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3日的晚上是个各方都难以入眠的夜晚。

新浪董事会里七位董事的意志暂时被段永基凝聚在一起,可他真切的知道一件事,方卓已经切切实实的拿到了超过1/3的股份。

这很麻烦。

实际上,新浪董事会向SEC发出的公函已经得到回应,证实那份收购许可没有问题,但段永基压了下来,没有在董事会上通报这件事。

同时,他又向SEC提交了申诉,寄望于能有程序上的反击。

段永基没有把希望都放在SEC的程序上,大洋彼岸的机构太过遥远,对方的威胁已经兵临城下。

他更多的是在发动舆论上的攻击,一方面是想对方卓本人施压,另一方面也在挑动主管部门的神经,毕竟,涉及到互联网最著名公司的争端不可能不引发关注。

只是,刘司长和方卓会场的握手相识又把希望给压低了两分。

此外,段永基也在找申城的关系调查方卓起家的公司,试图从另一个维度发起打击,他对方卓收购新浪股份的资金抱有很深的怀疑。

最后,还有个最极端的手段,带人彻底退出新浪,留给方卓一个空壳,再另造“新浪”。

段永基有这种最深沉的反制打算,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不过,一切都得看事态的发展,这既能当作最后手段,也能充当谈判桌上的筹码。

段永基在攻击方卓,也在观察方卓,种种应对之下,他认为能威胁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莽撞的不知进退的后起之秀的还是新浪中高层的共同进退。

这一点极其重要,极其关键。

晚上十一点钟,段永基做完很多安排,在新浪的办公室里等来了CEO汪延。

“汪延啊,新浪当前面临的局势很险恶。”段永基亲自起身倒茶,也不回座位,就在办公桌旁徘徊,“汪延,我们应该做最坏打算。”

汪延凝神。

段永基停下脚步,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份回函,递给新浪CEO:“这是SEC的回执,已经确定确实给方卓方面发了收购许可,很不可思议,其他人还不知道。”

汪延接过公函,仔仔细细的看完,默默不语。

段永基能猜测到汪延的心情,这位素来被称之为精英,结果就是他一手引进了易科投资,被方卓玩弄于股掌之上,这是一种重大的打击。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汪延,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要说责任,咱们会议上也说了,我也有责任,新浪现在要的是众志成城!”

段永基继续说道:“汪延,新浪这么多人里,我最信任你,最看重你,你务必要安抚好公司里各个部门的负责人,现在就是要让方卓知道他不可能绕过董事会拿到完整的新浪!”

汪延放下公函,慢慢点头。

他思考着这话的意思,隐约猜到段总的意图,董事会和公司管理层的捆绑足以让方卓忌惮,这是很有力的武器。

段永基继续说了说安排,一直聊到十二点才结束和新浪CEO的沟通。

凌晨时分,汪延走下楼,坐进自己的车里却没拧动钥匙。

他抽了一支烟,思索着办公室里沟通的内容,考虑着如何安抚不同部门的负责人。

十二点半,汪延考虑一番,拿出手机准备联系心腹,只是,他看到一个名字又临时改变了想法,把电话拨给总裁茅道临。

汪延觉得应该和这位顶头上司打个招呼:“茅总,没睡呢吧?”

新郎总裁茅道临“嗯”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小汪,什么事?”

汪延虽然听惯了这位全面主持新郎工作总裁的口吻,可此时此刻的寂静深夜里听见这么一声“小汪”忽觉十分的刺耳,连方卓都客客气气的喊自己“汪总”!

一瞬间,对新浪前进方向的不满、遭遇的工作分权、日常碰见的桎梏全都汇聚在一起,没有爆发出来却又在心里不断的汹涌翻滚。

汪延沉着声音说道:“茅总,你怎么看明天的股东会?”

