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来京城第一晚的打算本来是想和新浪汪延吃个饭,交流交流感情,落实落实股份。

可这位CEO有事情要忙,那也就不能着急催促。

越是接近目标的时候,越是要耐心。

所以,他自无不可的答应了许怀哲的感谢邀请。

实则,许怀哲去年就请过好几次的饭,极其诚恳的就垂直领域学习网站的这个事表示过感谢,这次再见面,项目有了长足的进展,节目又有台上台下的关系,一顿好饭又少不了了。

方卓估摸着这个会计网要是能进一步做大,以后还能吃上这一家的饭。

晚上没喝酒,一起吃饭的还有许怀哲创业团队里的人,基本上就是他母校的师弟师妹,整个团队相当年轻有活力。

方卓挺喜欢和这样的年轻人在一起交流,感觉他们对事业的热忱很有感染力,有种“永远热泪盈眶”的范。

像新浪汪延那种吧,也许不是没有热忱,只是更内敛,又混杂其它的计量,相互接触之下是三分彬彬有礼,背后还有七分权衡利弊。

当然了,方卓也不会乌鸦笑猪黑,只是在心中下意识的对比,觉得这群年轻人们的热忱很宝贵,因为极容易“总被雨打风吹去”。

方卓没喝酒,和这群人欢声笑语聊自己对学习网站发展的看法,却有些微醺的感慨。

成功是一时的,失败才是创业的主旋律。

“真的太谢谢方总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许怀哲在晚饭后开着商务车把方卓送到下榻酒店,又是一次诚恳的感谢,他觉得小方总真的是知无不言,完全没有藏着掖着,今晚的收获远比想象的要多。

“也不用太谢,这不有央视的节目呢,没准就是你这个项目最后拿到我易科投资的钱。”方卓笑道,“本来觉得在节目上提到我和你这个网站的渊源会有些非议,但你今天自己主动在台上说了,那咱就举贤不避亲。”

“项目能不能成功,主要还是取决于你们自身的辛勤和思考,以后也不用客气,我特别喜欢看到这种真正推动互联网生态价值的企业。”

“希望会计网能顺利成功。”

方卓和许怀哲握了握手,又冲趴在车窗边的其他人笑了笑,转身走向酒店。

一车人看着这位年轻总裁的身影在视线里消失。

“许哥,方总怎么给我一种师长的感觉……”一位京城财贸的师弟开口说道。

“方总这人真的很好。”许怀哲摇摇头,“所以啊,有些江湖上的风言风语还是不要信,什么风投猎手不猎手的,都是瞎扯。”

一车人都跟着点头,热忱碰热忱,大家能感觉到这位方总没摆架子,说的也全是实在话,印象分着实拉满。

次日,《赢在华夏》继续录制,依旧是半海选的筛选项目阶段。

方卓今天保持着特色,有啥说啥,也不怕招人恨,以此换来新一批选手的不少眼泪。

一盆凉水接着一盆凉水,这样的滋味再加上电视镜头的效果,有的人确实难以接受,乃至被击穿底线。

傍晚临近全天录制结束,终于有选手在被筛后之后正面表达了对评委方卓的强烈异议。

“方总,你这么言之凿凿的评价是不是太武断了?凭什么你说的就是对的?凭什么你就可以这样肆意批评别人辛辛苦苦的项目?”

方卓估摸着这样的镜头是要被剪掉了。

他不慌不忙的回应道:“因为我是评委,节目组邀请我来就是让我评价选手们的项目。”

“其次,我是一家投资机构的总裁,我投资的意向当然是要挑好的项目。”

“最后,正因为我也辛辛苦苦的这样过来,更不想看到有人在错误的道路上瞎努力。”

这位名为宋晟阳的落选选手犹自不满意这样的答复,直接怼了节目组:“节目组凭什么要邀请你呢?就因为是去年的冠军?”

方卓一点都不怕这样的质问,耸耸肩,轻松的说道:“可能是因为易科科技在成立一年的时间内就做到了2亿的销售额。”

“也可能是因为这个销售额有望在接下来一年再翻个几倍。”

“又或者,可能是因为易科科技把产品卖到了美国。”

“21号选手,你可以选择一个能让你平静接受的理由。”

方卓觉得这就是人微言轻啊,只能用一些空洞乏味的数字来说话,刚刚明明汪延也跟着自己一起重重的批评,可这位就冲着自己来。

基于大庭广众、央视平台之上应该不会说谎的判断,宋晟阳被评委的理由给堵的严严实实,如果从去年节目的时间算,这项目还没有一年呢……

宋晟阳说不出话了,差距大到让人失去辩驳的冲动。

倒是台下的观众席有小声的议论,虽说是销售额而非利润,可是以亿为单位的数字和年轻总裁联系在一起还是颇具冲击感。

这两天光看小方总怎么伤人,他脸上的年轻和嘴上的刀子都能轻而易举的被捕捉,可这背后的成功不说还真不清楚。

方卓没有乘胜追击,只是礼貌的有请剩下两位选手的发言,节目也就继续进行下去。

五点半,录制结束,今天没有单人环节。

“方总,你这播放器卖这么好,我还真想让我们新浪进入这个赛道。”新浪汪延今天约着晚上一起聊聊股份的事。

“可以啊,我昨天说的话和信心也都是真的,新浪放马过来。”方卓笑道。

汪延摆摆手:“怕是董事会不能通过,但你的那些小机器卖的也太好了吧。”

“主要国外市场比较容易开拓。”方卓没有自傲,“我们占了个先发优势,后面的竞争还不容乐观呢。”

汪延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谦虚成分,他边走边说:“哎,我们说话是不是得注意下方式啊?今天那个选手就被刺激到了。”

方卓哑然:“两天就一个,比例很小,也不用这么不坚定吧。”

“那就听方总的,反正人家选手有事就冲着你来。”汪延笑道。

“行,冲我来,汪总,我这人就是当仁不让,这叫企业家的精神。”方卓的当仁不让既在第一层,也在第五层。

汪延行走在地下车库的第一层,说起今晚的话题:“本来想让段总和你见个面,可他临时有事去香江,股份的事,这边就直接从他的公司经手了。”

“去香江?总不会是去和阳光卫视的人沟通吧。”方卓随口一个猜测。

汪延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苦笑道:“方总,我真怀疑到底谁是新浪的CEO了,说的真准。”

方卓在心里对新浪大股东段永基的动向做阅读理解,嘴上说道:“瞎猜,瞎猜,汪总这CEO挺好。”

“哈,我还得感谢方总对我的认可呢。”汪延哈哈大笑。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易科投资终于要成为新浪的股东了。”方卓意味深长的说道,“这对易科投资很重要。”

“希望是个开门红。”汪延祝贺道。

方卓坐上车,心里冒出一句,我真怀疑到底谁是易科投资的总裁了。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