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很忙。

这一趟来京城录节目属于挤出时间进行的行程安排,主要目的是来和新浪的人搭搭线,就这还穿插了香江两家投资机构的见面。

他在和制片人胡檬会和后坐进车里寒暄,对于同样应该很忙的胡檬颇为满意,这位可是央视资深的制片人了,也别看自己年轻,多少还是有些地位的。

半晌,没见车动。

“胡姐,走啊,不是说下午就要赶时间录制吗?”

胡檬很自然的说道:“方总,别急,还有一位嘉宾也快到了,咱一起走。”

方卓思考片刻,来自胡姐的1/2尊重也挺有份量,人最重要的就是得知足。

“是哪位?我认识吗?”他询问道。

胡檬迟疑了数秒,判断道:“你应该不认识,不是搞互联网的,是联想的联想研究院副总蔺天华。”

方卓摇摇头,果然既不认识,也没听过。

片刻之后,这位联想研究院的副总到了,他先和胡檬打招呼,又直接认出了方卓。

“方总,你好你好。”蔺天华颇为清瘦,言笑随和。

方卓很热情的握手:“蔺总,久仰大名啊。”

蔺天华微笑点头,没太意外,联想很有声誉,自己也略有薄名。

制片人的两位客人到齐,商务车缓缓启动,待到驶出机场,三人才算客套寒暄完毕。

“方总的音乐播放器在市场上很受欢迎啊,过年的时候我给我家孩子买了一个,很方便,很不错。”蔺天华主动提及年轻总裁的业务。

方卓只当寒暄,笑道:“最近反响是不错,欢迎联想集团采购,我能做主给个最优惠的价格,既能当作奖励发给员工,也能送给亲朋好友。”

蔺天华半认真的说道:“我想这么做来着,可年前在会上提起这个建议,大家都说联想集团的惯例是拿自家产品,我拗不过他们,只好作罢。”

方卓连连点头,没毛病。

蔺天华“咳”了一声,感兴趣的问道:“易科的M1和J1,肯定是J1更受欢迎吧?M1是不是就打个名头?”

方卓的心里忽然冒出一丝丝警惕,他想起来之前开会的时候听到大家聊国内竞争对手的传闻,其中好像就有联想的动向,彼时他就觉得联想是攒电脑的,这应该是谣言,可现在……

主要吧,这说话前清嗓的一声咳有些奇怪。

方卓是个擅于反思的人,某些场合上的话他就发现自己也会咳一下再开口。

“M1其实很不错的。”总裁的念头转瞬即逝,决定说些实话,“我们现在有把产品卖到国外,其实没怎么对外讲,但M1的受欢迎程度大大的超出想象,它在纽约的销量要高于其它型号。”

蔺天华惊讶且怀疑,他知道易科有在往国外卖货,但要说受欢迎就真不太信。

他不动声色的问道:“易科在国外这么快就建立销售渠道了?很了不起啊。”

方卓心里盘算企业立项、研究、采购、开工、下线的时间,考虑到联想的研发能力和制造背景,两个月应该能完成。

事实上,mp3播放器的门槛在大企业看来就不是门槛。

“渠道其实不算好,可国外确实出乎意料的热情,别看国内搞得热闹,国外的消费水平才是适合mp3音乐播放器的。”方卓神色自如的说道,“我们易科的利润大头都是国外贡献的。”

蔺天华若有所思。

这时,副驾驶的制片人胡檬回头道:“那方总可得分享分享你们制定国外路线的过程,走出国门可不容易啊。”

“说不容易确实不容易,说容易吧,其实踩对点也还行。”方卓力推国外市场的好。

胡檬又问道:“美国科技那么发达,你们怎么应对竞争对手的?”

方卓心想,你可是真我亲姐。

他毫不犹豫的答道:“目前来说,竞争还比较小,就算有竞争对手,那也得看他们能不能做出和我们产品不一样的优点,不然,凭什么买后来的东西呢?”