“明天照常,坚决抵制方卓的恶意收购,另外,段总和你沟通过了吧,我们要做好另造新浪的最坏打算。”茅道临很有斗志的说道,“新浪之所以是新浪,那是因为有我们,而不是那块牌子。”

汪延一愣,另造新浪?这比自己对段总的猜测还要更进一层,也没听到他提及这样激烈的手段啊。

他呼了一口气:“嗯,茅总,听你这么说,我心里就安稳多了。”

“不用慌。”茅道临指示道,“新浪有我和段总在前面扛着,谁都不用怕。”

汪延的这通电话很快结束。

他说不上来心中的感觉有多么微妙,只是沉默的发动车子,驶离新浪总部。

次日上午,新浪紧锣密鼓的召开大大小小的会议应对突变的可能,气氛相当凝重。

等到了十点钟,来自央视的独家报道播出。

汪延今天的手头上有很多工作,不仅仅是昨晚来自段永基的嘱托,还有新浪日常的内容。

十点十五分,汪延走出办公室,他走了几步就瞧见很多人都在窃窃私语,立马知道又出现了新情况。

“汪总,是方卓接受了央视的采访。”一位同事给出答案。

汪延不紧不慢的点点头,脚步沉稳的布置完工作才回到办公室,随即迫不及待的用电脑找到最新消息。

——新浪盈利了吗?

——没盈利就叫成功吗?

——新浪发展到现在都不懂怎么盈利,我来教他们。

汪延面无表情的看完采访。

半个小时之后,他参与既定的董事会议,听到了来自段永基和茅道临不屑一顾的嘲讽。

“黄口小儿,来教我们怎么盈利?太可笑了。”

“这方卓太狂妄。”茅道临连连摇头,“你们说这是摆出来的姿态,还是他心里真这么想?”

段永基笑道:“黄口小儿觉得把一群老江湖给逼到这个份上,心里不定怎么得意呢,谁能相信这种狂言?”

大部分董事都点头。

汪延却不置可否的喝了一口茶,在座的人中只有他和方卓接触最多,知道这位对互联网发展的见地。

尤其上次攒的饭局,方卓和负责新浪无线业务的王高飞一番畅谈,有着公司近期发展的共识,那也是自己这位CEO所认同的共识。

无线增值业务一定有大发展!

可新浪当前的方向还没有对它有足够的重视。

如果真如段永基打算的那样另造新浪,时代发展的机遇可就错过了。

就算新浪真就人才尽出,新的新浪又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走到一个上市的局面?那又要错过多少的机会?

今天已经是“东窗事发”的第三天,因为识人不明而遭遇重大打击的汪延彻底清醒过来,他不再对段永基亦步亦趋,开始从新浪的角度考虑起整个事态的发展。

关于新浪的盈利,这一直是个痛点。

去年的王志东是因此下台,今年的茅道临呢?

更何况还有他主持的与阳光文化的合作。

汪延微微皱眉的听着会议讨论。

突然,段永基接了一个电话,等到通话结束后就宣布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今天下午的临时股东大会暂时推迟。”

“有领导让我们双方坐下来谈事,方卓那边答应了。”

段永基如此说道。

“股东会推迟?我们和方卓也没什么好谈的,他唯一的出路就是继续当他的股东。”总裁茅道临说道,“我认为能接受的底线就是董事会还保留他的两个席位。”

段永基没说话,聆听其他董事的看法。

“两个席位有点多吧。”董事吴征发言。

段永基看向好像有点走神的汪延:“汪延觉得呢?”

汪延回神,沉吟道:“谈谈看吧,方卓这个人虚虚实实,最主要的是他确实持股很多,这两天股东会都没什么交流的空间,下午可以好好聊聊。”

总裁茅道临有点不满意的说道:“小汪,我们得拿出一致的态度,以斗争求和平,想着聊,那是聊不下去的。”

汪延不反驳,只说道:“嗯,茅总说的有道理。”

段永基看了汪延一眼,又听了两位董事的看法,统一意见:“我们下午原则上愿意保留方卓的两个席位,但绝不会通过他的提案,要让他放弃无谓的幻想。”

董事们皆是响应,汪延也在其中。

转眼到了下午三点钟,依旧原地蹲守新浪临时股东大会的媒体记者们扑了个空,双方的高层商谈会转移到新浪总部的会议室。

这是方卓第二次来新浪总部,他今天不像前两天带了那么多人,只带了两位新浪董事封冰和戴维斯,一位纽约律师马丁,以及负责记录的助手赵素祺。

方卓一方五人。

新浪一方七人。

还有两位是对口的刘司长和一位李副司长。

会议室里坐了十四个人,头尾是两位领导,左侧是新浪一方,右侧是方卓一方。

“今天呢,不用搞大会,咱们开小会,这样也方便沟通,不要总是把问题放大在媒体的镜头下。”刘司长先发言奠定基调,要让会谈双方给这个面子。

方卓当先拥护:“我当然是愿意沟通的,问题在于作为股东,我问一句公司的重大事项都得不到解答,刘司长,你说这是不是太过分了?这难道不是股东的合法权益?”

