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11月的最后一天过去,这一年的最后一月到来。

12月1号,半夜没睡的方卓早早的到了恒隆23。

第一件事就是给休了婚假的医科集团副总裁周辛打电话,告知对方,他的假期只剩下1号这一天,2号就要正常上班。

周辛都惊呆了,他新婚之夜努力的践行工作精神,彼此赋能,延迟满足,实现深度共建。

这一觉醒来就被通知上班!

资本家也不带这么无情的啊!

“我们医科在羊城开展了一个传染病学的项目研究,我认为它的性质可能会比较急切。”

“婚假以后再休,于岚羽有意见,家人有意见,全都推我头上,就说我是一个冷酷无情的老板。”

方卓表明坚定的态度。

周辛又气又乐:“方哥,我看你话里好像不觉得我会有意见呢?”

“因为你有意见可以和我当面说。”方卓冷酷的说道,“明天见。”

周辛:“……”

他默默收起电话,仰头望着天花板。

“怎么了?谁的电话呀?”新婚妻子于岚羽走过来从后面抱住方卓,脑袋从旁边探出来。

“方哥的,公司有情况,我明天要工作,我们的旅行可能要泡汤了。”周辛无奈的说道。

于岚羽“啊”了一声:“明天要工作?怎么这样啊!都说好了的!你和方哥说说呀!”

周辛摇头,果决的说道:“不,我相信方哥的判断,他没有紧急情况也不会这样的。”

他转过身,拉着小媳妇的手,笑道:“我明天去公司看看,没大事就接着休假,真有事的话,我等假期带你到纽约去玩,吃穿游玩全都让方哥报销,再带着你的那些姐妹闺蜜什么的。”

于岚羽犹豫着嘟囔道:“纽约有什么好玩的……”

周辛晃晃她的手,用猎奇的口吻说道:“纽约有大都会博物馆,有华尔街,有百老汇,听说方哥在那边还干社团呢。”

于岚羽果然被分散注意力:“社团??”

“嗯啊,我听虞姐说的。”周辛笑笑,随口聊着,心里却已经在思考等会给公司打电话问问情况了。

上午十点钟,易科总裁办依旧有电话不断的向外打出,催促海外购买、询问专家团队情况、叮嘱抵达羊城的新浪新闻组注意安全……

这时,易科科技的副总裁唐尚德按照早晨的通知来到办公室。

“小唐来了,坐,坐。”

方卓瞧见来人,笑着起身,亲手为唐尚德倒了杯泡好的茶。

“方总,我自己来。”唐尚德热络的自己倒茶,又转身去给方卓的杯里添水。

然后,他问道:“今天有啥任务啊?”

“喊你来没什么事。”方卓微笑道,“就是好久没单独聊聊了,我忙,你也忙,喊你过来说说话。”

唐尚德抿了口茶:“方总,你比我忙多了,整天飞来飞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都喊我方总了。”方卓稍微收了笑容,“今天说说闲话,我就还是你师兄,你就还是我师弟。”

“好嘞,方哥,我这不是想着工作的时候也正式些,我嘴上喊方总,心里永远是方哥。”唐尚德说道。

方卓点点头,再次强调道:“嗯,今天就是师兄和师弟。”

他感慨着说道:“时间一晃挺快,我记得第一回知道你,那时候你在医院里兼职帮忙看挂号电脑,向病人解释怎么挂号,跟你一起的是……是胡梅丽,对吧?”

