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城五月份的天气颇为炎热。

偶尔,方卓会去东五块的拆迁工地视察一番,摸着那砖头已经有些烫手,稍微再一活动就是汗流浃背。

关于对合作伙伴的温柔一刀在这种天气下就暂且隐忍没发,琢磨着等到申城下个月开始下雨不好出行的时候再公之于众。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因素。

更多的原因是陈进教授不在申城,人家跑京城申报项目去了。

为了避免东窗事发让教授直接心虚出境飞走,方卓考虑半晌还是决定等一等再引爆舆论,正好也趁着这个时间段把一些流程性的正事办一办。

比如,新浪六月初的全体股东大会。

这一次的股东会,不光全体股东,连外界似乎也知道又是一次高层的交接。

如果说,去年是新浪在实质性的权力上有了更替,那今年就是连名义都进行彻底的更迭。

连同董事长在内的多位董事退出董事会,离开新浪,他们已经出手了持有的相当一部分股份,实现了财富自由。

据说,有的会选择做一些更具社会意义的事,有的则是考虑二次创业。

方卓在电话会议里针对有创业意愿的表示,创业方面可以来咨询自己,一定毫无保留的提供参考意见。

只是,电话会议里都是“好好好”,等到结束后过了两三天,一个来询问的人都没有。

方卓认为自己有必要检讨一下和群众的距离,也认为对方创业很可能遭遇失败,毕竟都不来问自己,说明眼光不太行。

新浪的业务在稳定发展,股价则和网易一起节节攀升,成为美股上的靓丽一幕。

不过,网易《大话西游2》的成绩真的相当好,颇有后来居上的架势。

这让包括新浪在内的公司都有些蠢蠢欲动,而盛大公司已经宣布将要在今年7月份公测自主研发的《传奇世界》。

方卓对于这方面的建言有些犹豫,新浪最近半年在媒体领域十分出众,游戏领域则不像网易、盛大那样很早就做。

换言之,游戏基因有些欠缺。

当前的三大门户网站,新浪的媒体领域、网易的游戏领域、搜狐的体育领域,这都是较于同行更优秀的点。

新浪能做出来好游戏么?

或者说,新浪做出来的游戏能刺激股价么?

方卓主要考虑的是后者——他发现自从新浪股价进入上涨期,总是心心念念考虑着战略对股价的影响。

经过小范围的讨论,新浪仍旧成立了一个游戏部门,但不是奔着自主研发去的,考虑的是引进国外游戏。

为了对股价负责,为了对股东负责,方卓已经准备好了暗地里的礼物,全体股东大会之后会对电子邮箱发力,再之后的阶段则是瞄准暴雪出品的游戏引进。

等到博客华夏再发展发展,让网民们都熟悉这一模式,就到了新浪入场的时刻,这是“传统”领域,不能放手。

如此对公司股价和股东利益应该都是利好,也能让方卓安心的坐稳新浪董事会主席的位置。

六月初,合作伙伴陈教授从京返申,他头上又多了数个令人瞩目的名誉称号,方卓则是由申飞京,参加上市公司新浪的全体股东大会。

新浪的股东会在业内颇有名声,大家都对去年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也对方卓这位新浪掌门人在互联网行业上的判断比较佩服。

不过,今年的股东会尽管变动颇大,整体氛围却十分平稳,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新任董事长方卓,新任总裁汪延,这是公司的两位最高领导,原则上由前者负责行政权利把控,后者负责公司具体事务。

董事会则有三个席位的变动,姜丰年、茅道临、吴征不再担任董事,由公司高管顶上位置,他们持有的股份也变为流通股。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位公司个人大股东段永基悄悄清空持股,从新浪公布的前十股东名单中消失,今年也就没有到场。

