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财经频道录制《赢在华夏》的第二天,商业精英们的数量比昨天要少。

一是因为大家都很忙,二是因为这天的录制场景不需要这么多嘉宾。

从去年到今年,这档节目邀请来的嘉宾全部都是零片酬出席,央视的牌子还是相当有号召力的。

不过,据小道消息流传,昨晚录制节目后的几个饭局让好几家企业达成了不错的合作,这也是这群人愿意过来的原因之一,人脉资源的积累和应用向来是商业范畴里的重要一部分。

“方总,你昨天真应该来参加饭局。”

上午的时候,新浪CEO汪延瞧见进来的方卓,笑着打了招呼。

“是吗?有什么乐子吗?”方卓昨晚同样挺有收获,香江寰宇风投的梁启华对于易科应该是颇为意动。

“还真是乐子,饭局上吵起来了。”汪延低声说道。

方卓凭借自己的印象,觉着肯定不会是网易的丁磊,问道:“是张总吗?他和谁吵?”

“和川高官虹的倪润峰大吵了一架。”汪延答道。

方卓惊奇:“长虹的?呃,他是长虹的董事长吧?昨天没见他来节目啊。”

“说是今天下午要拍什么东西,昨天到的京城,中间有其他人的交情,大家就一起吃饭了。”汪延笑道,“吃饭嘛,免不得提到下午的争辩,张总和倪总喝了不少酒,说着说着就吵起来,好悬没动起手。”

方卓失语,又瞧见新浪这位CEO兴致勃勃的表情,更觉有些好笑。

谁还不是一个八卦精呢?

“今天张总和丁总不来啊?”方卓听了一会八卦,询问道。

“他们今天都不来,晚上我们再攒个饭局。”汪延展示善意。

方卓遗憾摇头:“今天和昨天一样,我这边易科正接触香江那边的投资呢。”

他又真情实感的找补道:“汪总,来日方长,下回我单独请你,你可别不来。”

汪延哈哈大笑:“怎么会呢?方总要单独请我,我一定来。”

方卓意味深长的点点头。

关于新浪这家上市公司里的派系啊,虽说面前这位CEO汪延和大股东段永基都出身四通,可汪延此时此刻的管理层身份未必就时时都和段永基保持一致。

但,即便不一致,汪延如果承担更多的职权一定是能让段永基这个四通派系接受。

诶,新浪太乱,这里的弯弯绕绕还挺让人头疼。

方卓叹了口气。

“方总叹什么气啊?”汪延奇怪道。

方卓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笑道:“与人斗,其乐无穷。”

汪延只以为这位年轻总裁想起昨天下午在镜头下的争辩,完全没想到自己就属于被对方“斗”的一部分。

上午九点半,央视的录制开始。

今天和昨天的内容不一样,昨天精英座谈会的素材出乎意料的顺利,今天就安排了些别的内容,属于推进节目流程的环节。

《赢在华夏》的海选和筛选从公历年前就在进行,此时此刻能站在评委和嘉宾面前的已经属于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者,他们面临着有着丰富经验的前辈考察。

方卓今天作为嘉宾,不参与评委的打分,他的嘉宾身份是接主持人抛过来的的问题点评。

只是,今天的三位评委们都很有表现欲,顺带着就承担了绝大部分的点评,方卓也就乐得和汪延在台下聊聊互联网、聊聊新浪。

本以为上午录制就这样走走过场,不曾想等到评委嘉宾们的共同内容结束,制片人胡檬专程把方卓给留了下来。

“噢?还拍些个人采访画面?之前没说有这个啊。”方卓有点迷惑。

“临时加的,不一定会用,但先拍着。”胡檬如此说道。

方卓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机位调动,一个近景,一个中景,前者拍特写,后者拍整体状态。

顺便,制片人胡檬充当了临时采访者的角色。

“方总,你为什么会在第二年再次来到这个舞台?”胡檬的第一个问题很常规。

方卓直接答道:“你们请我来的啊。”

胡檬差点喷饭,但耳麦里却传来导演“不错”的声音。

她下一秒就反应过来,刚才这一幕肯定很有节目感,昨天在机位外看着方卓侃侃而谈的发言时就是这种感觉,明明超出计划范围,但又在规则之内,偏偏还很可能得到观众的喜爱。

“方总,你知道去年我们《赢在华夏》播出之后,有很多人喜欢你的表现吗?还把信寄到了我们电视台。”胡檬抛出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这是独属于上一季节目冠军的彩蛋。

方卓摇头,诚实的说道:“我没关注过这个,那信呢?怎么现在才和我说。”

“我们随机拆开了两封,剩下的都收好,准备转给你呢。”胡檬抽出真实的观众来信,念道,“方卓真好玩,能力也很强,思维总是和其他选手不在一条线上,衷心祝愿他的音乐播放器项目能成功。”

她问道:“你听到这位观众的话,有什么感受?”

