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控制权之争当事人的言语和姿态能说服很多人。

可对于同是清华出身,又和段永基接触过的选手李桐来说,他是不满意方卓这个答案的。

上个月30号出院的段永基立即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现在仅隔3天,方卓居然没事人一样的来央视录节目!

李桐在现场掌声结束后不顾导播的示意,强行继续问道:“方总,你怎么看待段总在发布会上控诉,你甚至都没慰问过他的病情!”

很多时候,人总是对镜头下的目标有过多的要求,不管是所谓的商业道德还是个人私德。

方卓有点意外听到这种问题,但也没有惊慌,答道:“在这里聊这些可能有些喧宾夺主,但既然你,其实我觉得你用‘控诉’这个词来形容段总会显得有些奇怪。”

“关于他的健康,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听说他住院的消息之后我第一时间考虑去医院看他,可考虑再三……”

“我觉得我在这种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前,甚至给他发送一些文字短信的慰问消息,都可能让他的精神状况更差。”

李桐惊了,着实没想到是这种角度的回答,不知道方总的心到底好不好,但这个嘴是真会说!

方卓最后说道:“后来我从其他人那里了解了一下段总的身体状况,他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毕竟,商场如战场,但也不是真的战场。”

商场如战场,要摧毁的是商业生涯,而不是肉体毁灭。

易科投资总裁这样说完,扭头看了眼导播,觉得已经拿无关话题占用太多时间。

导播会意,走向舞台,准备近距离的和选手沟通。

李桐看到这一幕,太多想问或者想质问的话揉成一团,最终迸出一个旁观者的深深好奇:“方总,方总,你怎么看待段总?”

方卓觉得这位选手做错了创业项目,或许自己应该教他去做知乎?

这样的孵化没准还有点成功的希望。

导播走上舞台,有镜头却仍然打在方卓这边。

方卓沉吟,决定不回答。

旁边的熊潇鸽看热闹不嫌事大,低声怂恿道:“没事,说啊,段总身体挺得住。”

老熊蔫坏蔫坏的!

方卓差点被逗乐,表情管理了一下,还是开口答道:“评价段总,这话由我来说不合适,未免太容易有成功者的傲慢。”

这话以成功者自居已经很傲慢了。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段总已经很成功,但我觉得他不是一个以互联网来践行商业理想的人。”

李桐激动了,他的话筒已经被关掉声音,仍旧高声问道:“那你是吗?方总,你怎么评价你自己?你说你自信让新浪盈利,你如果做不到呢?”

录制现场有些骚动。

方卓叹口气,放下话筒,回答了后面的问题:“我如果做不到,那只能回去继续主持我那2亿美元的小公司了。”

李桐激动的表情戛然而止。

新闻报道上这两天时常提起方卓手里公司和新浪的价值对比……

现场响起笑声。

李桐的心忽然冷静下来,他开始担忧刚才的表现可能会影响自己的项目了。

现场的氛围变得轻松,可这不适合播出的情况显然需要一些时间来平息。

熊潇鸽跟着观众一起为方卓最后的回答而笑。

他边笑边问:“方总,你还没回答李桐的问题,你评价了段永基,那你又怎么评价你自己?”

方卓一本正经的说道:“方卓是一个想让所有人都好的人。”

熊潇鸽大笑。

央视财经的《赢在华夏》第二季最后决赛的录制出现一些小小的状况,导致结束时间稍微有点超时,但好歹终于还是结束了。

节目组邀请评委、嘉宾、选手们一起赴宴,吃个散伙饭。

方卓考虑到自己现在的风评,婉拒了邀请,喊上熊潇鸽找了家京城的淮扬菜餐馆。

“方卓,还真让你把新浪给弄成了大半,你这接下来怎么搞?”熊潇鸽席间好奇的询问。

“不是大半,是已经结束,段永基出局了。”方卓笃定的说道。

熊潇鸽纳闷道:“新浪现在这么乱,人心惶惶的,很多人都在等段永基两个月后王者归来,你现在占据的优势也有限吧?”

方卓耸耸肩,不答。

熊潇鸽又问:“你负责的这个新浪热线又是怎么回事?”

