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奖学金的事有了出乎方卓意料的波折,但也激发了他对半导体行业的兴趣。

因为对行业不了解,他暂时性的就考虑着做一些有益的可发展性的工作,算是另一种微薄之力的贡献。

如此,飞往纽约处理音乐版权的事务之前,方卓只剩下一件事要处理。

拜山头。

老领导裘迪到申城出任职务,这是之前没想到的,原本由政协起复的路子就比较罕见,这又调来申城这样的城市出任区长。

可见,老裘背后也有支撑。

方卓打了个电话,发现老裘没搞酒宴的意思,是请自己赴家宴。

他上门前先问了熟悉行政问题的董秘柳洋洋。

“这次的调动肯定有背后力量在发力。”

“职务上虽然由市到区,但申城的浦东新区比较特殊,级别上实际是同级调动。”

“方总,这家宴就显得很亲近了,他刚刚来申城,也不用拿太贵重的礼物,烟酒茶叶不空着手就行。”

柳洋洋说了说裘迪这位老领导的情况。

方卓依法施为,也就真拎着两盒茶叶和两瓶好酒在晚上登门拜访。

相较于上次的见面,裘迪不论从面色还是声音都更意气风发,不过,不同于一开始在临安的饭局,整个人还是稳重内敛不少。

方卓觉得自己这样评价会比较奇怪,但确实就有如此的感觉,老裘看起来不会没事就拉别人作诗了。

“方总现在了不得啊,新浪竟然都让你给拿下了。”裘迪免不了寒暄两句,然后就好奇问到这件撼动新兴行业的事,“看记者写,你对新浪筹谋已久,怎么就瞄准它呢?”

“品牌有价值,客户群体很广泛,公司价值本身被低估,有这样在美上市的壳,提振股价就是大把的钱。”方卓说了几点,没提新浪“网络新媒体”的定位。

老裘彼时落魄,那时两人聊天都比较随意,现在不同了,人家又变为掌权的领导,说话还是得注意。

裘迪察觉到这种说话的氛围,笑着说道:“方总是怎么回事?瞧着你年纪轻轻的,性格倒是谨慎的很。”

他这样说话就是没把方卓当成外人。

方卓露出合乎礼仪的笑容,心里还是有些自己的考量。

裘迪摇摇头,随口问了几句公司的发展。

两人一问一答,没等几分钟,门铃又响了。

“人到了,方总,外面的人你也认识,帮忙开门吧。”裘迪笑眯眯的说道。

方卓起身,心里已经猜测到外面是谁。

果不其然,前阵子才在京城见过但没沟通的郑丹锐正在门外。

“郑哥。”方卓脸上带笑,有点不懂这位的出现是不是巧合。

郑丹锐从前见面时都比较寡言高冷,这回倒是一反常态,和和气气的打了招呼,又寒暄关心企业的发展情况。

方卓压着心中惊异,也平和的回答问题。

如此一番,裘迪仍是不见外的说道:“方总啊,你以后就不能喊郑组长,要喊郑市长了。”

“副的,副的。”郑丹锐微微一笑。

方卓被这么一点,心中把上回挂号网进京参会的事情联系到一起,郑组长推广应用小组的功劳这么快就分下来了?

他没有回发改委,直接到地方任职!

这……

这两位之前的关系就很好,又一起到申城,背后的运作……

方卓心中简单考虑了一下,他们还是很有能量和抱负的,只是,这个时间点来申城未必是个好选择。

尤其郑丹锐,他来申城搭档的不是一般人。

两位领导说说笑笑,偶尔询问询问互联网的发展,言语中确实不疏远,也没刻意避着方卓。

方卓不再多想,一方面保持克制,一方面关于互联网的发展也聊了很多判断。

人的认识并不因为领导的身份就能怎样,互联网发展趋势这一块,方卓开口说话,这两位都得听取看法。

家宴没有再来其他人,一位空降副市,一位平调区长,再加一位素来打过交道的企业人士,聊天氛围时而火热,时而沉默。

方卓倒是明白他们的亲近之意,毕竟易科虽然有些小动静,但扔进申城算不了什么,这两位放出风声,大把的企业老总会热情登门。

只是,裘迪年富力强之时遭遇起落,郑丹锐冷面领导初到地方,两人的亲近方式差异很大,又碰上方卓这么一个有些奇怪的互联网新星,饭吃的多少有点别扭。

晚上九点,方卓告辞离开,把空间留给两位领导。

他上了车就把情况说给柳洋洋,让她帮忙参考。

“好事啊,重大利好啊,方总,以后你不说在申城横着走,也算有人罩着吧。”柳洋洋大为惊喜,开玩笑道,“那个申城恒隆一条街……”

“谁能真当真啊,都说着玩的。”方卓摇头,“虽然咱们家小业小,但有事就配合一下,你这方面多注意,公司里的其他人有时候弄不清门道。”

“放心吧,方总。”柳洋洋自知在公司的价值就是对行政层面的熟悉。

方卓又嘱咐两句便挂了电话。

说起来,上头有人确实更好办事,自己和老裘之间关系可以,郑组长那边稍微复杂,他算是功成名就的抽身而退,从挂号网的这项医疗领域信息化建设的套中脱出。

当然,人家不认为这是个套,彼此之间应该也还行,否则就不会有今天这么一出了。

方卓自己思索好一会,觉得这对遭遇陈骗倒是个近水近火的事,两位都不会和已经立项的汉芯有什么关联,事发之后有什么情况还能出出力。

至于更长远的事情,那就等从纽约回来再说。

总得来说,这是一个好消息。

方23放下车窗,一时间说不上什么心情。

……

新浪总裁离京回申出国,这是已经沟通好的事情,为了方便工作,新浪有派遣一位行政助理贾庆浩让方卓调遣。

至于挂号网和易科这边,两家公司都习惯老板顾全海外,公司电话和视频会议使用的相当多。

9月18号,处理完大小事宜的方卓带着不同公司的助理坐上飞往纽约的航班。

隔了一天,刚刚落地,他就收到了一张弗吉尼亚州的产品销售禁令作为欢迎自己登抵大洋彼岸的礼物。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