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旬,申城易科通过了几项决议。

产品部门一分为二,硬件团队成立产品中心,依旧由许柯登出任产品总监。

软件团队则设为IM中心,由医科集团原技术副总监陈铭担任技术总监——iMusic软件是由挂号网和易科的技术团队联合研发,两边转岗通道十分顺畅。

同时,公司成立音乐中心,剥离原先跟进索尼音乐合作的团队,主要办公地设在纽约,国内部门人员负责为音乐和软件提供及时的反馈和支持。

此外,市场部门划出两块,华夏区、海外区,前者由杨琬连升两级任职市场总监,后者由虞红副总裁担任海外的市场总监。

其它部门也微有调整,主要是相似职能的合并,也进一步明确苏薇副总裁的职权,还将从外界招聘一位首席财务官来推动公司的上市进程。

易科连续召开了三天的会议,清晰的释放出寻求上市机会的信号,且在释放如此信号之后又在最后一次会议上宣布解除三位中层管理的职务,送交法办。

这次依旧是经济问题。

易科所设薪酬属于同行业优秀水平,但依旧耐不住有人想要更多,借着易科高速发展期的粗放式管理来钻营牟利。

方卓没有手软,即便有一位还是挂号网政策变动时期转过来的,可是先前已经以唐尚德的案例作为警示,他实在找不出不严肃处理的理由。

如此先甜后苦的三天下来,易科管理层的气氛为之一清,上上下下都阅读出一个讯息,老板会亲自坐镇易科的上市之路了。

继新浪、房地产、汉芯事件,老板终于想起自己的亲儿子还嗷嗷待哺呢。

不过,苏薇对大家的乐观说法表示怀疑,方总吧,不是不过问不重视易科,全公司就他来回飞美国飞得最多,他只是总在关键节点推动公司往前的一步。

甚至,不能说是一步,应该说是一跃。

由硬件到数字音乐版权的闭合就是如此惊险的一跃。

市场反应是需要时间的,尽管当下看来还只是产品的补充,尽管国内因为环境状况体会不到它的意义,但苏薇相信未来一年乃至半年之内就能评定这种节点的重要性。

6月21号,易科内部调整完毕,只剩下一位CFO的人选还在物色。

这一天,距离“6·14汉芯”正好过去一周的时间,官方调查组的结论终于出炉——汉芯造假。

随之而来的就是对当事人的处理,撤销各种荣誉称号、追回科研资金、解散大小项目。

鉴于陈进还在被警方调查经济问题,如此处置,算是学术领域一个正式的交代。

最起码,公众层面对此有了一定的满意,大家也都知道司法流程还需要时间。

至于汉芯项目牵扯到的专家、领导,这不属于调查组的职权范围,官方通告也没有给出回应。

新闻媒体仍旧对此有所追踪,一系列的分析报道、批评批判也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如此一个以那么拙劣造假方式而欺世盗名的项目算是有了主体上的终结。

也就是这一天,苏薇下午忙完回到公司,想找老板聊些事的时候从总裁助理那得知他要在会议室接待客人。

“小陈,哪里的客人?领导吗?”她询问道。

“不是领导,好像是许总监邀请来的,人还没到,方总在会议室里看资料呢。”助理答道。

苏薇看了表,现在是下午两点一刻:“客人什么时候到?”

“两点半。”助理又答。

苏薇点点头,稍微收拾了下文件才走向会议室。

恒隆23的会议室很大,最前方是投影屏幕,长长的桌子两侧经常坐不满,这里的信号很好的支持着电话会议,也最大程度的保证着网络会议的通畅。

可惜,一直使用的国外会议软件有时候不太灵光。

此时此刻,会议室里只有两个人,方总和他的传记作者梁幕。

两人都在看资料,后者偶尔会聊天式的提个问题。

苏薇进来打了招呼,听着梁幕的问题和老板的回答,心中一顿诧异,方总好像在胡扯啊,这梁幕好像是真信?

