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的审核结果一时半会出不来。

按照马丁律师的说法,可能会一周左右,但并不确定。

方卓听到这样的说法很若有所思:“这是不是在给你们律所留下努力的时间?”

马丁没有回答,只给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等到临别的时候,马丁说道:“方总,我认为我们下次可以在华夏见面了,我很乐于在各种收购的场合出现,那总给我一种满足感。”

方卓握手感谢:“马丁律师是我见过最有能力的律师,很期待和你在华夏见面的那天。”

两人相视而笑,各自上车。

跟在旁边的孔豫随着老板钻进商务车,他难掩激动心情,说道:“方总,就刚才你和律师握手的画面,我有种见证历史的感觉,真应该拍下来!”

方卓一点都不激动,只反口问了一句话:“钱呢?收购的钱呢?”

孔豫的激动被掩下去了,他不是跟着一起来的华盛顿,是提前一天抵达这边和本地银行聊了聊股权质押的可能。

“那个,方总,我觉得这次有希望。”

方卓鼻腔里“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这几天没结果的话就先把MIGA买的其他两支股票清仓,那个钱拿过来用。”

MIGA基金目前持有国内三大网站的股份,除了新浪,那两家大概是有五六百万美元的价值。

孔豫稍惊,小声的说道:“挪那两家是不是有点亏啊?”

“挪都挪不出来,还要你干什么?”方卓横了一眼。

孔豫收声,只觉又有几根健壮的头发离自己而去。

资金上面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这特么简直不是人干的活,早晨睁眼醒来就发愁,半夜睡着之后还能梦见。

孔豫只能祈祷这一次接洽的两个银行会相信苹果对竞争对手的判断。

他恶向胆边生,实在不行,劝方总把易科卖了就是,那还不是要啥有啥!

一路噤声,商务车从华盛顿疾驰回纽约,两地相隔四百公里,还算方便。

方卓这一趟来美国做的事基本都要等待结果,不管是SEC的审核还是银行资金的提供,但他不能就这样留在纽约等,还得回申城做备案准备。

易科的市场仍然在大力开拓,沃尔玛的入仓渠道是这两个月的有力补充,同时,线上的亚马逊在经过一次接触后也出现了不错的效果。

也就是说,市场上的竞争还是易科压着苹果,后者的品牌效果并不能太动摇价格因素的影响,按照虞红的估计,苹果的降价势在必行。

方卓在纽约听了两天市场的汇报,直到5月27日仍旧没等出答案,只好订了第二天的回国机票。

这一趟有一位同事同行,是京城财贸的关锦。

自打选择易科作为职业生涯的开始,关锦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在国外,性格和能力都磨砺了很多。

“方哥,我有校友想来公司,能不能内推呀。”

关锦头一回坐头等舱,新奇的观察了会就和翘着二郎腿看报的老板搭话。

“嗯,回去和人事部说。”方卓随口答了一句。

关锦默默点头,拿出了M1听歌。

航班漫长,关锦睡了一会,起来去了趟洗手间就发现自己的位置被邻座给坐了,一个中年男人正和老板畅聊。

关锦知道老板这几天心情一般,可这会却言笑晏晏。

等到两人聊完,她重归宝座,好奇问道:“方哥,你们聊什么,那么开心?”

“一个京城做贸易的老板,说在电视上看到过我,想把女儿介绍给我认识,我婉拒了,但说公司还有位高管是科大出身,可以介绍认识,互相留了联系方式。”方卓言简意赅的说道。

关锦惊讶,老板居然还有这闲心……

她开玩笑道:“方哥,你是说周总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你看我怎么样?”

方卓听见这话还真侧头认真打量了一下,叹口气:“人家比你有钱。”

关锦吐气,没想到方哥是这种眼里只有钱的人!

