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回馈交大的捐款,方卓不是临时起意。

他之前在纽约的时候就隐约有这个想法,因为太过忙碌没怎么细细想过,这一次反倒是日本乐享的过来让他决定来做这个事。

方卓和小苏老师所判断的“易科对乐享的掣肘”,何尝不是自家关键零件被厂商的掣肘风险。

就拿微硬盘来说,易科和苹果之所以不约而同的选择东芝就因为市场上只有它家的商用最为稳定,日立虽然也在做,可据许老师所说,质量上比不过东芝。

易科很早就和东芝签过供货合同,可白纸黑字的合同因为苹果这家美国上市公司的采购就硬生生的修改过一次,那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变化呢?

尤其还有一个在日本有很大影响力的索尼,单纯的市场竞争,它已经落后,会不会出一些场外的招数?

或许有点被害妄想症,但也可以说是居安思危。

方卓再明白不过很多规则都只是没触及底线的遮掩。

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强权有打扮的权利。

当然,易科还差得远,也就欺负欺负日本乐享这种刚成立的小公司。

接下来两天,方卓坐镇申城,主要工作就是关注国内音乐播放器的市场开拓。

3月11号,iMusic的测试、专利、流程都走了一遍,也就在官方网站上悄无声息的上线了。

易科总裁方卓成为第一个使用的消费者。

iMusic设计简洁,能让使用者能在三步操作之内就把软件上的歌曲同步到播放器里,但因为系统的差异,iMusic的音乐传输速度要低于苹果iTunes不少。

不过,苹果的高速传输虽然有着独家专利,但只能用于它自家的系统。

一旦苹果的iPod要兼容微软,音乐传输速度就和易科拉到了同一水平线。

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这天上午,方卓于会议室在同事们的围观下尝试软件的使用,他自己摆弄了一会,瞧着大家渴望点评的目光,发表了看法。

“我觉得我们的iMusic比苹果的软件要酷。”

“这软件开始的动作是谁设计的?这个熊猫打醉拳还挺可爱的,得加奖金!”

“我们软件就是全球最讲究种族平等的,瞧瞧这黑白色,多匀称!”

“歌曲传输的这个界面也不错,黑白旋转的太极图案,就是不知道美国那样的用户能不能接受。”

方卓一顿夸,直把产品和技术团队夸得喜笑颜开。

最后,他提出一个小问题:“你们得研究一下这个CD和mp3刻录转录的事,要能锁住,只能CD单方面转录为mp3,反过来的功能得锁住,但现在这个版本不要上线,我们先看看美国市场上的反馈。”

会议室里的众人应了下来。

方卓又聊了几句,这次非正式的试用会就结束了。

然后,他把电话打给远在美国的市场总监虞红。

“小虞,你用了iMusic吗?比我想象的要好用。”

美国那边的时间是晚上十点钟,虞红的电话背景却是呼呼的风声:“我刚下飞机,正在车上往市里去,还没用呢,你都觉得好用了,那肯定好用。”

“哈,也不是这样说,得看大家的反馈。”方卓笑道,“虞总监辛苦了,我月底就过去给您打打下手。”

虞红干脆的说道:“好,月底见,就这么说吧,我还有个电话要打,先挂了。”

方卓挂掉电话,心里没想纽约的事,考虑着要加快推进与香江寰宇风投的合作进度。

他思考一阵,组织一番语言才把电话打给寰宇的梁启华,寒暄过后姿态颇低的向对方介绍了一番易科的进展,不光是软件上的发布,还有国内市场的开拓。

尽管先前描述的重点是未来的软件故事,可国内基本盘的发展总是能让人更有信心。

两边聊了许久,梁启华确定时间率团队来申城,他还会安排小团队在月底跟着一起赶赴纽约。

如果不出意外,易科的A轮融资将会包括IDG华夏、IDG美国、香江寰宇,但释放的股份会低于年前的计划,方卓和银行方面的股权质押程序已经在走,他手上会动用一部分自有资金。