“方总,今天要接待谁?涉及到新机型吗?”她等了两分钟,好奇问道。

“哦,不是不是,我让许老师找了找IC产业的老师和从业者,听听这个产业到底什么情况。”方卓略一沉吟,提及新品,“他们现在做出的M2有点保守,我不太满意,已经打回了。”

苏薇知道产品部提交的M2是进一步加大存储和优化音质,她觉得只是凑合,因为先前的改进款就在加存储。

“我下午没什么事,我也听听?”副总裁试探着说道。

“可以啊,梁老师呢?”方卓看向梁幕,他不太好称呼这位自称待两年就离开的前记者、现作者,干脆也就喊老师,算是尊敬。

梁幕比苏薇对客人身份和会议时间还知道的早一些,点头道:“听听,看看有没有值得写的。”

会议室里重新换了茶水,客人也就到了。

由产品总监许柯登引见,两位是来自复旦大学微电子学与固体电子学专业的副教授俞军和讲师曾晓洋,一位是申城华虹的PIE半导体工程师吕荣辉。

复旦没有微电子学院,交大也是今年借着汉芯项目才刚刚成立,但……后者都不能说是蒙上阴影,直接就被套麻袋套懵了,所以,这两位已经属于行业内的高级知识分子、权威人士,而PIE工程师负责整个流程的工艺整合,实属行业的中坚人才。

这一趟收到邀请,他们三个人对近来名声大噪的申城首富也很好奇,可以说,国内的整个行业都对这位掀开汉芯真相的富豪如雷贯耳。

一番客套之后,方卓没提汉芯的事,只表达了一位行外人对半导体的好奇。

这不奇怪,毕竟,很多人都知道方总裁和陈教授是有芯片项目的商业合作——有些人还感慨,如果陈教授没找方总裁,没准还能继续骗下去。

2+1的客人嘉宾阵容没有让下午的这场会面多么有趣,苏薇和梁幕都听得昏头昏脑,时不时冒出来的简写和专业术语让人如堕云雾。

不过,高深、专业的不懂,好歹也知道了些常识。

IC产业,Integrated Circuit(集成电路)的缩写,整条产业链分为IC设计、IC制造、IC封装测试,依次为上游、中游、下游环节。

其中,IC制造是核心环节,价值最高,毛利率在行业内也属于较高水平。

目前,国内的这三个环节相较于全球都处于落后状态。

“国家这块在提高重视,咱们和国际是有差距,但中芯这两年发展的很不错。”讲师曾晓洋今年31岁,时时关心行业发展,对国内情况如数家珍,说起来也比较兴奋,“中芯的第一条产线只用了13个月就建成投产,从2000年成立现在,就这三年,已经有了4条8英寸产线和1条12英寸生产线。”

方卓摩挲着下巴,听起来很不错,他想了想,问道:“那中芯的技术水平和国际相差的多不多?”

曾晓洋默默评估,犹豫着没给出答案。

副教授俞军一直在旁补充内容,面对这个问题,他缓缓开口:“就拿台积电来比较,我听朋友说,他听过中芯有个内部的说法是来自创始人张汝京,他说,中芯和台积电的差距只有一两年,甚至给他九个月时间就能追上。”

方卓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他知道张汝京是中芯的创始人,曾经和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在德州仪器是同事,后来在宝岛任职的公司被台积电收购,他不愿加入便来了大陆创办中芯。

这样一个人说的话自然不是空口无凭,那……后来的中芯为什么没赶上这个差距?

方卓站在当下的时间点往后眺望,一时间有些出神。

华虹PIE工程师吕荣辉作为行业内的竞争对手,也忍不住夸赞道:“中芯确实厉害,发展速度太快了,未来可期,未来可期。”

方卓回神,喝了一口茶,问出一个比较个人向的问题:“投建一条生产线的预算大概需要多少?”

