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行业座谈会,是企业领导的沙龙,也可以说是精英们的探讨。”

方卓发言习惯性的定了个基调,又补充下半句:“但是,行业精英归行业精英,从这个行业跨到另一个行业,我觉得还是要持些保留意见的。”

他看向第一个发言的蒙牛总裁牛根生,自信的说道:“就拿我来说,我谈线上的医疗挂号,在座的所有人都必须老老实实听着,因为你们都没有我懂。”

“可我要是针对性的聊什么牛奶上下游产业链,恐怕牛总就得跳出来指着我鼻子骂吧?”

不光被点名的牛根生,在座的其他人也有点头。

“嘿,照你这么说,今天我们大家能聊的就不多了。”有位嘉宾听不惯这样的论调。

方卓摇头,毫不客气的说道:“我意思是不要迷信权威,可不是不让思考,毕竟你在那个行业是权威,在另一个行业未必就是。”

他直接拿这位出声的嘉宾举例:“就好比有个火箭专家站在这里,你跑他面前告诉他劈柴要怎么劈才能烧得更好,才能把火箭给送上天,这专家但凡啊,他但凡看你一眼就算他输。”

形象,幽默,辛辣,再加上年轻总裁的绘声绘色。

满堂哄笑。

出声的嘉宾给闹了个大红脸。

“我不是反对大家探讨,也不是自傲能高到火箭专家那么高,可刚才那么一阵的批评,实在不合理啊。”方卓越说越顺,“就刚才谁说的互联网老是前景前景,到底什么时候能有前景。”

方卓斩钉截铁的定性:“这话就不对。”

“咱也不说远了,就两年前,你们能想着天南海北又素不相识的两个人坐在电脑前就能聊天啊?”

“企鹅的QQ,它利用互联网降低的沟通成本,这省了多大事?”

“人家两年前谈的互联网前景可不就是咱们的现在?”

“互联网不是一个将来时,它是一个现在时。”

方卓又举例:“还拿我最拿手的来说,我们挂号网今年申城要搞一个二代身份证试点,这是部里要做的,效果呢,就是你在京城家里网上挂了号,到了申城医院拿二代身份证往机器上一刷,号就出来了。”

“这在两年前能想到吗?”

方卓一手拿话筒,一手拍大腿:“这难道不是互联网的未来正在走进现实吗?”

他感慨道:“各位总裁领导们,各位前辈大哥们,未来已来啊。”

来自挂号网和易科总裁的味有些冲。

老话说得好,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这要是个华夏首富坐这讲了如此一番话,或者换成一个浸淫多年的前辈来如此腔调,那还比较能接受。

可一个入行不久的年轻人开口“已来”闭口“同志”的,就没那么让人信服了。

很多时候,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屁股不听不听,脑袋不灵不灵。

“方总,早就听说过你的行事风格,今天我是第一次见到本人,果然名不虚传啊。”有位嘉宾拿着话筒,这话里就有些讽刺性的火药味。

“没请教?”方卓不认识这位。

“我是汇源果汁的副总经理朱云灿。”汇源果汁去年是创始人朱新礼来参加了节目,今年换成一位副总经理。

方卓不慌不忙的说道:“朱总好,咱今天就是畅所欲言嘛,我是晚辈,没怕得罪前辈,前辈也不用觉得欺负我一个晚辈。”

机位镜头打给年轻总裁,一番话是叫一个敞亮。

本身形象上佳,先前一番话加上这样坦诚的表态,倒真让今天第一次见到方卓的其他行业高管在心里给了一个高评价。

朱云灿直接说道:“刚才大家说互联网前景,说网站市值,那和你说的什么QQ什么未来是一回事吗?”

“在座的是什么人?是搞企业的。”

“节目录的是什么?是做创业的。”

“我们说的前景是个啥?是企业的资金、利润,是怎么能让企业健康的活下去,方总,你拿普通人来反驳,这不是混淆视听是什么?”

