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初入下旬,关于申城著名富豪的媒体关注度有所下降,大家都被京城的人事任命吸引了注意力。

也就在这种情况下,申城市里低调的举办了一场不显露于外界的项目研讨会。

这场研讨会有市里的领导,有静安区里的领导,也有当前项目农凯集团的人,但农凯丝毫没有话语权,只能被动接受市里的处置。

此外,还有几家参与研究的房地产公司。

会议时间定在下午两点。

李家城是在24号晚抵达的申城,第二天听取和记黄埔的汇报之后在周凯旋的陪同下与中房申城的副总经理赵滠一起赶赴会议。

下午一点半,和黄与中房都坐在了会议室,领导们则还没到。

1928年生人的李家城已经有75岁,但精气神很好,而陆续抵达的郭氏新鸿基、美国汉斯房产都向这位华人首富打招呼,表示了尊敬。

“Vicky,今天只有鸿基和汉斯吗?”李家城向周凯旋询问。

“应该是这样,李生。”周凯旋想了想,“市里没说今天有什么企业,整个会议也异常的低调,大概不会再有招标会之类的处理。”

李家城颔首。

周凯旋继续说道:“美国汉斯的入局有些出乎我意料,我们和新鸿基在徐明昌之前都对这块地有兴趣,现在徐明昌出事,申城本地在情况不明之前应该会顾忌出手,我从易科方卓口中知道,徐明昌这次还是有人会保他,本地地产商不好做出这种事。”

李家城对“保”没什么感觉,他已经见过太多的事,反而听到“易科方卓”后问了句:“方卓这个人怎么样?”

周凯旋平静的点评道:“有些能力,也有些小家子气。”

李家城的兴趣到此为止了。

他微微闭目,等待研讨会的开始。

周凯旋则和中房申城的副总经理赵滠进行一些合作上的沟通,这一次匆忙来申,准备时间确实不够充分。

不过,只要拿下地皮,后面还有很多时间。

下午一点五十,领导们走进了会议室。

不管心里怎么想,领导们也和亲至的华人首富打了招呼,又和蔼的与另两家企业聊了聊申城的房地产市场。

会议室已经做过布置,领导们在台上,企业们隔着空间落座,方便宣讲对于东八块这个项目的想法。

三家会议室里的企业,每一家都是四个人。

下午两点整,领导们收声。

就在周凯旋以为研讨会要开始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台上领导的小细节,似乎是有眼神的询问传递。

咚咚咚。

没关的会议室门被轻轻敲响。

一行人鱼贯而入。

“我们的申城首富来了。”

台上居中坐着的大头目笑了一声,很和气的说道。

随着这一声,随着这一行人全部走进会议室,周凯旋的心情有了奇妙而复杂的变化。

哪个申城首富?

就是那个避而不见,口口声声对房地产没有兴趣的申城首富?

周凯旋目睹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礼貌的和台上领导寒暄,脸色变黑,就是他,就是他,就是那个方卓!

原来先前的一切都是他的虚与委蛇!

原来他随着徐明昌的出事早就图谋东八块!

周凯旋心里的念头串在一起,有震惊,有愤怒,有疑惑,也有一些沮丧。

“Vicky,不要慌。”李家城不光见过,他自己曾经就玩过突然袭击,倒没意外于现在见到了方卓。

“李生,他骗了我。”周凯旋诸多念头,最终只轻声如此说道。

“商场尔虞我诈,终究要实力说话,我们有机会。”李家城说完就见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落座前冲自己笑了笑,他也就轻轻点头,给予回应。

企业到齐。

两家香江巨头,一家美国巨头,一家申城本土。

其中,美国和申城的这两家让数位领导也很惊讶,申城老城区这一块的开发几乎没用过外资,而方卓为首的企业嘛……

是听过方卓,可他不是互联网吗?

怎么就涉足房地产了?

还是一涉足房地产就来做这种项目!

“关于东八块项目,我来做个简单介绍。”先由静安区的区长来介绍情况,毕竟,这个地皮是在静安辖下。

区长所说的内容都是众多周知的,地皮面积、商业规划、涉及的拆迁户、农凯集团的不稳定现状……

等到区长说完,市里的大头目发了言,他说的话就是表述今天这场研讨会的意义所在。

现状就是这么个现状,四家企业对于现状的未来是如何考虑,市里将会综合各种因素来决定地皮的处置。

发言内容很直白,没有绕弯子。

会议室里没有媒体记者,这看起来就是一场十分干脆的面对面会议。

“远来是客,就由美国汉斯先来吧。”大头目亲自点名。

美国汉斯地产一共四人,两位外籍,两位国人,听到点名也不怯场,由职务最高的外籍副总裁说起项目准备。

汉斯地产要在静安区东八块打造世界先进的数字化商业建筑,要让静安区有新的地标设计。

周凯旋一边听着外国同行的发言,一边用余光去看那个年轻的申城首富。

从见到他到现在也有一会了。

周凯旋已经努力平复着心情,考虑新晋竞争对手的情况。

她先前和李生说过对申城本土房地产公司的分析,话确实是那个话,申城本地房地产要考虑徐明昌和他背后的关系,肯定会顾忌情况。

可是……方卓本来就和徐明昌不和,他自己背后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趁机下手虽然心黑,但确实有股枭雄的风范。

