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卓要拜访张汝京,在这之前自然得多了解一些这位的资料和中芯的发展史。

先前对这二者都只是朦朦胧胧的印象,稍微深入了解才知道确实了不起。

这位77年进入著名的德州仪器做了8年研发工作,随后负责主持公司在世界各地的半导体工厂建设,被称为“建厂高手”。

97年,张汝京从德州仪器提前退休后短暂的来到内地工作,但迫于宝岛行政面的压力回世大半导体担任总经理,这是宝岛继台积电和联电之后的第三家圆晶厂。

2000年前后,台积电在宝岛大肆并购其它厂商,世大半导体的大股东以50亿美元的价格把公司卖给了台积电。

彼时,张汝京提议台积电到大陆建厂,这一建议被台积电总裁张忠谋拒绝,还扬言“你要去大陆,台积电的股票就不能拿”。

然而,张汝京一心一意要去大陆,放弃价值不菲的股票,卖掉美国的房子,带着自愿跟随的部下,来到申城成立了中芯国际。

仅仅13个月,中芯国际便建成第一座工厂,将制程推进至纳米级,随后三年时间内以全球范围内史无前例的速度建立4条8英寸产线和1条12英寸生产线。

也就是到今年,2003年,中芯国际已经是全球第四大半导体代工厂,被半导体杂志《Semiconductor International》评为“年度最佳半导体厂”。

因此,才有方卓听到那不知是第几手的消息——“中芯和台积电的差距只有一两年,甚至给他九个月时间就能追上”。

这是张汝京基于现实基础的判断,而非口出狂言。

今年,张汝京已经55岁了,但仍然有追赶国际一流水准的雄心壮志。

据说,中芯国际现在正有上市的计划,届时将能募集到更多资金用来发展。

方卓只看中芯这三年的发展,看张汝京矢志大陆建厂就看得心潮澎湃,同时,也对半导体圆晶厂的昂贵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当初张汝京成立中芯之初就想办法从各方筹措了14.8亿美元的资金,后续还有一系列的投入,而时至今日,中芯仍未宣布盈利,这就让人心有踌躇。

当然,这对半导体来说是正常的,但对方卓来说,肉眼可见的资金压力确实有些过大了。

拜访张汝京很顺利,对方不知道是不是也听过近来“申城首富”的名头,电话里甚至显得有些热情。

方卓没带很多人,只带了副总裁苏薇和两位助理,其中一位还是职务为总裁办助理的梁幕。

算上司机,一行五人在6月24日前往中芯国际。

方卓路上还在看中芯的资料,他看得比较慢,时不时就思考一番。

作为一名立志成为国内最好商业人物传记作者的梁幕,他察言观色的本事很强,瞧见方总神情,询问道:“方总为什么一直在皱眉?还是因为资金的考量么?”

方卓合上资料,出神几秒后摇摇头,说道:“不是,是感觉中芯存在一个问题,嗯……”

苏薇听见这话也看了过来。

然而,方卓却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只是翻开资料看了两眼又陷入思考。

自打21日见完那三位客人,梁幕和苏薇经常能看到老板的沉思,也就按捺住心中的好奇,没有打扰这种状态。

上午十点,一行人抵达位于张江的中芯国际,这里被誉为“华夏硅谷”,是浦东新区重点发展的区域。

方卓见到了张汝京,白衬衫加黑西裤,个头不高,戴着眼镜,丝毫看不出是一家半导体大企业的掌门人。

仅从资料履历来看,方卓脑海中的印象是“深邃的眼神、坚定的神情”,但这位的眼神很和气,还带着打趣的笑意。

“方总,久仰大名,怎么没开你的法拉利来呢?”

