,能吃的交换产地发给大家吃,能玩的挑在休息时间让大家长见识,至于貂嘛,他决定永远的挂在衣柜里,倒不是嫌弃,主要申城这边的天气不太能用得上。

哦对,还有一些正好能作为小礼物送给返回纽约的三位律师。

马丁他们对此很高兴,一人拎了两包。

这位大律师临别时还提了个要求:“方,你能不能把你们那幅字送给我?”

方卓乍听有些疑惑,了解后不得不拒绝了马丁对“风物长宜放眼量”的喜爱,然后,他在挂号网的总裁办里现场手书,写下一幅不太押韵的对联赠给对方。

上联——谋定而后动,

下联——图样图森破。

横批——收购顺利。

马丁很开心,觉得这个特别用心,中西结合,收购双赢。

他在坐进车之前用十分私人的口吻予以祝福:“方,我们在纽约会进一步完善操作的细节,我个人十分喜欢恶意收购的感觉,一定会全力帮你的。”

方卓单凭这句话就知道自己和这位大律师不是一路人,他哪里要恶意收购,就是从长远角度来帮助新浪成长而已。

初五下午送别律师,这天晚上,方卓回家和家人打了声招呼就喊上周辛一起去临安。

“方哥,用我的车。”周辛之前问过一次就当真买了辆宝马。

方卓没意见,然而,看到车后却发现周辛自顾自去了副驾驶。

他愕然道:“你不开吗?”

周辛无辜的答道:“我没驾照啊。”

“你没驾照你买什么车?哎,没驾照也能买车的是吧?”方卓有些记不清楚,但眼前确实有一辆崭新的宝马用事实来证明可以买。

“不是你让我买的吗?”周辛反问。

方卓有点被绕糊涂,默默坐进驾驶位,启动了车。

这辆宝马E46是第四代三系,有着车载蓝牙和多媒体影音娱乐系统,售价不菲。

方卓开了没有十分钟,还是忍不住感慨道:“小周啊,你这个年纪开这种车很难再收获纯粹的爱情了啊。”

“嘿,爱情算什么东西。”周辛无所谓的说道。

方卓在空气中嗅到了心酸味,打了个右转灯,驶向市外。

周辛沉默一会,想起正事:“方哥,你都没说赶着去临安干什么。”

“下午的时候,浙大一附院行政科科长给我打电话,就是那位李如意科长,你还记得吗?”方卓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他说医院要建新区,要搞个医院信息化系统,问咱们挂号网能不能做。”

周辛一怔:“能做啊,李如意科长,我记得。”

“嗯,我去露个面,你再去说说技术,挂号网这也算有盈利进账呢。”方卓笑道,“而且,这桩生意可以多做做,很多医院肯定都有这需求。”

周辛精神振奋了些。

“你啊,好歹是副总裁,不要把目光局限在我设下的路上,多开拓开拓方向,不要沉迷在情情爱爱,男人的事业做起来,以后总会碰见你的另一半。”方卓趁机教育。

周辛应了下来。

方卓又警告道:“另外,你是挂号网的副总裁,挂号网虽然和风投的关系不好,但它是具有社会意义的,是得到病患家属好评的,我不管你是分了手还是离了婚,要是整出来负面新闻,你就直接引咎辞职。”

周辛听出来方哥口中的严肃,心中一凛,但还是有些郁闷的说道:“我能整出来什么负面新闻……”

“反正我有言在先。”方卓态度先摆在这,“你不要行差踏错。”

周辛深吸一口气,保证道:“不会的,方哥。”

方卓点点头,露出笑容:“嘿,这宝马开起来还真棒,和小虞那奥迪开起来又是两种感觉。”

他说完这话忽然有些迷惑:“等等,小周,你不会是和小虞商量了吧?一个买了车要么去南方要么去纽约,一个连特么驾照都没有,你们要是想把车给我开就直接说!”

