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总监,我认为你有必要好好检讨一下自己。”

易科总裁方卓抵达纽约的第一晚十分忙碌,即便如此,他还是在一起吃夜宵的时候对虞红提出了严肃的批评。

方卓平时都是称呼“小虞”或者名字,这样认真的喊职务还是比较少的。

虞红吃了两口夜宵就没再吃,她合上桌上资料,承认道:“我有责任。”

方卓这阵子和虞红的交流都是通过电话和网络,今天见到她本人第一面的印象就是清瘦了些,知道她的工作内容和压力都是相当大的。

“我不是想因为这项禁令本身来说你什么。”方卓斟酌着语气,“我感觉你并没有完全弄清你的身份,你不仅仅是易科的市场总监,还负责着美国整个公司的运行。”

“市场更接近一线,这方面你要注意用人,而不是总带人亲力亲为。”

“我们说回弗吉尼亚州的禁令,你搭建出的公司法务是不是很失职?这样的情况毫无警觉。”

方卓说着说着也不想吃夜宵了。

他从办公桌里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说着自己视角下看到的情况:“这几位法务都是高薪招来的,但他们在弗吉尼亚州的应诉处理上存在严重失职。”

虞红辩解了一句:“其实他们也没猜到苹果能这么快的把禁令申请下来。”

“那就是他们的能力有问题,这件事如果交给Cadwalader律所来做,一定不是这样的局面。”方卓凝重的说道,“一旦处理不好,这可能会让苹果结合音乐版权的运作来完成市场上的反击。”

“我们每年在Cadwalader律所花上百万美元,我认为法律方面的问题还是要多听听他们的意见。”

“我不想听什么公司自身法务部门和律所之间的拗劲,也不想听什么大意之类的借口,该背责任就背责任。”

方卓看向虞红,表明态度。

虞红沉思,忽然问道:“要拿法务部门来对易科海外树立典型么?”

方卓挑眉,这倒是学得很快,他点点头:“出问题不担责,其他因为这件事忙起来的人要怎么想?而且,法务不是没替代,现在这个阶段还是多由马丁他们来做,Cadwalader律所的资源很深厚。”

“扣奖金?”虞红试探着问道。

方卓淡淡的说道:“你明天先这样宣布,如果他们有异议,就由我来开口追加他们在工作上的严重失职行为。”

“你觉得他们会有异议?”虞红听出了意思。

方卓用手指扣了扣桌子,只是“嗯”了一声。

实际上,易科在纽约组建的法务部不是招收的法律新人,都是猎头高薪挖来的人才,目的就是在于配合律所一起处理易科日益增多的诉讼问题。

正常而言,这样的法务组成不应该出现这么干脆的弗吉尼亚州的禁令式结果。

这让易科变得很被动。

如果换成Cadwalader律所,方卓认为他们能很轻松的把苹果的诉讼拖上几年,这是已经在其它诉讼案上得到证实的事情。

对方也许能告赢,但马丁他们能让这件事往后推迟很久。

市场日新月异,当下麻烦的事放在几年后也许就不成问题了。

“法务他们本身就精通法律……”虞红慢慢说道。

“在他们造成公司损失的情况下,马丁他们可以再证实一下律所的实力。”方卓一点没有留情或者惋惜的意思,反正都是美国的人。

虞红长出一口气,知道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法务部可能是要废了。

“小虞,你一定得用整体视角来看公司,甚至不单是看公司,还要看整个行业的情况。”方卓换了一副温和的口吻。

虞红忍不住倒了句苦水:“这边太忙了,市场要忙着开拓,部门要忙着招人,差不多每周都还能收到律师函。”

“谁不忙呢?我今天应该倒时差,还不是坐在这里处理事情,我也很疲惫了。”方卓耸耸肩,往办公室外指了指,“外面还有个新浪的助理,没准他手上还有国内公司的信息想让我过目。”

方卓先叹气,后鼓励:“撑过这一段吧,如果我们能把音乐版权谈下来,模式就会打通,不然趁早回国,那样也是轻松,两样都行。”

虞红扶额,她倒也明白音乐版权的重要性,这方面被苹果占住的话,硬件方面的使用习惯就被会全面侵占。

到时候,价格就不会是主要的影响因素,易科或许还能有一些市场份额,但已经无法提供多少的竞争力。

方卓不再提部门问题,转而聊起和ASCAP这家美国最大音乐版权机构的谈判问题,也以此来聊市场总监的眼光选择。

“我在来的航班途中就看了你们接触的进度情况,细节太多了,也太锱铢必较了。”

“不是说不要注意细节,是你这样的位置更得抓大放小。”

“明天我考虑把先前的商谈先推翻大半,我们不要和ASCAP聊授权金额,要和他们聊更实际的东西。”

方卓起身泡了杯黑咖啡,充分品尝到苦涩味道后才继续说道:“先假定ASCAP是想让我们和苹果竞争出价,我们一个做了A轮的公司怎么和苹果这样的上市公司比?”

虞红点头:“ASCAP这一周确实有态度上的变化。”

“钱当然是好东西,但除了钱,我们有没有能让ASCAP更动心的东西?”方卓提示道。

虞红最近处理着各项工作,脑海中一件件闪过,开口道:“iMusic?”

方卓终于露出今晚的第一个笑容:“嗯,我们的iMusic配合P1、M1是windows平台最领先的音乐管理软件,苹果的iTunes要兼顾着自家生态,音乐格式转换这一项我们应该就是最好的。”

“从光盘刻录到mp3格式,从mp3转换到光盘,电脑和播放器是双向畅通,易科接到最多的律师函就是这方面。”

“我们可以在这个功能上进行退让,做一个保密处理,只能单项由光盘到mp3。”

方卓侃侃而谈:“还有,我们可以做出收束用户传播音乐到更多设备的尝试,这一点也值得ASCAP重视。”

“他们是要钱,也更要驯服mp3这个野蛮生长的市场,单纯依靠法律,这个效果在目前看来是一般,一定需要厂商的配合,这是一个很好的筹码。”

“我们可以提供这方面的帮助,这是他们对我们的压力,也是彼此能合作的中间地带。”

方卓强调道:“不只是ASCAP,包括SESAC、BMI这些机构,他们面对互联网逐渐发展的数字音乐都必须做出选择,没有人会拒绝能带来收益的潮流。”

“我认为,易科已经用市场上的表现证明了我们也是潮流中的一员。”

虞红思考了一会,说道:“我们面对用户的时候,iMusic的音乐格式转换是说服他们使用的一个很好的功能,现在,我们面对ASCAP,捆绑的用户又变成易科的筹码。”

“不错,抓住这一个点,表现出我们合作的意愿,这是易科和ASCAP们谈判的有力武器。”方卓又补充一句,“尤其,要趁着苹果还没反应过来。”

“他们现在大概知道我们在谈授权金额,知道我们在为弗吉尼亚州的禁令焦头烂额,我们就得反其道而行之的推翻此前的谈判策略,打一个约束市场的闪电战。”

方卓捻灭了烟,心中也只有一半一半的信心。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