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开年的第一个月,方卓在申城的状态稳定下来。

他基本把自己的时间分为三大块,易科和新浪的工作内容以及带有学习性质的美国次债金融市场研究。

也许李家是为了示好,也许是抵抗不了对利润的渴望,又或者兼而有之,在那一通李忻悦的电话打来之后,李家不仅满足了MIGA基金的募资要求,还介绍了另一家商会的资金一起进行资产管理。

考虑到MIGA基金在国内的名声,考虑国内互联网行业上市潮的时间,方卓决定这两笔钱的流向还是按照计划的进入美国房地产和相关次债市场。

虽然美国接下来都是一个金融繁荣期,可牛市里赔钱的也不在少数,方卓认为需要加强这个领域的学习,以便在有必要的时候对基金人员的建议进行甄别。

最起码,就算死也得知道怎么死不是。

1月中旬,安良帮会的双花红棍范雄纠集一批、利诱一批、裹挟一批弟兄对不公正待遇发起了挑战。

没有太多的腥风血雨,只有那么一些些的剑拔弩张。

事实上,当这么一群人能被组织起来,李家的根基便已经动摇了。

但只是动摇还不足以掀翻李家,李家老爷子发话,弟兄们和家属们的钱全部按数支付,将来还有更好的待遇。

如此勉强压下局面,只需用钱便可解决燃眉之急。

“基金,打钱。”

“按照合同,李家的钱进入封闭期,最少也要三个月才能交割,现在撤资将会造成严重损失,基金要保障大家的利益,不然做不成庄还不够赔付的。”

当李忻悦直接找到MIGA基金在纽约的负责人孔豫,后者以类似理由拒绝了交割要求。

李忻悦的武力威胁没有让孔豫变色,他素来是个大胆的,不然当初也不会拎着油桶去找老板,更何况,已经知道安良内里是什么情况。

李忻悦的起诉威胁更让孔豫无动于衷,真走法律流程肯定是自家败诉,但现在就是卡着这时间呢。

李家大小姐把电话打给了方卓。

方卓只用一句话就表明态度:“我不负责基金的具体操作,我和孔豫说说,不过,基金毕竟不正规嘛。”

不正规能赚钱,不正规也能坏事。

当李家老爷子知道李家甚至把房产抵押拿来搞金融,当天晚上便入了院。

李家父女尝试从交好的商会、朋友那里周转,但安良商会的情况被双花红棍宣扬的沸沸扬扬,铜豌豆明里暗里放出来话,这钱有来无回。

当人和钱都不牢固,李家的下场也就尘埃落定。

方卓断断续续从铜豌豆的电话里听了这个过程,知道安良商会易了主,李家的退步换来了相当部分资产的保全。

有一些资产本就属于商会,李家的资产也有不少是在商会的影响力下才能拥有,但这些都不会太过细算了。

另外,方卓通知孔豫可以让MIGA基金开始做李家的利润交割,新浪的持股肯定不会动,网易和搜狐的正好可以把持股做到举牌线以下。

这两家门户网站都是在1美元左右入手,不到一年时间,股票涨了八九倍。

基金的利润交割首先得留存3成的利润,然后再收取不菲的管理费,再按照开始的投入比例进行分成,最后就是李家能够到手的钱。

这是一笔巨款,左扣右扣仍需交付三千五百万美元,李家投入的钱翻了三倍多。

孔豫在夜里给老板打了电话,犹豫着这笔钱的交付。

方卓听出来他的意思,制止了他的想法。

“老孔,我们不能那么黑。”他语重心长的说道,“MIGA基金是正规基金,你怎能有这种想法?”

“赌场都特么开门做生意,你简直比开赌场的还黑,我看你才应该去安良会。”

“我们是搞基金的,不是搞帮会的。”

“名声很重要,MIGA基金这次在安良会的小风波里出了场,说不定就有其他潜在客户看着呢,这笔钱要交,还要通知其他客户我们的交付。”

MIGA基金当前的客户有方卓自己、李家、李家介绍来的两份资金、双花红棍凑出的资金。

今天黑了李家的钱,不说鱼死网破的风险,不说其他人,就说铜豌豆范雄,他会怎么看这个操作?