朱玉灿振振有词,又有人觉得这也挺有道理。

“恰恰相反,我正是觉得这是一体两面的事。”方卓微微一笑,十分洒脱,“这不是我今天第一次说,我很多地方都说过,只要企业解决问题,创造价值,它本身就是有价值的。”

“普通人享受了互联网的美好,愿意分享这种美好,这就是互联网到来的前景,这是两码事吗?”

“这是一码事!”

方卓后两句的语速很快,音调也提高。

场面因此显得有些激烈。

然而,节目组就喜欢这种激辩的氛围,不光观众爱看,自己也爱看啊,总比这些人聊公司数字让人昏昏欲睡的好。

朱云灿仍旧摇头,针锋相对的说道:“企业美好了吗?企业能活下去吗?去年互联网行业倒闭多少公司,我不知道,方总作为从业者还不知道吗?”

“这两年的互联网泡沫是多种因素的影响,最开始是美国那边,然后咱们这边也受影响。”方卓简单说了下这个先后,又说了发展的先后,“可互联网的发展也是美国在先,我们在后,不说多吧,华夏的互联网发展总得达到美国那样才开始讨论瓶颈吧。”

“瓶颈之前是啥?瓶颈之前是发展是提升。”

“这次的泡沫是大浪淘金,作为从业者,我清楚得很。”

他又补了一句:“当然,朱总不是从业者,大概并不清楚,只是看个热闹。”

朱云灿大怒。

可旁边有其他嘉宾开了口:“方总是年轻人,总是很乐观,这一点我很羡慕,可做企业是讲美好谈情怀就能活下去吗?按照方总这么说,风投就得加码投互联网,可事实是他们都很谨慎的避开。”

“按照方总这么说,股市也应该看好互联网,可三家上市门户网站的股价都在1美元左右。”

“情怀是好,可现实摆在眼前。”

“现实就是现实它不听方总这一套啊!”

这位开口的嘉宾不用介绍,方卓认识,是怡和创投的副总王康振,当初挂号网进行第二轮融资的时候曾经接触过,但最后从名单上筛选掉了。

“王总是搞投资的,习惯看数字,我明白。”方卓笑了笑,对于又冒出来一位的发言没什么意外,“价值的传递是需要时间的,王总搞投资还需要我来说这个道理吗?”

王康振呵呵一笑:“就是明白,所以我才没投方总的公司。”

激辩升级,火药味十足!

不同机位调动,拍王康振的拍王康振,拍方卓的拍方卓,拍旁边围观的拍围观。

方卓笑了笑,当初怡和创投是没投还是被筛掉,对方心里肯定清楚,可这个场合聊这个没意思。

他只思考一秒钟就说道:“说起来,其实我今天不应该站起来为互联网说话。”

在座的人都惊讶,这位年轻人是服软了?意识到得罪人了?

然而,方卓继续说道:“节目组邀请我来既不是因为挂号网,也不是因为易科科技,我今天站在这里是以易科投资的身份。”

镜头外的制片人胡檬点了点头。

有的嘉宾已经有些理解方卓的意思,可辩论中的当事人王康振还没反应过来。

方卓轻飘飘的说道:“就是因为有王总这样的投资公司,我才觉得,嘿,我也能搞投资啊。”

“所以,我来了。”

年轻总裁耸耸肩,语气轻松,神色悠然,格外气人。

嘉宾里的王康振也怒了,淦,好一个牙尖嘴利!

有的人没想到方卓会这么损,忍不住笑出声。

不等王康振在怒气中组织措辞反击,又有其他人举手示意把话筒递过来。

方卓瞧着这场面,怡然不惧,整了个活:“都别急,来来来,你们一个一个来。”

这话不是生气愤怒的说出来,配合着年轻总裁的神色和现场踊跃的发言……

又一次的哄堂大笑。

激烈的辩论氛围奇异性的缓和下来。

说到底,这是一个年轻人啊。

三大门户网站的两个总裁、一个CEO都在底下坐着,这算个什么事!

