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了!疯了!疯了!

不是你疯了,就是我疯了!

不是陈教授疯了,就是专家组疯了!

交大今年新成立微电子学院的小礼堂,这里既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又像重新起锅烧油,噼里啪啦的满是心灵破碎的声音。

为什么?

很多人心里都冒出这样三个字,却不知道究竟应该问谁。

方卓右手拍了拍左手拿着的厚厚材料,叹息道:“陈进,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既然你承认汉芯造假,既然你无法反驳工作履历造假,那我就不往下问了,也不提什么你对我高达数百万的诈骗了。”

陈进无话可说。

方卓给铁拳同志递了个眼神,示意他们先带人回去,这里毕竟是交大。

他自己要再留一会,巩固下舆论,也简单和师生们沟通下情况。

陈进脸色惨白,全身上下的力气仿佛都消失不见,再被制服人员一碰,双腿就像面条似得软了下去,整个人差点摔倒。

制服人员倒是没意外,这种表现并不罕见,别看叫嚣得凶,真照了面,尿裤子的都有。

小礼堂里寂静无声,所有人在哗然过后都默默看着陈教授被带走的身影。

教授没有给大家回眸,看不到他此时此刻的表情,可从他被搀扶着带走来看,先前舞台上的澄清、斥责、解释似乎全都失去了效力。

他就那么老老实实的被带走,一丁点都不再反驳。

这代表着什么?

众人心里既震惊又茫然。

局势发展太快,早晨看到新浪新闻,中午收到发布会消息,下午刚刚听了一阵澄清,没想到当事人居然被闯进来的总裁硬生生逼问着承认了造假行为。

现在更是连人都被带走调查!

兔起鹘落!

风头火势!

悬崖转石!

事情的发展变化真是迅雷不及掩耳!

微电子学院的小礼堂里一片奇怪的安静,偶有记者拍照的声音。

方卓仍旧站在舞台上,他这个位置能看到不少的学生眼泛泪光。

这不仅仅是一起学术造假行为,更是打击了相当范围内对半导体行业的热情。

尤其,面前的学生们是一群天之骄子,对专业、产业、国家都抱有巨大的热忱。

如果可以,方卓其实不愿意这样激烈的来处理这件事,可不这么处理,人家体系之内自罚三杯再让人给跑了,那就实在意难平。

时间很容易消磨意气,很容易把重要的事变得不重要,然而,即便给“汉芯”加上时间长度的坐标,它也能是一个让相关产业时隔多年都忘不了的疮疤。

甚至,每每抚摸到那里,疮疤里仍旧有痛感。

方卓不懂IC产业,不懂芯片,但他喜欢看书看资料,喜欢拿过去印证未来。

日本曾经花十年的时间集全国之力发展半导体,美国则拉着韩国花了十年时间打压日本,成功赢下这场高精尖的竞争。

前者的发展号角是政府牵头发起“VLSI联合研发计划”,后者的进攻是美国芯片厂商搁置利益分歧,成立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SIA,抛出“日本威胁论”。

这不是一家一厂的竞争,是举国体制和举国体制之间的碰撞。

华夏呢?

96年上马“909工程”,98年华虹投产,2000年中芯成立,02年龙芯问世,03年汉芯出炉,此去经年,和国际的差距变得越来越大。

当然,差距变大是各种因素的综合影响,但汉芯轰动性的造假行为值得在华夏半导体产业发展史上多写几笔。

方卓今天亲手掀开了一场惊世骗局的盖子,它的性质极其恶劣,戳穿却不用费太多功夫。

因为它的造假手法是匪夷所思的拙劣。

这就像皇帝的新衣,只需要一点勇气,以及承担额外的亿点压力而已。

“各位同学,陈教授已经亲口承认汉芯的造假行为,尽管我内心深处也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但新浪刊登的爆料确实是真实的。”

方卓拿着话筒开了口,首先为新浪的行为定性,不是胡来的,这一点可以让在场的记者顺手也报道出去。

然后,他缓缓说道:“我和陈教授有基于汉芯项目商业化的往来,因此蒙受了一些损失,不过,这些损失对我来说是可以接受的,我只是有些忧虑……”

年轻总裁站在舞台上环视一圈:“我只是有些忧虑你们,忧虑那些微电子学院没在场的他们,你们和他们一定都是抱着满腔的热忱想为半导体、集成电路出力,想帮助咱们落后的产业进步。”

“我看到有的同学眼里含着泪。”

“我知道那泪水不是为一个卑劣的造假者而落,是遗憾我们自主研发的芯片成了泡影。”

“也许,微电子学院的很多学生从今天起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要被指责、要被嘲笑、要被不支持,但你们不能真就因此而沉沦。”

“半导体需要你们,集成电路需要你们,芯片需要你们!”

