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一路上和永和地产的刘肃毅聊了不少,把他送到地方之后才调转车头驶向家里。

路上还心中一动的透过后视镜观察有没有疑似跟踪的车辆。

事实证明,这是他想多了。

等到把车停到小区地下车库,方卓没立即上楼,在车里一边抽烟看邻居拍那辆红色法拉利,一边整理思绪。

不论行政上的局势,只看东八块这个项目,前途还有些未卜。

徐明昌已经注定出局,他留下来的是已经开展拆迁工作的老城区以及无力继续的农凯集团。

市里追求的是稳定局面,稳定房地产市场,稳定舆论情况,这其中,副头目和他的领导有共同追求,也有不同追求。

香江财团一直对这个项目感兴趣,李家城的和黄、郭氏的新鸿基都曾正面争夺过这块地,它们作为名声在外的地产开发角色,很有竞争力。

至于本地的房地产商嘛,一畏权,二缺财,在刘肃毅的口中,先前有过意图的几家都只是走个过场,现如今又面临银行的谨慎,属于一团散沙,无力联合。

当方卓想点第三支烟的时候,忽然觉得今天抽烟有些凶,也就嚼了片口香糖,打开车窗,准备散散味就上楼。

他最后考虑了一个问题。

如果没有自己,这块地会不会落入香江财团的手中?

方卓思来想去,觉得就算没有自己,和黄之流恐怕也难以达到目的,房地产这个行业,以政主商,更何况……

东八块将近18万平方米的土地转让金是0,这个项目政不政?

政得很。

以那位的行事作风来看,先前不给和黄,现在还是不会给,这前后都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当然,也可以归结为一个理由。

这里是申城。

方卓关上车窗,上了锁,若无其事的路过法拉利,走进电梯上了楼。

刚刚进家门就见父母都坐在沙发上。

“回来了啊,你再不回来,我就要报警了。”母亲赵淑梅起身走到儿子身边,嗅到一股重重的烟味。

“哈哈,妈,要不要这么夸张,陪领导打牌去了。”方卓笑着换了拖鞋。

“打牌就打牌,少抽点烟。”赵淑梅摇着头去倒了杯水。

“没抽烟,我嘴里一点烟味都没,身上全是二手烟。”方卓坦然的张了张嘴,“我说了我没事,你们不要敏感。”

赵淑梅怀疑的看着儿子,扭头支使丈夫:“老方,你现在拿着车钥匙去看车里有没有烟盒,闻闻车里有没有烟味,有的话,我非大嘴巴抽你儿子。”

方卓看了眼亲爹,真还就从沙发上站起来了。

他连忙阻拦:“哎,爸,妈,大晚上的下去干啥呀,我今天得和你们讲个事,你知道我在上海滩风生水起是凭啥不?”

赵淑梅和方同不约而同的严肃起来,感觉要听到一个富豪的大秘密。

方卓轻轻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嘴,自领大嘴巴:“就凭我能认清时势。”

赵淑梅看着儿子的动作,愣了愣,感叹道:“这就是易科总裁啊……”

“那是。”方卓嘿然,“爸,坐,妈,坐,我也坐。”

不管外面姓啥,家里姓赵,亲妈最大。

这天晚上的睡眠质量还算香甜,风云变幻,是非成败,全都没到梦里。

但隔了一天,方卓坐在恒隆23的办公室里没多久,见到不请自来的周凯旋,他就觉得没那么香甜了。

“周总快请坐。”

方卓并不想见这位,可是见着了就摆上笑脸。

与周凯旋一起来的还有和黄的人,她为方卓简单介绍后就示意同事先离开。

“方总,上回和你聊了聊东八块的项目,不知道考虑的怎么样?”周凯旋开门见山,一点不含糊。

方卓斟酌着说道:“周总,不论新浪还是易科,又或者医科,都不涉及房地产,也确实对这领域兴趣不大。”

“方总,我们这是稳赚钱的生意,可以由易科、和黄分别占股成立一个新公司一起参与到东八块这个项目,只要拿下来,稳赚不赔。”周凯旋干脆的说道,“只要方总愿意帮忙,也不需要你的公司有过这方面的业务。”

