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科方卓和新浪汪延的晚餐气氛十分轻松。

和方卓这种草根出身不同,汪延是书香门第。

他的爷爷是一位杰出的科学家,是国内水声事业奠基人,是华夏科学院院士,是科学院声学研究所第一任所长。

他的大爷爷是担任过厦大校长的著名生物学家,三爷爷也是科学院院士,是国内核化学化工事业主要奠基人之一。

他的奶奶是歌唱家,是声乐教育家,是华夏音乐学院的教授。

他的父亲是第一批驻法外交官,还是法国骑士荣誉军团勋章获得者。

此外,家里还有搞话剧的,搞作曲的,搞数学的,当律师的,做贸易的。

至于他自己,巴黎大学毕业,在法国生活六年,学识谈吐都是顶尖的。

方卓本来不知道这些,是听汪延把红酒聊得头头是道,细问之下得知他从小就被爷爷拿筷子蘸红酒,进而又知道他小时候住的楼房里有钱学森、钱三强、郭永怀、杨嘉墀……

越聊越懵,等懵到一个顶点,知道面前这位的祖籍正是皖省安庆,忽有一种大家祖籍不远,也差不太多的自嘲,就不为显赫家世所动容了。

反而,如此一想,方卓觉得这样家庭里出身的人一定不会盲从于新浪公司里的大股东段永基。

“方总,我其实很佩服你能从无到有的把挂号网给做出来,它的延展性很强啊,我觉得互联网还能涉足更多的医疗领域。”

“可惜,现阶段确实不容易寻找盈利点,行业政策的变动真是让人无奈。”

汪延抿口红酒,闲谈到方卓的挂号网。

“挂号网还能再等,它会是一个深入人心的品牌,我们在华东区域的宣传是很全面且深入的。”方卓笑道,“华东区域的计算机教材上有如何使用挂号网,短期之内看不出来,中长期就有效果了。”

他继续说道:“教材方面我们还努力在更大范围内使用,如果可以,挂号网的目标是成为一个国民品牌性的网站。”

汪延思考一阵,这颇有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抱负:“那维持它活下去的资金?它要怎么盈利?”

“互联网总是要烧钱的,这一点我相信汪总更应该有体会才是。”方卓说道,“方总觉得华夏会出现亚马逊么?”

汪延点头:“早晚会有,电子商务是互联网发展的方向之一。”

“那么,挂号网活下去的底气就是它有成为华夏医疗亚马逊的潜力。”方卓微微一笑,“我们现在在粤省麻涌那边做仓储,长三角的昆山这边也在寻找合适的厂房租赁,说起来,长三角的物流快递服务是国内最成熟的地方。”

汪延听着有些难以置信:“完全没在业内听到这样的消息啊?”

“业内啊,媒体啊,大家总是关注能折腾的,像挂号网这种被判了死刑的当然没兴趣了解了,正常。”方卓笑道,“不过,这也确实会影响投资方对网站的信心,好在,我们是先拿的投资,后没的信心。”

汪延:“……”

他由彼及此的感叹道:“方总真是要把垂直领域做到顶尖啊,昨天节目上聊的那个会计网也是垂直领域,有时候,我觉得新浪就是欠缺一点这个意思。”

汪延刚说这话忽然想起前几天登录挂号网时的疑问:“方总,挂号网为什么没放广告?这也是盈利的一个大项啊。”

“刚才不说了么,我们有拿到投资,先花着呗,实在撑不下去再考虑广告的事,我认为广告会伤害挂号网的品牌价值。”方卓耸耸肩,“而且,除了我说的这些,挂号网现在在临安做了线下的系统业务,也许还可以进行反哺。”

汪延沉默,相较于新浪拼了命的开拓广告业务,人家比上市公司还上市公司的有抱负。

方卓仿佛知道这位CEO在想什么,说道:“挂号网不同于新浪这种具有媒体属性的网站,广告业务需要慎重,股东们早都对我失望了,我也不用太为他们着想,所以不急于一时之利。”

汪延笑了出来,这样的反向平衡真是企业少见。

方卓说完自家,又说准自家:“新浪近期的动作给我的感觉就是很慌张,想伸左拳吧,又把右脚给踢出来了,前阵子听说还想做海外业务?”

