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千岁以为雾原秋死定了,以这怪物表现出来的身体素质,要么直接动用热武器,乱枪齐射将其打成蜂窝,不然只有顶尖格斗家才可以与之相搏,以巧胜力,以柔克刚,硬拼绝对是取死之道。

而眼前这男生,只看他选择动手的方式就是门外汉,顶多也就是练过一阵子空手道,知道点基本技巧,绝对称不上高手——前蹴是空手道的基础足技,以虎趾部位(前脚掌)向前进行猛烈踢击,作为入门级足技容易掌握且杀伤力较高,但这一招是直线攻击,非常容易躲避,不该拿来起手的。

就佐藤千岁来说,她一瞬间就可以想出十几种方法,使这种开局前蹴瞬间就落入下风,甚至连消带打,一举制胜——那么明显的侧身蓄力前蹴,对方又不是草卷木桩,在重心稳定,毫无压力的情况下,躲不过才是见了鬼。

只是威力大是没用的,打不到人效果就是零!

果然,在她痛心疾首中,“电车怪物”本能一个侧身就让过了这猛烈一脚,同时速度不减,借着前冲之势,一爪就抓向了雾原秋面部,打算直接把他的脸撕下来。

完了!

佐藤千岁暗叹一声,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雾原秋惨死当场。

雾原秋能先踢出那一脚,是因为怪物从远处冲过来,他有足够的反应时间,现在两人相距不过数尺,以普通人的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他应该没有变招的机会了。

可惜了,是个勇敢的家伙。

但她闭了闭眼,还没替雾原秋默哀完,马上觉出不对了——没听到惨叫声,倒是拳脚挥动的风声更猛烈了。

她赶紧又睁开了眼,只看了一眼场中的情况,嘴巴就成了“O”型。

雾原秋面对“怪物”连续挥爪,动作十分敏捷,在狭窄的车厢内辗转腾挪,尽数躲过不说,还有余暇进行反击,竟然不落下风。

看走眼了,这小子不是一般人,他的身体素质非常好,不,是超级好,力量大,反应速度快,应该是天赋异禀外加超高强度苦练的结果——好家伙,这小子已经把身体开发到极限了,从没见过比他身体素质更好的同龄人。

也许,他能打败怪物!

佐藤千岁猛然欣喜了起来,紧紧握住小拳头,开始为雾原秋加油,一双月牙眼更是眨也不眨地盯着战况,希望雾原秋竟然是个她从没听说过的优秀格斗家,数息之间就能将怪物击倒在地。

不过,她又看了几眼,赶紧拿出呼吸器来用力吸了一口,心又猛然提了起来。

这男生身体素质是非常好,但他对格斗的理解很初级,并不能称为格斗家。

他好像压根儿没有正经学习过格斗技,虽然他的基础动作都很标准,但也就仅止于此了,他使用起来非常呆板,根本谈不到“技法”两个字,连续错过了几个好机会,和凭本能搏斗相差并不太大。

他更像一个身体素质特别好的普通人,不过偏偏他实战经验——也就是高压力对抗的经验又很丰富,面对凶猛的攻击没有丝毫慌乱,这又不像普通人了。

这是哪里来的怪胎?

一直街头斗殴,没有受过正规指导吗?

…………

佐藤千岁观战观得一头雾水,雾原秋这边也不好过。

虽然他一直打不过成群的树精,也爬不到石山的山顶,但那是非战之罪,他又没有超凡功法,想克服那些困难哪有那么容易,但他也曾经为此付出过巨大努力,在“高重力”状态下苦练过整整两年,要不是有个吸血天赋,这会儿八成已经把自己练死练残了。

他很确信自己已经非常接近人体极限,至少是青少年阶段的人体极限。要不是已经接近了极限,感觉再练下去余地也不大了,他也不会沮丧到想去改行打篮球,八成这会儿还在琢磨着提升自己,为打倒树精而努力。

也因此,他一直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接近“无敌”了,单凭身体素质,也就极少数的人能和他掰掰手腕。

但这份自信到今天为止了,眼前这怪物比他更强壮,更有力,速度更快,甚至还带有“化学攻击特效”——贴近了,这怪物身上散发出一股子浓浓的腐臭味,给人感觉像是什么腐烂了一样,非常像陈年的臭豆腐。