唐尚德很高兴:“是啊,方哥,我那时候就和胡梅丽一起,说起来,我有阵子没见她了,挂号网搬到金茂,没以前那么方便。”

他也回忆道:“我还记得第一次见方哥是在包厢里,包厢不大,还有薇姐、虞姐、周哥,哦对,那天是宋荣骑虞姐摩托车带我到的地方。”

那时候,宋荣挂个副总监的职务,现在想起来仿佛过了许久,人已经再没听过消息了。

唐尚德犹如喝酒般喝了口茶。

“公司从小到大,业务从少到多,两年前一家家医院跑,后来,我们几个人到临安才算好点。”方卓喝了一大口茶,“临安租个三室一厅,就凑合住着发展业务,现在想想,也像是昨天的事。”

唐尚德大笑:“方哥,今非昔比,咱们公司肯定越来越强。”

“公司今非昔比,咱俩还是师兄弟。”方卓也笑,接着就是话锋一转,“小唐,说到公司,之前你跑京城那一块的渠道,有人还跟我反应你工作作风有些粗糙。”

唐尚德一惊,沉吟道:“方哥,我做事你知道的,有时候比较直接,可能有些小细节没太注意。”

说到公司的事,杯茶之间营造回忆过往的氛围一扫而空。

“嗯,这个我知道,今天这里没外人,我也就直接点问问你,京城那边的业务没什么问题吧?”方卓直视这位师弟的眼睛。

唐尚德矢口否认:“方哥,业务能有什么问题?是不是谁和你打小报告呢?你还不信我?”

方卓沉默几秒,又动手给师弟和自己的杯里添水。

他开口道:“我肯定信你,不然能让你当副总监、副总吗?我信你,你信我吗?”

唐尚德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不信方哥还能信谁?方哥,你……”

方卓直接打断师弟的话,再次问道:“我信你,你信我,你确定在京城时的业务没问题?能打这个包票吗?”

唐尚德这一次犹豫一秒后又立即坚定的说道:“方哥,没问题,我打包票。”

方卓失望的叹了口气,挥挥手:“嗯,行吧,出去吧。”

唐尚德的表情有些僵。

他犹犹豫豫的起身,心里考虑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又要如何紧急弥补一番。

等到唐尚德走到门口,身后传来总裁的声音。

方卓第三次问道:“唐总,家里人都还好吧?你从挂号网到易科,收入应还行?”

唐尚德镇定的说道:“家里挺好的。”

他下意识的跟着变了称呼:“这都得感谢方总,感谢公司。”

“嗯,去吧,下回想找我直接打我手机。”方卓淡淡的说道。

唐尚德走出了总裁办。

他知道一定是有环节出现了问题,但现在只能硬顶着。

副总裁回到办公室。

十分钟之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身着制服的申城经侦走了进来。

唐尚德愕然的捏着正在通话的手机,忽然明白了今天的状况,他默默站起身,跟着走了出去。

12月1号,恒隆23层的气氛十分凝重。

连副总裁唐尚德在内一共三人被警方带走接受调查。

脾气很好的方总罕见的在办公室发了火,虽说是什么羊城的事,可看起来明显就是因为唐副总的情况。

要说这唐副总,他是方总嫡系,也是公司元老,绝对的位高权重。

可现在却突然被处理,真的不能不让人震惊。

而且,仅仅下午就有总裁签署的文件生效,重新认命了一位副总裁顶替唐尚德的位置。

看起来,这唐副总是回不来了。

这天傍晚,总裁办的门被推开,方卓结束了一天的催促、沟通、安排,前往浦东新区拜访老领导。

自打裘迪申城上任,方卓也就上回来家里见一次,但他很快做了把医科迁到新区的决定。

这回第二次见面,依旧是在领导家里。

方卓也认命了,领导亲近就亲近吧,很多人倒是想多拉近关系呢。

晚饭吃的简单,方卓席间听裘区长聊了不少他工作上的感慨。

两人移位沙发,泡上茶,打开电视,东方卫视正放着本地新闻,恰好就有区长的身影。

“裘区长风采更胜临安了。”方卓看着电视,出声赞叹。

“你今天不会就是来给我送茶叶,然后再拍马屁的吧?”裘迪乐呵呵的说道。

“这不行吗,我这样做企业的就该多上领导的门,尤其让领导知道我们民企运行中的难题。”方卓如此说道。

裘迪当真问道:“那你的挂号网和易科有什么难题?”