“……”周辛五心五意的说道,“方哥想开随时开,我这还有备用钥匙给你一把,反正我也没驾照。”

方卓叹息道:“当年宁愿多拿几百块而少要股份的人也成了土大款。”

“这是好事,说明跟着方哥有前途。”周辛笑道。

方卓同意道:“嗯,不仅如此,跟着我还学会说话了呢。”

周辛思考了一下:“上回我见着小苏老师,她教我一个词,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我很好奇她一个人事总监是在什么情况下教给你这个词。”方卓稍加油门,提速超车,准备这一路就和周辛聊天解闷了。

申城和临安之间没有航班,如今也没有高铁,开车三个小时还算便捷。

正好,借着这一趟因事回临安,再顺便找裘迪这位老领导落实一下拜年电话里的客套。

晚上九点钟,宝马抵达临安,来自挂号网的两位高层见到浙大一附院的行政科科长李如意。

“李哥。”

方卓离老远就瞧见餐厅路边等候着的李如意,下车就喊哥。

“方总,辛苦辛苦。”李如意笑着握手。

方卓责怪道:“没有李哥的帮忙,哪有今天的总不总,李哥是和我见外呢?还是怕我登门去吃嫂子上回答应做的拿手菜?”

他握住李如意的手不松,如此抱怨。

李如意哈哈大笑,嘴里称呼也就改成“方老弟”,两人许久不见的距离就此拉近:“明天再去家,今天晚上我都在这订好了,走,肯定累了,咱上去说。”

方卓点头,又介绍了一下李如意应该也认识的周辛。

三人寒暄着进入包厢,不成想里面还有其他人,经过介绍却是其他医院行政岗位的小领导,按照李如意的意思,他们也是有医院信息化需求的。

之前方卓和李如意往来稍多,还力荐对方在申城买房,现如今这份私人交情反应到了公事上面。

反正医院把这给哪个公司都是给,还不如半是顺理成章的给到挂号网,毕竟挂号网一直有着“信息化建设”的名头,还有实打实的国家级荣誉。

周辛不太擅长这种场合,听着方哥和几个人妙语横生的聊天,他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他昏昏沉沉的醒来,要不是还记着昨天晚上的酒局,几乎就要怀疑被老板卖了。

“方哥,呃,你起这么早。”周辛瞧见了桌边看笔记本的方卓。

“嗯,习惯醒得早。”方卓正在看新浪的网页,随口说道,“等会酒店就送早餐上来了,有粥,你多喝点。”

周辛爬起来,洗了把脸,问道:“方哥,昨天你喝多没?事谈得怎么样?”

“没喝多,他们也没敢灌我,很顺利啊,两家医院都没问题,走流程就好,还有一家得看看院长那边的关照硬不硬,临安这边嘛,互联网公司相对来说比不过另外几个大城市,竞争力不大,就是有个门槛而已。”方卓边浏览边说道。

周辛有点郁闷,合着就灌自己了。

他摇摇头:“昨天他们好像也没问我技术性的问题。”

方卓毫不犹豫的答道:“因为他们也不懂啊,咱们挂号网是货真价实的信息化建设从业者,你又是货真价实的科大高材生,人到了,这意思也就到了,但事得办漂亮,明白吗?”

周辛自然明白:“正好iMusic开发的差不多,公司能空出来技术人手。”

“这几天你就留在临安对接,公司那边我通知人过来了,你们一起评估下项目周期,不要因为我和李如意认识或者怎么样就嘻嘻哈哈。”方卓再次提点,“挂号网做这方面的增值是个挺好的方向,医疗领域本身就比较封闭,我们也是三番两次的有运气成分算是半只脚迈进来的自己人。”