汪延有点无奈,这是目前新浪总裁茅道临的决策,但经过一系列的斗争又收回了,这个过程十分内耗。

方卓察言观色,先给自己倒了半杯葡萄酒,然后引用了一句诗词来调侃:“古有清君侧,今非乏老成。”

汪延哈哈大笑,听明白了这个用典,觉得这位小方总真是太有意思,也就用上一句典故:“幸好方总没说‘天下英雄,唯汪总与卓耳’。”

他碰了碰酒杯,问道:“方总这时候入手新浪的股份,就是等着以后海晏河清,这样能大赚一笔啊?”

方卓咕噜噜,毫无红酒礼仪的把半杯酒一口喝完,点头道:“那可不。”

汪延笑眯眯的说道:“新浪股票会涨的,我特别坚信这一点。”

方卓点点头,表示赞同。

这天晚上全是闲聊,关于易科投资从大股东段永基手中买入3%股份的事一共只聊了两句。

——“段总公司持有的股份,这两天对接走一下程序,我这有个他那边公司的号码,等下发给方总。”

——“好。”

意向确定,程序对接,掏钱盖章,文件签字。

按照新浪当前的市值,段永基愿意“改善生活”而出售的3%股份价值华夏币1032万,这笔钱动用的是方卓用易科股份从银行质押的资金。

不过,成功买入大股东手中股份而变相锁定他的操作空间只是第一步,方卓一整晚都没提过董事会席位的话题。

目前,易科投资拿到3%的股份后只是具备提议席位的持有底线,关于董事会席位还需要更多的操作空间。

这顿轻松愉快的晚餐结束,方卓回到酒店拿出手机在上面输入了一条记录性的短信留存。

——2002年3月22日,易科投资即将持有新浪3%的股份,对标大股东股份变更权限为2002年9月22日左右。

他想了想,又添加一条。

——2002年3月22日晚,新浪CEO汪延和我商议清君侧之后的海晏河清,双方愉快的达成共识。

新浪大股东出让3%的股权只是一小步,收购新浪的事宜却是迈出了一大步。

这天晚上,方卓联系段永基公司的人,和对方沟通了一下股权转让的程序,因为3%没有达到美股上市公司的举牌线,所以,程序上并不复杂。

于是,约了两天之后在申城处理。

凌晨时分,方卓殊无睡意,除了有一丝丝即将拿到股权的高兴,他主要是在考虑这个董事会席位到底应该怎么张口。

最近和那位家世显赫的汪延虽然接触的比较近,两人也聊的比较投机,可一位和新浪完全没有业务往来的人即便想当上市公司的非执行董事也很难完美的切入。

这种事涉董事会投票权的切入如果不够完美或者不够勉强完美,新浪方面会不会存疑呢?

方卓不得不多考虑一些。

今天白天面对一位激动选手而摆出来的理由倒是有一大半是说给新浪的CEO听,如今新浪市值也就4000万美元左右,折合华夏币3亿出头。

而易科一年的销售额已经做到了2亿,双方的地位不说一致,最起码也是可以聊一聊。

当然,新浪的这个市值是因弥漫全球的互联网泡沫而出现的特殊时刻,很多人都相信它的价值不止如此,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到底。

就像目前的大股东段永基,方卓不清楚他这一笔3%的出让股份是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但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评价,这个操作无疑是冲动的,是充满自我怀疑的。

凌晨一点钟,方卓依旧没睡,手机却意外的接到了来自纽约虞红的电话。

“喂,方总,你还没买飞纽约的机票吗?”虞红的声音在夜里颇为清晰。

“没呢,我人在京城,明天下午回申城,处理处理事,就是得月底了。”方卓的声音很有精神。

虞红笑了:“虽然国内很晚,我就猜到你还没睡。”