“一个造假者的泡影,不要也罢!”

“你们未来是能把曾经的泡影变成骄傲成果的人!”

方卓换了一口气,稍微控制下情绪,最后说道:“汉芯是个骗局,但你们不是,陈进是个骗子,但你们不是。”

“踏踏实实进步,沉下心来科研,你们还是那个未来。”

易科总裁的讲话结束,但即便他这么说,也知道这个今年新成立的微电子学院必将大受影响。

只是,宝剑锋从磨砺出,今天的打击又何尝不是一场磨砺呢?

没有人喜欢磨砺,但磨砺来了,那就接受吧。

方卓走下舞台,考虑着要让新浪进行这个方向的报道,尽量引导舆论重视相关专业的学生,相比较一个已经尘埃落定的骗子,这些才是产业的未来。

他这么想着,脚踩台阶忽然一个趔趄,手里的资料没拿稳,洒落一地。

方卓连忙去捡材料。

然而,记者已经眼疾手快的拍下照片。

厚厚的一叠材料,后面好多竟然都是空白的……

前排的记者和师生都愣住了,合着针对陈教授的材料就前面有内容?

方卓面不改色的捡起材料,但已经被反应过来的记者们围住了去路。

“方总,请问新浪刊登新闻是提早知道汉芯造假吗?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方总,那个知情爆料人是谁?是汉芯项目组的成员吗?是专家还是学生?”

“方卓,你和陈教授有什么商业合作?你认为他存在诈骗行为?”

记者们的问题很多。

方卓简单的回答道:“新浪昨天才接到爆料,我们并没有知道更多,关于汉芯具体怎么造假,我会和大家一样等待调查结果,至于存不存在诈骗,这也会由相关部门确定,我说的不算。”

“方总,再说说吧,你为什么那么相信爆料?为什么新浪那么肯定的刊发新闻?”记者不甘心,指出这一点的不合理,像新浪这种门户网站领导者,怎么可能如此随意置顶新闻!

方卓坚持自己的说法并给出理由:“今天的新闻确实存在风险,但我们迅速查证了陈教授的履历,发现存在问题,所以才倾向于汉芯也有问题,我认为新浪履行了自己新闻监督的责任。”

他试图挤开记者,结束这次的当场擒获活动。

可是,记者们牢牢的挡住去路,仍旧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方卓不再回答,任凭这些记者拍照和提问。

片刻之后,校方领导姗姗来迟,他们是听闻陈教授的情况匆匆赶来,但只收获了“教授承认造假”的消息和一位深陷记者包围的总裁。

校领导算是为方卓解了围,又黑着脸询问情况:“方总,这到底怎么回事?新浪新闻是怎么搞的?那不是无端攻击吗?会对汉芯和学校声誉造成很严重的影响!”

领导仍旧不愿意相信通过专家组认证的芯片存在问题。

“李校长,学校要立即成立独立调查组,检测芯片到底有没有问题,同时保护好学生。”方卓平静的说道,“至于新浪新闻,那已经不是当下重点。”

他又道了个歉:“这一趟给学校添麻烦了,实在不好意思,我就先告辞了。”

校领导拉着总裁不让走。

方卓无奈的说道:“现在情况很简单,汉芯造假,教授诈骗,警方调查,就这些,李校长,你不懂芯片,不要盲目相信,更何况,当事人都亲口承认了,有事就咨询警方吧。”

校领导既惊怒又迷茫,心中有强烈的难以诉说的情绪在弥漫。

方卓能理解这种状态,再次告辞后终于如愿摆脱记者、校方、师生们的视线。。

来时三辆车,现在已经有一辆带着教授回去调查,剩下的有一辆是留给方卓返程,最后一辆则是要随着校方一起到实验室固定证据。

这个项目造假的影响比较大,警方务必得确保公正公开的处理。

而就在方卓乘车返回的时候,现场记者们把看到、拍到的情况飞快的传了出去,都不等总裁落地,网络上已经更新了由新浪新闻引起的汉芯真伪最新状况。

——“汉芯项目”带头人承认芯片造假!

