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位总裁,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要学会雨露均沾。

回国第一天上午在恒隆23,下午去金茂23,隔天要飞往京城看望新浪。

“这易科像是幺儿,重点业务还需要多帮着厘清,所以我先到这边开会。”

“挂号网是嫡长子,必须去表明态度。”

“至于新浪为什么最后嘛,因为它是已经成年的干儿子,很稳健了。”

方卓在下午坐车前往金茂大厦的时候和远在纽约的虞红打电话沟通,笑聊起自己的舟车劳顿。

“真的不是因为远近吗?”虞红道破天机。

方卓讨了没趣,知道对面因为竞争对手的降价策略而无心玩笑。

“小虞啊,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苹果降价的反击确实会有效果,但也不要压力太大。”

“其实我觉得苹果应该多往欧洲开拓,美国市场在上涨,大家一起赚钱多好,非要弄这么激烈的竞争。”

虞红幽幽的说道:“苹果这次这么毅然决然的降价,我怀疑是被你气到了。”

“不至于吧。”方卓暗忖,自己顶多是有点可恶而已,不至于让苹果因为这个才反击。

虞红不无慎重的说道:“苹果在价格上还有空间,这次只是试探。”

方卓想了又想:“这样,你试试能不能和苹果达成一些默契,找IDG的人给你弄个媒体采访,就说易科已经在大力开拓欧洲市场,然后在官网上也来这么一条。”

“得提醒苹果,外面的世界还很大,让他们的战略中心不要内卷,而是注意开拓。”

虞红问道:“那苹果要是两手都要抓呢?”

“那就打价格战呗,它一个上市公司都不怕利润难看,我们怕什么?”方卓笑道,“我估计,嗯,我估计啊,苹果价格上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动了,我们都需要观察数字音乐和硬件的结合效果。”

他继续说道:“iMusic和iTunes上线前的这段时间,双方都应该保持冷静。”

“我还是觉得苹果这次降价就是被你激怒,嗯,再加上他们看到易科转脸和索尼一月达成版权合作,意识到易科的决心,所以有了这么一出。”电话另一端的虞红综合着说道。

“嗯,表态试试看,过几天咱当面聊。”方卓笑道。

“好。”虞红月底会趁着周辛的婚礼休休假,她这段时间一直在美国忙碌,得回来看看家人,离婚后的父母也还是父母。

方卓收起手机,考虑了一下苹果的反应,觉得判断应该不会有问题。

国外市场音乐版权+硬件产品的时代到来,这意味着索尼的walkman将会彻底失去机会。

自打合同签订,索尼本就迟缓的动作即便突然加速也无法挽回局面。

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就是mp3播放器的爆发年。

网络上的音乐分享网站被围剿起诉,格式转录软件即将限制功能,便宜方便的音乐购买渠道出现,老旧的竞争对手无力回天,mp3播放器前进的障碍已然一扫而光。

易科明年可以考虑进一步融资并且展望纳斯达克了。

如今的上市公司苹果正可以当作易科的上市样板,不说追求同样的市值,也可以期待一个很不错的价格。

方卓抵达还没来过的金茂大厦。

相较于恒隆写字楼,99年才正式营业的金茂大厦要气派得多,它旁边还有即将复工的申城环球金融中心。

“等易科上市了,我要在金融中心买一层。”

方卓站在金茂大厦之下眺望金融中心的工址。

“方总,为什么不在金茂买?”旁边的助理适时递话。

“因为金融中心更高。”方卓笑着走进电梯,嗯,完成目标就奖励自己一次,拿下新浪买车,易科上市买一层楼。

金茂23层,这一层已经完全被挂号网给租了下来,但从电梯里走出来第一眼瞧见的是墙上“医科集团”四个字。

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人。

下午的会议和上午相比,陌生面孔更多了些,周辛在挂号网的权力比苏薇在易科的要大,相应的调整动作也就更多。

“好家伙,集团成立的流程还没走完,你们连名字都挂上了。”

