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计划和器械,今晚我就开始准备。”佐藤千岁说着话,气喘吁吁地将一个大书包和电脑包交给了雾原秋,“这些书、资料你先拿回去看,还有这台笔记本你也先拿去用,里面有许多视频资料,你没事的时候就看一看。”

“谢谢。”

雾原秋伸手接过了书包和笔记本包,双方决定一起合作了,佐藤千岁就马上行动起来,带着他就来到了她家……附近的咖啡厅,把他往这儿一搁就自己跑回家了,完全没有邀请他去做客的意思。

大概是出于少女的矜持吧,带着一个男生去朋友家没什么,带回自己家就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尤其是刚刚认识

雾原秋也不在意,点了杯橙汁就等着,然后就收到了这么多东西。

他随手翻了翻书包,发现里面都是当前各流派的基本技法资料,虽然都是些印刷品、打印件,没什么手抄古卷,但好像很齐全,反正他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到了一连串或是熟悉,或是薄有印象,或是十分陌生的流派名字,从空手道、合气道、柔道到中国的意拳、白鹤拳、节力拳无有不包——搁古时候,这一书包“武林秘籍”说不定能打出十条人命。

他忍不住问道:“这都是你收集的?”

佐藤千岁正像是小松鼠一样捧着热饮嘘溜着喝呢,闻言一脸小骄傲:“当然是我啊!”

“原来你真的很喜欢这些……”

佐藤千岁哼哼道:“现在才相信吗?”

“倒不是不信,只是你身体好像不太好,又不能练,很难想象你真对这些有研究。”

“不能打棒球还不能看棒球吗?很多大联盟的球迷都没进过几次打击区,都没站上过投手丘,不也特别懂棒球战术吗?我至少还是在道馆长大的,小时候擦了好几年地板呢!”

雾原秋觉得有点靠谱了,眼前这病猫少女家学渊源,又是个狂热爱好者,能教好的可能性再次上升。

他认真道:“我会好好看的。”

“嗯,这些只是为了扩展你的视野,方便触类旁通,真正要学的东西,我整理好再给你。”

“辛苦了。”

佐藤千岁眼睛闪闪发亮:“对,要记得我的辛苦,将来别忘了回报我。”

“知道了,要是确实教得好,我会按约定付学费的。”雾原秋将书包的拉链拉好,“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佐藤千岁掏出了纸笔,“把你的事和我说一说……你穿多大的鞋子?身高多少,臂长多少,胸围多少?”

雾原秋又把屁股放回到椅子上,开始如实一一交待。

“那你平时怎么锻炼呢?”

“我按那霸手大师湖城亲云锤炼身体的方式进行锻炼。”

“湖城大师?”佐藤千岁目露迷惑之色,“他去世快四百年了吧,我没记得他留下什么著作啊……”

“有的,有一本记述他人生经历的书叫《亲云传》,里面有他日常锻炼的方法,我在养护院阅览室找到的。”

佐藤千岁又抱头想了一会儿,还是没印象,直接道:“那本书还在吗?要在的话,明天带到学校给我看看吧!”

“在的,明天我拿给你。”

佐藤千岁把这事先放在一边,然后又拿着小本本问道:“除了体术,你还想学什么?”

雾原秋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武器啊!咱们要去找那些行凶者的麻烦,不能带枪不代表不能带别的,我觉得你至少需要学习一种近战武器的相关技法。”

雾原秋明白了,马上道:“我一直用斧子,你能教吗?”

佐藤千岁眨了眨眼:“斧子?这个……你为什么要学这么古怪的武器?极意神道流中没有和斧子相关的技法。”

“那你能教什么?”雾原秋很好说话。

佐藤千岁如数家珍:“剑术、薙刀、长枪、双拐、棍棒、弓、弩、手里剑和铁炮……铁炮算了,不建议你学,现在这是娱乐项目了。”

雾原秋小吃了一惊:“这么多?”