他直接陷入了苦战,全神贯注地闪躲怪物的攻击,同时也尽可能的反击,只是始终找不到好机会,拳脚不是落空就是被怪物挡住了。偶有打中躯体,也全是些不痛不痒的部位,并不能造成多大伤害。

然后,在这么游斗了十多秒后,他躲不过了,怪物的速度略微快过他,只凭躲避,压力越来越大,被迫开始格挡,进入了贴身肉搏的范畴,凶险程度猛增。

但这怪物的力量也胜过他,他第一次格挡就被震得身体有些僵直,速度再次下降,不得不再次格挡,而怪物终于贴近他了,也是邪气更盛,嗜血欲望喷涌而出,两只手臂轮得像是风车一样,残影片片,疯狂开始殴击他。

他不喜欢进入这种以伤换伤的境况,他一直以来的对手只有树精,和那帮皮粗肉糙的货以伤换伤能亏到姥姥家,就算伤势可以很快恢复,但疼的还是自己,自己身上依旧会留疤。

他更希望拖到电车到站,把这棘手的怪物交给警察来对付。

可惜不行了。

他连挨了几下子,哪怕都护住了,怪物的攻击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还是不由自主撞到了车窗上,手臂痛得要命。

在疼痛的刺激下,他也暴怒起来,不再考虑自己受不受伤的问题,硬受了怪物一击,同时给了怪物重重一拳,而结果是他又狠狠撞在了车窗上,令特制的钢化填胶玻璃都出现了蛛网状裂纹,嗓子更是隐隐发甜。

怪物则被他这全力一拳打得攻势停止,踉跄后退。

紧接着,两个人同时调整了体态,恢复了重心,又重新向着对方扑去,翻滚着开始了厮杀。

战斗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

…………

佐藤千岁看得目瞪口呆。

她见识过许多优秀格斗家的对战,有护具的,无护具的,触击得分的,寸止的,无规则全接触的,打到不能动弹才算赢的,真的许多许多,但她敢发誓,眼前这次是她见过最激烈的。

那些毕竟是比赛,就算交战双方全力以赴,也从没有过以杀了对方为目标的,而眼前这两位,短短接触后,瞬间就变成以命相搏了,散出来了杀意浓到竟然连她都能感受到。

不好看,以佐藤千岁的眼光来说,这一人一怪之间的战斗毫无美感可言,或者可以说,双方的格斗技巧都非常粗糙,任何一个格斗家都能指出大量的错误,但真的真的很激烈,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小半截车厢已经大变样了,座椅崩成了碎块,吊环散乱一地,扶杆被撞成了“7”字型,车窗裂了好几块。

而车厢内两个人还在翻滚搏斗,拳拳到肉,鲜血和汗水一起飞溅,嘶吼和怒骂一起横飞,双方的防护越来越少,仅仅也就本能保护一下自身要害,越来越多的力量投入到了进攻之中。

勇敢的男生硬挨一爪却不顾肩头流血,扑上去挥拳猛击怪物头部,给了怪物重重一击,把怪物打倒在地,而怪物落地后,面对继续扑上来的男生,猛力一脚,将男生直接踹到了车厢顶端,硬生生将车顶砸出了凹痕。

男生摔下来后,对这足够普通人骨折乃至内脏受伤的攻击竟然恍若不觉,向后一滚就能爬起来,正对上扑上来的怪物,发力顶着它又反冲回去,将它重重撞在车厢壁上。

战况无比激烈,比特效电影还夸张。

佐藤千岁一边借机带着两个小学生逃往其他车厢,一边观望着这一切,纤细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这两位身体素质太好了,战斗太暴力了,只是旁观就令人肾上腺素飙升。

但她逃到了车厢的间隔门前,正准备离开这里,看着这激烈的搏斗,忽然停住了步子。

两个格斗技巧都很差的人,战斗进入这一阶段,一般很快就会分出胜负,身体素质较弱的一方大概率要输,而那个男生就是身体素质较弱的一方,极有可能会付出很惨重的代价。

甚至可能会死!

佐藤千岁犹豫了一下,冲两个小学生摆摆手,示意他们先走,自己则握紧了手中的美工刀,小巧的瓜子脸上,神情慢慢坚定起来。

这是个勇敢的家伙,他本来有机会溜掉的,但他没有逃,那自己也不能!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