方卓寒暄完后的第一句就是聊挂号网的品牌升级。

因为有易科的存在,使用“医科”两个字就显得很应景,兄弟集团嘛。

“这样能省一笔支出。”周辛笑道。

“当家知道柴米贵,周总把工作做得很不错。”方卓挺满意周辛在医院软件系统上的发力,这是自己先前没想过的业务方向。

自临安的医院做出来,周辛在他这种本行上的灵感和动作都很让人赞叹。

周辛谦虚了两句。

“虽然咱们的医科集团还没正式成立,但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也要聊两句。”

“医科集团是要扎根于医疗板块,致力于推动医学发展来更好的解决病患们的痛楚。”

“我们现在的业务是线上挂号、医院软件建设、医药电商,未来我们还要涉足更传统更需要投入研发的领域。”

“在我刚才所说的三大板块,医科会成立一个医学实验室,希望大家回头都能献计献策。”

方卓语速平缓的说起“医科集团”的目标。

医院软件建设的业务发展很快,今年即便不盈利,明天也有希望实现正循环,国内这一块是个很大的市场。

另外,挂号网上次赴京参与信息化建设的会议,除了名誉上的表彰,也有一些更实质性的奖励。

本来只是规划了麻涌和昆山两处仓储,现在因为银行非要放贷,又加上了京城近郊。

当然,麻涌是买的地皮,昆山和京城都是长期的合同租用。

除此之外,方卓和领导的沟通里表达了企业发展的难处,希望能把线上医药的销售正规化,最好可以有一张医药线上牌照。

这个要求还没获批,据说是很有希望。

医科集团还有很多潜力可挖。

方卓的发言获得掌声。

接下来就是各项业务的汇报。

挂号网的发展,华东地区的更大尝试。

麻涌仓库的试用,昆山仓库和京城仓库的进度。

线上医药销售的因仓库而启动的尝鲜。

如此种种便又是半天的会议。

傍晚时分,医科的会议结束。

副总裁周辛留在会议室,看到总裁的思考神色,问道:“方总,你是在想什么业务方向的调整么?”

“哦,哦,不是,你们业务都搞得很好,我就是在想,会议室的椅子确实没有头等舱舒服。”方卓一个越洋航班加上一个白天的会议,有种臀部上的直观感受。

周辛:“……”

副总裁换了个称呼,表示要说的话是私事:“方哥,走,到我办公室,我未婚妻在那,过几天你要在我婚礼上发言啊。”

“我哪行,让你的长辈发言,我这人不会说话。”方卓起身,极其谦逊。

“你就是我的领导,长辈有长辈的发言,你也得说。”周辛笑道,“我坚守挂号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方卓一边调侃,一边注意周辛的表情:“有功劳,所以,我这也算居中做媒了吧,你不是要有媳妇了。”

“嗯,所以方哥更要上台。”周辛思考道,“家里的习俗,好像我们还要敬媒人酒。”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副总裁办公室,有一位面相可爱的女孩正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

“周辛,周辛,我今天学了一道新菜!”女孩瞧见未婚夫,以为他旁边的年轻人是同事下属。

“咳,这是方哥,我的大领导。”周辛示意女孩要有礼貌,又介绍道,“方哥,这是我的未婚妻于岚羽。”

于岚羽慌忙站起来,有点磕绊和害羞的打招呼道:“方、方哥好!”

方卓忽然记起周辛对她的评价“没什么事业心”,忍不住笑道:“嗯,好,我很好,希望你们也好。”

他转脸对周辛严肃道:“以后我就不是你的大领导了,于岚羽才是你的大领导,一定要和和美美。”

周辛点点头。

于岚羽则对听未婚夫说过很多事迹的年轻总裁大生好感,真不愧是当总裁的呀,于岚羽才是周辛的大领导呢!!

“晚上一起吃吧,正好再聊点事,我请客。”方卓笑着说道,“哦对,喊上小苏老师,可惜小虞过几天才回来,不然咱这也算老班底添新人了。”

“走,我拿几份文件回家看。”周辛走到桌前,收拾文件。

于岚羽忽然弱弱的问道:“方哥,我有好朋友从京城飞来的,能一起吃饭么?”