——汉芯竟然是假芯!

——新浪方卓当面逼问交大陈进,后者承认造假!

——汉芯!汉芯!假芯!假芯!

——难以置信!汉芯竟然造假!

大差不差的新闻标题皆表示着记者对所闻所见的惊愕,第一时间传递出了类似的消息。

很快,内容开始有了差异化。

——方总裁怒闯学院,陈教授亲承造假!

——陈进芯片造假,工作履历也属伪造!

——方卓对交大师生的一番话!

——新浪不浪,汉芯不芯!

第二拨的新闻内容,有的是侧重新浪今日新闻,有的是描述事情发展变化的迅速,有的是关注方卓的果断……林林总总,看点极多。

然而,汉芯和方卓的新闻漫天飞舞,最先刊载新闻的新浪仍旧保持缄默。

因为……京城的新浪总部还在副司长的主持下开着高层会议。

这场会议已经很久,也基本接近了尾声。

副司长对于新浪高层的态度还是相对满意的,这比那个方卓要强太多!

可是,正当他想表态结束,忽然察觉到会议室里的氛围有了某种奇怪的变化。

“汪总,出了什么事?”副司长不搞虚的,直接询问。

汪延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严肃的说道:“手机接到最新消息,汉芯的那个教授已经亲口承认造假,正在接受警方调查,网上新闻都传开了。”

副司长一愣,再次确认道:“承认造假了?本人承认的?怎么造假?就是那个磨掉Logo?”

汪延正大光明的和同事交流了一下各自收到的消息,汇总道:“具体细节还不清楚,但既然是造假,我们收到的爆料就极可能是真的,估计就是Logo造假。”

副司长忍不住喃喃自语:“这太滑稽了,怎么可能……”

会议室里一片安静,只有手机时不时振动的嗡嗡声,外界的信息正源源不断的传进来。

汪延又汇报了一个最新消息:“学校宣布和警方成立联合调查组,要辨别汉芯的真假,很快就会有官方结论了。”

副司长下意识的想掏烟,又觉不妥,他抿了抿嘴,发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还巴巴的给人开会呢,那边都要弄违法事实了!

“新浪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更是一家新闻平台。”

“你们刊登的新闻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一定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这次关于汉芯的报道正中靶心,下次呢?”

“要是有人说牛奶有问题,你们是不是也立即进行报道?影响太大了,不能够嘛。”

副司长态度迥异,语重心长:“你们是新兴的行业,领导都看在眼里,舆论这一块又向来敏感,明白我的意思吗?”

汪延认真点头:“明白,新浪一定会坚守平台责任,恪守新闻道德,积极主动和部门、和领导进行沟通。”

副司长欣慰的点点头,起身道:“我相信新浪,领导也相信新浪,你们能这样想,我这趟就没白来。”

他又说道:“既然报道没问题,那就一切照常,哦对,让你们的方董事长给我回个电话。”

现在不是方卓,又成方董事长了。

汪延倒是明白副司长的心情,仍旧保持认真状态:“好的,我能联系上方总,就让他第一时间给您回电。”

副司长满意的离开,出了新浪就赶紧点了一支烟琢磨回味今天这个事。

这特么的,明明各种宣传,怎么就能出问题?

中间的环节到底有多少蠢货?

简直不讲道理!

简直不讲逻辑!

这、这、这不是害人吗!

副司长捻灭半截烟,觉得这真是一起各种意义上的害人、骇人事件。

他仔仔细细考虑一番,主动给方卓又打了个电话。

这次没关机,很快就通了。

“哎,司长,今天给您添麻烦了。”方卓上来就摆低姿态。

“方总啊,你呀,你呀。”副司长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告诫道,“听说你今天还自己跑去找那个教授?高调,你这个太高调了,不好啊,得注意。”

“是是,我就一时没压住火气,现在也后悔了,正向领导们虚心承认错误呢。”方卓很诚恳。

“能因此查出一件造假是好事,可是,方总,咱下次处理一定要有方法,要能更巧妙的来处理新闻。”副司长如此说道。

方卓再三保证:“一定,一定,司长,谢谢您对我们新浪的关心和爱护。”

副司长吐了一口气,就这样,也行吧。

反正,如此轰动的造假事件,新浪的新闻方式很快就会淹没其中。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