张汝京上来是这么打招呼的。

方卓愕然两秒,笑着同这位握手,说着自己的苦恼:“法拉利太红,生怕张总觉得我轻佻,为了这一趟来中芯,我已经留了三天的胡子。”

张汝京大笑着摇了摇申城首富的手,确实,法拉利太红,这位方总也太年轻,想必早就遭受过很多这方面的惊讶眼神。

他松开手,说道:“方总,我带你参观参观我们的厂房。”

方卓欣然,正是要看看这圆晶厂是怎么个贵法。

中芯国际的创始人和申城首富把臂同游,前者的热情不光出乎方卓意料,也让苏薇和梁幕都觉得意外。

不过,这种热情很快就找到原因。

很贵很贵很贵的厂房参观完毕,方卓就像是猪八戒品尝人参果,也没尝出来什么滋味的就跟着一起到了办公室。

他称赞、寒暄数句后说出自己的来意:“张总,我想建设一家圆晶代工厂,你认为现在是好的时机么?”

张汝京听到这个问题,哈哈大笑,觉得申城首富在和自己开玩笑。

可是,他笑了一会,看到方卓仍旧很认真便收起笑声,盯着这位年轻人的表情。

方卓都被这位半导体大佬看羞涩了。

“方总,你不是开玩笑的?”张汝京诧异。

“嗯,愿意为半导体尽一份微薄之力。”方卓点点头。

张汝京继续诧异:“我听说,方总好像没有半导体相关经验,圆晶厂投入很多,这个,关键还不在于钱,方总,你有人吗?你有工程师吗?”

方卓摇摇头,心想,刚才在中芯厂房里看到了很多工程师。

张汝京重新露出笑容:“所以,既然方总想为半导体出力,那干脆投资我们中芯好了。”

好嘛,怪不得那么热情。

方卓找到了缘由。

也是,对方看自己除了钱之外还能看什么呢?

他沉吟片刻,缓缓开口道:“张总,实不相瞒,我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

张汝京凝神:“方总,但说无妨。”

“听说中芯成立的时候引进了很多股东,股权十分分散?”方卓问道。

张汝京点点头,坦然承认:“是的,一方面是资金确实短缺,一方面是我们要引进国外资本来规避那些采购设备的风险。”

方卓的疑虑就在于这里,这几天研究中芯,他发现中芯的股权分散不是一般的分散,初步估计的股东就在十位以上,而且,没有绝对的大股东。

这种情况还需要更眼熟么?

方卓开口道:“张总,就是这一点给我投资带来很多的顾虑。”

张汝京笑道:“方总为什么会考虑这一块?我们中芯虽然股权分散,但都一心要把半导体做好,这样说吧,我和各个股东都有顺畅的沟通。”

这时,旁边一位中芯的副总裁侧头过来和总裁低声说了几句上市公司新浪的控制权斗争。

张汝京:???

怪不得!

原来如此!

这是有前科啊!

他大感哭笑不得,之前听说这位申城首富是因为“汉芯”那么一档子事,没想到前面还有一个“喧宾夺主”?这人是用股权分散拿下新浪,所以不敢投中芯?

张汝京看了方卓两秒,斟酌道:“方总了不得啊,我这平时一心扑在中芯上,才知道方总资本运作上的名声。”

方卓神情自若的答道:“都是些虚名罢了。”

“中芯的股权分散是分散,但我对控制中芯有信心。”张汝京认真的解释道,“方总可能不太了解半导体行业,中芯是我一手创立,但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撑得起这样的事业呢?”

他继续说道:“我来申城建立中芯,和我一起来的还有德州仪器、世大半导体的同事,一共三百多名的工程师,他们都对未来有信心。”

张汝京顿了顿,意味深长的说道:“也对我有信心。”

方卓听明白了,一人起事,三百多名旧部追随。

“还有,我呼吁了海外的人才回国,这也有一百多的工程师。”张汝京充满自信的说道,“方总如果因为股权而对我的控制力有担心,那真是大可不必。”

方卓微微点头,登高呼吁,天下景从。

他有些遗憾的想道,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张汝京再次加码,给了一个消息:“不知道方总有没有听过我们计划上市的消息,我可以说,就算明年不能成功上市,我也有信心让中芯开始盈利。”

“中芯全面向好,上市之后筹集更多资金必将迎来大发展。”

张汝京斩钉截铁的说道:“方总,你又何必一个人扎进半导体呢?我们合力,其利断金啊!”

