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董事会和方卓第二次的商谈会依旧和上次是一样的配置。

对方七人,己方五人,两位领导。

但今天开局,段永基和方卓的寒暄恭维就让领导松了一口气,今天这个商谈会终于开了个好头。

方卓刚一坐下,对面的董事里就不止一人递了眼神过来。

他若有若无的点头,也就不止一人在心里默默做最后的权衡。

时至今日,新浪在座的董事会成员里,汪延仍旧是最重视方卓的人,不是重视那些被报道的财富,不是重视被渲染的商业道德表现,而是方卓这个人的想法和城府。

他此刻观察到方卓的表情,不禁心中有了些疑惑。

方卓接过递过来的茶水,放在自己的文件前,注意到来自新浪CEO的打量,友好的回应了一个笑容。

“最近发生很多事。”段永基当先发言,“新浪碰见了很多情况,有好也有坏,也不能说坏吧,不同理念的碰撞总是更能让人看清前进的方向。”

作为新浪董事会联席董事长,作为从过去到现在一直深刻影响新浪方向的商界大佬,段永基依旧率先为这次会谈奠定基调。

昨天夜里通过汪延,段永基知道了董事会里出现了让他措手不及的变化。

段永基不是没有预估股东股份的转让,新浪控制权的争夺如此激烈,一个好的价码无疑会相当有诱惑力,只是,他没想到是董事会里的董事率先出现变化。

这会是一个多米诺骨牌式的变化吗?

段永基这一夜没睡,把己方的董事全都联系了一遍,得到的表态全都是同一战壕,没有任何一个人流露出考虑和方卓合作的口风。

到了早晨,段永基直接给方卓打电话,亲耳听到对方说出一个姓,也就有了决断。

阳光文化本就和新浪合作不利,本就在误判MIGA基金恶意收购时被有意放弃,现在看来,即便自己和吴征有过开诚布公的讨论,他仍旧在当前激化的局面下考虑趁机退场。

阳光文化和新浪的合作历经数月,业务上已经落得一个双输的局面。

资本逐利,及时止损,甚至保持盈余,这无疑是吴征一方的动机。

段永基只能在心里怒骂对方短视,可这种离场决定已经出现便很难被阻止。

既然如此,既然方卓对新浪的深刻影响变成一个越来越明朗的事实,那么,段永基决定先发制人,以此作为和方卓媾和来共同决定新浪前进方向的牺牲品。

毕竟,方卓在新浪没有根基,他入主新浪也必须依靠原本的人。

换到这个角度来想,这反而不是一个棘手的局面。

“在座的各位都是公司的董事,两位司长也是关心新浪的领导。”段永基坐在左侧的第一个位置,声调沉缓有力,叙述公司的近期状况,“无需讳疾忌医,新浪最近乃至有一段时间的表现确实不能让人满意。”

会议室里只有联席董事长的声音,大家都在安静听着,气氛和上回相比是迥然不同的平和。

段永基对这种局面很满意,这才是自己熟悉的新浪会议室。

“方总是新浪的大股东,他为新浪的这种表现而有意见,我个人是能理解的。”

“新浪目前的股价不单是互联网泡沫的影响,在业务方面……”

联席董事长缓缓铺垫的话忽然被另一位联席董事长吴征打断了。

“关于新浪的发展,近期我也思考很多。”吴征的出声让不少人都很惊讶,尤其,他是打断了段永基的话,这让两位领导也为之侧目。

“我个人认为,新浪目前的情况有个现象需要重视。”

吴征的声音比较清亮,他没管看过来的目光,箭在弦上,直接发出:“很多理念是好的,策略是好的,可执行总是出问题。”

联席董事长段永基微微皱眉,这吴征临走前还想干什么?

董事长姜丰年面无表情。

新浪CEO汪延心里一抽。

新浪大股东方卓专心听讲。

“这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吴征的声音低了下来,内容却爆炸式的击穿整个会议室,“出在董事会!”

