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尼,老企业,老巨头了。

两年前,它的市值达到有史以来最高的1380亿美元,位列全球企业市值前三十的行列。

两年后的今天,已经不到800亿美元。

也就是说,它两年时间跌没了12个如今的苹果。

可即便如此,一家业务遍布影视、音乐、媒体、金融、数码产品等领域的公司也是让人看着便心生敬畏的巨无霸。

易科和苹果正在挑战的只是索尼诸多业务中的一项音乐播放器。

不说易科,就算是苹果,恐怕也不会被索尼怎么看在眼里,别看两家竞争的热闹,今年美国整个MP3音乐播放器的总销量也不会超过80万台。

作为最直观的表现,苹果公司的股价没有因为它发布Ipod有太大的涨幅,只是在其宣布支持微软系统后才有了稍微的上扬。

在主流的认知中,这种挑战巨头的行为甚至不会让巨头有所反应。

毕竟,索尼的随身听在全球已经畅销了二十来年,品牌早已深入人心。

如果有人跳出来说我能打败巨头,所有人都会觉得他狂妄。

连方卓,他也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的狂妄,只能说“顺应时代潮流做了些微小的工作”。

即便如此,这么一点点点点的狂妄还是会被认为太狂妄了。

如合伙人虞红,如投资机构IDG,如公司广大员工,大家尽管听着方卓的判断,对于易科的期望也只会是拿到一些音乐播放器的市场份额,成功登陆股票市场。

这种情况下,易科近期联系的音乐版权机构、唱片公司中便没有索尼的唱片公司。

己方正一心琢磨着怎么干对方呢,谁还有脸在碰见困难的时候去找他们的音乐部门啊?

方卓有。

他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来索尼音乐的高管电话,表达了一番对索尼音乐版权库的兴趣。

不知对方有没有经过商讨,反正就是傍晚的第一通电话直到午夜才有了意向的回复。

——可以聊聊。

9月29日上午,易科一行五人前往位于纽约曼哈顿的索尼公司美国总部。

“他们会合作吗?我还是觉得离谱,不说合作,就这个见面都离谱。”虞红在路上表达昨晚未尽的惊讶。

尽管音乐播放器只是索尼的一项业务,可它也算最重要最经典的一部分了。

“索尼公司内部的派系山头比想象中还要严重。”方卓这么说着,“我们是在和索尼音乐谈,不是和索尼,你不要混淆这一部分。”

虞红摇摇头,这就好像自己负责的易科市场部帮助苹果Ipod铺产品线,除了离谱,她没别的感受。

“准确的说,全称是索尼哥伦比亚音乐娱乐,它现在的总裁就是哥伦比亚出身的霍华德·斯金格,索尼音乐执行的意志不是来自索尼,而是来自斯金格。”方卓既是向虞红解释,也是在强化自己的思路。

索尼音乐从88年开始就陆续并购了哥伦比亚CBS的电影和音乐部门,并在98年把这个子公司交到了斯金格的手中。

斯金格在美国哥伦比亚公司度过了30年的职业生涯,98年开始担任索尼(美国)公司总裁,全面主导着索尼音乐的工作。

他对当前市场的认知和索尼一致么?

是索尼音乐重要还是整个索尼重要?

更重要的是,即便斯金格认为整个索尼有更好的发展路线,索尼董事长出井伸之就愿意改弦更张么?

方卓对于这些判断就反应在他的接触动作里。

索尼是巨无霸,索尼音乐也是唱片公司巨头。

可前者正面临着诸多领域的挑战,股价市值已经隐见颓势,后者也不得不面对整个唱片行业共同遭遇的趋势难题。

巨头巨无霸也好,千亿美元全球前列也罢,一旦把握不住时代的前进方向,所有的光辉艳丽都会黯然失色。

这一点,诺基亚手机业务的倒塌最让人印象深刻,它是巅峰市值2000亿欧元比索尼还高的存在,仅仅数年时间就以惨淡收场。

现在,唱片公司们同样面临一个类似的情况。

不光索尼音乐,包括环球音乐、华纳音乐都通过各自的数据发现一个问题,随着互联网的发展,随着信息的交互,唱片销量出现了衰落。

尤其,2000年的Napster网站用免费下载带走了大量传统唱片领域的消费者。

然后,Napster被绞杀了。

但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很多人仍旧在寻找分享的途径,在使用iMusic、iTunes这样的软件工具。

