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科总裁和索尼首席执行官的聊天不长不短,不尴不尬,不尽不实。

但其他有认识出井伸之的人瞧见这俩人言笑晏晏,颇觉惊讶,方卓这个弄互联网的还认识索尼掌门人?

傍晚五点一刻,方卓礼貌的结束了两人的交流。

他转身换了杯酒,忽然瞧见另一边有几个人在瞧自己,嗯,柳联想、郭复星、卢泛海,这次真是老段的一群老兄弟了。

这几个还是泰山会的重要成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评价老段的这次失利。

方卓心生好奇,但没有过去打招呼的意思,走了几步瞧见有些形只影单的马华腾。

今年的这场企业领袖年会,声势浩荡,阵容惊人,但互联网的代表没有几个,在场众多嘉宾的产业价值也基本都超过正心存庆幸的互联网人。

所以,马华腾的落寞是可以理解的。

“Pony,走,吃饭去。”

方卓到了近前,放下酒杯。

“嗯?上哪吃?”马华腾今天是打算就在这自助酒宴上解决的。

“你请客啊,你忘了?”方卓一脸奇怪。

马华腾思索了一秒,想起来一件事,上回让方总给介绍移动的领导,是答应请吃饭来着。

他笑道:“走走走,我请客。”

两人一起离开宴会厅。

“方总,刚才和索尼的出井伸之聊了什么?我看你们聊了蛮久。”马华腾路上问道。

“有很久吗?半个小时吧。”方卓浑不在意的说道,“他和我聊播放器,说索尼也要尝试这个,然后问我易科卖不卖。”

马华腾惊愕的停下脚步:“聊的是这?这不是威胁你呢?”

“没有我总结的这么直白,话比较委婉,别看索尼现在市值高,播放器这块确实影响挺大,他们从去年到现在的一系列决策都有问题。”方卓冷静的说道,“他还问我明天上台要聊什么,我说要聊全球化,他说很期待,他也要聊这个,差不多这样。”

马华腾:“……”

腾讯创始人站在原地不动了。

他自我代入了一下,略有点担忧的说道:“索尼如果开始做mp3格式的播放器,你们的压力不是很大?”

“我早就说过,索尼太大了,出井伸之不是那种有魄力一意孤行的人,单就这一块,站在一个公正的角度来说,很可能是温水煮青蛙。”方卓给出判断,眨眨眼,“而且,我们在东京有个类似贴牌的渠道商,说是业绩不错。”

马华腾不知怎地,忽然有种段永基输得不冤的感觉,这易科怎么在日本还有落子的?

“索尼更多是内部阻力,这周开个会,下周开个会,再多开几次,我们和苹果就能给它一个惊喜。”方卓微微一笑。

还没等马华腾问出来,酒店外匆匆走进一个人,瞧见马企鹅和方新浪就打了招呼。

“马总,方总,你们怎么在这站着呢?”来人是网易丁磊。

“里面人太多,我们去外面吃饭,丁总一起?”方卓笑着邀请。

“行行行,我去里面签个到。”丁磊满口答应,快步走向宴会厅。

不过,等到抵达餐厅,小饭局的规模有所扩大。

同样出席这次年会的张朝阳被丁磊喊来,没被邀请年会但人在京城的李彦宏被马华腾喊来,阿里巴巴的马云正在另一个饭局上,但他说一定要来喝两杯。

人不是一齐到的。

方卓、马华腾、丁磊先定好餐厅包厢,点好了菜。

张朝阳和李彦宏前后脚,前者还自带了红酒。

“听说今天是方总请客,我这带了瓶好年份的红酒。”张朝阳拎着酒瓶晃了晃。

方卓大笑着拍了拍马华腾的肩膀:“都知道我没钱,今天我请客,Pony买单。”

“是,你没钱,你钱都用来买新浪,买网易,买搜狐了。”张朝阳终于又一次见到真人,当面提到这件事。

他本来还和丁磊一起猜测过MIGA基金的背景和目的,愣是没想到实控人是方卓,如果不是为了恶意收购新浪,恐怕方卓永远都不会表露身份。

方卓一点都不觉尴尬,扭头就看一起来吃饭但压根不说这事的丁磊:“丁总,你说,网易股价在1美元之下徘徊,是谁拉升上去的?”

