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猜到了我会来?”佐藤千岁望着雾原秋的脸,心中谨慎的对他展开了评估。

“呃……这倒没有。”雾原秋记得这名少女,昨天电车上那拼死一刀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他真没想到这家伙竟然会找上门来,直接摇头道,“我不是在等你。”

那是在等谁?

佐藤千岁心中狐疑,但也没追问,直接道:“我有事找你,可以进去说吗?”

“是为了电车上看到的……珠子?”雾原秋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虽然时常幻想着过过爽文人生,但现实又不是网文,他不会真认为自己就有主角光环,坐在家里就有少女跑来告白献身。

“对,就是为了那颗珠子。”

果然你在想桃子吃呢,雾原秋看了她一会儿,无奈道:“这位同学……”

佐藤千岁打断了他的话,“不好意思,没有自我介绍,我叫佐藤千岁,是你的同级生。”

“好吧,佐藤同学,很感谢你没有向警察说起珠子的事。”雾原秋不是傻子,黑木警部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提到过“电车怪物”被炼化,那十有八九就是佐藤千岁隐瞒了,虽然被问到也无所谓,但他还是先表达了一下谢意,然后才说道,“但是,那珠子是我的,和你无关,我不觉得有和你讨论的必要,所以……”

雾原秋开始慢慢关门了,“快点回家吧,就当做了个奇怪的梦,忘掉它好了。”

他心中对佐藤千岁这少女还是有点欣赏的,以电车上当时的情况来说,一般少女没吓到当场尿出来就能说声勇敢了,她却敢躲在一旁伺机而动,敢拼死划出那一刀,确实有点了不起的。

不过这仍然改变不了她还是个普通柔软少女的本质,他不想也不会把这样的人卷进“阴魔事件”中,哪怕态度还算温和,实质上却已经在赶人了。

少女,回去过平静的生活吧,超凡世界不适合你,我是不会把阴魔丸分给你的,别做梦了。

佐藤千岁一把顶住了门,表情有些倔强:“等等,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索要那颗珠子的,所有权归你我没有意见,我只想仔细看看。”

“你看了也没用,早点忘掉更好。”

“但那是我的权利!”佐藤千岁认真道,“一击致胜的机会是我创造出来的,你不会否认这一点吧?”

雾原秋停止关门了,他是个讲道理的人,佐藤千岁确实没说错,当时他确实打不过了,要不是她扑出来划了那关键一刀,他起码也要被打得像狗一样逃窜。

那这样……

他想了一会儿,觉得她只是想满足一下好奇心的话,倒也不是不行,反正她又不是没看过,再给她多看两眼也无所谓。

而且,还是一个学校的,要是不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她没事就跑来骚扰自己,时间久了也是个麻烦。

他又把门打开了,确认道:“看完你就回去,然后永远不再提这件事?”

“可以!”佐藤千岁一口就答应了,她对自己的口才有信心,只要雾原秋愿意和她谈,她就有把握把雾原秋忽悠瘸了。

双方初步说定了,雾原秋把佐藤千岁放进了门,请她坐在小方桌前,然后道歉一声就去洗手间了——昨晚去警署前,他借着换衣服的工夫把两颗阴魔丸都放在壶里了,现在需要去取一颗出来。

佐藤千岁也不奇怪,只当他把东XC在了马桶水箱,就跪坐在那里等着,顺便打量了一下雾原秋的小公寓。

简陋寒酸是肯定的,她知道雾原秋是孤儿,估计手里没几个钱,但看了两眼,还是难免心生怪异。

这墙上为什么有这么大一个洞啊?

相邻的两间公寓,为了省这么一点路就干脆凿开了墙?

还有,洞那边为什么有一个丸子头小萝莉在看我?

她和前川花梨对视了片刻,摸不准她和雾原秋是什么关系,迟疑着摆了摆手,算是打了个招呼。

小花梨没什么反应,就在洞那边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好奇观望。

她觉得生活突然就变了,隔壁来了一个很亲切的大哥哥,还打倒了总来吓哭妈妈的坏人。妈妈都说坏人害怕了,再也不会来了,这就很令人高兴了,现在又新来了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更热闹了。

生活真的变了呀!

她在那里像是小小幼兽一样窥探着“新世界”,佐藤千岁彻底摸不着头脑了,这小孩子怪怪的。

她突然觉得雾原秋更神秘了,这家伙履历接近空白,学习成绩好,身体素质还极其出色,家里还有个怪小孩,这些放在一起,怎么想怎么不和谐。

她正胡思乱想着,一个二十岁出头的清秀女子出现了,冲她很有礼貌的微微躬身后,轻轻把小萝莉拉了起来,用手柔柔开始比划。

小萝莉看了两眼就高兴起来,笑着牵住了清秀女子的手,而这时雾原秋从洗手间里出来了,那女子又冲雾原秋做了几个手势,接着就牵着小萝莉出门了。

佐藤千岁好奇问道:“她们是谁?刚才是手语吗?说了什么?”

雾原秋直接把阴魔丸递了过去:“是我邻居,她们要去公园。”

大概是前川美咲看到他有同学来了,为了保护他的隐私,也怕女儿给他捣蛋,很自觉的就带着女儿离开了,以便给他腾出空间,而小花梨则对能和妈妈出门一起玩很高兴,前川美咲常年辛苦工作,几乎没有休息日,她很少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原来只是邻居吗?

