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董事会和方卓的商谈会不欢而散。

很快,一则重磅消息流露出来。

方卓的MIGA基金将会行使股东权利,申请解散新浪公司。

原本,媒体记者们得到临时股东大会推迟的消息,又知道有领导插手促成双方洽谈,认为新浪的控制权之争趋于缓和,没想到转眼间就风云突变。

从公司重大事项的知悉权到要求解散公司董事会,再到直接要求解散公司!

方卓对新浪提出的要求层层升级,已经来到了强硬的最高点。

——“方卓真敢解散新浪吗?”

自打这个消息流出,网络上就率先掀起了讨论,有人认为这是恫吓,有人认为属于局势激化。

就好像没有人会想到方卓突然争夺新浪控制权,现在只不过是第二个“想不到”而已。

同时,也有新闻开始科普不同比例的公司股东所具有的不同权利,像方卓这种地位的股东既可以通过股东会来提交解散公司的提案,也可以通过司法手段到法院强制申请。

因为,方卓满足了“持股超10%”“通过其它途径难以解决”“公司存续使股东权益受损”“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条件。

当然,这些条件在实际处理中很多都值得商榷。

什么叫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

董事发生长期冲突又无法通过股东会解决,这就是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

什么叫公司存续使股东权益受损?

手中持有的股份因为公司重大事项而减值,这算不算受损……

司法程序要根据具体情况处理,但不管怎样,这个消息的放出直接让因为MIGA基金吸纳新浪股份而抬升的股价应声下跌。

方卓敢解散新浪吗?

他都当着领导的面拍桌子了,不说敢不敢,最起码是有点混不吝。

23日自方卓一方离开新浪,董事会一连开了三个小时的会议,讨论应对办法。

这一次的会议,一直颇为愤慨的众位董事出现了一些分歧,今天被方卓点名攻击的茅道临竟然反过来劝段永基保持和方卓的交流,要稳定住新浪的局面。

汪延认为,出身风投的茅道临有点被方卓恫吓住了。

他绝不相信方卓会真正的提交解散新浪的要求。

晚上十点钟,汪延今天早早的回到家,把手机掏出来等待一个电话。

前面两天,方卓都有打电话过来,自己没有接,今天第三天,汪延觉得这家伙仍然会把电话打过来,考虑到事态变化,他感觉有必要听听对方的想法。

十点一刻,手机响了。

汪延按通手机的时候竟然有一丝丝紧张。

“喂,汪总啊。”方卓打通了电话,发出第一个问题,“吃了吗?”

汪延感觉好笑,对方如此作为之下竟然来了个这样的古典式寒暄,他稳稳的答道:“吃了,你呢?”

“我也吃了。”方卓回答,问道,“老段打算怎么对付我啊?”

汪延惊诧:“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方卓倒是没意外,问道:“老段不会想给我留下一个空壳吧?”

汪延不答。

方卓自顾自的说道:“你不说话,那是默认了,哎,老段就是坏。”

汪延忍不住了:“你好到哪去了?”

“我能带领新浪盈利啊。”方卓如此说道。

汪延又不说话了,很多时候,他相较于段永基都有一种君子之风,关于新浪的未来发展,他心里本就有不同想法,现在又隐约感觉到方卓的意图。

“解散新浪的消息是你放出的对吧?你真会解散?”汪延学着对方的无耻,直接询问核心操作。

“是我放出的。”方卓顿了顿,撒了谎,“真的会。”

汪延迷惑了:“为什么?何必呢?”

很多时候,别人的询问并不是想听到真正的答案,而是想听到一个逻辑上能够说服自己的答案。

方卓对这一点的认知很深。

他笑道:“从情感上来说,新浪又不是我建立的,解散就解散呗,从利益上来说,新浪上一季的财报上还有一千多万美元,真走到解散,我能亏多少?”

