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啊方卓,你……”

“我以为你不是个愣头青,能当首富的人哪有愣头青!没想到你真是个愣头青!”

“你怎么这样办事的?”

汉芯造假的新闻在网络上一经传开,方卓的电话就进入繁忙状态,裘迪有在关心这个事,得知消息后赶忙把电话打了进来。

兰花区长痛心疾首,连连斥责从自己手里找关系的年轻总裁。

他实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场面。

“方卓,你带人去学校也就罢了,你怎么能当着那么多记者的面把人给弄了呢!”

“方卓,你就坐车里,你就站门口,你就等发布会结束,那又能咋地?”

“车子都开到校园了,还能让人跑了是怎么着!”

“你堂堂一个申城首富,到底有没有点敏感性!”

裘迪的斥责颇为哀怨。

由于老裘语速太快,方卓都来不及回答,等到疾风骤雨过去,赶忙态度良好的承认错误:“是,裘区长,我这回做岔了,哎,主要还是年轻,没考虑周全。”

关于低调和高调处理,这是方卓接到电话里的普遍分歧。

不论新浪上面的副司长还是莫逆之交的裘兰花,他们或者以他们为代表的群体都认为这件事越低调越好,越内部消化越好。

但方卓对这一点持不同意见,也就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做了。

不过,他能分出来好赖话,人家老裘气得连“方总”都不喊了,又“愣头青”又“敏感性”的,确实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考虑了问题。

“裘区长,这次坚决吸取教训,摆正位置。”方卓就差没隔空敬礼了。

裘迪稳了稳情绪,意识到电话另一端的身份,还是最后又说了句:“按理说,我不该说这么多,但我和你认识久了,当初我在临安冷冷清清的时候,也没几个人记得我,得谨慎,行事得谨慎啊。”

这连当初都提起来了。

方卓直接说道:“裘区长掏心窝子和我说这个,我下次不注意都对不起你。”

裘迪听见对方在话里描述自己的这番动作,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家伙怎么说出来了?彼此默默体会就行,真是的……

他“咳”了一声,不想交流感情,问道:“这回真确定汉芯造假了?真是他亲口承认的?不会有什么反复吧?”

“实际是他没亲口承认,他就点了下头,我帮他说的,但也不重要了,学校方面已经要调查芯片真伪。”方卓说着细节,“这事掀开,证据就很容易确定,汉芯伪造的结论翻不了。”

裘迪皱了皱眉,又问:“你到底是不是知道更多内情?”

“没有更多了,我连爆料人是谁都不知道。”方卓言之凿凿的说道。

“那你就别接受媒体采访了,芯片自会有专业人士处理,方总啊,你不要再搀和进去。”裘迪嘱咐道。

方卓确实没有再深入的意图,反正,掀起的舆论会追踪调查,合资转账的证据也提交给了警方,等着结果就是。

两人没有再聊多少,裘迪觉得这个事更多还是偏向学术领域,申城这边就是面子上难堪。

好好的一个高精尖项目,居然就这样黄了!

这让裘迪很懵,也让不止于申城方面很懵。

很快,不光学校和警方,申城科委、国家相关部门都成立了独立的调查组,要对这个先前铺天盖地宣传的汉芯一查究竟。

这天晚上,方卓到家,两个手机都耗完了电。

他是既接到领导电话,也接到媒体电话,既有同事追问,也有朋友好奇。

反正,大家都很震惊,都觉匪夷所思。

“儿砸,汉芯把Logo磨掉了就能通过验证啊?扯不扯啊?”

连母亲赵淑梅在门开之后递上来的第一句话都是关于汉芯。

方卓只能感叹,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也就是手机被迫关机,方卓晚上才有时间具体看看网络上的舆论情况。

大部分都很正常,是描述今日微电子学院的一幕,还回顾了汉芯项目历程以及教授工作履历。

下午时间,新浪原本被撤下的两条新闻已经重新悄悄上线,这次顺带还放出方卓当面质疑陈进的内容,就是工作履历的造假。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新浪又更新出了陈进利用汉芯申报的科研项目,一年时间内立项高达十多条,这再次激起网民的疯狂讨论。