呃,挂号网想要一张线上医药销售牌照,这事和你说也没用啊,其他的嘛……似乎也没有……品牌竞争是市场行为,更何况易科的对手在国外呢。

方卓愣了几秒,玩笑道:“难题就是怎么给领导送茶叶。”

裘迪笑起来:“别人也就算了,你方大总裁不都是躲着当官的吗?”

方卓不服气道:“我也没少见裘区长。”

“是,算起来,我在政协的时候见你最多。”裘迪很自然的聊起这个,又说道,“上回老郑在我这,我们聊天,都觉得你还是很不一般的。”

方卓在等口袋里的手机振动,本分的说道:“我哪有什么不一般,就是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

裘迪颔首:“那你方总真的挺有能力,做出来好大一片基业。”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

方卓歉意的说了一声,拿出电话,听取柳洋洋传递的专家团队判断。

这位董秘安排事是一把好手,昨晚就联系羊城附近的专家,今天中午则是连申城和临安的专家都抵达了羊城。

这比方卓给的时间还要早半天。

也因此,下午就投入工作的专家团队有了实地的探查和走访,调查羊城怪病传言的源头。

晚上时间,专家团队还给不出书面意见,但柳洋洋旁听大家的讨论,认为确有一定的传染性,但这个传染强度还需要进一步判断。

柳洋洋表示,这些专家团队已经进行上报,也和羊城本地的卫生部门进行沟通,明天会有个会议讨论。

方卓松了一口气,结束通话。

“裘区长,我这边知道一个新情况,咱们浦东新区也得多注意。”

易科总裁聊起新浪的新闻和专家团队已经能确定的意见。

裘迪认真听完,基于自己的认识判断道:“羊城距离申城较远,当地卫生部门重视起来,这个会得到控制吧?”

“希望是这样,但羊城的流动人口很多,就怕现在发现的不只是源头,咱们还是要重视起来。”方卓说道,“明天我就飞往羊城,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进行一些新闻刊载上的沟通。”

他严肃的说道:“希望这只是一个地方病,但有必要进行一定的防范。”

裘迪点点头,忽然明白这可能才是方卓拎着茶叶登门的目的。

“我会密切注意这个事的,也会让区里的医院注意情况,羊城有个专家团队是吧,看看有什么特殊的症状表现,这可以和本地医院作对照。”

方卓也点头,又说道:“我们挂号网已经通知粤省合作的医院,接下来也会和他们进行信息交换。”

“你这个还是不错的。”裘迪夸道,“明天到了羊城,记住要合乎工作流程,不要莽撞。”

“一定的,我也不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人。”方卓继续说道,“如果专家团队有了书面意见,我和郑市长说一说,这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裘迪说出曾经说过的话,“你不要老是有那么多顾虑,你行得正,怕什么。”

方卓点头,考虑着第二天的行程。

裘迪这时又问了一句:“你是行得正吧?”

“是啊。”方卓都不带思考的,“易科和挂号网都行得正。”

即便挂号网曾和风投有些小纠纷,那也很快就解决了。

不说投资圈,两家公司在消费者、用户中的口碑还是相当不错的。

方卓无声喟叹,看看,还说为什么不爱找你们玩,这关系不错的老领导,冷不丁的突然这么一问,敲打不敲打的让人心里都一惊。

关于羊城的话题告一段落,两人又聊了聊互联网和金融的发展,老领导是知道方卓这里还有一家私募基金的。

自打从政协出来,裘迪似乎更好学,也更能摆低姿态,重视别人的话了。

……

12月2号,易科副总裁周辛结束休假,赶赴岗位。

昨天他连续懵了两次,一次是老板的安排,一次是听说了唐尚德被调查。

今天,周辛想着方总有言在先的见面就打算问问情况,结果,后者失约了,打电话一问才知道已经飞往羊城。

由此看来,方总确实对羊城那边有着十二分的重视啊。

周辛坐镇金茂23层,查看老板早晨发给自己的邮件,思考着如何更好的处理挂号网与医院之间的信息通报。

同时,他接到兄弟公司的消息,挂号网在麻涌的仓库明天就要接收医疗物资。

短短两天时间,公司业务都仿佛发生了重大的变化。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