新浪的市值不过五千万,账面上的现金就有一千多万,典型的价值倒挂。

然而,互联网泡沫的滚滚浪潮下,互联网公司在股市上天然的流血,新浪又是一家华夏的公司,它和网易、搜狐都属于被低估的美股。

汪延叹口气,感觉新浪是愣的碰见不要命的了。

“当然了,那是最坏情况。”方卓开始示之以诚,“我的本心是让新浪变得更加成功,这一点我认为是茅道临和姜丰年都无法做到的。”

“我认为新浪需要变革,需要我,也需要你这样对互联网发展敏锐的人来推动发展。”

“可是,股权分散的新浪怎么能自我变革呢?”

“它不能变革,那我作为外力就来助推一把。”

方卓极其真诚的说道:“我从挂号网之后就意识到一件事,企业是要赚钱的,企业必须要赚钱,我能让新浪赚钱,我能让股东手中的股份升值,我为什么不能入主新浪呢?”

汪延思考了两秒,半是讽刺的说道:“方总还是真是信心十足,你到底哪来的这种自信?”

“很快,你就能知道我的信心来自哪了。”方卓卖了个关子。

汪延足足沉默了一分钟。

电话没挂断。

他还是开口说出自己的判断:“我感觉茅道临有点相信你的恫吓。”

方卓直接在电话里和这位新浪CEO盘算起来:“吴征原先就属于被段永基想放弃的,茅道临也要为阳光文化的合作负责任。”

汪延打断道:“负责任并不代表被放弃。”

“资本不相信王志东能带来更好的业绩,他就被放弃了,现在如果有更好的人选摆在面前,茅道临也会被放弃。”方卓如此说道。

汪延很不解,方卓凭什么这么自信,好不好的标准在哪里?现在哪有这种让人信服的比较呢?

“董事长姜丰年吧,他代表台资,这样的出身能当新浪的董事长也挺……”方卓没出恶言,直接说道,“对于一家投资公司来说,合理的价格并不会被拒绝,他又不是段永基的亲兄弟,凭什么硬扛?”

破坏总比建设难,尤其利益归属还不在一起。

董事会除了封冰和戴维斯一共就七个人,这就点了三个名。

“汪总,破坏新浪对我没好处,我来新浪还能让它更坏么?”方卓说道,“我很认可汪总关于互联网的判断,我相信新浪能在我们手里绽放光彩。”

“方总。”汪延想怼一句,却没说出口。

“明天可以再看看,汪总,不急。”方卓话就说到这里,“我对新浪有耐心。”

通话结束。

汪延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实际上,就方卓透露出来的态度如果被董事会知道就能影响他们接下来的动作。

可是,董事会会知道么?

汪延收起手机。

董事会不会知道。

片刻之后,汪延打开自己的电脑,浏览器深陷旋涡的新浪网,瞧见了主笔徐长伦的第三篇攻讦。

也许这位主笔是看到央视官媒的采访报道,也是这位主笔是顾及领导和方卓的相识。

今天的标题温和了不少:

“新浪董事会和大股东方卓的商谈不欢而散!”

……

6月24日,就在方卓方面释放出解散新浪的这一消息而更受商界批评之际,一则来自申城的新闻报道迅速引起注意。

——“据悉,广受国内外消费者欢迎的易科科技正在和美国上市公司苹果进行收购谈判。”

——“这已不是申城易科成立以来的第一次收购谈判,有知情人透露,完成A轮融资的易科曾经收到索尼5000万美元的收购要约。”

——“只是,易科拒绝了索尼的收购。”

——“现如今,在两国市场上风生水起的易科再次被苹果有意收购,谈判价格高达2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易科总裁方卓正参与对新浪的收购,新浪当前市值5060万美元,只是易科估值的1/4。”

——“从央视创业平台走出的项目,仅仅不到两年的时间,易科的产品已然畅销全球,暂不清楚方卓对苹果收购的态度,或许他在等待一个更好的价格。”

易科谈判的收购价格是2亿美元?

一个易科=四个新浪?

易科总裁在用他节目中宣讲的创业精神来践行并取得成功?

方卓是个商业奇才?

商业奇到新浪指导工作不是开玩笑?

