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慈云

——1956年生人,47岁。

——中芯国际高级运营副总裁。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气工程博士、哥伦比亚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

——早年曾在德国慕尼黑固体技术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后加入美国新泽西默里山AT&T贝尔实验室,并成为其高速电子研发部门的负责人,随后,他加入台积电,担任工厂高级总监,最后追随张汝京任职中芯。

——“邱慈云拥有超过20年的半导体产业经验,现任中芯的SVP,是张汝京总裁的左膀右臂……”

恒隆23层,方卓坐在总裁办里阅读着猎头发来的资料,心痒难耐。

他已经猜到邱慈云一定很优秀,但没想到这么优秀。

真是让人跃跃欲试,见猎心喜啊。

最重要的是,这位邱副总裁随着张汝京一起来申建厂,有着完整的初创经验,正适合作为一位核心人物来参与新项目的建设。

“哎……”

方卓反复看着履历,长出一口气把它放下,拿出电话给网易的丁磊打了过去。

“丁总,你《大话西游2》搞得怎么样了?下半年有没有信心业绩更好啊?”

丁磊是在候机室接到的电话,他有点莫名其妙,谨慎的说道:“还行,方总,你这是?”

“你说还行,那就一定行,我就是打电话给你鼓鼓劲,加油啊,丁总,加油啊,网易!”方卓把诚恳的鼓励隔空传递给网易掌门人。

“加、加油,一起加油。”丁磊心中念头转了三圈,猜测方总这一通电话的目的。

可是,通话很短暂,加油之声言犹在耳,电话就挂掉。

丁磊思考了一个航班的时间,还是猜不透对方的意图,新浪最近股价很猛,在电子邮箱这一块的竞争势头也很凶,这位方总有些高深莫测,只能是以静制动了。

另一边的方卓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希望网易市值再创新高,一定要给资本市场一个亮眼的业绩表现。

他盘算一阵资金问题,又考虑许久,觉得邱慈云这里可以趁热打铁,先有个意愿上的表达。

这天看到履历的下午,方卓就把电话给邱慈云打了过去,约着对方在市里见见面。

邱慈云态度平和,没有立即答应,反而询问道:“方总是个大忙人,我中芯这边的事也多,不知道方总这是要?”

“前两天在中芯收获良多,有领导听说我到中芯的事,也劝我参与中芯的募资,但我毕竟是个外行,思来想去就想着麻烦邱总,也算加强对中芯的了解。”方卓挑了个最正当的名头。

“这样啊,我们中芯确实欢迎有实力的投资方,方总肯定是有实力的。”邱慈云沉吟道,“但我最近的工作内容有点多,我确定一下时间再给方总回复。”

这是正当的回话,但不是方卓想要的答案。

他念头飞快的转了两秒,再次说道:“好的好的,谢谢邱总,说实在的,我对上次你说中芯在海外的设备采购经历特别感兴趣,作为一个外行人,我这两天了解了一些这方面的限制,确实难啊,诶,也希望邱总见面的时候和我讲讲咱们半导体行业的发展状况。”

方卓已经两次提到自己的外行属性。

这是一个缺点。

但放在不同的环境下也可以变成优点,一个有钱的外行想要进入一个拥有有技术、经验门槛的领域,他需要内行的人,也必然要重视内行的人。

而话里更直白一些的提到设备采购,投资中芯是不用了解这些的。

方卓说完便默默等待对方回应。

电话另一端的邱慈云独自一人坐在办公室里,先回了句:“噢,方总,稍等,我问下助理这边的工作安排。”

随后,他半捂着话筒,提高声音:“小刘,看下我几天什么时候有空。”

最后,邱慈云彻底捂住话筒等待了十来秒才给申城首富回道:“方总,明天下午两点半吧,正好我去市里有事,能抽出时间,你说个地。”

方卓等来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想了想:“也不去远的地了,邱总,就在恒隆广场咱喝点茶,聊聊天,晚上一起吃吃东西。”

邱慈云笑道:“方总,喝茶吧,晚饭就免了,晚上还有工作会。”