她想借助的是方卓背后的政商关系。

至于方卓搞没搞过房地产,那都不重要,甚至没搞过更好。

周凯旋继续说道:“徐明昌现在出了事,当务之急是趁着市里对东八块举棋不定的时候发力,不让他们把这块地皮的开发搁置。”

方卓心里点头,这位周总看得很明白。

他皱着眉头没说话。

周凯旋仍旧极力劝说,她甚至带来了和黄与易科合作的草拟合同,表示自己是认真的。

这一下,方卓倒是感觉到压力了。

和黄的效率有点高,不仅由周凯旋这位李家城的红颜知己亲自出马,自己不知道的背后说不准还做了哪些努力呢。

上一回见周凯旋,那时的自己是打算置身之外。

这一回见她,自己已经与之存在竞争关系了。

方卓不动声色的翻阅合同,发现上面写了易科的持股比例是20%,和黄是55%,仍旧预留了25%的空间。

如果自己没猜错,这是预留给本地地产商的份额。

他想了想,忽然觉得自己不用猜,直接问了出来:“周总,这持股比例还有25%是?”

周凯旋答道:“这几年在申城的老城改造基本都是国企背景的公司拿到,这一块就是留给他们的。”

她描绘前景:“有了我们和黄这样资金充沛的公司,有了方总这样名声在外的申城首富,再加上本地国企地产商,相信这足够游说市里的意向。”

“毕竟,他们已经做出了开发东八块的决定。”

三方合力,共谋项目。

和黄这架势真是来势汹汹啊。

方卓放下合同,沉默不语。

周凯旋等了等,询问道:“方总,你对这个项目是有什么顾虑?还是说,确实不打算参加一丁点房地产?”

如果是后者,和黄就继续寻找其他合作者,不在这里浪费时间。

只是会有些可惜,申城首富的名声、关系都是一大助力,而且,这位年轻总裁名下的医科在最近几个月里发挥了很救急的作用。

连香江都能看到印有“医科”二字的口罩等医护用品,周凯旋不仅从李家城口中听到对方卓的称赞,还从香江一些有影响力的人口中听到类似的评价。

她相信内地的情况一定比这更好。

这是名声。

这是能迅速变现的东西。

周凯旋敏锐的意识到这一点,并且觉得对面这位年轻总裁可能还不完全清楚他能影响到的事情。

“我倒不是强烈到一丁点都不愿意参与房地产,虽然它确实和我公司的方向不太沾边,但能赚钱的生意,谁会嫌少呢?”

方卓为难的摊摊手:“我只是觉得,嗯,周总,恕我实话实说,我只是觉得一个是市里的态度不清不楚,东八块现如今还在老徐的农凯手中,我们现在聊怎么开发,是不是有点太急了?”

“而且,实不相瞒,我和老徐的关系不像你们看到的那么差,这样做事……嗯,我就单纯觉得有点不地道。”

周凯旋上回也听到类似的论调,她想了想,抛出一个外界还不知道的消息:“方总,香江的华夏银行,‘一正四副’合计五位总裁级高管,三位被调查,有一位估计今年就要提前退休,只剩下了一个。”

“这种风波下的徐明昌,我可以肯定,他的农凯集团保不住这块地皮。”

“就算是徐明昌本人,恐怕也很久很久出不来了。”

方卓听到内幕消息,也回敬了一个消息,平淡的说道:“不会,有人保他,顶多蹲个两三年。”

周凯旋目光微微一动,笑道:“就算这样,这块地皮的未来也能确定不会在农凯手中,方总,你认同这一点么?”

方卓慢慢点头,认同这一点。

周凯旋继续游说道:“以方总当初做挂号网、做易科跑去和美国人竞争的气魄,我相信,方总不是看到十成十把握再加入的人。”

“也可能正是有方总的加入,我们才能达到十成十的目标。”

方卓笑了,好好学,好好看,这快有我五成的功力了。

他第二次拿起放在桌上的合同,翻了两页,问道:“周总,我很相信和黄的实力,嗯,不知道这份合同上的第三方,可能是谁?”