航班抵达申城。

眼里只是钱的方卓连公司都没回就直奔银行而去,他在登机前和薛轩沟通过,找了工行来进行融资方案的探讨。

国内是备选,除了程序上的简便性,还得考虑一个美元方便在美股上操作的问题。

整个下午谈得很愉快,薛轩银行里的朋友很客气,唯一的致命缺点就是融不到太多钱。

傍晚时分,方卓和薛轩吃了顿便饭,商量着明天上午再约一家银行。

眼看距离新浪的股东大会只剩半个月的时间,资金上的需求已经相当急迫。

方卓这天晚上倒时差的时候列了列为新浪筹措的资金来源,MIGA基金持有的网易和搜狐股份套现、易科在国内已经进行过的少量股份质押、易科科技截流的一部分货款。

目前来说,MIGA基金和易科投资已经合计吸纳了10.9%的新浪股份,距离一票否决权式的控股还差22.4%。

当前的资金缺口保守在1亿华夏币左右。

易科完成了A轮融资,挂号网帐面上还有钱,先是索尼后是苹果想来收购公司,电视上还放着创业节目对大家的侃侃而谈……

可就是兜里没钱。

方卓左想右想,风投的朋友们开不了口,手机通讯录上的熟人们张不开嘴,实在是难以有其它方式来补上这个缺。

也就在这种情况下,回国第二天的方卓就接到了新浪汪延的电话。

“方总是在哪呢?过几天来京城聚聚?咱新浪的股东大会要开了。”

方卓满口答应:“昨天刚回国,行啊,没问题,早就盼望着聚聚啊,听听新浪的发展政策。”

汪延很满意这位小方总的姿态。

然而,方卓放下电话就发愁,钱从何来啊?

电话里定下六月三号在京城聚会,届时会有新浪的董事和股东,相当于先召开一个小型的“股东大会”沟通一些意见,也正是新浪主要股东和管理层为大会投票施加影响的时间。

从接到电话的5月29号到聚会的6月3号,一共五天时间,方卓几乎都有见银行的人,并且,他在6月2号的时候还见了些利息高的民间资本。

这些民间资本嘛,成功的让方卓开始考虑是不是挪用易科在美国账户上融到的钱。

6月2号晚,早出晚归的方卓见到即将准备高考的妹妹,颇有些歉意,最近忙得顾不上她。

“祺祺啊,你好好考,不要紧张。”

赵素祺脆声道:“哥,我不紧张。”

她见哥哥还想安慰,补了一句:“我真的不紧张,以前在学校是有点,可从医院出来,心态就好很多了。”

方卓怔了下,想了想:“那行吧,你好好发挥,考完了带你到京城见见不论成败都注定会载入国内互联网发展史的世面。”

赵素祺爱听这个,高兴的点头道:“好,一言为定。”

她愿意凑这种开眼界的热闹。

第二天,好好休息了一晚的方卓带领易科投资的人抵达了京城,如果不出意外,这一趟在这里的时间可能会稍久。

聚会是在晚上,基本是来了新浪大部分的机构持股者和个人大股东、管理层。

也是到了今天,方卓才见到转让给自己股份的前新浪大股东段永基。

段永基其人,真正的商界大佬,60年代在清华读书,后又获得北航的硕士学位,担任过华夏航空材料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从商后仅用几年就全面掌握四通集团并带领上市。

他后来又担任京城中关村科技公司总裁,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闻名国内。

值得一提的是,段永基还是著名商会泰山会的一员,这家包含华夏十数位顶尖富豪的组织一直被很多人津津乐道。

方卓在汪延的引荐下和段永基聊了几句,只感觉他的握手很有力道,别的也没什么太多感觉,这位大佬身边的人实在是有点多。

相较而言,汪延即便是新浪的CEO,也不是小圈子的中心。

“段总身边的人真多。”方卓情不自禁感叹了一声。

“不全是新浪的。”汪延注意着小方总的眼神,笑道,“段总一直是这样忙的。”

方卓纳闷道:“那新浪重大的公司策略要经他手吗?”