“行,邱总,咱也不差这一顿,以后长着呢。”方卓爽快答应。

“是,来日方长,那明天下午见。”邱慈云如此说道。

这通结束的电话让方卓提振了不少精神,对方听到“投资中芯”和“讲解半导体发展”的态度不太一样,这位邱总作为张汝京的左膀右臂,可能确实有了些别的想法。

这是需要把握的一个机会。

方卓坐在总裁办处理了一会易科的工作内容,临下班前考虑着明天和邱慈云的会面,最后,他又交待了一项任务,要在第二天看到台积电梁孟松的履历。

梁孟松在半导体行业是知名的人物,但人远在宝岛,这会的信息交流实际也没那么发达,猎头着实费了一番功夫才在第二天中午把详细履历送到方总的案上。

——梁孟松

——1952年生人,51岁。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机工程及计算机科学系,博士学位,拥有数百项半导体专利,曾发表技术论文两百余篇,担任国际电机和电子工程师学会院士。

——现任台积电的资深研发处长。

——“梁孟松是国际知名的技术人才,自92年加入台积电至今主要从事内存储存器、先进逻辑制程技术开发,他和他的博士导师胡正明利用Low-KDielectric(低介电质绝缘)技术,使台积电直接跳过150nm进入到130nm制程,成功在今年击败IBM,取得‘铜制程’关键战役的胜利。”

——“台积电表彰会里,梁孟松率领的先进模组排名第二,更前面的为资深研发副总蒋尚义,值得一提的是,胡正明的名字没有出现在表彰会,有消息声称,胡正明极可能离开台积电,回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注:消息存疑,难以确定)。”

当技术大佬梁孟松的履历放在眼前,方卓便病了。

他得了一种手痒心痒的病。

从这份履历里,方卓印证到不少信息,里面还提到梁孟松的妻子是韩裔,是他在美国工作时的同事,当过半导体工程师,也当过空姐。

这也许是梁孟松以后从台积电跳槽到三星的一个影响因素。

除此之外,梁孟松选择离开功成名就的台积电,肯定不会是薪酬问题,只能是心里委屈了。

履历里出现的台积电研发副总蒋尚义,方卓知道梁孟松后来和他在中芯关系不睦,恐怕就是台积电时期落下的根由。

但是,梁孟松今年刚刚受到台积电的表彰,恐怕很难有离开的想法。

方卓收起这位技术大佬的履历,又发出去两项任务,分别查查台积电研发副总蒋尚义和那位梁孟松的博士导师胡正明,前者估摸着也没啥希望,后者既然疑似有离开的想法,没准能接触接触,给点指点。

申城首富的思绪万千,但落实到眼前便需要一点点处理。

下午两点半,方卓在恒隆广场的高档茶餐厅见到了中芯高级运营副总裁邱慈云。

很巧合的是,两位都没带旁人,只有他们俩开了个喝茶的包厢。

方卓觉得这见到了人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上来就是一记重击:“邱总,我确定不会投资中芯,浦东新区里的领导过问这个事,我就是这么回复的。”

邱慈云面色稍惊的抿了一口茶。

“我下决心要自己搞圆晶代工厂,做12英寸的先进生产线。”方卓把旗帜打了出来,“邱总,何以教我?”

作为发起者,作为意向者,他需要亮明旗帜而不是遮遮掩掩,不然两个人得试探来试探去,中间信息的传递既冗杂也容易出现误会,不如这样直截了当。

邱慈云不动声色:“方总,为什么不投资中芯呢?这是我的疑问,也肯定是张总听见你这个想法的疑问。”

投,可以找出一百个理由,不投,也能找出一百个理由。

方卓做了一秒钟的阅读理解,理解到的含义是邱慈云只是要寻找一个合理的能支撑一个外行申城首富愿意持续做半导体的逻辑。

不然,今天申城首富一时兴起,明天申城首富没了兴趣,他一位中芯堂堂副总裁要怎么自处?

