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面目可憎到和蔼可亲,从拖拖拉拉到廉洁高效,变脸有时仅需一天。

华夏联通的副总经理和新浪的CEO在双方合作的进度上有了喜人的推进。

下午五点,汪延率团队返回公司。

他打了方卓的手机,仍然是关机状态,估计开会还没结束。

晚上七点钟,汪延打通了方卓电话。

“方总,联通这边变脸了。”汪延就想用这个词来形容今天的过程。

“那挺好,徐司晚上应该还能打个电话。”方卓的声音有些哑。

汪延关心道:“今天开会还顺利吧?”

“挺顺利,领导很和蔼,我发言估计是有点多。”方卓此时还在车上,放下车窗透了口气,“晚上没留饭,我等会吃完饭还得开个挂号网的会,联通这边能签合同了吗?”

“还没到这一步,约在后天再来聊聊。”汪延说道,“但李世斌的态度明显变了。”

方卓看着车外刚刚路过的国内最知名广场,颔首道:“归根结底,我和李世斌好像没什么太深过节,彼此之间多开几次会也没什么,业务谨慎嘛。”

“对他来说,非要死卡着新浪热线应该也没必要,冤家宜解不宜结。”

汪延同意这一点,企业里的官僚是母的,上面部门的是公的,母的见到公的就不灵了。

“说起来,联通这个事大概还是因为我,我这名声这么招人厌么?”方卓自嘲,“还好重新步入正轨,大家把这个合作敲定下来,还要加紧努力。”

汪延连忙说道:“好事多磨嘛。”

“希望如此。”

方卓又询问了几句和联通的商谈细节才挂掉电话。

他看着车外的街景,心中今日的感慨实则颇深。

政策上信息化建设的地方响应从去年年底就渐渐止住,今天的会上又有强调了这里面存在的问题。

当然,更多的还是检视成果,是谈自93年就启动的国民经济信息化,那时候是“金关”“金桥”“金卡”,后来继续“金税”“金智”“金交”等建设。

一共合计十二项,被称之为“十二金”工程。

作为医疗领域的信息化发展成果,挂号网被归属为“金保”工程中的医疗保障,是公众服务中的有益补充。

方卓听见了正式的官方措辞,这一趟也见到了许久没见的郑丹锐。

两人没有打招呼,只有一个眼神的交错。

也就是见到郑组长的瞬间,方卓才忽然明白近期是要为这几年的信息化建设做出功过赏罚了。

如果不出意外,郑丹锐肯定有功,不知道会有个什么样的提升。

方卓在车里若有所思,但不打算和郑丹锐联系,这种时候似乎应该避避嫌,反正挂号网只要继续运转,这个成果就在那里。

以后有大把时间来交流。

这天晚上,挂号网的高层基本都从申城或临安飞抵京城,接下来数天还有一些行政上的垂询。

挂号网虽然不赚钱,但它有着易科无法比拟的另个层面的关注。

现在除了周辛依旧是挂号网的高管,原本的人几乎都进行了更新,挂号网的高管层2.0版本是更多出自名校或其他公司的人才。

方卓晚上的会议开了许久,除了近期的配合行政,还有个麻涌和昆山仓库两个月后的配送试运行。

麻涌是公司的地皮,昆山是租用的仓库,后者反而比前者进度还快。

“方哥,这个尝试恐怕比较难。”周辛在会上没有意见,私底下却有点异议,“还不如我们多做做医院系统的开发,临安医院的系统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客户,这方面在未来有更大的需求。”

“尝试嘛,试试看。”方卓没过多解释,只是说道,“挂号网可以一部分转型为医疗系统的建设方,但线上医药是个长远的事。”

他继续说道:“趁着咱们被肯定,回头看看能不能弄个线上医药的牌照之类的东西,先垄断几年再说。”

周辛一愣:“这也可以吗?”

