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总,这一趟有没有心得?”

从中芯回去的路上,苏薇询问方卓。

方卓有些惋惜:“股权分散是个阋墙隐患,但站在张汝京的位置上也很难做得比他更好了。”

“他在宝岛创立世大半导体并担任总经理,可大股东不是他,后来才有大股东没经他同意就用50亿美元出售给台积电的事。”

“现在回到大陆成立中芯,仍旧是筹措的资金,但他还是没有多少股权,一旦遭遇外来因素,很可能出现历史的重演。”

“股权,股权,不可不慎啊。”

方卓微微摇头。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纵使张汝京早就实现财富自由,可他个人规模的财富不可能支撑太多的占股,必须引进不同的投资机构。

张汝京已经做到他所能做的最好了。

这时,方卓忽然看见副驾的梁幕拿笔在写东西,赶忙说道:“诶,梁老师,这个就别记了,你今天要写就写‘方张两人相谈甚欢,共同畅想国内半导体的美好未来’。”

梁幕是个有自我坚持的人,但也懂得变通,嘴上说道:“好的好的,那,方总,你会投资中芯吗?”

“中芯的盘子已经太大了,股东有十多个,最多的占股也不过百分之十几。”方卓摇头,“想通过资本手段很难控制。”

梁幕:?

是问你投不投,没问你控不控制啊!

方卓继续畅谈:“这还不像新浪,它的不少股东是国外的资本,很难把他们拉到同一个战壕,张汝京是创始人能压住,单凭资本手段很难压住。”

“那就是不投呗。”苏薇总结。

方卓确定道:“不投,最起码现在不投。”

苏薇又问了个关键的事:“张汝京是半导体行业享誉全球的人物,有那么多人追随,这中芯还那么费钱,你对这个半导体还有意么?”

方卓叹了口气:“张汝京对我说,你不干,我不干,他不干,那谁来干呢?”

苏薇稍稍皱眉:“他已经干了。”

“只是他干,我不放心。”方卓答道。

苏薇乐了,一个不懂半导体的人不放心半导体大佬,是这么一回事吗?

“小苏老师,你找猎头帮我查查中芯副总裁邱慈云的履历。”方卓嘱托了一件事。

苏薇奇怪:“为什么?”

“他有点鼓励我的意思,不是精神层面的鼓励,是可行性方面的鼓励。”方卓眯了眯眼,这对于一位副总裁来说是有点出格的,毕竟,他的老大是希望自己能投资。

这种场合之下的接触,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但细细一想,也可能是一种隐性的表态或试探。

邱慈云心中即便有想法肯定也没法把话说直白,自己这边就是个不知是否进军半导体的想法,他那边则还在中芯好好的任职高管。

但这不妨碍两边稍微接触试试。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勾搭上了呢?

张汝京在办公室向自己提的问题很对,想搞半导体,想搞圆晶厂,得有人。

没有人怎么办?

那就……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家和中芯离这么近,不接触聊聊看是有点可惜了。

苏薇迟疑着说道:“咱这边刚拜访过张汝京,这样是不是有点……有点不、不尊敬?”

“尊敬是尊敬,挖人是挖人,这是两码事。”方卓很自然的说道,“你非要混在一起的话,那咱们也是带着尊敬的挖人。”

苏薇哭笑不得,说道:“你还是趁早把张汝京的电话拉黑吧,不然少不了一顿骂。”

方卓不得不传授一些人生道理了,认真的说道:“如果这位副总裁真的对未来有和张汝京不同的规划,那么他留在中芯也不能发挥出百分百的能量。”

“从这个角度来说,把一个合适的人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上,这对双方都有利。”

苏薇立即对着前面的梁幕说道:“梁老师听见方总说的话了吗?他刚才只说了八个字,当老板的脸皮要厚。”

梁幕很捧场的答道:“记住了,嗯,成功的领导要不拘小节。”

