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京返申,方卓一点都没闲着,召开会议,听取汇报,确定行程以及在傍晚给家里打了好些个电话。

他近期一直在京城忙活新浪,精力全在考虑公司事务和对手反应,包括妹妹考上交大都没回来。

好在……家里已经颇为习惯这种忙碌。

至于收购新浪这种掀动媒体的大事,按照母亲赵淑梅的说法,这比之前媒体报道挂号网总裁或破产跳楼强多了。

方卓很欣慰。

这天晚上,他回家煲了很久的电话粥,既被母亲嘟噜着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也嘟噜着母亲赶紧退休来到好大儿的身边。

次日,精神饱满的方卓在上午九点抵达交大。

许柯登已经在等着了。

“方总,就这?你就穿这?”

“不行吗?非要西装革履吗?”方卓今天穿了件T恤,他这两个月实在穿了太多的西装。

许柯登琢磨了一秒,点头道:“也行,底线都是一步步降的,学校都愿意答应你那个奖学金命名了。”

“我这是贴合学生群体,这才是形象塑造。”方卓反驳。

“方总说的是,我今天无条件同意方总的话,只要你给我们学校掏钱就行。”许柯登已经不再是交大的讲师,可今天还是习惯性的把立场放在这边。

学校定的时间是九点半,易科这边的其他高管都还没到。

方卓和许柯登漫步在校园里,听着后者讲解这次奖学金的设置、学校里的安排以及相关学科的追赶。

本来,哪怕说是给奖学金,学校里也不同意如此儿戏的命名为“我看谁不喜欢半导体”,还是一位组建了交大重要项目的海归博士主任很开明的同意,如此才能定下。

“其实吧,咱们易科是正经单位,也不用这么为难学校,产品部门好些个交大出来的,都是自己人。”方卓如此沉静的表态。

“不行。”许柯登断然拒绝,“事到临头,学校里的程序和文件都通过了,这不是给大家添乱子么?”

方卓喟叹:“我是打算让你上台念的。”

许柯登跟着叹:“没办法,学校要求你出面,这样合情合理的要求实在没法拒绝。”

两人对视,产品总监的眼里满是坚定,他这个年龄又曾是交大的讲师,实在跟不上潮流。

“哥!”

远处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眼神交流,已然是交大金融系一名大一新生的赵素祺快步走来。

“哎,可以可以,这上了大学就是不一样,我看你咋还长个了呢?”方卓瞬间眉开眼笑,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

“可能是知识让我长个?”赵素祺开着玩笑,“这是什么?我的生活费、炒股费?”

“随你怎么着,在学校里别亏待自己。”方卓扭头示意许柯登留给自己兄妹俩说话空间。

“哥,十万美元已经亏掉一万了。”赵素祺尽量平静的汇报战绩,这是哥哥先前让自己练手的。

方卓点点头:“还行,美股现在也不算景气,亏完再说。”

他今天不想聊这些,只是关心妹妹在学校的情况,包括住宿、交友、健康。

两人聊了好一会,眼看快到约好的时间,赵素祺上午没课便跟着一起,准备看看来自兄长的无厘头奖学金。

不过,她没跟着去见领导,直接和平常学生一样进了多媒体教室。

易科和交大领导们的见面流程就比较官方,方卓对交大表示关心和感谢,毕竟M1的出炉离不开交大师生,他们创造出远大于工资和奖金的价值。

领导们也感谢了来自易科的奖学金,表示会公开透明的选择获奖学生。

一年一百万,今年定下的就是十个学生十万,目的在于鼓励学生们的兴趣,奖励他们的付出和成就。

方卓打算看今年新浪的股价情况,有所上升的话就考虑再设立一个针对贫困学生的奖学金。

那就不单纯只在交大一个学校,范围会更广一些。

方卓和领导们的寒暄客套很快结束,随即便在陪同下来到多媒体教学室,就设立奖学金致辞并颁发给第一年的学生。

值得一提的是,多媒体教室外的海报上写着“半导体奖学金”字样,真正的奖学金名字则比较不显眼。

上午十点十分,方卓站到舞台上,面对着交大半导体相关的莘莘学子。

“大家好,我是易科的方卓。”