“噢,可以,没问题,多喊点也没事。”方卓笑眯眯的说道。

于岚羽试探着问道:“真的吗?”

“当然啊。”方卓不觉有它。

于是。

晚上开了两桌。

包厢里两桌青春靓丽的女孩。

叽叽喳喳,渣渣叽叽。

方卓人都懵了。

“方总,怎么这么多人?”苏薇有事要处理,来得比较晚。

“呃,都是于岚羽的朋友,伴娘、同学之类的。”方卓很头疼,是生理性的头疼。

苏薇颔首,评价道:“嗯,于岚羽是有点天真烂漫。”

“你让服务生再上些菜,我出去抽支烟。”方卓嘱咐了句,起身离席。

旁边和于岚羽说话的周辛见状也跟了出去。

于岚羽挪了两个位置,坐到苏薇身边,高兴的喊道:“薇姐!你月底也来给我当伴娘呀!!”

“哈哈,我不行,我没当过。”苏薇婉拒。

于岚羽没敢造次,只是有点失望的说道:“好吧,等会我想问问方哥能不能当伴郎,薇姐,你说我是直接开口还是怎么说呢?”

“噢,这个嘛,直接开口吧。”苏薇思考几秒,“哎对,岚羽啊,你那伴娘服好不好看?我还没穿过这一类的衣服呢。”

“薇姐穿着肯定好看,晚上到家试试呀。”于岚羽已经和周辛住在一起,也是和苏薇同个小区。

苏薇微微点头,也不是想当伴娘,就是想试试衣服好不好看。

另一边出门吸烟的两个男人。

“方哥,是有点吵了哈。”周辛笑道。

方卓深深的吸了口气烟:“嗯,于岚羽朋友不少。”

“她爸就她一个女儿,平时比较宠她,性格开朗,对人也大方,朋友就多。”周辛说道,“方哥,刚才我听岚羽说,她有闺蜜偷偷问你呢。”

方卓笑笑,摆了摆手。

周辛也就不再提。

几秒种后,方卓有些感慨的说道:“平时跑这跑那,飞来飞去,要么去股东会上看几张老脸,要么是瞧见张搜狐、马阿里的丑脸,耳边听着索尼、苹果……”

“今天这还真挺有烟火气,挺吵闹,挺新鲜。”

周辛莞尔,又诉苦道:“方哥,我经历过好几次了……脑仁疼。”

“当个好男人,要顾家,要对老婆好,抓紧多生娃。”方卓抽着烟,絮絮叨叨,打心里是为周辛高兴的。

“方哥呢?什么时候考虑成个家?”周辛问了一句。

“今天会上我提到一个医科实验室,考虑的是什么,你知道么?”方卓正色道。

周辛:“???”

“可以资助一些医学研究,挂挂咱们医科的名,多和大学合作,多和那些实干的老师合作,比如王锐啊,屠呦呦啊,陈化兰啊。”方卓不经意的说道,“这个不用执着于谋利,支持资金也花不了多少。”

周辛想了想,惭愧的说道:“方哥,你说的名字我都没听过。”

“噢,正常,我也是前阵子在京城听过别人提过,回头你看看有没有需要资金的,不管是挂号网也好,医科集团也罢,我寻思着还是能多给社会点帮助。”方卓认真的说道,“这是我真心话,我就怕你奔着医院的软件系统钻进去了。”

“要说赚钱,我这有基金,你在易科也有股份,挂号网这边不用多急。”

周辛既同意也不同意:“方哥,不全是赚钱,这也是事业嘛,你说的我懂,放心吧,我有分寸,医科实验室的事我会上心的。”

方卓欣慰点头。

他一想到易科如今的副总唐尚德,再看面前的周辛就更欣慰了。

“走吧,进去吧。”