时移势迁,一代新人换旧人。

可是,不论段永基的清仓还是三位董事的离任,他们的消息都没有在媒体版面上引起波澜,只有新浪股价在股东会结束后之后再次上涨得到了报道。

很显然,方卓接任董事长被资本市场认为是利好消息。

方卓离京前又见了两位非新浪业务相关的领导,虚心听取来自官方对医科发展的指示,表示时刻以推动大众群体的医疗方便作为公司路线。

鉴于心情十分激动,申城又有要事,方卓婉拒了搜狐张朝阳的饭局邀请,迫不及待的飞回了申城。

媒体舆论平静,陈进教授行踪确定,资料材料准备齐全,现在就差挑选一个黄道吉日掀开一场惊人的骗局。

方卓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也真还就看了看日历,最终为陈教授挑选了6月14号这样一个吉利的日子。

这一天,忌出行,宜安葬。

6月11号,方卓坐在恒隆23的总裁办考虑国际局势和外星来客,前台忽然有电话打进来让他回神。

“方总,有位记者叫梁幕想见您。”

“不是都拒绝采访了吗?不见,说我有个会议安排。”

方卓脑海里稍微转了转消息,近期都没有安排采访,他连京城参加股东会时都婉拒了媒体镜头,就是考虑进行一些脱敏处理。

“他不是要采访,是要给您写书。”前台声音有些奇怪。

“不见。”方卓说了最终决定,挂掉电话,觉得十分莫名其妙。

不过,上午半天过去,记者梁幕仍旧没有离开,甚至找了好几层的关系让人给易科总裁打了电话。

方卓是接到新浪主笔徐长伦的电话,想着直接拒之门外确实不太礼貌,也就给了面子请人进来。

双方握手,主宾落座。

“梁记者和老徐是什么关系?怎么有给我写书的念头?我这年龄没到被人著书立作的时候吧。”方卓上来就表明态度。

“徐长伦是我高中同学的同乡,我们见面吃过一次饭。”梁幕很实在的把这关系摆出来。

方卓先是一愣,再是一笑,喝了口茶。

梁幕继续认真说道:“方总白手起家,先创办医科,筚路蓝缕,可惜遭遇政策变动,后上央视凭借出色表现拿到易科的起步资金,成功以产品出海,经过法律、环境、产业的竞争,易科欣欣向荣。”

“再然后又凭借资本运作拿下新浪,一跃而为华夏互联网最让人注目的掌门人,现在又进军房地产,成功拿下东八块。”

“方总的经历值得写书,值得写一本传记。”

方卓轻轻吹了一口茶水,笑道:“梁记者不用吹捧我,我现在没有什么传记打算。”

“我不是吹捧。”梁幕仍旧认真,“好吧,如果只是把方总的过往经历说出来就算吹捧,那我确实是在吹捧。”

方卓笑笑,没说话。

梁幕又说道:“况且,方总就算没这个意愿,难道市面上就没人写了吗?不说那些‘申城首富的十句话’之类的东西,人物传记,我听说都有人在瞎编。”

方卓挑挑眉。

梁幕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材料,起身递到办公桌上。

方卓随意翻了翻,大皱眉头,这确实是瞎编乱造,颇有“方总不得不说的二三事”之感。

他翻完之后忽然疑问道:“这是打印出来的A4纸?不是成书?你哪来的?”

梁幕大方承认:“这是我写完之后打印出来的,只是看有些人要写,所以,我提前写好来给方总看看,不写真的,假的就会流传。”

方卓捏着一叠纸,面色有些古怪,想了想,问道:“梁记者?你现在是记者吗?”

“不是,已经辞职了。”梁幕答道。

方卓诧异:“你不是来我这里找工作的吧?”

“能帮方总以示正听,这是我当前阶段愿意做的事。”梁幕平静的说道,“当记者没有意思,我打算两年一个周期,观察华夏商业的五个人物,方卓是我见的第一位公司总裁。”

方卓觉得这家伙有点吹牛笔,这意思是两年一到就辞职?

不过,华夏这么多人,有些许脱俗的志向也正常。

方卓犹豫了几秒,提了个要求:“你最终写出来的东西要经过我审阅,有问题吗?”