周凯旋完全没想过方卓会站出来成为一方竞争者。

正如这个人自己所说,他完全没有房地产方面的经验和经历,怎么就能这样站出来争项目?

一个主导者和一个合作参与者,这是两个概念。

周凯旋思考着可供拿捏的点,决定就要在这个场合提出这一疑问。

美国汉斯地产的介绍完毕,领导们不予置评,接下来就是香江的郭氏新鸿基。

这也是一家巨头财团,然而,相较于同为香江巨头的和黄,人家连华人首富都到场,郭氏当家人竟然没出现,这就失色很多。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第三家发言的是和记黄埔,李家城和周凯旋都不发言,项目计划是专业副总裁来介绍,条理清晰,节奏很好。

美国汉斯是要打造地标式的数字化商业房产,新鸿基地产是要商业与住宅并举,和记黄埔的侧重点则在于住宅地产与公共绿化,旨在打造符合静安区审美的区域地块。

“方总,说说你们对项目的想法吧。”

台上领导很自然的点名最后一家。

方卓合了合稿子,准备开口。

然而,周凯旋这时忽然发声,缓缓说道:“各位领导,我有些不解,月初时候我还和方总讨论互联网行业,完全没想到从没有过房地产从业经历的方总会出现在这个场合。”

周凯旋这话是有底气的,她曾经一手操盘地产项目,不像方卓完全没有经验。

台上领导们神态有着奇异的一致,那就是不动声色,既不批评周凯旋出声破坏秩序,也不出声为方卓辩解。

今天的空间就是留出来给企业的。

“周总的疑惑可能也是领导们的疑惑。”方卓不慌不忙,“事实上,我本人包括名下公司确实没有房地产的经历,对于东八块这个项目的准备也不是太多。”

年轻总裁上来就自曝其短。

“我今天出现在这里的初心还是因为,这个项目不是在别的地方,它就是在申城,在静安区。”

“易科集团的总部就是在静安区的恒隆广场,东八块项目遭遇的情况就是我家门口的事情,不管最后结果如何,我都是想着能尽一份力的。”

周凯旋微微冷笑,“不管结果如何”?那你拿不到地,你还能怎么尽一份力?

方卓继续说道:“不过,虽然我没有经验,但为了这个项目,我的合作方都是有着十足经验的申城房地产公司,他们有着丰富的地产开发和城区改造经验。”

“这位是永和地产的刘肃毅刘总。”

“这是是恒丰地产的黄瑾黄总。”

“他们是有着绝对充足经验的从业者,而我则能提供充沛的资金。”方卓笑了笑,“我公司最近的股票涨势真还蛮好的。”

不少领导暗暗点头,方卓对周凯旋的回应挺加分,完全没有措手不及,很镇定很自若。

方卓侧头去看周凯旋,只看到一个面无表情的阿姨。

他特意等了五秒钟,眼见这位阿姨不再有异议,开口说起对东八块这个项目的考量。

只第一句话就让周凯旋在内的数位竞争者都变了脸色。

“时间紧,任务重,我们调查了东八块的拆迁户状况,一共1.2W户,已经和农凯集团签下拆迁合同的是3680户,还剩下8300户左右。”

“这些民众是我们新成立的永科地产公司所考虑的重点方面。”

“农凯集团能否按照签约合同执行这3680户的拆迁补偿?剩下的8300户又要如何安置?”

“接下来将由我来说一说永科地产的想法。”

方卓拿着颇厚的资料稿,认真的谈起和前面三家都不同的公司策略。

前面三家说的都是地产开发,他要说的是人,这也是农凯集团的遗留问题,是亟待解决和稳定的事情。

老城改造,那就得面临拆迁户。

任你说得天花乱坠,不正视这个问题,那花团锦簇的背后究竟有几分诚心就可待商榷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这货一比,把前面三家都比出了一些褪色。

台上有的领导也在心中生出一个疑问,为什么没在汉斯、新鸿基、和记黄埔的口中听到这样比例的拆迁问题篇幅?