一时间,因为新浪控制权之争而备受瞩目的当事人相关消息被广泛报道,尤以申城地区的报纸为甚。

不少人质疑这个消息的真伪。

然而,又一则消息让人渐渐相信了苹果的收购价格。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方卓收购新浪的资金来源有疑问,现在有记者终于蹲守到方卓,听到了本人的回答。

“易科的股权很值钱啊,收购新浪花不了多少钱。”

“我拿易科的股权到美国银行,他们很乐意的把钱借给我,我挑了家最优惠的银行,这不就有钱了。”

方卓现在也算是个公众人物。

公众人物怎么可能在镜头下说谎呢?

两则消息相互印证,满城皆是J1的易科忽然展露出令人惊愕的企业价值,最关键的是,它还正在成长,似乎并不急于出售。

2亿美元,16亿多的华夏币。

这足以登上今年的福布斯内地富豪排行榜!

去年上榜的第100名富豪是6100万美元的资产!

2亿美元的资产在去年能排到第26名!

这个排名比方卓的年龄还大上一岁!

6月25日,推迟了两天临时股东大会的方卓再次带人在领导的撮合下抵达新浪总部。

不过,这一次,他被记者围住便没有再推脱采访。

“什么?我还以为你们要问我新浪的消息,哦,我们是在和苹果谈收购呢,这个价格是差不多。”

“但我们不是只想拿现金,正在力争保持易科科技的独立品牌运营,这一点很重要。”

方卓回应了一个苹果收购易科的问题。

有记者又问道:“方总,你知道你的2亿资产可以在富豪榜上排到26名吗?”

“没有2亿,哪来的2亿啊?就算敲定签字,我也只是持有易科40%的股份,这才8000万美元而已。”方卓凡尔赛的说道,又反问,“这个钱就上不了榜了吧?”

记者答道:“能排到70多名!”

方卓耸耸肩:“还行。”

他作势要往楼里走:“没有问题了吧?我要去和新浪谈了。”

蹲守了数天的记者终于问到正题:“方总,你说采访说中你能带领新浪盈利,是凭借什么呢?”

“互联网企业的盈利一直是个痛点问题。”方卓点评道,“新浪、网易、搜狐,这三家都是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但盈利上都没有太大突破。”

“相反,腾讯这方面做得不错,现在,腾讯也开始做门户网站了。”

“新浪如果继续抱着老旧观念,很快就会被紧跟时代的企业所超越。”

“你们觉得这一天很晚吗?”

“易科用了不到两年就有2亿美元的估值,腾许把握关键业务不到一年就开始数钱,互联网的发展从来不会等待别人。”

方卓宣布道:“这是互联网的黄金时代,我是来拯救新浪而非作践它。”

不管记者信不信,福布斯准富豪的话都谋杀了很多相机的胶卷,易科总裁站在新浪总部楼下的画面也很快传遍网络。

这个时代,诸如100富豪、500强企业这类排名总是能激发人们的憧憬和认同,哪怕富豪榜很多时候又等同于“囚徒榜”“杀猪榜”,它依然有着令人痴迷的魔力。

方卓在相较于前两天格外不同的目光注视中走进新浪总部。

今天依旧不是临时股东会,是董事会和方卓一方的二次会谈。

就在昨晚,方卓通过汪延向段永基透露了一个消息,他收到了一位董事的收购要约,这位董事愿意出售手中持有的股份,但要求两倍的的价格。

段永基一宿没睡。

也就今天早晨,他主动给方卓打了个电话。

方卓保密了,但没有完全保密,这位董事姓吴。

堡垒从内部被攻破,强行捏合在一起的意志终于在压力之下溃散了。

方卓推开会议室的门,还没坐下就随口问道:

“每日一问,新浪今天盈利了吗?”

“哈哈哈。”爽朗的笑声来自董事会联席董事长段永基,他在一众人惊讶或者假装惊讶的眼神中和方卓握了握手,“欢迎方总莅临新浪,指导工作。”

方卓用力握了握段永基的手:“段总,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

段永基笑道:“我才不想和方总相识呢。”

“我可是早就想和段总相识了。”方卓笑眯眯的说道。

高端的商业谈判终于艰难的摆脱了彼此的人身攻击,重新变得风度翩翩。

但也这意味有人遭遇了可耻的背叛。

方卓慢悠悠的坐在自己的位置,知道对面的七位董事里不光有背叛,还有着反背叛。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