晚上的时候,方卓又和熊潇鸽进行了一次通话,对方还在帮忙寻找香江合适的风投或者私募,试图为易科的A轮注入更大的力量。

凌晨时分,脑子里都是事的方卓刚刚关灯休息,床头柜上的手机忽然在寂静的夜里急促振动。

“喂,小虞。”

方卓看了眼来电,估摸着纽约时间应该是上午。

“昨天晚上iMusic上线,今天上午,我们这边就接到了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的律师函,要控诉我们侵权。”虞红的声音有点急切,她是按照美国时间来描述的事情。

“晚上上线,上午收律师函,这RIAA是早就盯着我们呢啊?”方卓按开灯,披了件衣服下床,安慰道,“别急,或早或晚的事,只是,这个确实来得有点太早了。”

虞红声音里有着深深的忧虑:“这个律师函很打击大家的士气,都怕对软件的推广有影响,我们是不是先在广告里下线iMusic?”

方卓断然否决这个提议:“不,积极应诉,不要怕,不要报着民不与官斗的思维,RIAA也不是官,这就是个行业协会,它赢过也输过,士气这方面你得想办法鼓励。”

他继续说道:“另外,我们还要对RIAA反诉,就控诉他们阻碍数字音乐的发展。”

“小虞,不要慌,也不要怕,RIAA的做法不出奇,这一点是在我们预期内的。”

“办公室里有律所电话,等下你直接联系他们。”

“我这边还有MIGA基金会合作的大律所,等会把电话发给你,你把这个也联系上,他们的名声很大,就负责反诉,韩国的帝蒙公司能打赢,我们也不怕。”

“记住,小虞,坚决,态度要坚决。”

“你现在的核心思维是它们在逆势而动阻碍数字音乐的发展,这是已经有成例在前的,美国那边很看重前面类似的案例结果。”

方卓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虞红长吸一口气,她面对覆盖全美的行业协会律师函,有着很大的压力。

重点还在于,这个时间表明对方是有备而来。

方卓又问道:“小虞,我的话都听懂了吗?需要我改行程飞过去吗?”

虞红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先在国内忙完吧,你刚才说的都是流程性的东西吧?真要交涉和有结果是不是得等一段时间?”

“嗯。”方卓确定。

电话里一时间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十来秒钟过后,方卓开口再次问道:“要不,我还是这两天就飞过去吧?流程性的东西没有大碍,我是怕这个士气鼓动不起来,大家该做的事情都还得做。”

虞红在彼此安静的时间里已经权衡了压力和措施,口吻也果断的了些:“不用,我会和大家传递你的意思,你就按原计划来,你手上的事情也很重要。”

“小虞,行不行?”方卓第三次问道。

“行。”虞红提高声音,“小虞不能说不行!”

方卓终于笑了起来:“好,有问题及时打电话,别的也没什么好说的,就一句话,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不要怕。”

“好!”

通话结束。

方卓翻了翻手机上Cadwalader律所的联系方式,把它发给虞红。

他做完这个,又捋了捋事情因果和未来应对,再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申城三月份的天气还有点凉,推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进来,一股冷意让方卓变得更为清醒。

他抽了半支烟,想着美国那边是白天,干脆就自己把电话打给Cadwalader律所的马丁大律师,和他聊了聊RIAA和易科牵扯的事。

马丁律师擅长的领域并不是这个,但他听完之后很淡定的表示:“方,我认为你不用太担心,你也说这已经有过类似的官司,RIAA成功的概率不大,你们强硬的发起反诉,这件事最可能的走向就是双方和解。”

“而且,我认为你们公司可以考虑让RIAA支付赔偿费用,它粗俗无礼、违背法律、打压新技术发展的律师函已经对易科的业务在社会上造成了极其不良的影响。”

“律所会帮助你们收集证据,会用实际行动向RIAA表明易科虽然来自华夏,却是一家精通美国规则的不好惹的公司。”