方卓对苏薇的玩笑话置之不理,只看了苏副总裁一眼,无声的传递意志。

苏薇回了个眼神,虽然嘴上没有答应,但也会把这件事执行下去。

方卓没有在返途的路上继续聊中芯。

关于半导体人才的考量,他有了一个初步的草稿。

邱慈云是中芯现在的高管,是要接触的,单凭他陪着张汝京出面接待就知道很受认可。

另外,他还知道一位半导体的技术大佬名为梁孟松。

当初知道这位还是听说他“叛将”的名号才感兴趣的了解过一些,先是从台积电出来,加入竞争对手三星,后又加入中芯担任CEO,为中芯的半导体发展起到了关键性的推动作用。

所以,为了发展,不光要挖中芯现在的人,还要挖中芯未来的人。

只是,对于这种高管、大佬级别的人才,想要说服,想要接触,显然不能只是口头上的说说,最起码要有个框架才能真正的把他们吸引过来。

这一趟的中芯之旅算起来还真是颇有收获。

张汝京强调人才的重要性是对的,而自己恰恰知道人才中的人才是谁,更关键的是,还知道那位人才不是死硬的追随台积电。

方卓脑海里的思绪因为和张汝京的交流而有些多,需要好好整理整理,不过,也有一件事的重要性已经摆在眼前。

为了筹措资金,张汝京不得不让中芯陷入股权十分分散的局面。

方卓的一个优点则在于自己手上有一定的资金,可以从股权法理上让自己和企业完全绑定,但鉴于圆晶厂实在太贵,单凭自己来搞是不可能的,还必须要引进其他方的资金。

这就得好好思索了。

晚上时间,方卓回到家里,仔细盘算了一番能动用的资金,目前手上持有的不影响旗下企业正常运营的资金主要分成两块。

一块是网易和搜狐的股票,先前和李家做利润交割的时候,MIGA基金出售了一部分股票,把持股成功降到举牌线以下,但因为方卓对这两家公司的看好,又以PL基金的名义继续买入了一部分股票。

两家基金合计持有网易9%、搜狐6%的股份,现在抛售能拿到的现金差不多是1.8亿美元。

另外一块则是因为美伊战争而操作的石油期货顺到了不少汤水,基金的操作比较保守,没敢撬动太多的杠杆,原油期货的价格虽然在区位内有个60%的涨幅,基金加过杠杆到手的钱也只是3000万美元左右。

这笔钱现在稳妥的投入到美国的石油股票上面,还有浮盈。

两者合计的现金是2.1亿多美元。

如果真要搞圆晶厂,初步定个10亿美元小目标,2.1亿美元还差得远。

方卓可以强行交割两个基金的项目,还能凑到不少钱,但那属于杀鸡取卵,不如继续放在美国炒房产次债。

现在,MIGA基金和PL基金已经在美国华裔富人圈声名在外,在纽约也小有名气,纽约唐人街李家投资之后成功拿到的利润就像是旗帜标杆,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与尝试。

目前,MIGA基金的门槛比较高,既需要已有客户的介绍,也需要资金要求,而PL基金基本是面向中产以及帮助一些没有理财观念的群体建立新时代的理财方式。

后者因为有安良商会居中介绍,它现在不只是纽约,也在美国其他大城市的唐人街很吃得开。

方卓仔细盘算了一番,以新浪掌门人的身份来衡量竞争对手,感觉手中的股票还有增长的潜力,搜狐可能差点,网易《大话西游2》没有完全展示出它的能量。

也就是说,这方面的钱往后拖一拖,会是一个(>2.1)亿美元的资金。

要说其它值钱的资产,方卓手中还持有新浪的股份,这是最直观能变现的部分,只要那么一卖,这钱凑巴凑巴也就差不多了。

可新浪又是一桩长久的买卖,以它作为基石,方卓有信心把市值推到再上几层楼的高度。

再者就是易科,一旦易科能成功上市,方卓手中的大笔股份就拥有了资本运作的价值,等到过了限售期,也能直接换成现金。

最后嘛,用着银行贷款启动东五块项目的永科地产也是有潜力支使大笔资金的潜力股。

方卓本来不想碰房地产,纯粹就是给老裘和郑哥帮个忙,可现在一想,给谁赚都是赚,那还不如自己赚呢,好歹也算支持国内的高新产业。

需要时间。

需要人才。

需要支持。

需要金钱。

方卓以为当上申城首富已经不用再为金钱所烦恼,没想到今天还是得思来想去。

如此仔细盘算的一晚过去,又打了几个风投的电话联络联络感情,方卓第二天就重新把精力投入到易科的工作当中。

只是,仅到下午,兰花区长热情洋溢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方总,方总。”裘迪连电话开头的称呼都比往日温柔,他笑道,“听说你对中芯有意啊?好事,大好事,这种好事你怎么没和我说一声。”