整个数字音乐市场的发展正在野蛮的破坏着唱片行业的平稳局面。

2002年9月底,索尼音乐接到了被视为破坏者之一公司总裁的电话,仅仅数个小时,斯金格就浏览了关于易科发展的来龙去脉。

于是,索尼音乐在9月29日上午接待了易科的一行五人。

斯金格没有露面,负责对接这个“可以聊聊”的是索尼音乐高级执行副总裁艾伯特,也是昨天和方卓通过电话的人。

会议室里双方寒暄,随即陷入一阵诡异的沉默。

来访者遭遇了麻烦,被访者遭遇了行业性的难题。

前者知道后者面临的大问题,后者不知道前者知道。

两边的团队都觉得有点古怪。

“艾伯特先生,很高兴你能让我坐在这里分享一下关于行业变化的观点。”方卓还是先开了口,想让索尼音乐起来走两步。

艾伯特不认为易科是索尼音乐的唯一解,有点不客气的说道:“我以为方先生今天是要来和我们聊版权合作的,没想到还有行业变化的观点。”

“只有彼此达成共识,我们才能聊合作的可能。”方卓撩拨了一句,“不然强行捏合在一起,心里总是会不舒服。”

艾伯特没什么反应,只是洗耳恭听。

“互联网的发展引发了唱片行业的消退。”方卓开篇先抛论点,又拿出材料,“这是去年索尼音乐公布的结论。”

艾伯特瞥了一眼:“说点新鲜的。”

“唱片只是音乐行业的一个环节,它的衰落并不代表音乐行业的衰落,现在正是打造音乐行业新生态的好机会。”方卓言简意赅的说道。

这还真是新鲜的。

艾伯特体会体会这个话,咂摸咂摸味道,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唱片是整个音乐行业的基础,我们能提振它的的销量,也已经证明了一点。”

“我们索尼音乐今年的数据没有公布,方先生没有看过,它反弹了。”

方卓摇摇头:“唱片不是行业的基础,它只是当前音乐商业模式的一环,音乐是什么?难道现在有人不去录音棚,直接用器材录制的歌曲就不是音乐了吗?”

他据理力争道:“还拿你们索尼去年自己的数据,唱片零售、现场演出、音乐杂志、电台广告、乐器销售,唱片在其中只占了多少?”

艾伯特抿抿嘴。

方卓替这位索尼音乐高级副总裁公布答案:“唱片只占整个生态的六分之一,它只是你们唱片公司的一个环节,大可不必当成基础。”

艾伯特连连摇头:“不不不,单纯从数字来看是不对的,方先生,我告诉你,我们每年要选人、培养、筛选、签约、送进录音棚,还要打榜、宣传、营销、铺设渠道,其他的东西都是附着在唱片上的。”

方卓摊摊手:“所以,互联网时代就简单多了,打榜、宣传什么的现在只要复制到用户的播放器里,多简单啊。”

艾伯特愕然,唱片公司无不对信息化的复制深恶痛绝,认为它伤害到唱片的根基。

从两年开始,包括面前这个家伙的公司,都属于公司法务打击的对象。

他下意识要开口却又认真想了想才提出辩驳。

易科和索尼音乐的人见面是上午九点钟,然后,前者的总裁和后者的高级副总裁花了半个小时辩论“音乐商业生态的基础是不是唱片”。

两个团队的成员插不上嘴,只能默默注视这一幕。

上午九点半,终究是方卓这个惯于游走在各路人马的总裁以“唱片就算是音乐商业生态的基础,那它也是需要变革”的观点结束了和艾伯特的争辩。

艾伯特这时候也不遮着掩着了:“我们凭什么要和你们合作呢?苹果公司即便在市场上表现有些逊色,它也是一家上市公司。”

“难道索尼音乐愿意看到一家统一数字音乐版权的上市公司吗?不会吧?不会这样吧?”方卓反问,“索尼音乐就甘心把议价权交给苹果吗?”