只能说,新浪今天的服务器确实压力很大。

更晚一些,网易和搜狐终于不再让新浪专美于前,有了独家的采访报道,采访对象是教授团队里的学生,提及项目的工作,说教授管理很严格,成员彼此之间几乎不知道对方在做什么。

这样的报道内容从侧面印证着今天发生的一切。

情况显得愈发明朗了。

当然,除了大部分对芯片真伪的关注,也有那么一小部分内容就是方卓需要脱敏的原因。

他看到了诸如“富豪”“闯入”“逼迫”“带人”等字眼。

新闻内容是可以有倾向性的,可以不用“闯入”,而用“进入”,可以不用“逼迫”,而用“询问”,如此观感就截然不同。

总而言之,方卓确实决定近期都不再暴露于媒体面前。

这一夜,掀起风暴的人睡得很香,学术领域和很多部门则是惊愕着被卷入舆论风暴。

互联网让新闻传播的速度越来越快,也让参与的人数越来越多。

这种规模的舆论让很多人都猝不及防,也感觉到了压力。

第二天,方卓的手机通话就少了不少,他上午没去公司,关注了一下官方的表态,调查是要调查,结果可能还要等两天才能公布。

下午时间,易科总裁慢悠悠的抵达恒隆23。

刚一进门,他就瞧见等着自己的产品总监许柯登。

“许老师,怎么了?又有新品意见啊?”

方卓笑着打招呼,推开总裁办的门,请这位表情有点不自在的产品总监进来。

“方总,是我冲动了。”许柯登进了办公室就承认错误。

方卓摸不着头脑,沉吟着没说话。

许柯登叹气道:“方总,我真是没想到能出这种事,芯片竟然造假,竟然还是以这种方式造假。”

方卓“嗯”了一声,忽然有了些猜测。

“昨天下午我回公司,听说新浪的新闻就以为是对项目的污蔑。”许柯登郁闷的说道,“心里也就对方总有了意见。”

这是个公信力的问题,毕竟,项目是经过那么多关的验证。

专家组的公信力要比新浪高得多,后者所报道的魔幻造假方式更像个笑话。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魔幻,就是这么离奇。

“许老师,你是吵架了还是要辞职?”方卓琢磨着问道。

“呃……昨天和苏总吵了一架,还跟她说辞职。”许柯登老实的说道,“还说方总不懂技术。”

方卓笑了:“确实啊,我确实不懂技术,嗯,你和苏总吵架了,那应该和她道歉啊,她倒还没跟我说这个事。”

许柯登又叹了口气:“昨天晚上我给苏总打电话道歉了,方总,这次是我没控制住情绪。”

方卓宽慰这位兢兢业业的产品总监:“我知道许老师在交大很久,母校嘛,又是这样目眩神迷的项目,没事,咱接下来把新品做好,争取继续和苹果掰掰腕子,今年年底就要启动上市计划。”

“嗯,谢谢方总。”许柯登的心里仍旧沉闷,他在交大读书、毕业留任讲师,出门创业又回校,“母校”两个字的份量不是一般的重。

“喝茶,喝茶,这个事吧,等调查结果。”方卓完全没想到自家公司里还有这么一出,一次新闻报道不光有来自外界的压力,还能形成内部的矛盾。

他考虑了一下,聊起新品M2的事。

许柯登勉强聊了聊产品,但临走前还是把话题绕了回来,说道:“这回不知道得牵连多少人,舆论声音这么大。”

方卓控制住展开多说的欲望,淡淡的说道:“放心吧,只诛首恶。”

能把首恶弄住就不错了,好歹算是一个正式的交代,不至于以后提起就是愤懑和嘲讽。

相较于汉芯相关的其他人,不管领导也好,还是专家也罢,这些都不在方卓的考虑范围内,他现在戳穿陈进后只有一件极其犹豫的事情不知道该不该做。

许柯登起身:“唉,希望以后不要再出这种事了。”

“太阳底下……”方卓眨眨眼,没把扫兴的话说完,反而说道,“许老师能不能帮我约两位IC相关的老师,再找找真正干事的从业者,我想听听当前这个半导体行业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柯登点了下头,之前就有帮老板收集过相关资料,知道方总对半导体有一定的兴趣。

他想了想,问道:“要交大的老师不?”

“只要他们不恨我,我都行啊。”方卓笑道。

许柯登思考数秒,说道:“好,那我问问其他学校的老师。”

方卓:“……”

就算招人恨,那也只是一时的!