一夜没睡的段永基猛然一惊,目光没去看吴征,从方卓脸上一扫而过,又继续看向在座的其他人,嘴上说道:“吴征,你是什么意思?”

“管理层需要足够的信任才能把策略实施下去,但现在,我认为段永基在董事会对管理层产生了极其不良的影响。”吴征斩钉截铁。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段永基不适合在董事会!”

两位旁听的领导面面相觑,什么情况?什么情况?这是新浪自己内讧了?

一位联席董事长跳出来,直指另一位联席董事长。

会议室里陷入诡异的安静。

此时此刻,除了两位反应稍慢的领导,所有人全都意识到了一件事。

今天说是新浪和方卓一方的二次商谈会,但新浪的九位董事全都到齐了!

它是商谈会,也可以说是新浪召开的全体董事会!

新浪CEO汪延的嗓子忽然有点干涸,他知道段永基今天要做什么,是要以阳光文化的退出来结束新浪的闹剧,可还没开始就被吴征先行跳出来指责。

九个人,九张票!

吴征自己一张票!

方卓一方两张票!

想要剑指段永基,还需要两张票!

还有谁?

谁是鬼?

汪延顾不上掩饰表情,惊诧的看向在座的每一位董事。

大体情况突然明朗。

段永基本以为早晨的一通电话已经和方卓达成默契,完全没料到针对自己的背刺突然来临,这毫无疑问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吴征。”段永基心里算票,不慌不忙的开口,“你这时候含血喷人是想干什么?”

他冷眼瞧了瞧看热闹的方卓,知道肯定有这位的捣鬼。

吴征撕破脸,说道:“字面意思,我觉得新浪要想往前走,董事会就要完全信任管理层,而不是再给掣肘。”

段永基气笑了:“我是掣肘?”

阳光文化和新浪的合作就有自己的支持,现在这位吴征居然来这么一手。

他直接说道:“还有谁觉得我是掣肘?直说吧,遮遮掩掩的搞什么东西?”

段永基站了起来,目光从一张张脸上扫过。

气氛格外凝重。

“咳。”方卓忽然咳了一声,眼见把目光都吸引过来,无辜的说道,“我喝口茶,嗓子不舒服,你们继续。”

凝重的气氛被这么一出给打破。

新浪总裁茅道临在这种情况下开了口:“吴总也是为新浪着想,公司的发展需要大家一起献策献力。”

段永基不可思议的看向茅道临。

茅道临端起茶杯,没看段永基。

汪延被惊住了,总裁跟着跳了出来?

一夜之间,何来如此之多的变化?

“茅总什么意思?新浪现在的情况谁要负责?段总多支持你的战略?你还有没有良心?”另一位董事严援朝愤慨出声。

茅道临在过去一年主持着新浪的工作,阳光文化的引进离不开他的主张,也一直受到段永基这位大股东的支持。

现在,他为吴征说话,这到底是打圆场还是图穷匕见?

茅道临不悦的反驳:“严总这话怎么说,这一年的新浪稳定我不说功劳,也有苦劳,到底是谁不讲良心?”

段永基咬住了后槽牙,他倒是不为茅道临的跳反所震怒,而是在计算董事会的票数。

如果真要投票,茅+吴+方是四票。

最少还需要一票。

还有谁?还有人吗?

茅道临和严援朝吵了起来。

段永基不说话,目光看向汪延。

汪延被这道目光看的莫名其妙,忽然意识到这是在怀疑自己,不由得心中苦笑,他完全被蒙在鼓里。

方卓也不说话,就看着这背刺的一幕。

两位领导同样不说话,现在算是明白了一些情况,这似乎是新浪内部出现问题,他们不带立场。

吴征大声的说出最后一道程序:“投票吧,我提议罢免段永基,不在董事会里继续担任职务。”

段永基神色凝重,到了这种时候反而不想说话。

他现在看谁都像内鬼。

严援朝和茅道临还在吵。

又是方卓,还是方卓,他在这时轻松的开口道:“我支持,段总可以试试信任年轻人嘛,嗯,我们两票。”

段永基微微眯眼,这句话意有所指。

他沉重的微微摇头。

然而,汪延立即说道:“我反对。”

段永基愕然的看了眼汪延,不是他?只是四票?还能有谁?怎么可能还有人?