“对啊,极意神道流大部分传承自香取神道流,香取神道流里就有这么多武器技法,而且还能细分,像是剑术还可以分成野太刀术、太刀术、小太刀术和居合术,棍棒还能分成短棒和长棒,长枪能分成刺枪和钩枪,弓能分成木丸大弓和木丸小弓,手里剑也能分成忍式手里剑和武式手里剑,其他也差不多,多多少少都能分点什么出来……这个,你从没听过香取神道流的名字吗?多有名的流派啊,曰本起码一半的武技技法都能和它扯上关系。”

雾原秋听过是听过,但真没想到是这么一个大杂烩流派,忍不住道:“那三知代同学的体术,只是她所学的一部分了?”

“没错,极意神道流的体术分成合气、空体和柔术三大类,她比较擅长空体类的技法,但别的也会一些。武器她选的剑术,主修的是极意流水。此外,她眼睛特别好,很擅长射箭,还会一点点忍术。”

雾原秋再吃一惊:“忍术?”

这不是都2020年了吗?还有这东西?最后一个忍者不都死了吗?

佐藤千岁无奈道:“听起来很像是假的,但确实是真的,香取神道流中就有忍术分支,所以极意神道流也继承了相关技法。只是练的人很少。”

顿了顿,她又低声补充道,“从战国起,历史上数次大动乱,都有神道流各派系的弟子参加,后来也出过许多无法无天的家伙,很喜欢暴-动或是当野领主,不然就是和一向宗搅合在一起,发起米骚动闹事,所以技法大都和战争相关,更倾向于战场上的实战搏杀或是暗地里的潜伏、偷盗、破坏和刺杀,并不是单纯的武道流派……那个,我祖父就是参加工会罢工、市民共斗失败了,从九州发配到北海道来拓荒的。”

啊!这……

雾原秋算了算时间,试探道:“是那个……市民共斗吗?”

佐藤千岁无声点头,一脸无辜。

她也不怕和雾原秋说这些,都是老黄历了,她爷爷早已过世,这一页已经翻篇,政府都放弃追究了,说不说无所谓,但分享自己家的小秘密能显得真诚一些,有利于合作,她现在很希望和雾原秋搞好关系。

她很会和别人交朋友的,有一大票关系很好的女同学,不然之前也不敢答应帮雾原秋组织联谊到他满意为止——那少说也得找出十几个漂亮可爱又温柔的女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雾原秋没话说了,你们这流派原来姓左啊,当年想在曰本打游击没打成(曰本太小了,没办法农村包围城市),搞罢工搞市民共斗又被定性成了反ZF的“阴谋家”,难怪被踢到北海道来了。

你们家的经历也是够多姿多彩的,咱们还差点都成了社会主义接班人。

不过这些都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雾原秋听听也就算了,没多放在心上,把话题扶回了正轨,也真拿佐藤千岁当教练看待了,虚心请教道:“对武技我也不太懂,一直在自己瞎练,你觉得我学什么合适?”

佐藤千岁马上道:“短棒和剑术,这些在城市里比较好携带,而且和体术有许多共通之处,也可以互相弥补。”

雾原秋沉吟起来,听起来对树精是没什么用的,他以前拿刀试着去砍过树精的藤蔓,没成功,藤蔓太韧了,根本削不断,最后10500円买的机制打刀都被抢走了。

但目前好像难以两全,曰本古时候披甲率好像很低,铁甲也少,不流行近战重武器,就算极意神道流是战场实战流派都没有相关技法,那……不行先凑合着,反正学学短棒、剑术也没坏处,最多自己偷偷练斧头好了。

或者等再多了解了解佐藤千岁,确定她比较可信了,再拐着弯向她请教一下怎么对付重甲的敌人也行。

他同意了,同样表现得很有合作精神,点头道:“那听你的,就学短棒和剑术好了。”

佐藤千岁在本子上记好:“我回头就给你准备好相关器械,一部分给你快递到家里,供你空闲时间练习,到时你注意查收一下。”

“我知道了,那购买器械的钱,回头你列个帐单给我。”亲兄弟明算帐,雾原秋觉得这部分钱该自己负担。

佐藤千岁一脸的不差钱:“我来付好了,就当我的投资,而且也花不了多少钱,大部分家里有现成的。”

她准备让她哥哥背锅,就说她哥哥拿到大学去用了,反正她哥闲着也是闲着,他不背锅谁背锅。

雾原秋也不和她争,见没什么事了,直接起身道:“那就先这样了,我回去等你准备好?”

佐藤千岁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自信道:“好,等我去找你,很快的。”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