“试试,就是试试。”方卓还是这么说。

周辛有点感觉到老板的言不由衷,麻涌和昆山的这种情况不太像简单的试试。

方卓换了个话题:“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之前坐飞机时遇见一位认出自己的在京城做贸易的老总,那位有个女儿,彼此留了号码,方卓当时就说可以把科大的高材生介绍给人家。

“在处着。”周辛平静的说道。

方卓疑惑:“?”

“最近比较忙,我觉得软件系统的开发有希望为公司带来更多利润。”周辛笑道,“她还可以,就是没什么事业追求。”

方卓寻思着周辛上一个女友貌似更没事业追求,但他也没多说什么,感情的事得看个人。

挂号网低调的进行着行政上的配合工作,它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在承载更多的用户,但舆论上已经被判过死刑,在媒体眼里很没有存在感。

相较而言,新浪就不同了。

没等到约定的第三天,联通的副总经理仅仅第二天把电话打给了新浪热线的负责人。

恰好,方卓的手机一直正在通话,李世斌便加紧的联系了汪延,表示联通加班加点的审核新浪热线提交的方案,认为双方合作的前景十分美妙。

一天变脸,两天签约,第三天还整出幺蛾子,搞了个双方合作的媒体发布会。

方卓在签约的时候露面,脸上不显丝毫芥蒂的和李世斌沟通交流,第三天则没出席发布会,由汪延代替自己面对媒体。

至此,新浪热线完成了市场上两家运营商的覆盖,工作重点完全变成对用户的服务。

联通的市场占有率不比移动,大概只能带来不到4成移动的业务量。

饶是如此,这也是对新浪热线的一大刺激。

公司内的KPI六周考核已经完成四周,增量市场带来的效果就是努力便能超过考核指标,拿下更多的奖金。

论周行赏给新浪热线带来的影响是整个团队的亢奋。

只是,这种亢奋在临近八月底的时候渐渐多了些忧虑,临时股东大会是否会为业务带来变数?

方总这么善良的总裁会不会被段永基那样的老狐狸伤害?

8月25号,一位员工在到副总裁办公室汇报的时候听见方总在通话里订机票的话。

转眼间,消息扩散,方总将会离开新浪前往美国主持易科业务的消息传遍了新浪热线。

作为这一个多月来被提拔重视也颇得方卓赞赏的员工,段诚被怂恿着借工作机会到办公室见方总。

这颇有些请愿的意味。

段诚进了办公室,老老实实的汇报了半个小时的工作。

外面的人都觉得有点悬了,这种很好确认的消息不至于谈那么久,方总很可能是在诉说他的迫不得已!

“段诚,还有事吗?”

方卓在工作上进行回复,眼看段诚还没离开,有些纳闷。

“呃,方、方总,我、我想问……”段诚又紧张的结巴了,一如他第一次见方总。

方卓抿了口茶,倒是没忘掉这一位的毛病,耐心的等待问题。

“我想问,你对月底的股东会有把握吗?”段诚问了出来。

方卓失笑,他故意叹了口气:“我就怕把老段再气出问题来。”

段诚心里放松了:“方、方总,我没问题了,你忙吧。”

“……”方卓觉得这一定是因为老段和这些员工离得太远,段诚竟然连话都不接。

等到段诚出去,外面隐隐传来欢呼声。

新浪这种互联网企业,年轻人居多,很多表达都比较直接和粗糙。

久在一个知名公司,偏偏这家公司很长时间都无法盈利,上市以来又跌掉百分之九十的市值,乍一见有了盈利希望的新业务,这种工作的成就感和情感的认同感如此迅速而猛烈。

再加上,年轻总裁不摆架子,相处起来完全不是媒体描述的那样跋扈,准福布斯富豪和个人魅力的结合让方卓成为很多新浪女员工的梦中情人。

方卓有一天到办公室还瞧见摆在桌上的一束玫瑰,小卡片上写着电话号码,可谓十分大胆了。

嗡嗡嗡。

桌上的手机震动。

方卓收了收思绪,觉得还挺巧,刚定下来下个月去趟美国处理易科的音乐业务,这就接到客户的电话。

“喂,李总好啊。”

来电是安良商会的李忻悦,她曾经来申城有过简约的旅途。

“方总最近好大的手笔,听说带着MIGA基金要收购新浪?”李忻悦的语气有些不好。

方卓开玩笑道:“李总要是这样说,那我可就窝在国内不出去了。”

李忻悦一窒,质问情绪淡了一些。

她问道:“这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MIGA的业绩有起效吗?”