方卓的心情轻松了一些,高度评价道:“马丁律师,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律师。”

“谢谢你的夸奖。”马丁真觉得没什么,反而关心道,“你的公司什么时候能买入新浪股东的股份?一定要尽可能的挑持股多的股东交易。”

“嗯,我在努力。”方卓的心思暂时在易科面临诉讼的事情上面。

马丁说了一会律所在商业并购上的研究,答应会在RIAA这件事上提供最好的方案。

当然,最好的方案也意味着高昂的成本,但如马丁所说的话,律所会尽力把这种成本转嫁给RIAA。

方卓听着这意思,对方十分看好易科对RIAA的反诉。

也因为这通联系,总算是凌晨时分能睡个好觉。

翌日上午,方卓经过充足睡眠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拿手机准备联系虞红,可算算时间又没忍心打扰。

他想着要加快处理手头上的事,赶往公司又挤了挤行程安排,打算早一些飞往纽约。

不知不觉忙到下班,方卓才忽然想起要联系虞红,但又转念一想,既然对方没有打过来,那就说明暂时没有新情况。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也不用一天一通电话的给予压力。

如此两天过去,美国的网络论坛上开始出现一些对iMusic的使用反馈,普遍好评,因为当前微软系统上的音乐管理软件功能冗杂,试图在一个软件里塞进尽可能多的内容。

方卓试用过市面上的各色软件,也使用过苹果系统上的iTunes,所以,他对于开发团队的第一个要求就是——简洁、简洁、再简洁。

现在的iMusic达到了这个要求,也算是妖艳贱货里的一股清泉。

方卓甚至不明白为什么有的软件能做的那么差……

“小虞,情况怎么样?”

3月13号,方卓主动联系了虞红。

“一切正常,Cadwalader律所这两天在研究案例和情况,认为没什么大问题。”虞红复述了一下律师们的原话,他们认为RIAA的控诉十分可笑。

“那就好。”方卓放心了,他觉得很多时候其实只是思维上的问题,大家一听到律师函和诉讼就下意识的认为不好,实则,己方未必不占理。

数字音乐的发展在美国同样属于新事物,同样没有健全的法律条文,但判例法在这一点上就有利于法律层面上的快速反应。

这也是方卓一直以来的部分底气,不然,他可能会更多的考虑其它方式。

也就在联系过虞红的这天晚上,一通来自新浪CEO汪延的电话传来一个好消息。

“方总,你上次不是说易科投资打算买点新浪的股份么?可以不用从二级市场上入手。”汪延寒暄过后传递了一个意思。

方卓听到这话立时觉得事情走上了最希望的方向,不动声色的问道:“汪总是什么意思?打算把你持有的股份卖给我么?”

“那倒不是,我们新浪的大股东段永基段总,他有意出售名下的一些股份,我想着正好你和我说过易科投资,就来问问你。”汪延笑道。

这还真是正好!

方卓沉吟着没有立即欢天喜地的答应,询问道:“段总好像是新浪的最大股东吧?他为什么要减持股份呢?”

大股东减持股份往往是比较敏感的事情。

汪延轻轻松松的说道:“说是为了改善生活。”

方卓:“!!!”

这个理由好像有一点熟悉!

方卓立马想到了自己那张100万的银行卡,当初也是以这个理由换来的现金,好嘛,现在居然还以这个理由买入其他人手中的股份。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方总,怎么说?”汪延不知道方卓的想法,追问了一句。

“易科投资很乐意成为新浪的股东。”方卓笑道,“下回什么时候去京城录节目,咱们见面详谈。”

汪延很愉快的开个玩笑:“成,新浪很欢迎易科投资,听说方总在投资圈有响亮的名声,以后也多帮忙吹吹我们新浪的股票啊。”

方卓连连摇头,自己在投资圈的名声……

他无声的吐了口气,汪总啊汪总,你还搁这和我嘻嘻哈哈呢,这回你这可真是引狼入室了!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