“好,放心吧,方哥,我知道轻重的。”周辛拿出手机,拨打号码,就着自己熟悉的领域来安排人手。

上午时间,周辛隔空处理公务,方卓则是浏览潜在目标的信息。

临近中午的时候,方卓出了酒店开车去拜访裘迪。

这一趟的拜访比他想象的要久,这位老领导很热情,聊起天来也比以往的印象要更接地气,拜年只是三言两语,互联网的发展倒是长篇大论。

方卓能看出来这位曾经的副头目有认真思考互联网发展的趋势,也有用心判断市场上的不同企业。

作为两家非典型互联网企业的老板,作为一家致力于帮助上市门户网站的热心人,方卓聊起这方面就是信手拈来,不仅国内,他还拿自己到纽约的见闻聊了聊国外的情况。

裘迪听得颇为入迷,要不是听说方卓晚上得回申城还会再留晚饭。

傍晚五点半,方卓告辞离开。

他匆匆驶回酒店,中间还回了个李如意的电话,上楼的时候得知自家公司的人已经到了,而还没等他进房间,来自京城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这是前两天刚联系过的央视胡檬给了消息,表示过两天要录个海选的镜头,因为有方卓的叮嘱,她那边确定新浪的汪延会参加后就立即通知过来。

方卓自是连声答应,确定会出席后天的录制。

他走进房间刚结束电话,还没来得及和周辛说话,立即又接到IDG熊潇鸽的电话。

“老熊,噢,香江那边有消息了是吧?明天行吗?”

“明天不行啊。嗯,后天我不行,后天我要到央视录个节目。”

“唔,后天晚上或者大后天晚上?这是不是有点太赶?好好,那也行。”

方卓交流几句,熊潇鸽带来的消息还挺重要,这按照行程确定要在京城见面,反正对方从香江飞到申城也是飞,飞到京城也是飞。

整整一个下午都没电话,可一来电话就接二连三。

方卓“咕噜噜”喝了一大杯水,示意周辛汇报一下今天的工作安排。

他听了一会觉得没什么问题:“周总,那临安这边就先交给你了,我晚上回申城,咱们有事随时联系。”

当着公司其他人的面,方卓不再称呼“小周”。

“方哥,这么赶吗?晚上开车不安全吧?要不,明天早晨回去?”周辛劝道。

方卓一想,也对:“那行,今天晚上你们一起搞个项目计划书,明天正式提交给浙大一附院,免得夜长梦多。”

“呃……好。”周辛这是主动加了担子。

方卓点点头,给同事们留出空间,自顾自的出门到楼下大厅,安排自己的行程。

次日一早,方卓和临安这边都打过招呼便返回申城,如果没有意外,医院系统的这一单会是挂号网的首次利润,倒也颇具历史意义。

时隔一天的申城易科已经基本到岗,因为市场渠道的开拓和销量的目标在年前就已定下,方卓这一天召开的会议只是围绕着计划再做做分配和调整。

他不可能完全履行虞红市场总监的职权,这就免不了把这份权利进行一些下放,市场部副总监唐尚德等人都因为负责了更多的工作内容。

截止到3月份,易科的产品M1和J1在国内仍旧没有竞争者,提到mp3音乐播放器必然就提到易科,提到周杰仑《青花瓷》也必然就提到易科。

按照大家的估计,2002年的大半年都很难见到竞争对手的产品上线,但也隐约听到一些厂商想要尝试下场的消息,这里面就有著名的电脑品牌联想。

只是,这个消息不知是不是谣传,还有待时间鉴定。

3月5号,申城易科总裁在早晨便坐上飞往京城的航班,他有为期两到三天的节目录制安排,也有两场香江风投的见面会谈。

上午十点,航班抵达,制片人胡檬前来接机。

“胡姐,你还亲自来接,我又不是不认识去你们单位的路,客气个啥。”方卓笑容满面。

“我们节目上一年度的冠军如此赏光的再来录制,我怎么能不来呢。”胡檬笑眯眯的表示欢迎。

方卓开玩笑的当仁不让:“嗯嗯,那么,《赢在华夏》,你们的冠军回来了。”

胡檬哈哈大笑,就喜欢小方总的这个范。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