“没有啊。”方卓很光棍的承认,又大义凛然的说道,“所以,我才急啊,这重仓的新浪连点水花都没有,他们不行,那就我自己来!”

李忻悦:“……”

“李总的消息有点慢,不知道全不全,我这边可不光是MIGA基金买了新浪的股票,我国内的易科投资买得更多!”方卓语气凝重,“这可不是一丁点钱的事,必须我来。”

李忻悦忽然有些半信半疑了。

方卓再说道:“这样吧,李总,新浪这边现在走不开,投资的事呢也比较复杂,下个月我专门飞到美国当面和你说,怎么样?”

李忻悦感觉到来自大洋彼岸的诚意!

她更多质疑的话便压在了心底。

通常而言,私募在公司股权上只是做投资投机,这MIGA愣是搞了一出恶意收购,纵使安良堂比较陈旧,也觉得不太稳妥。

但既然方卓这么有诚意,理由也勉强,那就面谈好了。

通话结束。

方卓松了一口气,MIGA基金是新浪的股东,安良商会对新浪是没什么法理的,但它要是拼着违约抽调资金,还真有点麻烦。

幸好,自己有诚意。

目前,用来控制新浪所筹备的钱几乎全部用完,比预计中的还多花了两百多万美元。

MIGA基金、易科投资的贷款、国内和国外的股权质押以及稍微抽调了一点点的易科货款。

这已经接近方卓的极限,再动用资金只能是从易科科技里面拿。

之前宣称的2亿美金企业虽然好听,可随着和苹果的收购谈判破裂,它只是一个存在于过去的价值论证,本身还要再投入和洽谈音乐版权授权。

方卓揉了揉脸,忍不住给纽约的虞红打了个电话,和她倒了倒苦水。

“方总,你不会是想动易科融资的钱吧?我这边谈版权可到了关键节点。”虞红给出了警惕的第一反应。

“我、我就是缓解缓解压力。”方卓无奈。

“哦,下面还有用钱的地方吗?”虞红这次关心的问道。

“本来是有的,可实在没钱,我给圆过去了。”方卓苦笑道,“上次在董事会上发难的阳光文化,我当时同意了一个两倍的价格,但这时候上哪找钱给他们!”

“两倍的价格。”虞红默默估算缺口,这最少是大几百万美元。

她问道:“你怎么圆的?”

“阳光文化在这边的董事是吴征,他开过董事会就找到我,打算退出。”方卓描述之前的一幕,“我跟说他,退出可以,但我不想坑他。”

“我说,新浪的无线增值业务一出,股价肯定要涨,我这时候买下阳光文化的持股就是坑他!我方卓不坑自己人!”

“反正都要退出,几个月时间也是能等的,第三季财报公布,股价如果不回升,我仍然会买下股份。”

虞红想了想:“也没毛病,不知道你虚实的话,这话很诚恳了。”

方卓一拍大腿:“可不是,我行走江湖就凭借一个对人诚恳,大家双赢。”

“那段永基呢?”虞红笑道。

“他回不来新浪,也还持有股份呢,我把新浪搞好了,他手里的股份也升值,这还不是双赢?”方卓叙述道理。

“是是是,方总最双赢,方总嘴最硬。”虞红大笑。

她笑完之后宽慰道:“上回你不是说拿下新浪就奖励自己一辆豪车,耐心,面包会有的,豪车也会有的。”

“我现在只想要面包。”方卓叹息,“就等着新浪把面包完全交在我手里了。”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