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要成为新浪的股东。

这很容易,只需要从二级市场的股市买它的股票就行。

方卓要进入新浪董事会。

这就比较难了。

董事会有着全体股东授予的权利,每一个席位都相当重要,不管是市值千万还是市值千亿,公司席位总数往往都是个位。

目前,新浪的董事会是七个人,增加名额实非易事。

方卓不可能买了点股票就大刺刺的跑到人家面前说“我要当你们的董事”,他又不是美国那种疑似有着深厚资金背景的高大上的私募基金,怎么可能会被答应?

再者,方卓之前从没和新浪打过交道,这个口子实在难开。

所以,他需要拆解进入新浪董事会的难度。

没打过交道,那就制造交道来打,央视的平台金光闪闪,《赢在华夏》请来的都是各行各业的高管,其中不乏巨擘,这样一个场合来彼此交流再适合不过。

至于拿新浪的市值当作娱人娱己的赌注,方卓就是临机应变,聊着聊着互联网忽然就觉得可以拉在一起,伺机应景开口。

而且,他知道新浪今年的股东大会将会提名一位来自MIGA基金的董事人选,按照惯例,奇数董事数方便投票决策,那么,要么再继续增加一个席位到9个,要么顶替原本的一个席位,仍旧保持7个。

这对于想要拿到席位的易科投资来说是个好机会,可以包含一定的凑数性质。

但仅仅凭借这个还是不够。

方卓代入到新浪大股东的角度来考虑事情,觉得自己应该再多一些声势和名声,易科如今的产品销量很不错,这是不被人知又可以通过央视来放大的。

同时,从法理角度上来说,易科投资谋求的是非执行董事的席位,也就是说不在新浪担任职务,只对执行董事们起着监督、检查和平衡的作用。

反正,非执行董事同样有票。

实在不行,还可以追求一个独立董事的位置,但那样就得重新设计,因为独立董事有着低份额持股的要求。

“方总,终于结束了,咱们互联网尚需勉力啊,这些人,嘿。”

央视《赢在华夏》的下午录制在高开低走中结束,邻座的汪延不像方卓走神,从头到尾都很认真,有着对镜头的敬意,只是,他听着有些人明里暗里延续激辩的话,心里十分不满。

“汪总,以和为贵,这种事,看得重就重,看得轻就轻。”方卓乐呵呵的劝道,“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以和为贵。”

汪延点点头,对于这位年轻总裁已经没有关于年龄的半点小瞧。

要说能在国内混出名声的人,多少都有本事,这位方总就是如此。

节目主持人说完结束语,镜头机位也已经收起,宴会厅顿时喧闹起来。

“方总,方总,晚上攒一桌啊。”

不同行业的人很难这样聚起来,不过,打了赌的蒙牛牛根生大踏步的走过来发起邀请还是让方卓有些意外。

“不了,牛总,我晚上有约。”方卓握手拒绝,他今晚约了熊潇鸽和香江风投。

这时,同样走过来的怡和创投王康振刺了一句:“方总还真是忙呢,多少给些面子啊。”

这位王康振的怡和创投之前是在第二轮融资中被筛掉,完全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偏偏今天在镜头前说什么幸好“没投方总的公司”,这会又过来仿佛自己欠他钱似的。

自己欠他钱吗?

没有!

明明是欠熊潇鸽,是欠王风益,是欠周梓森,是欠林嘉,是欠徐新……

你这哪门子的上来找不自在?

方卓又不是在录节目,直接回敬道:“你在我这哪来的面子?你以为你是谁呢?”

仍旧在旁边的汪延惊了,方总,你刚才还说以和为贵呢!这太不和气了吧!

方卓再次主动握了握牛根生的手,又走两步握了握同样争辩过的朱云灿,表示自己晚上确实有事,不是出于先前的事情才不愿意一起吃饭。

然后,他连看都不看王康振,转身就走向网易丁和新浪张,准备和他们打个招呼就去赴约。

王康振气得脸色涨红,咬牙道:“这个方卓太浮躁了!眼界太窄!”

他盯着年轻总裁离开的身影,嘲讽道:“听说他还是什么不入流学校出身,我团队里个个都是清北!”