申城首富能拍拍屁股走了人,他邱慈云鬼迷心窍从中芯跳槽出来就欲哭无泪了。

但方卓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谈国内落后产业的意义、聊一个朴素的心愿,这些是能说一说,但不太容易让邱慈云相信长久的付出意愿。

现在的聊天不是要说心里话,而是要让中芯副总裁相信他听到的话是心里话。

方卓用了三秒钟回溯自己的经历,甩出一个切入点:“可能是当惯了企业的领头人,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更愿意这是一家我说话算话的企业,中芯的股权让我有深深的忧虑。”

“而且,我投资中芯能得到什么呢?提起中芯,别人十句里会提到一句,哦,中芯有个股东是方卓。”

“我想听到的是,方卓有个中芯。”

方卓说完这个才提起更大的意义:“当然啦,那都是我私心的一些想法,因为工作业务,我经常去美国,见到彼此的差距很大,半导体行业绝对是一个值得追赶、有重要意义的行业,我很愿意看到我们的国家更好,这一点我相信邱总也是一样的,不然你不会从宝岛来申城。”

“只是,在为我们国家追赶行业水平的时候,我觉得也不必都拘束在一家企业,越是有良性的竞争,我相信越是能促成更长远的进步。”

方卓瞄了副总裁一眼:“半导体行业只能有一家企业的声音么?也不尽然吧。”

邱慈云感受到了巨大的诚恳。

最近在中芯12英寸生产线的发展上,邱慈云和张汝京有一些意见的分歧,他想求稳,张想扩张,这方面闹得有些很不愉快。

但分歧结果是注定的,中芯必然会执行张汝京的意志。

邱慈云皱着眉头喝茶,心里涌动着很多想法。

这时,方卓又重复了一句:“邱总,何以教我?”

邱慈云眉头舒展,笑道:“方总,你这是碰到一位搞半导体的就要‘何以教我’吗?”

“邱总的名声就连我一个外行人都听说过,中芯的发展离不开邱总的汗马功劳。”方卓如此说道,“也只是碰见邱总这样的半导体高人,我能一展所想,如果邱总愿意来帮我,那才是大事可期。”

方卓对第二次见面的邱慈云图穷匕见。

邱慈云已经猜到这位申城首富的用意,但真正听到直白的挖人还是既好笑又……有点心动,只是一点点。

他摇摇头:“方总,做一家半导体企业的投入是各方面的,我倒不怀疑方总的决心,可是,恕我直言,单凭方总恐怕很难推进这个事。”

方卓开启阅读理解,收到的信息是,副总裁有意,可不能仅凭几句话就真正动起来,还要看到更大的可能性才会认真考虑“大事可期”。

这倒和他先前的判断一致。

方卓没指望今天这样聊一聊就能拐来一位副总裁,当初连熊潇鸽手下的潘犇都是跟着自己一起在美国干了许久才挖过来,更何况这样一位大佬。

今天就是要告诉对方,己方旗帜是认真书写而非随意涂鸦,这一点传递到位就成。

“邱总,我明白,我再自信狂妄也不认为只我自己就行,但确实还缺一位主心骨。”方卓点了一下给对方的定位,直接聊了一项关键的进度推进,“邱总,如果项目资金到位,你认为选在哪里合适?这毕竟要有政策的配合、支持,还是要早做打算。”

邱慈云思考片刻:“京、津、申、鹏、武汉、成都,我们最开始建设中芯的时候和这些地方都谈过,最后还是申城给的政策最好,支持最大。”

方卓说道:“现在想从申城拿到和中芯一样的政策恐怕很难了,一是已经有一家成功的企业,二是他们恐怕要顾虑中芯的想法。”

邱慈云点点头,又笑道:“也未必不行,方总可以谈谈看,这些地方的政策都比较比较再决定,能确定地,能拉到钱,能找到人,一个框架就出来了。”

“嗯,邱总,今天以茶代酒,我先敬你一杯,这杯酒不为别的,就为你为咱国内半导体事业做的贡献。”方卓举起茶杯,真诚的说道。

邱慈云笑着谦虚了两句,不知道是不是两人投缘,他觉得和这位年轻申城首富的交流特别顺畅。

章节目录

重塑千禧年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渔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渔雪并收藏重塑千禧年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