如果真要好好开发、实在做事,为什么不把民众的拆迁问题讲清楚?

这简直是诛心之比!

周凯旋不安的抿了抿嘴,忽然失去了不少信心。

她在听到第一句的时候就感觉不妙,方卓拿民众拆迁做文章,这个出乎意料的角度本应该在稍能确定意向后再讨论研究。

但自己没法当场叫停,也很难说起这个问题的确切应对,因为手中没有对方那详实的数据。

“李生。”周凯旋唯一能想到的翻盘点就在于身边华人首富的影响力。

李家城轻轻拍了拍Vicky的手,默契的点了点头。

方卓的发言时间比较久,等到说完拆迁问题,反而在地产方面用时不多,只表示将会贴合农凯集团、静安区政府的要求来建设工程。

四家企业全都发言完毕。

静安区的区长寒暄了两句,表示一个环节的终结。

这时,久不说话的李家城忽然“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华人首富。

人的名,树的影。

可以说,李家城叱咤香江的年代,这个会议室里的很多人都还没出生或者还在穿开裆裤。

台上的大头目也把目光投向了来自香江的大富豪。

也就在这时,坐在周凯旋旁边的中房申城副总经理赵滠抢先开口了。

这位副总经理感叹道:“永科地产关于东八块的拆迁问题考虑的十分好,这是我们之前没想到的,我真是自愧弗如啊。”

李家城愕然。

周凯旋的脸也阴了下来。

领导们表情惊奇。

赵滠副总经理摇摇头,起身道:“关于这个项目,我代表中房申城地产宣布退出了,项目规划不到位,拆迁考虑不到位,实在不好意思竞争。”

“李总,周总,中房退出与和黄的合资合作,各位领导,我先退场了。”

赵滠眼见台上有领导点头,看也不看和黄的三人,潇洒的离开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

不少人脸色古怪,内讧?就这?

李家城不清嗓了,如此当着领导面的合作变故实在让他这个华人首富没有脸面再说什么。

周凯旋猛然侧头去看方卓,得到对方一个无辜的表情。

她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强行平稳心态,开口做最后的挣扎:“我们和黄对于东八块的拆迁计划也相当重视,不会比永科地产差。”

方卓直接笑道:“周总是不是没信心啊?我要是你,我会说,和黄能做的比永科地产更好。”

他顿了顿,淡淡的说道:“当然啦,和黄肯定能做得更好,它是世界五百强企业,有这个实力,我们都相信它能做好。”

年轻总裁最后抛出一个疑问:“但是,和黄愿不愿意做,这是个问题。”

诛心,诛心,诛心!

李家城微微摇头。

周凯旋以手作拳,轻轻捶了捶桌子。

她明白,完败了。

台上几位排名靠前的领导彼此交换眼神,看出来一个共同的意思。

四家企业不再出声。

领导们发言,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收下企业的项目书,没有当场宣布决定,但表示了欢迎企业在申投资的态度。

下午五点钟,一场关于东八块项目的研讨会仅仅持续三个小时便宣告结束。

领导与企业面对面交流,但也要审视纸质的项目书,要综合多种因素来考虑对这个项目的处置。

一片寒暄之后,领导们离开,美国汉斯也离开。

周凯旋快步走到方卓身边,冷冷的说道:“中房的退场是方总的意思?方总真是好手段!”

方卓耸耸肩,实话实说:“我不认识中房的人。”

然而,周凯旋压根不信:“方总让我开了眼界!”

方卓笑道:“周总早没遇见我,早遇见,早开眼界了。”

周凯旋怒目。

李家城缓缓走过来了,只温和一笑:“方总,第一次见面,你很没礼貌哦。”

“我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有一位从高校下海创业的老师,他拿着我的模式创建了一个类似的企业来竞争,他教会我一个道理。”方卓耸耸肩,“商业竞争,就是这样无情。”

年轻总裁露齿一笑:“希望李总原谅我商业上的不礼貌。”

李家城的笑容淡了两分:“年轻人很有胆量,这次是有点不讲究了。”

“接受李总对我的批评。”方卓笑容可掬,“嗯,下次还敢。”

周凯旋怒声:“你……”

李家城冲着方卓点点头,轻轻拍了拍Vicky的肩膀,最后说道:“下次见,年轻人。”

方卓笑笑:“下次见,李总。”

华人首富和申城首富错身离开。

然而,不管下次怎样,两个人都知道,这次的和记黄埔在静安区东八块项目是一败涂地!

过江龙时隔一年再次以一种不光彩的方式败给了地头蛇。

一个申城首富倒下了,又一个申城首富站起来。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Shou hu jing an,shou fu you ze。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