方卓关于这个倒有兴趣聊两句:“就是专门搞无线增值业务,和运营商对接的,我在董事会上强烈建议新浪提高比重,然后他们被说服了。”

“就这么容易被说服?”熊潇鸽讶异。

“还行吧,新浪的总裁先生认为如此的新业务交给谁都一样,我一个外人又面临着派系情况,颇有些分化的意思。”方卓笑道,“等我倒腾不出什么东西,自然就到了走人的时候,那就不得不安心当个大股东。”

熊潇鸽点点头:“你倒是看的明白,所以呢,方副总的打算呢?”

方卓喝了一口汤:“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熊潇鸽听出方卓不想多说的意思,思考了一会:“我现在有点说不好应不应该盼望你在新浪的工作了,如果早点安心当股东,易科是不是能更好?”

“我这是学习段永基先生,他身兼三家之长,我这才两家。”方卓笑道,“年轻人就得向前辈学习。”

“得了吧,你再这么学下去,你的恶名就能传到国外了。”熊潇鸽吐槽。

相较于这位当事人,熊潇鸽旁观之下更能看到更广泛的口碑和意见。

新浪控制权之争频繁出现“恶意收购”的字眼、临时股东大会上的强硬蛮横、五六十岁的段永基承受不住打击住院又出院召开发布会,尽管方卓有通过央视渠道给出回应,可他身上的恶名才是主旋律。

“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方卓对此不太在意,又补充一句,“这个时间还不会太久。”

两人之间关于新浪的聊天没有再继续。

熊潇鸽尽管对新浪事件颇感兴趣,可他更主要的还是想了解易科的局面。

现在随着方卓出任新浪公司的职务,易科的精力分配是个考验。

此外,大洋彼岸的苹果收购谈判持续月余,易科的投资人们都有些不安,苹果的价格对于风投来说是个不错的退出价格,但他们想要的是更多。

方卓又一次承诺绝不会卖掉易科,还表示将要结束和苹果的收购谈判。

说实在的,这一次苹果的收购谈判着实帮了方卓很大的忙,他对此感激不尽,已经不好意思再三番五次的拖着人家。

7月3号早晨,新浪新任副总裁在就职后第三次抵达新浪总部。

他一路迎着新浪员工们的复杂目光,敲响了新浪CEO汪延的门。

“汪总,早。”

方卓打了招呼,自来熟的倒了两杯茶。

很显然,汪延也是刚到,连茶都没泡。

“方总。”汪延面无表情,强烈暗示道,“有事吗?我今天的行程排满了,很忙。”

方卓笑笑:“我路过前台的时候让她们把你的事情往后推了,先处理我们的。”

汪延不满皱眉:“我不觉得一位如此杰出、有能力、有手段的新浪副总裁和我之间有什么事要谈。”

“我就当你是真心夸我。”方卓吹了口茶,表态道,“首先,我还是得和汪总道个歉,某些商业手段可能是透支了我们彼此之间的信任。”

汪延气笑了,这方卓说话是真踏马的有艺术,透支彼此之间的信任?

他加重语气,讽刺道:“方总,你已经成功赶走了段总,现在是想收服他的手下吗?”

“是这样的。”方卓好整以暇,“一直以来,我很认同汪总关于新浪的想法,就像这个无线增值业务,你也是看好的。”

“昨天我去央视,有个人问我怎么评价段总,我说他不是以互联网在践行他的商业理想。”

“段总是觉得互联网能成功能赚钱能上市,所以,他来搞了互联网。”

“汪总,你不一样,在我看来,你有着用互联网改变社会的理想和热忱。”

方卓用手指了指沙发:“所以,今天我出现在这里。”

书香门第、巴黎游学、投身互联网,这样的汪延怎么可能会有哪怕一丝丝的动心呢?

他摸了摸鼻子,好笑道:“方总,你不会以为这样就能说服我吧?”