我的弱小正是我的优点。

方卓的话又惊到了艾伯特。

索尼音乐的高级副总裁开始思考一个新的问题,一个可参与的新音乐商业模式、一个弱小的合作者,这是什么场面?

艾伯特找到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法:“这样看来,易科在索尼音乐手里更能发挥作用,方先生愿不愿意加入索尼音乐呢?”

方卓大笑:“我这个月在华夏见过出井伸之总裁,他也问过我,我现在的答案还是没变,易科不会卖的。”

艾伯特皱眉:“易科很难买到音乐版权,这一点方先生以为我不知道吗?”

方卓耸耸肩。

虞红插了句嘴:“我们和BMI有了一定的意向,并不是所有人都在拒绝我们,他们和我们只有一些报价上的异议。”

实则,BMI已经渐行渐远了。

BMI想要交叉授权,但易科和苹果都不放心,万一竞争对方拿着授权把音乐设置免费或者低价来进行恶意竞争,花的钱就打了水漂。

两家公司都不会寄望于竞争对手有着利己的策略。

艾伯特翻看资料。

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位副总裁提出新的问题,涉及到易科考虑采取的数字音乐销售模式。

方卓在这一点上设计的比较急,所以回答的没有太细化。

不同于得知竞争对手可能采取的99美分一首歌,他想要把歌曲划分等级,按照热门与否,79美分、99美分、119美分。

是一口价还是阶梯制更适合新的模式,这一点还需要验证。

接下来的时间是双方团队更多人的开口讨论。

到了上午十一点钟,两边差不多摆出了彼此的意向,但因为很多内容是超出索尼音乐的预料,所以艾伯特表示还需要消化,暂时没法给出表态。

方卓很理解,他没要求索尼音乐的回执时间,反正有电话可以沟通。

十一点一刻,易科团队离开索尼美国总部。

“累,疲惫,紧张。”

方卓刚上车就连连摇头,感慨道:“这回要是搞不了数字音乐,咱这边专心卖完硬件,回国就做空这几家唱片公司!”

“你在会议室里不是说新的商业模式对唱片公司的改变么?”虞红询问。

“哪有这么容易,唱片公司在未来几年肯定会死掉一大批。”方卓摇摇头,又说道,“但谁都不愿意等死,参与新的模式是个挣扎的方法,可是,这个不容易。”

“索尼音乐有个更好的选择,他们可以和索尼自己的播放器联合。”虞红说道。

“内部矛盾的尖锐有时候比外部矛盾还可怕。”方卓笑笑,“外部矛盾还能调和着来,内部嘛,索尼的硬件部门是强势地位,不是索尼音乐能要求硬件配合,只能谁硬件让音乐配合。”

虞红想到了老板会议室里说的“议价权”,目前来看,苹果在数字音乐版权上的进度是优于易科的,这种领先可能会在硬件市场上产生效果。

她轻轻问道:“你觉得索尼音乐会答应合作吗?”

“希望会吧。”方卓仅凭一次会面也不好揣测,摩挲着手指,说道,“坐着等死不可能,联合索尼内部有阻力,苹果那边垄断数字版权是能看到的问题,如果我是斯金格,我会同意。”

他沉默一会,又说道:“我只希望斯金格不要和我想到一起。”

“什么?”虞红询问。

“不要打我们股权的主意。”方卓看着车外曼哈顿的街景,笑道,“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然而……

很巧。

来自索尼音乐的斯金格仅隔一天就给出了意见,不要钱、要提高分成、要股权上的合作——股权就以易科打算给的现金折合来算。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