方卓几乎都要被说动。

可是,连番印证,他也猜到中芯可能遇见的问题了。

中芯现在号称全球第四大半导体代工厂,发展迅猛,那么,前面的三位都坐视不管吗?

尤其,宝岛的那家台积电。

方卓不知道具体会是什么样的手段,但如果换作自己,那也是要动手的。

当年,日本半导体独霸世界,韩国三星是怎么借机发展?

它趁着美国打压日本半导体,利诱、色诱、挖人挖设备,彼时为了和东芝拉近关系还专门树立象征两家关系好的玻璃雕塑来讨其欢心。

后来日本泡沫经济崩盘,三星抛出三倍薪酬从日本各大企业挖人,如此到了90年代末,韩国仅凭三星一家就在内存半导体领域超越日本。

方卓相信,中芯的发展也不可避免的要从台积电挖人,毕竟,张汝京本身就出自宝岛,而商业竞争中的信息获取没准也存在可供攻击的地方。

不然,怎么都看不出如今势头很好的中芯会变得蹉跎。

张汝京的自信没有问题,仅凭他的个人声望就能压制各个股东,牢牢控制住中芯,但是,如果他不在中芯了呢?

方卓的神色因思考而显得分外凝重。

“方总,咱边吃边聊,走走走。”张汝京没等来方卓的回答也不失望,投资事宜哪能一会就定,这次能拉到申城首富固然好,拉不到也就当作一次八卦的机会。

午餐招待没去别的地方,就在食堂,但单独开了小灶。

张汝京席间好奇的向方卓问起汉芯,得以知道这件沸沸扬扬的事情全貌,对于真是以砂纸打磨芯片Logo也感不可思议。

方卓则是问起这位半导体大佬回内地建厂的事,那种矢志不渝实在让他佩服。

“当年,我还在德州仪器,那时候已经挺有名声,满世界建厂。”张汝京回忆道,“我父亲建国前是业内有名的炼钢专家,有一天,他专门飞到美国,当面问了我一个问题。”

“他问,你什么时候去大陆建厂?”

张汝京笑道:“我也没什么别的本事,就建建厂,搞搞半导体,咱们国家的这个产业不行,就像方总之前说的,我的心也一样,能尽微薄之力就尽微薄之力。”

“你不干,我不干,他不干,那谁来干呢?总不能坐着等天上掉下来一座圆晶厂吧。”

“方总,来吧,咱一起搞,你出钱,我出力。”

张汝京再次发出诚挚的邀请。

方卓看着这位五十多岁的老人,端着酒杯,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默默碰了碰杯,眼看张汝京已经开始仰脖,长吸一口气:“张总,我考虑考虑,一定认真考虑。”

“方总年轻有为,以后这产业这社会还是都看你们年轻人的。”张汝京笑眯眯的说道。

方卓推杯换盏,换了话题,比如,易科在国外遭遇的诉讼和突围,这些是不见于国内媒体版面,但又比较有意思的。

不同于他平时和梁幕的胡扯,现在面对张汝京,他极其真诚的聊起当时的忐忑心境,勾动了张汝京某些情况下的相似心情。

午餐氛围不错,张汝京稍微喝得有些多,中午需要休息。

方卓没有立即离开,又在中芯副总裁邱慈云的带领下再次逛了逛生产线,这次,他听到的解说就详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机器都是艰难获得。

下午三点半,方卓要结束这趟中芯之旅。

“方总,当初张总为了买设备,还专门跑去见美国国防部的人,承诺不把这些用作军事用途。”邱慈云感叹道,“万事开头难,后来者就好多了。”

方卓心中一动,品出一些不同的味道,笑着说道:“是啊,万事开头难,邱总,咱留电话,常联系,我就在申城。”

邱慈云点头:“常联系,方总。”

方卓和这位中芯副总裁握手,转身上车,离开了这座国内最具希望的半导体制造企业。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