“有分歧的地方我愿意和方总讨论,书名我已经起好了。”梁幕说道,“就叫《我眼中的易科和方卓》。”

方卓有分歧了:“你这名字不好听啊。”

梁幕:“方总的意思是?”

方卓思虑片刻,不愿意讨论的说道:“《别闹了,方卓》。”

梁幕咀嚼了书名,答道:“别闹了,方总。”

“不是,你一个要写人物传记的人,难道没看过《别闹了,费曼先生》吗?我不敢称先生,就用名字好了,这不比你那什么眼中的名字好听吗?”方卓振振有词。

梁幕忽觉羞愧,他还真没看过方总口中的书。

“你觉得行,那今天就入职总裁办,觉得不行,我请你喝杯茶,下午还有会要开。”方卓坚持道。

梁幕无奈之下,答应下来。

于是,辞职数月的《华夏商报》前记者梁幕成功再就业,当晚就认真用笔写下书名——《别闹了,方卓》。

顺便写出第一章的草稿标题——方卓的倔强。

他本意只是调侃一下方总在书名上的坚持,不会真作为第一章节的标题,没成想,数天后就决定了它的正式使用。

6月14号,申城,阴转小雨,24~28℃。

梁幕火速入职的第三天,他照常来到恒隆23,刚刚和不认识的同事点头致意就瞧见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

出于前职业的敏感性,他立即意识到出事了。

因为新浪和易科干兄弟的关系,易科上下平时浏览新闻也几乎都是用新浪,所以今天一早没到上班时间,不少提前抵达的员工习惯性打开新浪就瞧见一条置顶加粗的新闻标题。

——关于汉芯的弥天大谎!

汉芯?

这个词再眼熟不过了,最近铺天盖地都是它的新闻,不光报纸、网络,还有央视官媒。

关于自主研发芯片,尽管大家不知道内里到底掺杂了多少先进技术,但都知道它是一项重大的突破。

而且,汉芯就是在申城,也一直都被这座城市所重视,本地媒体宣传的十分带劲。

它是一个弥天大谎?

是谁撒了个弥天大谎?

不是经过专家组验收的么?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假的?

无数疑惑浮现在看到新闻的人心中,大家下意识都觉得不可能,一项有着各种荣誉的项目怎么可能造假?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造假,可能有些吹嘘技术的成分,那也不至于是弥天大谎啊!

然而,这条置顶新闻是在新浪,是在近期新闻报道领域相当出色的新浪。

易科公司里议论纷纷。

梁幕琢磨着新浪这条新闻的敏感性,询问了一下同事,知道方总早已到了总裁办,他想了想,决定发挥自己人物传记作者的作用。

咚咚咚。

梁幕走进了总裁办,瞧见方总正在抽烟。

“方总,你看新浪的新闻了吗?”他询问道。

方卓皱着眉头答道:“看到了,汉芯的对吧。”

梁幕曾经是记者,关于新闻内容的把握是经过锻炼的,他说道:“这篇内容是汉芯项目组成员的口吻,但没有证据,新浪就这样置顶,恐怕不太好吧?”

“是啊,有风险,他们也是这样说的。”方卓答道。

梁幕一愣,品味出一些意思,问道:“这是谁决定放上去的?”

“我拍板决定的,新浪昨晚收到一封电子邮件。”方卓皱着眉头说道,“后来被转呈到我这边,他们犹豫要怎么求证,要不要发。”

梁幕静待下文。

“我说,要发,至于求证,那交给专业的人。”方卓私底下吐露心声,“因为,我也对这个项目有些疑虑。”

梁幕一惊,好家伙,刚入职就赶上一个大事件。

刚刚方总是怎么说的?

哦对——“要发,发它个石破天惊!”

梁幕出于职业道德,在心里稍微润色了一下总裁用词,也几乎就是对当前情况的客观描述。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