汪延早就知道职务并不代表素质,也见多了企业高层的出言不逊。

只是,出于今天的见闻和方卓发言的力度以及他对新浪的力挺,还是对王康振说了一句:“你脑子不好使吗?”

王康振这才感觉自己失言。

然而,汪延半分都没有听解释的意思,自顾自的去找网易和新浪,打算攒个小圈子的饭局。

王康振脸色黑了下来。

牛根生笑了笑,也没有拉王康振进饭局的意思,转身去找老朋友了。

他可没有和这种不入流风投拉关系的需要。

……

晚上七点钟,方卓在一家风格低调的餐厅包厢里见到了IDG的熊潇鸽和香江寰宇风投的总监梁启华。

“老熊,迟了迟了,主要被胡姐拉着说了一会节目。”

“这位就是梁总吧?您好您好,多多关照。”

方卓先和居中牵线的熊潇鸽打招呼,然后客气的和梁启华握了握手。

“方总果然一表人才。”梁启华笑着落座,“这两天一直听熊总赞赏方总,这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方卓心头舒畅,这特么才是风投啊,讲点礼貌嘛,对不对!

他笑道:“熊总赞赏我?他是和梁总吐槽我吧?”

梁启华连连摇头:“熊总对方总评价很高的,嗯,也有说方总个性鲜明。”

“哈哈哈。”方卓大笑,“一般来说,我要是夸一个人,总能找到优点,要么是勤奋,要么是有天赋,诸如此类,只有实在找不到能夸的地方,那只好说他很有个性。”

熊潇鸽打断道:“行了行了,看你这么高兴,今天录节目很顺利啊?”

包厢里的服务员开始上菜、开酒、倒酒。

“顺利啊,还推销了一万五千台播放器。”方卓微微一笑。

熊潇鸽大奇:“录节目推销播放器?”

旁边的梁启华也很好奇,他听熊潇鸽说了方卓的行程,知道是在录制央视的创业类节目《赢在华夏》。

方卓略一组织语言,说起今天节目的录制情况。

他是当事人,嘴上功夫又向来了得,这一番描述便是绘声绘色。

梁启华如此听起来,觉得熊潇鸽一句“个性鲜明”还真是评价的恰如其分。

“好嘛,这是我不在,我要是在,在你拿话筒的时候就得把你轰下去。”熊潇鸽今年没打算参与录制央视的节目,要忙的事情太多。

“你能把我轰下来?”方卓连连摇头。

熊潇鸽吐槽道:“你拿话筒的时候我就得大声说,刚才的门户网站好歹能聊股价,还能嘲讽,这又上来一个快死的,怎么敢的呀?”

方卓神色不屑:“就这?就这?毛毛雨啦。”

“嗯,方总的脸皮我也是素来佩服。”熊潇鸽认真状。

方卓笑眯眯的说道:“多谢熊总夸奖。”

他又补充道:“鉴于熊总是我挂号网的股东,今天梁总也在,所以,我得解释一下,挂号网的运转良好,各项业务都在有条不紊的开展,现在还接下临安两家三甲医院的信息系统建设。”

“什么叫快死的?我有信心把挂号网再往下干十年!”

熊潇鸽和方卓已经很熟了,可是提起这个仍旧有点意难平,他也就不客气的说道:“干十年有什么意义?它有稳定的盈利前景吗?两家医院的业务很值得夸耀吗?”

“从遭遇不可抗力的行业政策变化到努力寻找新的业务盈利方向,我认为一个好的开始绝对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方卓冷静的答道。

梁启华听着这两人从斗嘴到互损再到争论,弱弱的提起酒杯:“熊总,方总,要不,咱喝一杯?”