“那恭喜你,猜对了,诉讼和反诉讼怎么样了?”方卓问道。

“结果没这么快,我看两边好像都挺有信心的,RIAA的态度很强硬,Cadwalader律所也很乐观,抛开刚开始的担忧,我现在都迷茫了,到底哪边更有底。”虞红说道。

她顿了顿,又说道:“今天有位员工和我提了辞职。”

“提辞职还要给国外的你打电话啊?”方卓以为是国内的员工。

虞红说道:“不,是第二批来美国的陈海仁,他很严肃的从休斯顿回纽约找到我,当面递交了辞呈。”

方卓沉吟:“理由呢?”

“因为我们被美国人告了。”虞红好气又好笑的说道。

方卓吃了一惊:“只是因为这个吗?”

“我也很意外,反复沟通,但他就是觉得易科像是一个恶魔一样扑向了RIAA,严重侵犯了对方的权利。”虞红恼怒道,“我说,这官司还没下来呢,侵犯不侵犯得法庭说了算。”

市场总监问道:“你猜他怎么说?”

“认为我们败诉几率很大?”方卓猜测道。

“他说,要是没侵犯,人家会告吗?”虞红如此说道。

“……”

方卓久久无语,好一会才问道:“这个陈海仁不是最早跟着咱们干挂号网的人吧?是不是社招进来的?”

“嗯,社招进来,英文很不错。”虞红答道。

“这样我还有点安慰,好吧,慕强这种事很正常,把强就当作一切都理所当然的对,这个逻辑也能想到,算易科倒霉吧。”方卓回过神来倒是想得很开。

虞红意外道:“你没太生气?我当时都气炸了!”

“我们在世界上属于后进生,我们才刚刚加入WTO,美国的GDP是我们的将近8倍,一切都还需努力,包括大家对诉讼、对海外市场、对世界的认识都有待磨砺和进步。”方卓的感慨如此突如其来又真实。

“易科的这位陈海仁听见诉讼便认定自家公司犯错,他只是这个时代的小缩影而已。”

“从易科辞职,损失最大的是他,这有什么好生气的?就是啼笑皆非。”

站在十多年后往前看,现在的华夏是个稚嫩却充满朝气的经济体,它在努力学习国际规则,直到这个规则自己撕掉它一直标榜的面纱。

“好吧。”虞红有些意兴阑珊,她很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但见到方卓这么说,也只好试着向总裁的思想境界靠拢了。

她又淡淡的说道:“既然你这么想,那我还是回我的火焰山吧。”

“呃?”方卓听见这忽然冒出来的一句,下一秒就反应过来是《大话西游》的台词,调笑道,“小虞总监可不是牛夫人,此时此刻,京城的月亮正圆。”

“我又看不到。”虞红抱怨道,“我记得你在庐州的时候就说以后可以一起去看周星星的电影,结果我现在都被你支使到纽约了,一场电影都没看过!”

“这样吧,等对RIAA的诉讼出结果了,我请你看电影。”方卓推开窗户,仰头看天,嗯,居然是个上弦月,一点都不圆。

“别人不知道,我向来知道方总的画饼能力。”虞红说道,“早点休息吧,我要为方总画的饼而努力去了。”

“这就叫画饼二象性,有人画得好,有人对着这饼做得好。”方卓道了晚安,挂掉电话。

只是,他放下电话后却没有入睡,反而因为一名员工莫名的辞职而激发了朦胧的灵感。

要让新浪能心甘情愿的接受一位非执行董事,这位董事的声望要相对较高,这能影响相当一部分的股东投票。

除此之外,要是顺利进入董事会,声望也是控制权之争的重要因素。

单纯依靠央视财经这样的一款创业类节目是不行的,还要从其他方面着手。

诉讼能不能作为一种出奇的方式呢?

方卓在寂静的深夜里点燃一支烟,出神的思考着诉讼二象性的奥秘。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