“你现在的处境不好吧?”方卓平静的问道。

汪延“呵”了一声,不屑回答。

本就被认为属于段永基一系,本就在工作中被分权,上次董事会上又投出支持段永基的票,新浪CEO的情况是一蟹不如一蟹了。

偏偏,汪延和段永基走得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近。

尤其,“政变”前夕是由汪延传递了方卓“一位董事立场发生变化”的消息,现如今的关系就更微妙了。

不是内鬼,

胜似内鬼!

汪延对此是很憋屈的。

“汪总,你知道我是怎么和王志东沟通的么?”方卓忽然聊起新浪被赶走的创始人。

汪延还真好奇这个事,王志东出现在临时股东大会现场,这让很多新浪中高层都不太好受,一下子就想起去年六月份的风波。

说起来,失败者的反应都差不多,王志东被赶出新浪后也召开过新闻发布会,但起不到太大效果。

汪延端起茶杯,等待下文。

可方卓愣是不往下说了。

新浪CEO的办公室一时间只有喝茶和放下茶杯的声音。

汪延是个讲究风度的人,喝完半杯茶后若无其事的问道:“那天董事会投票,王志东是不是联系过姜丰年了?”

方卓这才像是忽然想起刚才的话题,也不回答,继续说道:“时隔一年,王志东早已经放弃重返新浪,开始二次就业了,我和他素不相识,又没中间人,找上他的时候,他其实不想搭理我。”

汪延觉得这是真实情况,被勾起了好奇心。

方卓这回没卖关子:“我和他聊了聊我对新浪前景的看法,就是无线这个事。”

“他认同了?”汪延猜测。

“没有,他和我持不同意见。”方卓笑道。

汪延纳闷:“那怎么说服的?”

“我和他说,新浪是国内第一家赴美上市的门户网站,注定要在互联网的发展史上大书特书。”方卓感慨道,“可是呢,谈到新浪,那注定要谈创始人,大家会怎么看这个创始人?”

“新浪,王志东,被赶走。”

“大众都习惯用结局来为一个人盖章,王志东这样一个新浪创始人就会时不时被人提起他可悲的结局,这几乎是一定的。”

方卓看向汪延:“汪总,你觉得会是这样吗?”

汪延这位参与者心中也升起感慨之意,点点头,没有否定:“很有可能。”

他问道:“所以,你蛊惑王志东能重回新浪,以此作为条件,现在又爽约了?”

方卓没有为话里的夹枪带棒而恼怒:“没有,我不可能费了这么多工夫却让王志东回来,我只是说,他的露面能为他将来在互联网发展史上的结局增加一点亮色。”

“瞧瞧,瞧瞧这王志东,他被赶走却又时隔一年报了仇。”

方卓收起夸张的语气,笑道:“这总比别人可怜他这个被赶走的创始人好吧?”

汪延叹口气,已经听出了这位方总对自己的劝说意图。

“汪总,后世又要怎么评价你呢?”方卓微微一笑,“一个普普通通不得志的某一任新浪CEO?”

他目视汪延这位年轻的新浪CEO,口吻并不十分激昂的说出第二个选择:“还是一个解决新浪盈利困境,带领新浪创造辉煌的商业强人?”

汪延发现自己猜到和亲耳听到这样话的感觉真是截然不同。

铃铃铃。

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

汪延默默拿起电话,听到前台的声音。

“汪总,八点十五预约的客户到了,是到您办公室还是会议室?”

汪延一愣,看向方卓:“你不是说让前台都推迟了吗?”

“哦,我骗你的。”方卓微微一笑,“我认为不妨碍你正常工作前的时间已经足够我们达成一致。”

汪延深深的看了新浪副总裁一眼,对着电话说道:“会议室。”

电话挂上。

汪延吐了口气:“我觉得一个团队之间的信任应该先从撇去谎言开始。”

“好的,我从来不骗自己人。”方卓起身。

“现在需要我做什么?”汪延也起身,他要去会议室了。

“给我一张名单,我们新浪热线里用不了的名单,我让他们挪挪位置。”方卓等了两秒,主动伸手,“汪总,有问题吗?”

汪延没有犹豫,握了握手:“没问题,方总。”

新浪二十九岁的CEO和二十五岁的副总裁达成一致。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