蔺天华微微点头。

胡檬也表示同意这个论点,她乐呵呵的换了个话题,浑然不知道后座刚刚的一番话就隐约有了一次交锋,蔺天华是属于联想产品线的高管,这次来央视倒有小部分原因是来看看方卓这个人关于mp3播放器的看法。

联想是有意进入消费产品这个市场的。

不过,如果真如方卓无意中透露的消息所说,绿油油的美刀更诱人啊。

蔺天华转着念头,琢磨着来自友商老板的第一手消息,真别说,易科没有大肆炫耀过它走出国门的事情,这第一次听到方卓如此笃定的话,思路仿佛一下子就打开了。

“我们节目和方总、蔺总也算不谋而合,今天下午的录制就像是刚才你们对行业、对产品的讨论。”胡檬把话题转到了她的工作正事,“因为现在还属于一个海选晋级的阶段,所以要有个展示领导高管们的画面。”

“这也就是咱们今天下午和明天上午要录制的画面,大家畅所欲言对如今行业和产品发表看法。”

方卓脑海里有画面了,笑道:“这不就是茶话会或者沙龙吗?”

“差不多,按我们的说法叫精英座谈会。”胡檬回头说道。

“一想到和一群精英坐在一起,我已经开始坐立不安了。”方卓开着玩笑。

旁边的蔺天华听到这话,安慰道:“不用担心,多听少说,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胡檬用余光瞥了一眼联想的这位副总,又瞧见噶方卓的点头,一时间倒有点拿不准到底是谁听不懂话了。

商务车不紧不慢的在路上开车,因为制片人能聊,这一路的气氛还算不错。

午餐时间便不只三人,不少下午参与录制的嘉宾一同吃了饭,也算彼此认识一番。

方卓在其中稍显落寞,在场的互联网就没别人——因为搞互联网的去年已经死得差不多了。

下午一点钟,没死的互联网人出现,搜狐张朝阳和网易丁磊都是有地位的,新浪的汪延要差上一些,相较而言,方卓的资历辈分更浅。

节目录制是在酒店经过布置的宴会厅,还没开始前就能通过不同圈子的聚集看出这一次的分布。

互联网这个小圈子就六个人,有两个还是搜狐和网易两位总裁的助理。

张朝阳其貌不扬,说话很直接:“方总,你的挂号网得找出路啊。”

关于挂号网,大家都清楚它因为行业政策而失去盈利前景,这在去年还属于比较令人震动的事情。

“我是在寻找出路啊,现在不开始摆摊卖机器了嘛。”方卓笑道,“我在机场来这里的路上还在联想的蔺总说话,说让他们采购采购我的机器,哎,要是张总、丁总、汪总你们再一支持,我这出路就成了。”

张朝阳摇头道:“从挂号网到卖机器,方总也不容易,还有什么别的好项目吗?”

“嗯,我对互联网是有感情的。”方卓瞧着这三人没把易科当成互联网公司,他也不开口标榜什么“互联网和音乐的结合”,给了个格外实诚的答案,“我最近在考虑做门户网站呢。”

张朝阳、丁磊、汪延这华夏三大门户网站的总裁、CEO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

要不说,年轻人就是会讲笑话呢。

这个笑话在三大门户网站面前讲,格外能触发笑点。

一时间,宴会厅里的其他人都瞧了瞧这一侧没死掉的互联网小圈子。

张朝阳笑得最大声,他冲着讲了一个好笑话的方卓竖了竖大拇指,却又有感而发的说道:“门户网站的水很深,小方、小方总啊,你把握不住,别趟这个浑水啦。”

方卓点点头,换了个认真的语气:“我还是很看好咱们互联网企业的前景的,我觉得做互联网,尤其是撑到现在的,都得有一种头铁的精神。”

网易的股票才从纳斯达克的停牌回来没多久。

丁磊叹道:“心有戚戚焉,方总的这个‘头铁’说得好。”

方卓瞧着这三个人,忽然想起来自己的志向,眼瞧着主持人开始上台,他连忙加紧说道:“搜狐、网易、新浪,这都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一定得好好做企业,不能辜负股东的信任,也不能损害股东的利益。”

丁磊微微皱眉,汪延没有说话。

张朝阳则是有些不悦了,这话是从什么立场说起?