产品总监来了又去,满心凄楚。

公司副总裁替班进来,笑意盈盈。

“小苏老师,你刚才瞧见许老师了吗?昨天是怎么回事?”方卓问了句。

“很简单,他觉得新浪攻击抹黑学校呢,然后就发了火,我劝他冷静,但可能言语里也有些阴阳怪气,我们就吵了起来。”苏薇平静的说道。

方卓惊讶的看向副总裁:“你不会也是进来和我道歉的吧?”

“嗯……不是,作为被方总指定的副总裁,我要是连架都吵不赢才要给你道歉呢。”苏薇露出一个笑容。

方卓斟酌道:“苏副总裁,唔……”

他放弃挑动男女对立的话题,聊起公司在国内的市场现状。

苏薇从人事总监到副总裁,她的职权发生变化,着眼点不再局限于单独一块,自家产品的市场表现尤其需要被她重点关注。

易科先前因为摘掉一位元老副总的职务,京城那边的市场部门有些震荡,同时,03年上半年的特殊情况不可避免的会影响销量,苏薇有时候因为这些事比方卓还要忙。

“方总,你接下来还有什么大事么?”

苏薇聊了会市场,调侃式的询问老板,先房地产后芯片,出风头得很。

方卓长叹一声:“做点事可真难,这边一动,外面外面是领导,里面里面出矛盾,没大事,没大事了。”

他继续说道:“咱现在就剩一件小事,把易科弄上市,挣点小钱,顺便看看索尼和苹果能不能在这个过程中给点助力。”

今年上半年,索尼姗姗来迟的发布了去年的财报,首度披露了巨额亏损,股价连连下跌,甚至一度诱发日本科技股的集体跳水。

但后来又有所反弹。

只是,方卓从索尼的业务来判断,实在找不到继续维持反弹的点,就等着它再公布上半年财报后看看有没有什么秋风可打。

苏薇眨眨眼,提了个问题:“方总,你觉得易科如果上市,和现在的新浪相比,哪一家的市值更高?”

新浪今日的股价是36.65美元,竞争对手的网易是28.85美元,搜狐则明显差了一档,堪堪维持在20美元左右。

三大门户网站真正的走出互联网泡沫阴影,焕发了别样的活力。

也因此,诸多著名机构纷纷上调评级,看好中概股的未来走势。

截止到今日,新浪的市值在15亿美元左右,作为参照,苹果公司如今的市值是60亿美元。

“你问倒我了,咱们公司的市值嘛,国内加上国外的业务,这个衡量起来比较复杂,软件+硬件组成了对后来者的护城河才真正的有了认真考虑市值的资格。”

方卓思虑一会,说道:“我们如果路演,一定是对照有着类似业务的苹果,嗯,我希望易科能有2浪的市值。”

苏薇反应了一下,噢,是以新浪市值作为基准的。

“明年你能当全国首富吗?”苏薇盘算道,“就算不上市,价值也摆在这呢。”

“虚名,都是虚名罢了,小苏老师,你怎么也看重这个。”方卓摆摆手,“一个申城首富就搞出来这么多事,这玩意就是容易为声名所累。”

苏薇作敬佩状。

“哦对,明天下午召开会议,副总监级的都要参加,人到不了可以电话会议。”方卓准备在易科展开上市之路前动一动组织架构,需要听听大家的意见。

“好的,没问题。”苏副总裁答应下来。

恒隆23风平浪静,有条不紊的安排易科工作事项,外界则继续刮着汉芯造假的风暴。

只是,隔了一天,近期一直不断上涨的新浪股票忽然意外价格下挫,虽然只跌了不到1美元,还是被视为受新任董事长的动作所累。

尽管新浪这三天收获了高点击、高流量、好口碑,但资本市场显然不认可这种方式。

自从无线增值业务出彩,新浪股价始终或多或少的增长,如今给了个态度式的下跌,倒让方卓有点恼火,太不给新任董事长面子了。

他在召开易科高层会议前考虑半晌,给总裁汪延发了条短信。

“我认为新浪股价已经接近可以考虑增发的水平了。”

经过半年多的涨势,新浪要在资本市场有所作为,进行一些技术性调整。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