方卓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谢谢这位观众,我这一趟就是来还愿的。”

胡檬一怔,忍不住笑出声,这就是观众所说的“不在一条线上”!

她觉得自己有些失态,赶紧收敛,拿出第二封:“很敬佩方卓,他拿到冠军是实至名归,我尝试着用了方卓之前的项目挂号网,更加佩服他了。不知道能不能问他一个问题,他到底怎么看待商业项目的选择?”

方卓点评道:“这是个好问题。”

胡檬心里说了一句,来了。

这位年轻总裁绝不仅仅是“不在一条线上”的让人忍俊不禁,他在商业上是有极其独到的看法的,上一季的节目已经充分展现过这一点,易科播放器项目的迅速发展更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

“商业项目的这个问题比较大,我只谈谈我个人的看法,权当分享给大家参考。”方卓略一沉吟,“创业的项目,很多人往往是看到一个不错的产品,有的人则是能看到产品身上不错的利润。”

“还有的人呢,他能看到产品对周围产生的交互价值。”

“只有很少的人,他看到价值并且能坚守方向,这个最难,践行嘛,永远是难的。”

方卓侃侃而谈:“创业者有不少都是那种满怀激情的人,这一类乍一看到感觉不错的产品立即就上了,然后就死掉了。”

“还有的创业者关注到利润,可又仅仅只看到利润,难以发掘产品的长久价值,那样即便赚到钱也很容易被淘汰,就拿易科举例吧,M1如果仅仅局限于现在,它很快就会被淘汰。”

胡檬听到这里颇为惊讶:“方总,你对你自己的产品还评价这么狠?”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M1目前就是一个有着不错利润的产品。”方卓平静的点评。

“那你是认为你的挂号网比M1更有价值喽?但从企业角度来说,M1带来了比挂号网更多的利润啊?”胡檬秉承探讨的态度。

“所以,我刚才说,是不是只关注利润就行呢?”方卓自问自答,“一个创业项目当然可以局限在眼前的利润上,可我相信更多的人都愿意取得更大的成功,那就得思考你的产品到底能带来什么更深刻的价值。”

“如果不是为了更远大的前景,如果只局限于眼前三瓜俩枣的利润,我们投资人为什么要来这里看选手呢?”方卓没忘记自己这一趟来的身份——易科投资的总裁。

胡檬摇头,追问道:“方总,你没解释M1和挂号网的对比。”

“不是我不想解释,是我说的话需要时间来验证,现在说也容易被误解,而且,我说M1并不代表M1就不会进步,它能深刻的改变音乐的发展方式,这一点的实现与否关乎着它的生命周期。”方卓笑了笑,“我要是现在说,普遍被大家不看好的挂号网仍有数年后上市的前景,你会认为我在妄想吗?”

胡檬沉吟。

方卓提醒道:“你说实话。”

“多少会觉得你有些自大。”胡檬说了实话。

方卓耸耸肩:“所以,如果所有人的眼光都是一个水平线,那这个节目也就没什么必要了,但有超出的眼光,一时半会也难证明。”

他最后绕回来:“那就还是让时间说话吧,我有这个耐心。”

“被误解是表达者的宿命,所以,我特别感谢方总的勇敢表达。”胡檬笑道。

方卓也笑:“还好吧,误解或者不误解,我都在这里。”

胡檬觉得这话有点升华的味道,很满意今天的这一顿单人采访。

她和方卓握了握手,表示结束。

方卓起身,刚想离开又被喊着坐下来。

“哦对,方总,忘了问索尼的问题,问完再走。”胡檬如此说道。

方卓重新坐下来,调侃道:“录制的就是好,能剪辑。”

胡檬正襟危坐,冲着镜头打了个手势,然后像是刚才一样的问道:“方总,你曾两次说过易科在音乐播放器上留给索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就在昨天,有消息传出,索尼今年第一季度的状况不佳,你对此有什么感想?”