你们邻里关系太好,所以就把墙凿了个大洞,以方便日常交流?

你当我是傻子?

佐藤千岁觉得智商受到了侮辱,很想吐糟两句,但没顾得上,她的注意力全被阴魔丸吸引了。

她缓缓伸出了小手,小心翼翼把这颗“血管”在缓缓膨胀收缩,给人感觉像是活物的邪异珠子拿起,放在眼前细看。

生命力,这颗怪异的珠子里有浓浓的生命力。

除去了这珠子外表带给人的邪异感,这就是她拿在手中的唯一感觉。

当然,这只是她的一种本能的直觉,并不能确定。她身体虚弱,哪怕不进行剧烈运动,只是心情紧张有时就会喘不动气了,憋到脸色发紫,生不如死,但拿着这颗邪异的珠子,感受着它散发出来的气息,一瞬间就连呼吸都觉得顺畅了不少。

一时之间,她都有点冲动了,很想学习一下雾原秋这不要脸的家伙,把这东西往兜里一揣,扭头就跑,但理智很快就抑制住了这股冲动,要是她能从雾原秋手里抢东西,电车上遇到怪物早就自己上了,哪里有雾原秋什么事——让她先跑50米,她也不认为自己跑得过雾原秋。

但还是好想要啊,越看越想。

…………

佐藤千岁在那里仔仔细细观察阴魔丸,雾原秋无事可干之下,也在打量着她。

这少女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纤细,手指纤细,手腕纤细,腰也纤细,穿着黑色半膝袜的腿儿也细,甚至脚都很小,这会儿垫在屁股下面,只微微露出了几个圆圆的豆蔻,瞧起来倒有几分可爱。

发型是披肩发,但发丝给人感觉也比常人细一些,特别是额前的留海格外明显,在洁白额头的衬托下,真显得特别细细碎碎,甚至有些雾蒙蒙,而且发质有些缺乏光泽,发梢微微泛黄,让她的发色整体上看上去有点偏粟色。

皮肤很白,白到微微有种透明感;脸很小,曰本人夸别人好看,常常会说一句“这个人脸好小哦”,她大概就会经常听到这种夸奖,真就有一张巴掌大的小脸。

至于五官嘛,她的眼睛最有特点,猛一看弯弯的像月牙,很可爱,但细看之下,她的瞳孔又像是立着那般,又有点像猫眼。

特别是她现在在很认真的看东西,好奇又专注,眼睛就更像猫儿了。

雾原秋打量了一会儿,觉得要给她贴一个标签的话,大概要写成“可爱风的猫眼JK”,而总体评价的话,那就是颜值颇高,起码也能打个90分,身材……

50分吧,不能再多了,她基本就是块平板。

美中不足,令人惋惜啊!

雾原秋看着很养眼,但没心动,这长相不在他的好球区,他喜欢黑长直、大O派和白丝,这猫眼黄毛丫头一点也不沾边。

佐藤千岁不知道雾原秋已经在肚子里给她打完分了,不然八成小拳头都要硬。她反反复复看了阴魔丸好久,抬眼望向了雾原秋:“所以,这到底是什么?”

雾原秋摇了摇头。

这可以理解成他不知道,也能理解成他不想说,不算说谎,而佐藤千岁理解成前者,再次望了手中的阴魔丸后,微微有些不满道:“你拿到手已经接近24小时了,什么都没确定?”

“我还没来得及。”

“好吧,那你准备怎么处置它?”

雾原秋能看得出她很想要,但直接伸出了手,示意她还回来:“这和你无关,佐藤同学,你该走了。”

“如果你愿意让给我,我可以给你介绍个超级漂亮的女朋友,包你不吃亏!或者我可以帮你组织联谊,直到你找到女朋友为止。”佐藤千岁真的想要,紧紧握着不肯还给他,直接开出了价码。

雾原秋哑然失笑,等获得超凡之力,找女朋友还不简单?到时去东京找,找不到就殴打曰本首相,逼他帮着找,没必要北海道这荒山野岭凑合,这边人口基数太小,效率应该很低。

这点蝇头小利诱惑不了他,他马上义正辞严道:“我不是那种人。”

“那50万円,再加上刚才的条件!”

“不。”

“再加100万!”

佐藤千岁孤注一掷了,以她的年纪来说,拿这么多钱压力也很大,需要偷偷变卖不少自己的收藏品,被父母发现了极有可能要连夜逃去外婆家避难。

雾原秋干脆不答了,直接起身轻轻一捏她的手腕就强迫她松开了手指,直接拿回了阴魔丸:“好了,你看也看过了,快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要是这黄毛小丫头说话不算数,还敢跑来骚扰,下次他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身为正道的光,讲一次道理也就够了。

佐藤千岁交易失败也不沮丧,刚刚只是尝试,能轻松弄到当然最好,弄不到也无所谓——这么奇异的东西,刚才的出价她都觉得寒碜,被拒绝了毫不奇怪。

要是东西属于她,雾原秋出多少钱也别想她卖。

可惜了,这小子果然不傻,不多花些时间和精力,看样子没办法弄到手了。

她毫无放弃之意,眼见雾原秋站起来很像要把她拎出屋外了,马上大叫道:“等等,我还有话要说,不听你一定后悔!”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