三个人面面相觑,虽说有一定的心理预期,可真正从申城首富口中听到这个话的感觉还是挺不一般,别人也就算了,这位是有身家的。

方卓笑笑:“我就问问。”

曾晓洋直接说道:“方总,中芯去年年底在京城建个晶圆厂,公布的投资金额是12.5亿。”

他顿了顿才说出来后面的单位:“美元。”

方卓听到这个数字也忍不住吸了口气:“一座厂就将近一浪啊。”

曾晓洋:“?”

本来颇觉枯燥的苏薇听到老板开口询问预算便忽然警觉,听到这句看了他一眼,确实将近一浪,新浪市值也才15亿美元。

她说出心中最直观的感受:“真贵!”

“确实贵,而且,从全球的范围来说,现在的整个IC产业都是低潮期。”曾晓洋补充信息。

这时,华虹的吕荣辉忽然开口提出一点不同意见:“京城那家厂是最新的12英寸生产线,其实,国际上很多厂家都喜欢买二手设备,成本会降低很多,今年的行业整体不景气,市场上想必又会有不少二手设备。”

他继续说道:“设备是一方面,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工艺以及良品率,这个就不简单了,也是关乎一条生产线生死存亡的事。”

从业人员的角度和学校里的老师有些不同,听起来更接地气。

曾晓洋皱了皱眉,看了俞教授一眼,开口反驳设备的内容,生产线从立项到投产需要时间,市面上的二手设备往往会比较落后。

两位稍稍辩驳了一番。

方卓没说话,只是在旁默默汲取信息。

下午四点半,一场兼具科普、辩论、行业最新信息、产业发展预测的小会议结束了。

方卓还有个和纽约方面的电话会议,便另约了时间一起吃饭表示感谢,另外,也顺口聊了聊复旦半导体相关的奖学金。

关于生产线,他还没想好,但不妨碍支持一下人才的培养。

这比起按“浪”来计算的预算要便宜太多太多。

等到三位都离开,昏头昏脑的梁幕也起身告辞。

“这下午的东西太枯燥,我看梁老师都无聊到在笔记本上画了几只熊猫。”苏薇心中有些想法,先打趣了一句。

“是吗?他走的时候还挺有精神的。”方卓说道。

“那是最后听见你问预算,觉得有值得写的事情要发生。”苏薇盯着老板的表情,试图阅读到更准确的信息,“你不是有贸然进入一个陌生领域的想法吧?”

方卓少见的踌躇不语。

“你不会是被陈教授的合作打击到了,义愤之下就要投钱半导体吧?”苏薇又问。

方卓说道:“这样想也很合理。”

苏薇平静的说道:“确实很合理,这回这个汉芯,你怎么看都是一个受害者,但我觉得你向来都不是一个吃亏的人……”

方卓连忙说道:“你下面的话要开始不合理了。”

“那你说说合理的事。”苏薇凝视老板。

“合理的事就是一个热心的围观群众向半导体行业内的遥望。”方卓自我定位,耸耸肩,“这个遥望碰见三个问题,没钱没人没经验。”

苏薇吐槽道:“好现实的三个问题,那我想问问这名热心的围观群众,都这样了,那还望什么呢?”

“三个问题显得很难,但我在思考,一个事是现在做难还是以后做更难。”方卓认真的说道。

苏薇没太明白:“什么意思?”

方卓解释道:“比如,现在凑个10亿能做的一件事,十年二十年后是不是得花30、50、100亿,还可能面临环境的变化。”

凑个10亿……

别人也就算了,苏薇虽然不是完全清楚老板手里的钱,但隐隐约约能猜测一些,单就那个MIGA基金,它之前就持有网易、搜狐超过5%的股份,现在虽然减持不显于名单了,一定也随着当前股价的涨势而水涨船高。

她思索了一会:“慎重,方总,得慎重。”

“是是,慎重慎重,我们缺一位这方面能当核心的人才,钱能想办法,经验能积累,没有人就很难办了。”方卓皱眉,像中芯的张汝京,他被誉为“华夏半导体教父”。

“是您缺一位。”苏薇哭笑不得。

“这样吧,中芯就在申城,改天我们一起去拜会下那位张汝京总裁。”方卓想了又想,决定听听这样一个人物的看法。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