“以周总的果断,我相信不会在没有潜在合作方的情况下草拟出这样的合同。”

周凯旋露出笑容,考虑几秒钟,给出一个答案:“中房申城房地产。”

方卓默默记下这个公司名,嗯,中房申城,可以拿来做做文章。

他长吸一口气,把手中合同压在自己的文件上,看向大老远跑过来的周凯旋,真诚的说道:“周总,容我考虑两天就给你答案,怎么样?”

周凯旋目睹方卓手上的动作,微微点头,笑着起身,伸出了右手:“上次我说我是易科产品的忠实用户,这真不是寒暄,方总能不能送我一款带有激光签名的J1。”

方卓大笑:“没问题,周总,谢谢你对我们产品的喜欢。”

两人握了握手。

来自李家城基金会的周凯旋带人离开了。

方卓一个人坐在办公室考虑半晌,先给郑丹锐打了个电话,再和裘迪,最后和刘肃毅电话沟通。

本来决定明天再和刘肃毅见面,现在看和黄的力度,要稍微改变下计划。

他今晚就要拜访潜在的合作对象,这个筛选就落在郑、裘、刘三人身上,他们认为哪家公司合适着一起开发东八块,那就拉起来一起做。

可以是国资,可以是民企。

既能分担资金压力,也能施加更多的影响。

临近中午的时候,方卓拿到了一份名单,稍微熟悉了下名字,考虑着晚上一一拜访。

中午过后,方卓带着一个易科做出来的新品样机,下楼前往金茂,今天下午还定了那边的新浪会议。

不成想,刚到一楼,几个记者围了上来。

方卓都没看清工作牌就有点被镜头晃花了眼。

“方总,你好,你对同为福布斯富豪的徐明昌被调查一案是怎么看的?”记者手持话筒。

“站着看。”方卓答道,往后退了两步,忽然勃然大怒,“你一个搜狐的记者来采访我?”

“我们总裁说可以采访你。”记者理直气壮的答道。

方卓想了想,张朝阳像是能干出来这事的人。

他点点头:“老张脾气挺好的,我得向他学习,再问两个问题,我还有会要开呢。”

记者惊奇,问道:“方总,你认为徐明昌有违法行为吗?”

“不清楚,我又不是警察,最后一个问题。”方卓摇头。

记者犹豫了一下,思考数秒钟,问道:“方总,你最想对现在的徐明昌说什么?”

方卓皱皱眉,这记者怎么那么挑事呢。

他想了又想,觉得说什么都不妥当,最后长叹一口气,痛惜的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第九位发出了对第十一位的惋惜感慨。

这天下午,新浪在金茂22举行高层电话会议,聊到如今的股价。

资本市场果然对新浪收购讯龙给出看好反应,多家机构都给出了“买入”和“强力买入”的评级。

同时,率先发布第一季财报的网易也因《大话西游2》带来的优秀表现而迎来暴涨。

方卓现在真是站着、坐着、躺着都有财富的增长。

而这次新浪会议就是关于股份的讨论,包括吴征、姜丰年在内的股东都有离场打算。

吴征尤其感谢方卓,因为他去年就要出手股份,但方卓劝阻了这个行为并认为新浪股价有很大提升空间。

这不到一年时间,手中股份增值了二十来倍。

市值、股价、二级交易市场,这简直太魔幻了。

这一次,方卓没给出建议,他自己的MIGA基金肯定是要长期持有新浪股份,对于高层持股变为流通股也没什么太大看法。

会议持续时间颇长,气氛也比较和谐,赚了钱和没赚钱完全两码事,连姜丰年也表示会积极配合新浪的股东大会。

新浪董事会的董事长将会正式由方卓接任。

这已经是一件十分有共识的事。

傍晚时分,匆匆结束会议的新浪未来董事长登上地产老总刘肃毅的座驾。

“方总,先去见哪位?”刘肃毅询问。

方卓拿出名单:“就按这上面的来。”

他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今日名声坏,全自老徐始。”

刘肃毅抿抿嘴,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为了更好的合作,他可是了解了下这位的行事风格,也还……也还可以。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