坐在方卓旁边的汪延瞧见其他人看过来的目光,他也有点无奈,这兔起鹘落的争辩让他看的有点呆……压根没反应过来。

“你看你看,你们又不举手了。”

座谈会座谈会,方卓先前一直都是坐着的,此刻他从干脆从座位上站起来,无奈的摊手:“好好好,咱们也别吵架,就像主持人说的,节目是要咱们拿真知灼见来让年轻的创业者受益。”

“关于互联网的前景,我刚才表达了我的观点。”

“汇源的朱总、怡和的王总。”方卓目光巡视,开始点名,哦,刚才有一个出声的嘉宾不认识,不知道是哪家的,他凑了个数,“还有蒙牛的牛总,都有不同的意见。”

“股市,股价,市值,这些东西确实是现实,是实打实的,可这种现实又是极容易变化的。”

“我可以断言,三个在纳斯达克的门户网站都被低估了。”

“三位老总不信的话,我今天在这里打个赌,就说新浪好了。”

方卓重新坐下来,对被波及到的汪延点了下头:“一年之内,新浪的股价要是涨幅超过一倍,三位老总各自从我易科采购五千台音乐播放器,要是我输了,机器免费送给三位老总。”

汇源朱云灿、蒙牛牛根生、怡和创投王康振尽皆愕然。

这、这要你机器干什么!

可是,气氛烘到这了。

不待三位老总回复,其他嘉宾已经起哄。

“赌,老牛,跟他赌!你要赢了分我一半!”

“方总这么自信,王总,你不会没信心吧?”

“朱总,朱总,应战!”

场面有些混乱,节目组心满意足的拍下来这个画面。

作为年龄最大也最莫名其妙的蒙牛总裁,牛根生觉得这也不失为一桩趣事,最主要的,他刚才可没开口互呛啊。

牛根生动了动脑,拿起话筒,笑道:“这样,方总,我输了,我买你五千台播放器,你输了,你买我五千件牛奶,怎么样?”

这样的话,不论输赢,但凡新闻媒体提到这件事,好歹都能宣传宣传。

赌有什么好赌的,不过是意气之争,宣传产品才是最重要的。

方卓立即get到这位牛总的意思,直接点头答应。

意气之争的另外两位,汇源朱云灿有样学样,用果汁当了赌注,至于怡和创投嘛,王康振没什么产品宣传,也就直接答应下来前面的赌注。

至此,关于互联网前景和门户网站市值的争论化为了一场为期一年的赌注。

作为赌注的中心,新浪的CEO汪延最为无辜。

他哭笑不得的看着节目主持人当着镜头真的重复了一遍这个打赌。

喂,喂,你们央视也可以这样玩吗?

汪延心里说不上来的莫名其妙,这位方总真会来事,不过,他确实很坚定的看好互联网,也很看好自家的新浪啊。

下午的录制继续。

可是,随着小方总的坐下,在座的嘉宾们忽然都有点索然无味,还是刚才的场面带劲嘿。

“方总,你真挺看好我们新浪。”汪延坐了一会,低声向旁边的方卓说道。

“呃,我刚才是不是应该拿网易当赌注?”方卓佯装忐忑的问了一句。

汪延不知说什么好:“你,我,这。”

“哈哈,汪总,我对你们有信心,别看我之前说过新浪,可我从学会上网的时候就一直用新浪呢。”方卓右手作拳,轻轻捶了下自己胸口,“都用出感情了。”

汪延沉默,心里有点骄傲和自豪,新浪就是国内最好的门户网站。

可是,他又有点微妙的郁闷,自打去年到现在,新浪的状况一直有些混乱,作为自家企业的CEO,他似乎好像还没有旁边这位对股价有信心,眼看今年第一季度报告下个月就要出了。

去年花了大代价和香江阳光卫视的合作……

这股价影响……

汪延皱眉。

“咋地,汪总还没信心啊?汪总诶,你行不行,你不行我来啊。”方卓低声笑道。

汪延又被方卓的小玩笑逗乐,说道:“有信心,有信心,怎么也不能让方总输掉啊,新浪这成了咱互联网的脸面了,不能输。”

方卓颔首,随口说道:“汪总,我这易科投资刚成立,这第一笔买卖就买咱新浪了,没意见吧?”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汪延怎么可能拒绝这种事,甚至还主动伸手,十分给面。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