汪延沉默了几秒,说道:“段总同时掌管四通、新浪和中关村,据他自己说嘛,中关村的占用了他99%的精力。”

方卓恍然,煞有介事的点头:“也是,新浪有你嘛。”

正巧,另一边被不少人围着的新浪总裁茅道临高声说了两句,引来不少掌声,汪延扫了一眼。

然后,他谦虚的说道:“新浪靠我可不行,得是茅总他们这样的精锐才行。”

方卓的一句话差点脱口而出,强行换个话题:“董事会席位的事,刚才和段总寒暄不方便提,我是不是找个机会再聊聊?”

汪延微微点头:“等酒会结束,董事会有个小会议,到时候再说。”

方卓闻言,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汪总上次不是说今年还有个新的董事,今天没见到?”

“基金会的人等大会再来。”汪延这么答道,忽然意识到小方总的意思,笑道,“基金会的董事会席位之前就定下来了,外国人嘛,也没什么好聚的。”

也就是说,MIGA基金不需要今晚酒会后的沟通就有位置。

事实上,易科投资比MIGA基金还多持有了0.1%的股份,但待遇上确实有些差别,MIGA就假模假样的来了一趟人而已。

方卓在心里比较,谨慎的留意着酒会上众人的表现。

段永基那里一直很忙,总裁茅道临则是在全场游走,CEO汪延偶尔去几个圈子简单聊天,还有些一直在方卓心里的名字终于也对上了号。

晚上十点钟,酒会结束,新浪现任董事会的七位齐至,召开了小会。

房间分内外,里面是小的会议室,外层是候客室。

方卓没能第一时间进去,而是随着一群人在外面等候召唤才进去议事。

他有点不太适应这种作派。

十点四十,易科总裁足足等了四十分钟才看到了新浪的七位董事。

先前酒会并不是所有董事都在,所以,汪延又介绍了一番。

方卓微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会议室里是个椭圆桌,居中的是新浪目前的董事会主席姜丰年,右侧是董事会联(防谐)***段永基,左侧也是董事会联(防谐)***吴征。

吴征是去年新浪和阳光文化进行股权置换合作而来的董事会成员。

也是方卓先前在媒体面前批判过这一合作的主要推动方。

董事会主席茅道临已经被知会了易科投资谋求董事会席位的事,但这会细细打量还是发觉方卓比想象中年轻。

他笑道:“方总真是年少有为啊。”

“这次是抱着学习的心情来新浪。”方卓异常谦虚,“我一直是新浪的忠实用户,这次易科投资持股也算得偿所愿。”

另外的董事要么是机构代表,要么是前代遗老,要么是已被授意,基本上不出声。

段永基扶了扶镜框,语重心长的说道:“方总,方卓,对吧,我之前就听说过你,你这个易科投资啊,行事不能跳脱。”

方卓微微愕然,哪里就跳脱了?难道是指央视节目的事?

段永基继续说道:“前阵子我看新闻,你这个易科,人家前脚发布产品,你们后脚就弄个便宜货挤兑,好歹缓两天啊。”

方卓完全没想到会在这里听到自家产品策略的事,这是说联想进军mp3音乐播放器被易科发布S1反击呢。

他想了想,敷衍道:“有这事吗?等我回申城问问,前阵子我一直在纽约,倒是不知道市场部这么激进。”

段永基端详了方卓一眼:“这倒是小事,正好看到报道就这么一说,年轻人啊,不要太气盛。”

方卓笑着点头。

关于易科投资的董事会席位几乎没提没讨论,方卓前后也没聊几分钟就像排队叫号式的处理完业务出门,但似乎大概可能是代表着有了共识。

方卓心里稍有点不爽利。

不过,这天夜里,纽约急电,孔豫来报。

华盛顿互助银行愿意接受易科科技的股权质押,提供一年期的资金方案。

互助银行,行如其名,真互助啊!

方卓爽利了。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