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花区长的客厅,烟气和茶香混杂,权利和金钱共舞。

不,发展和事业共舞。

但方卓从心里想拒绝这个事业,这个不是他规划版图内的东西,以及,房地产容易牵连太多的政商关系。

方卓对这方面向来相当克制,既不腐化,也不得罪,谈的是个志趣。

他吸了一口烟,把剩下半截的烟插在烟灰缸,又抬手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半凉的茶水。

方卓放下茶杯,稍一抬眼,左边是直辖市的副头目,对面是全国最耀眼市辖区的行政老大。

这克制来,那克制去,自己也算是二位的座上宾了。

还不提郑哥之于挂号网的助力,老裘在临安之于自己的起步。

彼此的关系确实已经千丝万缕。

方卓心里忽然好奇,如果按派系分,自己跟着郑丹锐在那位的眼里是什么想法,他怎么可能会同意把东八块让自己这样的承顺过来。

易科总裁微微摇头,开口道:“郑哥,你知道的,我对房地产没什么兴趣。”

饶是郑丹锐,他听到这话也是心里微微一沉。

右边的永和地产刘肃毅惊了,恨不能自己现在就是方总,一口把这事给揽下来。

方卓接着说道:“而且,市里对东八块的处理恐怕也很难预期……”

他顿了顿,给了转折后的诚恳:“但是,郑哥对我没得说,我愿意出力。”

方卓不聊难度,不聊计划,心里有决断之后聊的是感情。

但他从心里觉得行政层面不太容易实现,郑哥这波打算可能是无用功。

饶是……郑丹锐,他听到这话也是松了一口气,盖因为,方卓向来是个有主意的人,他拒绝也就拒绝了,更何况,方卓要是靠向申城那一位,可能还有更好的前途。

更别提,上次他已经帮了自己一次,硬生生支撑着挂号网没有倒下。

郑丹锐的心情波动不显于色,微微颔首,保持着领导的风度。

方卓当然不知道郑哥的想法,他是打死不敢靠过去,想了想,又说道:“郑哥,裘区长,我也得有言在先,房地产这次是帮忙,成不成都只搞这一次,下不为例。”

裘兰花不满道:“哎,这话你对老郑说,可不是我找你帮忙。”

裘迪倒是很坦然:“不管成不成,确实都得谢谢你。”

旁边的刘肃毅已经佩服死了,看看人家,看看人家这商人当的……一个让多少房地产商垂涎不已的项目愣是领导求着才肯赚钱。

刘肃毅心中回忆史记名篇——秦始皇帝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

没等他把最后一句话想完,忽然听到小方总对自己的嘱咐,便赶紧恭听。

“房地产这个事想做成,不光是行政层面的事,我能提供个名,能提供点资金,银行方面也可以找融资渠道,实际规划、建设,这就得刘总这样的公司来搞。”方卓看着刘肃毅,“还得不止一家。”

刘肃毅连连点头。

方卓又沉吟道:“另外,还得面对李嘉城财团的竞争,我听说香江还有财团之前也对这块地感兴趣,就那位周凯旋的态度来看,巨头肯定会尝试染指。”

“如果市里被说动把这块地从老徐那里拿出来继续开发,和黄它们的竞争力恐怕很强,因为形势已经变了。”

郑丹锐和裘迪静听易科总裁在竞争上的分析。

前者尤其感觉不错,方卓这人别的不说,做事确实有能力。

方卓夹杂着思考,一边询问刘肃毅,一边说着自己的想法,房地产这个行业不懂,但老十一已经有先例在前。

老十一代表的就是本地势力,和黄它们是外来巨头。

现在这个情况下,老十一元气大伤,如果这块地要继续开发,和外来巨头竞争就再捏合一个本地房地产势力便是。

东八块的面积很大。

单单依靠方卓自己与永和地产肯定吃不下,最起码,会让别人认为吃不下,这就需要拉拢一批盟友。

朋友要多,敌人要少。

方卓和刘肃毅的聊天没有持续太久,这些事可以到办公室细聊,还有很多信息需要收集和分析。

他又问向郑丹锐:“郑哥,你觉得我需不需要发声来给那位一个好印象?”

郑丹锐念头转了一秒,阻止道:“不用,你恐怕还挺有名气。”

“嗯,资金方面嘛,还得需要银行支持。”方卓说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银行这段时间肯定小心,等竖起一杆旗,也需要郑哥打个招呼,我再从京城方面找找银行,恐怕还得考虑用私募做几个金融产品来吸收资金。”

郑丹锐强调道:“合法合规。”

他停了一秒,又补充道:“不能被人抓到痛脚。”

方卓无声的看了眼郑哥,喝完剩下的半杯茶才恳切的说道:“这向来是我的行事宗旨。”

前半句是,后半句也是。

客厅里继续讨论了一会当前的局势。

涉及到行政层面,方卓几乎就只听不说,

不过,他临走前忽然想起一件事,最后问向郑丹锐:“郑哥,市里对半导体项目的支持力度怎么样?”

郑丹锐听裘迪提过一嘴方卓和交大的合作公司,答道:“大力支持。”

方卓点点头,寒暄两句,和刘肃毅一起告辞离开。

今天这趟解了不少疑惑,也多了一桩烦恼。

方卓依旧开车载着刘肃毅。

城市霓虹,晚风习习。

“方总,我们这一次还是大有可为的。”作为地产商,刘肃毅为能图谋东八块感到兴奋,这是以前只能羡慕的项目。

“不一定能成呢,尽人事吧。”方卓心中在思考资金问题。

刘肃毅明白,可仍旧难掩兴奋。

他吹了会风才有些冷静,问到一个今天听到的话:“方总,你公司的股价先前受影响了么?”

“没有,又涨了。”方卓淡淡的回答。

刘肃毅:“啊?”

“出来的太快,市场来不及反应,等到反应的时候,看到别家都进去没出来,恐怕觉得我有些影响力,也就利好新浪了。”方卓给了个猜测的理由,新浪股价事实上就是涨的更猛了。

刘肃毅出来之后就关注着徐明昌的新闻报道,知道他内地的两家上市公司都已经停牌。

他恭维道:“市场先前看不出申城大小王,这次就看出来了。”

“哈,刘总,你这话说的,我从来不在意那些虚名。”

方大王笑了笑,约好时间:“我们后天办公室见,这件事得费些劲,刘总要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有方总在,我这心里就有底了。”刘肃毅摆正自己的位置,积极给小方总留下好印象。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