方卓招呼着周辛重新走进烟火气的包厢,嗯,除了有点吵,其实还挺养眼的。

这天晚上好好睡了一觉,第二天又直奔京城而去。

新浪总裁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

这免不了得来新浪CEO汪延的抱怨。

不过嘛,方卓觉着这位年轻CEO有些半真半假的意思,此前一直被分权,现在大权在握不知道多爽呢。

方卓名义上是总裁,实际上更接近董事长的位置,他也觉得下一个股东会就把头衔变一变了。

如今新浪的股价仍然向好,那些角落里的声音迅速平息。

新浪的员工、股东都只会爱能带着大家赚钱的领导。

方卓这一趟京城之行比预计里多花了两天时间,主要工作是赋予新部门职权,把新浪即将上线的“跟帖”功能和新闻特别小组联系到一起。

这个小组的功能是针砭时事,以漫画、讽刺故事之类的形式反应社会情况。

国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必然也会有不好的情况,新浪这类网络新媒体也要兼具新闻监督的责任。

不过,让新浪很多人心中诟病的是,这个新闻小组的一位副组长是主笔徐长伦。

虽说如今的新浪已然是方总裁时代,可徐长伦一系列的表现还是让人忍不住腹诽,这一位本身就够讽刺的,怎么就能担任这种职务……

大家都觉得方总虽然能带人赚钱,但也还是具有领导受拍的习性。

所以,该拍马屁还是得拍马屁!

11月24日,新浪总裁方卓没有多给员工们拍马屁的机会,这一回是在身边带了两位总裁助理返回申城。

新浪和易科的工作都很重要,两边发展都很快,暂时就以这样的方式来兼顾。

未来嘛,要说让易科搬迁到京城也不现实,这边有一位新区长和新副市长,本身政策环境也很优渥,轻易不会动。

方卓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该发挥高管们的主观能动性,接下来的一两年如果汪延表现过硬,可以让他担任新浪总裁的职务,自己只要掌握董事会就行。

转眼临近周辛的婚期,易科市场总监虞红从纽约飞回,她一回来又是好一番热闹,表示以后就由自己罩着于岚羽。

虞红性格和于岚羽倒是比较合得来。

11月29日,正当大家都为周辛的人生大事而开心之际,方卓忽然被一位易科主管期期艾艾的找上。

“方总,嗯,那个,能不能请您帮个忙。”孙清玻很无奈又带着祈求的说道。

“你先说什么事。”方卓晚上还有饭约。

“那个,我们家在申城被规划拆迁,可是,来拆迁的公司没商量就强行动工。”孙清玻掀开袖子,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您能不能帮忙说说话。”

孙清玻知道公司里流传着老板关于恒隆的豪言,寄望于他愿意帮这种私事。

“你家在哪呢?”方卓皱眉问道。

“就在静安区。”孙清玻答道。

静安区,和易科公司是在一个区的。

方卓平时很忙,交际其实不算多,但也和本区的区长照过面,他又问道:“什么公司来搞拆迁,老板是谁?我试试打个招呼,不一定行。”

孙清玻连忙说道:“谢谢方总,不行我们也就认命了。公司是申城地产控股,老板叫周正毅。”

方卓隐约觉得名字有点耳熟:“周正毅?哪个周正毅?”

“现在很多人说他是申城首富。”孙清玻打听了一些消息。

方卓摇摇头,示意孙清玻先出去,他来打几个电话。

很快,方卓通过人拿到了周正毅本人的号码,直接拨了过去,很礼貌很客气的表明来意。

然而,申城首富自有来头,没听两句就挂了电话。

方卓倒没恼火,想了又想还是拨通新区长的号码,然后犹嫌不够,也和郑丹锐通了一次话。

这个事说起来也算违规,对公司来说没什么,可落到孙清玻个人头上真挺难,瞧着他难为的模样和受伤的胳膊,中间大概波折不小。

申城首富在公司旁边瞎搞到自家人的头上,打打招呼并不过分吧。

没等俩小时,周正毅的电话打了回来。

“方老弟,一点小事,我已经和下面说了,一定要依规。”

“周总客气了,嗯,不仅依规,还要依法。”方卓清淡的回答。

“哈哈哈,是,是,哪天我做东,老弟一定赏脸见见。”周正毅笑道。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