丁磊实诚的端起酒杯:“这我得谢谢方总。”

网易美股停牌后的复牌,MIGA基金的买入着实帮忙稳住了股价。

方卓笑眯眯的喝了这杯酒。

张朝阳哈哈一笑:“段永基是不是也跟你这样喝过酒啊?”

包厢里另外三位的脸色都有点变化,觉得张搜狐这话容易让方新浪着恼。

方卓一点不恼,知道这位是个有点显摆的性子,自若的答道:“之前就是我想找他喝酒,他不来,然后我就去了新浪和他讲道理,没想到他现在还是不来。”

啵。

张朝阳开了红酒,丑笑道:“不来正好,咱们年轻人一起聊得开。”

“有的人本来不年轻,幸好今天我来了,拉低平均值。”方卓虽然仅和马华腾熟悉一些,李彦宏更是之前没见过,说话却挺自来熟。

丁磊摇头笑道:“就张总是这里年龄最大的。”

“不是吧?我还以为我就比方总大呢,看面相应该是这样啊。”张朝阳开着玩笑。

“方总今年才25,新闻上都说了,新浪是年轻领导二人组。”马华腾接话。

尽管先前知道方卓年轻,其他几个人还是惊讶吸气。

连丁磊都开口促狭道:“这可不行,和方总这样二十来岁的人喝酒太吃亏,方总得先喝三杯。”

方卓摆摆手:“喝没问题,反正是红酒,但喝之前我必须得认真的说一句,就一句。”

张朝阳、丁网易、李百度、马企鹅尽皆侧目。

方卓站起来,提着酒杯,认真的说道:“我其实是24,我妈在我户口本上填大了一岁,这杯酒,嗯,我当之无愧。”

一杯好年份的红酒在四位互联网企业领袖的惊愕注视下被灌到肚子里。

这家伙,诙谐……

四个人心里有类似感受。

“这第二杯酒,更有讲究了,今天是Pony买单,三石捧场,张总送酒。”方卓拿着酒杯,只点了三个名。

李彦宏稍微有点不自在,百度在规模上确实逊色很多,这是被看低了么?

方卓拿起第三杯酒,看向李彦宏:“这第三杯酒我得专门和李总喝一个,因为李总今天进来不说话。”

李彦宏这才知道在这等着呢,他哭笑不得跟着一起喝酒。

方卓心情不错,觉着这酒也不错,喝完三杯并不坐下,就洋洋洒洒的祝酒:“我这三杯结束,来来来,搞门户网站的一起喝一个。”

咕噜噜,李彦宏没喝。

“上市公司的一起喝一个。”

咕噜噜,李彦宏和马华腾没喝。

方卓进行第三轮点名:“帅的人喝一个,哎,张总,你别喝。”

咕噜噜,张朝阳喝了半杯被制止住。

“公司盈利了的喝一个,咦,百度可以啊。”

咕噜噜,丁磊和张朝阳没喝,但他们提出质疑——方新浪凭什么喝?

方卓得意洋洋的宣布:“新浪这个月已经扭亏为盈!”

丁磊和张朝阳这下既惊讶又艳羡。

红酒喝没了,换成啤酒,啤酒又换成白酒。

等到马云结束饭局匆匆赶来,愕然的看到一个醉醺醺的场面。

然后,他听见一句话。

“认为马云马总在第三轮不该喝酒的一起喝一个。”

众人在马云迷惑的眼神中思考了一会,不约而同的举杯喝酒。

“你们这些家伙。”马云不知道前面情况,但瞧着眼神就知道没好话,他坐下来自己倒酒,豪放道,“这个包厢里算是聚齐了一群互联网最顶尖的人,来来来,不醉不归。”

几个人一起看今天饭局的酒司令。

方卓略带醉意的一挥手:“致力于当互联网最顶尖的喝一个。”

原本气氛正酣的饭局因为一位清醒者的进来而略微降温,马云摸不着头脑的观察情况,一时间,竟然无人举杯。

方卓挑眉,拿着酒杯,仰起脖。

这一下,有了带头的,包括马云都一起动了酒。

咕噜噜,这杯酒没人不喝。

虽然互联网在国内的盈利状况还在探索,虽然互联网行业的价值还待发展,虽然互联网遭到不少商业前辈的看低,可在座的人恰恰都有对它有着无与伦比的信心。

搞门户的,玩搜索的,干通讯的,做电子商务的,弄恶意收购的,一小撮苦哈哈的互联网大佬在行业春归前喝了个不醉不归。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