就在这时,台上的话筒传来主持人委婉但催促的声音,节目录制需要各位领导高管入座了。

张朝阳拉着丁磊有悄悄话要说,方卓顺势就跟着新浪的汪延坐在了他身边。

“我们今年的《赢在华夏》是第二年了,有去年的老朋友,也有刚来的新朋友,可不管是老朋友还是新朋友,大家都对国内的创业人关怀备至。”

“因为,创业者就是华夏企业里最具开拓精神的一批人。”

“在座的很多朋友都是从创业阶段走来的,酸甜苦辣,成功失败,现在看着年轻的创业者,恐怕都能想起那段流泪流汗的创业青春。”

节目组的镜头避开了在座嘉宾中的年轻人,尤其那个最年轻的小方总压根没给一点镜头,免得和这番话对不上。

“大家都清楚创业不仅仅要埋头苦干,更要看清未来前景。”

“我想,如果我们年轻的创业者们能听一听前辈们关于行业、关于产品的真知灼见,那一定会受益良多。”

主持人饱含深情的话让在场很多人都点了头,大家能来这里除了央视的面子外,也有传道授业的热忱心思,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酒店宴会厅的布置是座位大致围成一圈,彼此差不多都能看到表情。

“老牛,主持人都这样说了,你平时那么爱说,这还不发表发表看法啊?”一个中午没参加饭局,脸也不熟的人拿着话筒揶揄另一位蒙牛集团的创始人牛根生。

牛根生去年就有参加《赢在华夏》,今年属于二番战。

他有过经验,本身也不怯场,拿起话筒就直接开聊,不聊别的,就聊他最懂的牛奶领域,聊这个牛奶的上下游产业链,聊他对这个市场的判断。

方卓听着这些分享,觉得还是很有干货的,不过,现在瞧着这样一位创始人坐在对面,他脑子里不由得就浮现“三聚氰胺”四个字,上下游产业链的每个环节都需要严格把控,尤其涉及到食品安全。

“小方总,不用紧张。”旁边的汪延注意到方卓的严肃脸色,低声说了一句。

方卓缓缓吐了口气,也就顺势说道:“没紧张,就是想着自家的一点事,哎对,汪总,咱新浪今年怎么样?我这边新成立一个投资公司,想着入手点新浪股份呢,上回还让人给新浪打电话问。”

汪延笑了笑:“我还能说自家的不好么?”

方卓单刀直扎:“我之前说了一回新浪和阳光卫视的合作,好家伙,你们新浪的那些主笔骂起人来真的不留情啊。”

汪延诧异道:“还有这事?”

“有啊。”方卓口吻稍微神秘了些,“所以,新浪和阳光卫视的合作到底怎样,我这时候能入手股票吗?”

汪延还是那句话:“我能说自家的不好,小方总?”

方卓笑了笑,你这话就是在说了。

他这么聊几句,发现汪延这位被新浪现任总裁茅道临分权的人很温和,也难怪有着之前通过信息判断的隐忍。

精英座谈会在继续,很快就由内心对镜头蠢蠢欲动的搜狐张朝阳拿到话筒发了言。

张朝阳这个嘛,也许从名字就能看出来,很向往阳光,有着互联网早期企业家少有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的特性。

他面对央视镜头,侃侃而谈,大聊特聊互联网的美好前景。

张朝阳的信心不是凭空而来,搜狐事实上有着和网易类似的情况,就是账户上的资金比股市市值还要高,这明显就是一种低估。

一番侃侃而谈。

大概是口吻和尊容让在座的实业领导们不满,很快就有人出来反驳,围绕了两点,很有力。

都说互联网是未来,这未来到底什么时候来?

你搜狐,甚至其它去美国上市的门户网站停牌的停牌、跌掉裤衩的跌掉裤衩,怎么好意思劝创业者加入互联网行当?

丁磊是个理工科的性子,汪延在新浪内部就隐忍着呢,张朝阳吧,他听着两三位其它企业的高层提到明晃晃的市值,一时间也不好反驳。

这时,话筒被制片人胡檬示意着递到了方卓这。

方卓犹豫了三秒,遵从本心。

他笑吟吟的说道:“听着前辈们对互联网的批评,我说话吧,心里有点虚,毕竟挂号网的前景不太妙。”

镜头下的画面里出现一阵轻笑,挂号网的事还流传挺广。

方卓话锋一转:“不说话吧,心里又有点不服气,所以,我还是说说吧。”

嘿,就该把话筒给这位小方总。

制片人胡檬有些自得。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