段永基直接说道:“你问什么?你那点心思是奔什么去的?方卓,你真当大家眼瞎吗?”

方卓反唇相讥:“是是是,你眼睛不瞎,所以才欢天喜地的把股份卖给我,段董事长。”

段永基看向领导:“刘司长,你看,这就是方卓的沟通态度,不说别的,就他这和我的年龄,他是不是太过分?”

刘司长一阵头疼,没说两句,这两人就呛上了。

他打着圆场:“沟通交流,双方都别置气,能谈就谈,真谈不来,我绝不会拦着你们去法院!”

领导这句话有点硬气,段永基和方卓不约而同的收敛了姿态,随即又发现对方的这种退缩,心里又一起打起了小算盘。

“方卓,我想你自己是明白的。”新浪总裁茅道临作为左侧的重要人物,苦口婆心,“你自己没搞过门户网站,发力的又是电子消费品,非要勉强新浪干什么?瞎折腾!”

“茅总,正因为我明白,我才不忍心看新浪走进歪路。”方卓笃定的说道,“我又不是没看过新浪的财报,不赚钱,反正你们都不行,还不如让我来试试。”

这句话平心静气,可越是这样越让人觉得无奈,这能随便试的么?

方卓继续说道:“互联网我还是很有信心的,茅总既然不擅长,不如我来。”

茅道临刚想说话忽然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陡然一惊,这奔着自己来了?

獠牙显露,这是自股东会上要求重选董事会以来的最精确要求。

段永基忽然不开口,把空间留给了茅道临。

“我认为当下的互联网是需要一些横冲直撞的,茅总和阳光文化合作的这一步是在把新浪往旧的那一套上面拉,无非就是觉得新浪既然做新闻做媒体,那就要往线下媒体蔓延。”

方卓上半身前倾,扫视对面的七位董事:“但互联网是全新的玩法,它需要开拓,需要一个更年轻的掌门人,茅总不愿意给,那我就自己来拿。”

茅道临又惊又怒,完全没想到火力忽然集中到自己身上,这是前两天从没表现出来的恶意。

方卓伸手拿茶杯,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汪延。

汪延没给眼神的交互,侧头去看总裁茅道临的回应。

如此当面的否定工作,如此当面的直言陈旧,这是赤裸裸的打击。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方卓这样当场扑上去反咬一口,茅道临竟然愣在原地足足半分钟没说出话。

联席董事长段永基的大怒姗姗来迟,呵斥道:“方卓!你这是痴心妄想!你以为你是谁?还想当新浪的总裁?不过就是诈骗风投起家的而已!”

方卓勃然:“段永基,你和阳光文化是不是有利益输送!”

“一个诈骗风投的人怎么配在这里!”段永基怒声。

“搞利益输送,还有脸了?”方卓冷笑。

“你在申城的那点丑事真以为别人没眼吗?”段永基难掩愤慨。

“阳光文化给了你多少钱?”方卓拍了桌,直接站了起来。

转眼间,会议室春雷炸响,吵作一团。

主座的刘司长都懵了,右耳朵是段永基,左耳朵是方卓,要么是什么诈骗风投,要么是什么利益输送。

他听了两句都忍不住想报警。

“好了!”

刘司长高声制止:“你们还能不能谈了!”

方卓伸手拿过戴维斯面前的文件,第三天的第三次甩在桌上:“等着解散吧,不谈了。刘司长,你也看到了,没法谈,股东申请解散公司。”

“新浪等着解散吧。”

方卓起身,没有丝毫留恋的率先退场。

刘司长愕然,段永基冷哼,茅道临愤怒,董事们出声谴责,汪延却忽然感觉到一丝丝的波谲云诡。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