严援朝和茅道临不吵了。

会议室里重新陷入寂静。

茅道临淡淡的说道:“我觉得段总可以歇一歇。”

由吴征发起的罢免投票,已然四票。

董事会一共九个人,只需要一票就能完成罢免程序。

段永基眯着眼,打量会议室。

又有两位董事投票,皆是反对。

4:3。

还剩两张票,都是自己人。

“我支持。”没等到最后,三个字轻飘飘的从新浪董事会董事长姜丰年的口中飘了出来。

段永基神色一震,姜丰年?

他没有高声,没有委屈,只是询问这致命一票的理由:“为什么?”

姜丰年平静的说道:“去年,我投了弃权票。”

段永基愕然的问道:“王志东联系了你?”

“没有。”姜丰年摇头,陈述自己的理由,“从去年六月到今年六月,整整一年,去年你们罢免王志东的理由是新浪的业绩,可这一年的时间,新浪的业绩并没有转好。”

姜丰年看向方卓:“现在,方总这位大股东同样认为新浪的业绩不好。”

方卓礼貌的点头致意。

“所以,基于同样的理由,我认为新浪可以进行新的尝试。”姜丰年顿了顿,补充道,“这也是一种公平。”

他最后说道:“所以,我投了支持票。”

董事严援朝激动的说道:“姜总,你这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吴征指责回去:“公司发展要掺杂个人情感吗?过去一年的表现还不明显吗?”

“你算个什么玩意?”严援朝直接粗口。

吴征气得脸发白。

方卓喝了一口茶,饶有兴趣的看向段永基。

段永基被看得心头一怒,又强行镇静,没有失态。

他重新站起来,看了方卓,看了姜丰年,又看了茅道临和吴征,语气平静:“你们会后悔的,这样的短视会毁掉新浪。”

段永基拿起桌上的手机和文件,最后说了一句:“方卓,你真的好手段。”

新浪前联席董事长走出会议室,他不打算认输,临时股东会反而变成了他新的舞台。

另一位董事严援朝愤怒的跟着离场。

汪延犹豫了一下,刚想起身就听到方卓开了口。

“新浪接下来的工作内容很重要,必须要把无线增值业务放在第一或者第二位。”

汪延的屁股抬不动了。

眼看其他董事也没离开,他还是坐定下来。

两位领导神情古怪,事情发生了出乎意料的变化,这些家伙投票竟然把段永基这个大佬给投了出去……这、这也太离谱了!

“新浪的业绩必须要提上去。”

“新浪无线事业部的地位先提高,这个部门得充实起来。”

方卓也不总结刚刚发生的背刺罢免,直接聊起新浪的具体业务。

要说现在,方卓身上其实并没有新浪的职务,董事席位是戴维斯和封冰,段永基好歹还有个联席董事长的职务,他就白丁一个。

但,他如同董事长一般意味的讲话并没有遭到明确反对。

没人反对,那就说呗。

方卓没什么不好意思,一讲就是一个小时,主要内容是两点。

一,将无线增值业务作为和新浪门户网站并举的主线。

二,新浪的门户网站业务不再搞“跨媒”联合体,因为它已经被证实既无助于业务,也刺激不了股价。

下午五点半,会议室里结束了这场别具一格的会议。

方卓和两位领导、在场董事们一一握手,然后才带人扬长而去。

新浪暂时步入被方卓深刻影响的阶段。

很快,新浪联席董事长段永基遭罢免出局的消息飞快的传了出去。

这一突兀的变化再次震惊所有人。

……

这一晚,面对自家公司产生的状况,新浪主笔徐长伦迟迟没能动笔。

最后,他考虑再三,还是进行了客观的描述:

“方卓联手姜丰年在新浪董事会上宣告段永基的出局!”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