方卓微微惊讶过后给予回答:“裘区长,你听谁说的?这没影的事呢。”

“区里今天上午去张江视察,正好听张总聊了聊,方总,我只能说你不愧是申城首富,一眼就瞧出来中芯是一笔好生意。”裘迪保持热情,“我跟你说,中芯明年就要上市,现在正要做上市前的最后一笔募资,你这个时候进来,明年就得赚大钱,张总昨天有没有和你说,他有信心让中芯明年盈利?”

“说了。”方卓觉得应该打断一下老裘了,“裘区长,你可能没听清我刚才说的话,这事没影呢,我就是去看看,投资的事还远。”

裘迪立即劝说道:“远不远还不是看项目好不好嘛,我们对中芯的支持力度很大,很多领导都关心它的发展。”

他强调道:“是很多领导。方总,这种投资机会,我想不通你有理由放弃啊。”

方卓“嗯啊”了两声,打算敷衍过去。

然而,裘迪立即察觉到这股敷衍之情,直接问道:“方总,你到底投不投?有什么问题,我可以帮忙协调着解决嘛。”

方卓无奈,只好实话实说:“最大的问题就是我可能会成为中芯的竞争对手,可能会自己找人来搞圆晶厂。”

裘迪:“……”

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愣了好一会才问道:“你、你是认真的?”

“也不算多认真,视情况而定吧。”方卓在心里评估了两秒,“如果能拉到第一笔建厂的钱,那我就搞。”

“生产线很贵的……”裘迪话里难掩震惊,“难道你就建一个厂?我看中芯恨不得每个月都建新的生产线来扩大规模。”

“嗯,半导体行业有个反周期的运营。”方卓先这么点评,然后说道,“以后的厂等我以后赚钱呗,我赚钱应该还挺快的。”

裘迪沉默消化了一会。

片刻后接上另一重if,问道:“你要是拉不到第一笔钱呢?”

“那就待时而动,等我有钱了再搞。”方卓认真答道。

“你就没想过投资中芯?一点都没有?”裘迪说道。

“一段时间内应该都没有这样的想法,但以后谁说得准呢。”方卓手上有投资的钱,但现在对中芯肯定要观察它接下来的状况。

如果能用资本的方式拉上一把,那自然可以入局。

如果力有不逮或者无法挽回局面,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方总,你这个,你这个……”裘迪今天这通电话是怀揣着中芯、政府、方卓三方得利的心情,实在没想到会听到方卓这样的表述,“方总,你是不是有些低估半导体这个行业了?光有钱不行,而且,钱还不是小钱,这人、机器、政策都得具备,你这冒失进入实在不是一个好选择!”

裘迪陈述着自己的理由,帮着分析利弊,还详细说了说所了解到的中芯信息。

在他看来,中芯确实是个很优质的项目,是上市和全面盈利的前夕,而且,中芯的股东机构对于这次募资都持着积极态度。

“方总,这种关头,实在不宜你自己来进入这个行业啊。”裘迪苦头婆心的最后总结。

方卓叹气:“裘区长,一个项目的投与不投,我是有自我考量的,就这样吧。”

裘迪有些郁闷,政府是愿意看到中芯的股东里有更多自己人:“方总,你这是在浪费一个很好的机会!”

方卓笑道:“裘区长,你是在教我做事啊,教一位申城首富怎么投资项目啊。等我机会,我会和你说说我的逻辑。”

裘迪遗憾的结束通话,方首富不会是被汉芯给刺激到了吧……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