他会不会担忧他和他弟兄们的钱?

必须给,还要痛快给。

方卓知道孔豫不是不清楚这个道理,只是被钱晃花了眼。

这晚过去,安良商会如今的主事人范雄把电话打了过来,聊起一些过程中的细节。

比如,李家老爷子的住院是装的,为的是拖延时间和博取同情,可能考虑的不仅仅是全身而退,更想着绝地反击。

但终归,李家更想做正当生意,还是让了步。

方卓耐心的听完这位的闲聊,亲口表示:“MIGA基金已经开始给李家的钱做交割,他们不会为这次的事再有多余动作吧?”

“方先生,放心。”范雄很有信心。

方卓知道李家应该也不会找不痛快,只是打个预防针。

范雄又聊了几句,忽然开口提出一个要求:“方先生,我儿子快大学毕业了,能不能去你的公司?”

方卓惊讶,一时有点搞不清是什么意思。

范雄没听见回应,赶忙说道:“我儿子在学校很优秀的,他和我不一样,清清白白,从小到大都没碰过帮会,绝对绝对没有污点。”

方卓:“……”

他古怪的问道:“为什么”

范雄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想他有本事,方先生是个有本事的。”

方卓有些感慨,沉吟片刻:“你儿子学什么专业,性格怎么样?”

“学的是Operations Management。”范雄吐出两个很标准的英文词汇,不知道是不是和其他人说过很多遍这个词。

“运营管理啊。”方卓思索了几秒。

范雄又说道:“他性格,性格上稍微有一些,有一些傲气,从小就不让他接触帮会,但有时候有点耳濡目染。”

“傲气最简单了,嗯,让他过来可以,但我有个条件,要改籍。”方卓说道。

范雄毫不犹豫的说道:“行,谢谢方先生。”

“下次不要喊我方先生,之前不都是喊方总么?”方卓又提了个要求,他早就听着这个称呼有点别扭了。

范雄:“好的,方先生。”

他继续说道:“我让他这周就飞华夏,到了是联系方先生还是?”

“联系我公司的董秘。”方卓把柳洋洋的号码留给对方。

安良商会范雄的通话结束,他对儿子的安排着实出乎了方卓的意料,还说李家想洗白,这铜豌豆一转眼也想往白了走。

方卓稍微琢磨了下,拨通柳洋洋的号码,简述这件事,然后说道:“听范雄的意思,他这儿子恐怕还是有些江湖习性,未免生事,让他享受享受他老子的待遇,从机场接到人先弄局子里关一夜。”

“这样磨傲气的么?”柳洋洋愕然。

“公司那么多事,谁有空天天去注意他,能做事做事,磨不出来趁早回去。”方卓说道。

“那好,这也算入乡随俗,从那边地界到这边先挨一顿杀威棒。”柳洋洋这样解释。

方卓说道:“辛苦了,但这样的事就交给你才放心。”

“不辛苦,记得给我发年终奖。”柳洋洋笑道。

方卓允诺道:“一定包个大红包。”

美国纽约安良会的事在春节前告一段落,相信不少人都能睡个好觉。

不过,随着MIGA基金对李家资金的交付,以纽约为中心辐射的东海岸城市忽然有大大小小的资金向MIGA基金涌来,绝大多数都是当地华裔。

甭管什么帮会不帮会,甭管什么成立时间长短,甭管背景是华夏还是哪里,这个私募基金是真挣钱。

甚至,方卓在1月23日又接到了李家的电话,他们在拿到3500万美元之后想再投一笔1000万美元的钱进私募。

李忻悦的理由是——“我们相信方总,相信MIGA基金的专业程度和盈利能力,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在更多领域有合作。”