方卓一愣,奇怪的问道:“是什么消息?不对啊,索尼第一季度的报告应该还没到时间发布,你这问的太模糊了。”

“咳,你认真点。”胡檬仗着有剪辑,说道,“反正新闻上就是这么写的,说是援引内部消息,索尼和爱立信合资的索尼爱立信手机业务达不到预期,还有电视业务也在受挫,诸如此类。”

方卓想了想,直接问道:“你们想我怎么回答?”

胡檬觉得这段已经垮掉,笑道:“就怎么有节目效果怎么来。”

方卓把脑海里的信息串了串,又进行一番判断,随后严肃认真的缓缓说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胡檬等了两秒,问道:“没了?”

方卓奇怪道:“这不是最好的节目效果吗?”

胡檬这么一听,考虑了一下,如果把中间的都剪掉,把方卓的这一句话评价衔接到问题后面……

她叹道:“结束了,方总,你知道吗?你真的有种天生的节目感!”

“哈哈哈,是么?可惜我志不在此啊。”方卓起身,随口说道,“我在你们这也提了好几次索尼,尽是负面的,别回头被索尼的人瞧见,那得八嘎吧。”

胡檬脑海里忽然闪过若有若无的一个念头,还没等抓住就见方卓告辞。

她寒暄着等这位年轻总裁离开,自顾自的思考了一会,明白了那个念头是什么。

要是抽空把方卓几次对索尼的评价不光给索尼的人看,还通过互联网给日本人看,那才有意思呢。

不过,这得方卓说得对才成。

胡檬不太确定的在心里问了句,这真的只是一个开始吗?

……

这天晚上,方卓和熊潇鸽以及他介绍的盈科数码有个关于易科的饭局。

他本以为既然是老熊居中牵线,那也能像昨天一样有个不错进展,可盈科数码的态度出乎了意料。

“我还以为易科将会专注国内业务,没想到胃口居然这么大?这样的话,我反而不敢投了。”盈科数码的副总狄妍听完方卓关于国外市场的描述,毫不客气的给了明确表态。

方卓奇怪的看向熊潇鸽,不知道这位是怎么居中的,对方连自家要发展哪方面的业务都不清楚。

熊潇鸽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有专门的把易科的资料通过电子和传真发了两份。

“狄总,我们易科不是无的放矢,在美国的业务是有销量支撑的。”方卓给出理由。

狄妍有点莫名其妙的傲气:“这样的销量有多大的参考意义呢?你也说苹果是没有支持微软,但它随时会改变策略,一个大陆的公司能拿到多少美国市场?我建议你还是放弃这个想法吧,还是我刚才说的,国内的话,我们盈科可以投。”

方卓摊手:“如果不是考虑到国外市场,我又何必找盈科呢?”

狄妍蹙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我很好看易科在美国的发展。”方卓淡淡的说道。

狄妍不屑,她绝不相信一个华夏品牌能开拓出美国市场,甚至觉得对方提供的数据掺杂很大水分。

熊潇鸽看到狄妍这个态度,有些来气了:“狄总,盈科数码正错过第二个腾讯!”

方卓受宠若惊,敢情老熊是这么看易科的?当不起,当不起。

狄妍听到却没太大反应:“错过了又怎么样?腾讯的股份升值还能有多大空间?”

有的人看到1能想到10,有的人看到1只想到2。

今天的这个就是二。

方卓乐了,他这才发现戳刀子也得对方有眼光才行,熊潇鸽对于出售腾讯股份的后悔正是因为他觉得腾讯的前景越来越好,这种判断的现实基础却还没让盈科数码的人后悔。

熊潇鸽在为三年后的场面后悔,狄妍仍觉得三个月后的腾讯都没什么。

“哎,投资嘛,没有强买强卖,理解理解,狄总,咱也相互理解,我还是想试试美国市场。”方卓抿了一口酒。

狄妍微微摇头,算是正式宣布:“那就很遗憾了。”

方卓叹道:“真的是相当遗憾呢。”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