方卓和熊潇鸽对视一眼,恍然大悟,立马干戈成玉帛,各自脸上不约而同带上笑容。

熊潇鸽笑道:“是,梁总大老远从香江过来,诚意满满,我得干一杯。”

方卓也笑道:“都是缘分,都是缘分,梁总,我敬您一杯。”

梁启华眼睁睁看着这两位的表情变幻,哭笑不得道:“熊总,方总,我敬你们,我敬你们。”

三人一起干了一杯酒。

关于挂号网的事也就不提了,但由此而来的引申却顺理成章的聊下去。

“行业政策确实不好把握,像方总现在的这个项目就很明朗了。”熊潇鸽垫了一句,“现在也已经开始盈利,这效率可比挂号网快多了。”

“创业嘛,总要吸取经验教训,我是真心感谢每一位和我一起成长的投资者。”方卓又提起满上的酒杯,“也特别感谢梁总的远道而来,我再敬您一杯,您随意。”

梁启华毫不犹豫的跟着把一杯酒喝完。

方卓看着这位总监的脸色,估摸了一下酒量,决定不再这样敬酒。

他聊起正事:“梁总应该了解了一些我们易科的情况,我们国内市场卖得不错,这一点梁总知道吧?”

梁启华点头,就是因为有国内市场的基本盘,他这一趟的诚意才相当满,现在M1和J1在国内没有竞争对手。

可是,方卓却不聊基本盘:“但我不太想说国内市场,也就因为国内市场相当好,易科这方面的资金是充裕的,是不需要融资的,今天能见到梁总,其实是因为我们把眼光看向了国外市场。”

梁启华微微皱眉。

“这一轮融资其实如果不是因为IDG的美国和华夏分部的设置,我也不打算引入新的投资人。”方卓笑道,“我和老熊的关系很好,我也很钦佩他的眼光,可IDG在易科的持股过高让我难以接受。”

梁启华点了下头,他看出这两位关系不错,董事长忧虑股份也是常见问题。

“按照我们目前在国外的销售情况,其实,也不太需要外部资金,可是,如果单纯把目光放在硬件销售,未免有些目光短浅。”方卓举例道,“我们在美国的竞争对手苹果公司,它有推出音乐管理软件。”

他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苹果公司正在和音乐公司谈版权授权,未来势必会以数字音乐的下载而收费。”

熊潇鸽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方卓,苹果公司在谈版权授权吗?这个话这么笃定?数字音乐的下载?这个方向是苹果的打算吗?之前一直不是说解决版权问题作为硬件护城河吗?

他觉得需要评估一下数字音乐下载收费的前景,这是个全新的领域,即便从直觉上来说,前景似乎不错——可是,之前还觉得挂号网的线下付费闭环前景不错呢。

方卓好死不死的看向熊潇鸽,问道:“老熊,对吧,这个趋势你也理解有多重要。”

熊潇鸽无奈的用鼻音“嗯”了一声。

梁启华凝神思索。

“这一轮融资的钱绝大部分都将用于音乐版权的授权谈判,还有一部分则是拓展我们在国外的渠道布局,因为时间还短,我们目前依赖于美国克罗格的渠道结构是不健康的。”方卓稳稳的说道。

梁启华沉默了一会,沉吟道:“数字音乐的下载,这个得好好看一看吧,不确定的因素太多。”

“真正的风投敢于真面有风险的项目前景。”方卓笑了一句。

“吃菜吃菜,这家厨子在京城有名的很。”熊潇鸽觉得不宜把话说得太急。

梁启华轻轻呼了一口气,拿筷子夹菜,这位小方总说话有种魔力啊。

方卓却觉得应该趁热打铁,正好旁边还有一块铁,他笑道:“说起风险和前景,我易科下面成立了一家投资公司,所以才越发为老熊感到可惜了,去年怎么就没顶住压力,怎么就把腾讯的股份给出手了一大半呢?”

他又道:“不过,相较于全部出手的香江盈科数码,老熊这还算好的。”

梁启华也知道这个事,腾讯最近的表现相当亮眼,李公子的盈科数码确实不应该卖掉股份,他明白方总是拿这话来点自己。

熊潇鸽瞪了一眼方卓,当着梁启华的面说起明天要见的第二家:“方总,明天的就是盈科数码,你到时候就这样说。”

“怎么说?”方卓笑问。

“就像现在往我心里戳刀子这样的和盈科数码说,毕竟,他们心里流的血更多。”熊潇鸽淡淡的说道。

方卓大笑,举起道:“好,喝酒,喝酒,梁总,喝酒,不急。”

梁启华提起酒杯,今天这场和创业者的直面是让他心里有了些倾向,但需要了解的情况也仍旧很多。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