方卓开门做生意,自然不会拒绝,转眼便以这些资金重新购入两家门户网站的股票。

只是,因为MIGA基金到过举牌线又有大笔操作,一段时间内都无法交易,股票的购买便从PL基金进行操作。

方卓为此还收到了张朝阳的电话,被询问MIGA基金抛售的缘由。

他只能解释是客户的违约要求。

1月24日,距离农历春节只剩一周,公司的工资、奖金、年终奖都发放完毕,上上下下都十分满意公司高速发展下的优渥待遇。

除此之外,挂号网前两年送给院方的小礼物传统仍旧在医科集团上进行了延续,因为有规模渐大的医院软件建设业务,这种良好关系的维护更显重要起来。

目前城市中尤以临安的医院最为协同。

据周辛所说,刚开始是最好的三甲医院有业务,做着做着就有其他次一点的医院也在咨询。

等到稍微做了几家,临安方面有冒出竞争对手,可是不少医院摸不太清状况,仍旧是把业务交到了医科手里。

周辛对此有些迷惑,他知道老板是没找人发力的,单纯凭借挂号网的往来似乎也不应该如此整齐。

后来托人询问了理由,有一家医院行政主任的答案可能稍微接近真相。

“看着其它医院都把业务交给医科,这指定有背景,不然为什么不约而同找它呢?大家都用医科,我们不用不太好。”

医科算是这样半推半就的成为临安市大部分医院的软件建设单位。

方卓听到这样的理由,笑了半天,嘱咐着公司在临安送出的礼物一定要丰厚一些,不然都对不起人家医院的信任。

这天傍晚,方卓早早的从恒隆23回家,他没开法拉利,开的是虞红的奥迪,停车进地库的时候还瞧见有人在打量那辆静静停着的跑车。

“好看吧?这车,啧,听说是申城首富的,首富就住咱小区。”

方卓路过法拉利,饶有兴趣的和这人对话:“申城首富?不能够吧?”

“真的,这法拉利贼拉贵,听说那首富在咱小区买了半栋楼。”最早发现车位停着法拉利的林国勇兴致勃勃的说道。

“首富也不一定就买楼吧,没准还租房子住呢。”方卓和这位小区邻居笑聊。

“哈哈哈。”林国勇觉得这年轻人挺幽默。

两人一起上了电梯,方卓知道了邻居的名字,也知道他是做传媒的,但觉得这位的工作一定做得不好。

不然都聊首富买楼了,竟然连那首富长什么模样都没弄清。

五点半,方卓到了家,见到中午刚刚抵达这里的父母。

刚一开门见面,母亲的声音就悠悠传来:“哟,是易科、医科、新浪、MIGA基金和PL基金的总裁到了吗?人太多,家里招待不下。”

“哈,这些个总裁到了家,那一定蓬荜生辉,招待不下也得招待。”方卓笑眯眯的看着母亲赵淑梅。

赵淑梅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现在可是出息了,让我们过来就过来,居然还逼着你爸把车卖掉!”

方卓:“???”

他看向一脸同仇敌忾的父亲方同,自己啥时候逼着卖他那货车了。

方同沉默不语,只是眨了眨眼。

“妈,其实我爸一直不擅于表达,卖车这个事吧,他和我说,卖也行,但想着苦了你半辈子,想拿卖车的钱给你买买首饰。”方卓慢吞吞的说道,“什么金链子、玉手镯,我一听就挺佩服我爸,他说不出口,但今天我得和你说。”

方同看着儿子,又看着妻子看过来的目光,默默点头。

“镯子不镯子的无所谓,我们来也就是想离你近点,看着你好。”赵淑梅叹口气,“顺便再帮你上上心。”

方卓连连点头,又说道:“毕竟是我爸的心意,你看他平时也不表达,关键时刻比我还用心,正好快过年了,这两天赶紧去逛逛。”

“算你爸还有点良心。”赵淑梅看到好大儿,还是笑道,“你就不陪着逛?快过年了还不休息?”

“事情倒是不多了,就申城本地还有个约好的会议得参加。”方卓冲着父亲眨眨眼,“先让我爸陪你逛,然后喊上祺祺和舅舅他们,过个热闹年。”

方同情不自禁叹口气,什么热闹年,热闹是他们的,自己这是个闹心年。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