“有些同学可能知道我,有些不知道,我们易科的产品就是音乐播放器M1、J1,目前市场占有率不错。”

“有的同学要问了,听起来不相关的公司怎么来学校设置了一个半导体的奖学金。”

“实际上,我们产品中有个很重要的零件是微硬盘,是从日本的东芝采购。”

“这个微硬盘是个技术突破,我们采购的时候,厂家都不知道它要怎么用才好,但仅仅数月之后,我们都一致认可了它的市场前景。”

“微硬盘的音乐播放器一下子变得畅销起来,当然,这里面还有其他原因,但硬盘上的技术突破很关键。”

“你们都是学习相关知识的,一定知道美日之间曾经发生的半导体竞争,那是国运之争,是高精尖之争。”

“毫无疑问,我们国家的半导体工业是落后的,是要追赶的,是要你们以及你们后面的学弟学妹一起付出辛勤努力的。”

“我们易科在这方面不懂什么,只能出一些微薄的资金用来鼓励大家,盼望着以后能有更好的技术、更多的努力、更早的追赶。”

方卓真心实意的致辞,又聊了聊企业中会碰见的问题,包括易科曾经派团队到东芝寻求老旧技术的转让却遭到拒绝。

现在,不管是昆山还是豫州两个工厂都只能做产业链里的低端内容,赚的是辛苦钱,大头还是被零件厂商给拿走了。

“我们易科不会是第一家碰见产业链利润问题的公司,也不会是最后一家。”

“只有我们自己的技术能追赶上国际水平,相关的企业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

“半导体很难,追赶也很难。”

“昨天我在公司聊到这个的时候,有一位副总监还给了个很悲观的判断,说这个追赶会相当漫长,成功希望很低。”

“我问他,有多漫长呢?五年够吗?”

“他说,不够。”

“我又问,十年够吗?”

“他迟疑着说,不一定够。”

“我再问,十五年够吗?”

“他沉默许久才说,有可能够了。”

“我笑着说,十五年就够了,也不算漫长嘛,我还以为我有生之年看不到呢。”

“同学们,我不知道这个判断准不准确,但我要说,易科愿意以一点微薄之力见证你们的追赶和奋斗。”

“如果这期间还有什么我能做的,一定和我说。”

“我愿意来做。”

方卓冲着安静的多媒体教室鞠躬,迎来热烈的掌声之后开始正文。

“下面,我宣布获得今年‘我看谁不喜欢半导体’奖学金的是微电子学院姜海铭。”

“第二位,‘我看谁不喜欢半导体’获得者是微电子学院刘猛观。”

方卓一口气念了十个名字。

因为致辞而凝重的教室气氛随着一声声“我看谁不喜欢半导体”而变得愕然、轻松、忍笑、忍不住笑……

当最后一个人登台,迎接他的不是掌声而是满堂大笑。

旁边的校领导擦了擦汗,觉得来自企业的金主没受到尊重,考虑着是否出面维持秩序。

“明年我还来,我倒要看看你们到底谁不喜欢半导体。”方卓登台后就没什么尴尬,反而喜欢这种氛围,拿着话筒说了一句。

又是一阵大笑。

方卓在笑声中走下台,把时间交给领导。

“方总,这位就是咱们交大芯片与系统研究中心的陈进陈主任。”许柯登心满意足的听到学生们的笑声,看到老总过来,为他介绍之前上课没来得及见的领导。

方卓记得许总监前面就说过正是这位主任开明才定下来名字,连忙握手:“陈主任好,陈主任好。”

“方总别客气,我们得感谢你的支持。”陈进很开朗,外表也很年轻。

方卓寒暄一会,听了听这位领导的介绍,对他印象很好便又询问许总监说过的重点项目。

陈进主任笑着介绍自己的项目:“我现在做的就是自主研发的芯片项目,叫汉芯,估计明年能有成果。”

方卓赞叹点头,忽然觉得一阵耳熟。

片刻之后,他的表情一点点僵住。

汉芯?汉芯??那个造假的汉芯???

方卓怔怔的看着面前年轻的海归主任,隐约记起了“陈进”名字的新闻。

就你,就是你啊?

汉芯原来是在交大发生的么?

还看谁不喜欢半导体?

我看你特么这个主任就不喜欢半导体!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