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原秋告别了佐藤千岁这猫眼少女后,并没有直接返回公寓,而是用手机查询了一下地址,背着两个包搭电车去了市郊。

这里有一个小型的流浪动物救助站。

流浪动物救助站是幢平房,方方正正的很像便利店,但墙上贴有大量公益海报,招牌也是卡通画风的,花花绿绿倒显得颇为温馨。

当然,这只是表象,曰本的动物救助站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地方。

曰本的街道上很少看到流浪狗,就是因为会有专人捕捉后送到这里来,然后这些流浪狗就会在网上公示三到五天,看看有没有人愿意领养。

如果没有,这些流浪狗就会在一周内被“处理”掉,甚至还有人专门就干这个,职业名叫“扑杀者”。

很多人应聘了这里的工作,最初都是因为喜爱动物,同情怜悯无家可归的猫猫狗狗,结果待的时间久了,不是接受不了黯然辞职,就是心灵麻木了,认可了这种“有些事必须有人来做”的理念——流浪动物身上很容易携带病菌,特别是狂犬病,有一定致死概率的,而即使没有病菌,流浪动物对行人,尤其是幼童也存在一定威胁性。

在曰本的动物救治站,一年大概要“处理”掉10—17万只流浪动物,颇为令人无奈,为此一家电视台还拍了一部半纪实的电视剧《为了这条街上的生命》来记述这些事。

可惜什么也没改变。

这剧雾原秋就看过,属于当年在雾岛市特殊养护院里被迫追的剧,那里的孩子看这剧很有共鸣,不少桀骜不驯之辈看了都偷偷流泪。

大概,是都想到了自己吧?

雾原秋现在需要一条狗帮忙试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里。这里的狗绝大多数很快就会死,虽然帮他试药也不是什么美差,但生存几率起码比在救助站高得多,也算让某只狗多一个选择。

这不能称为做好事,但……应该也称不上作恶吧?

雾原秋进去后,发现这里没什么欢声笑语,气压很低,所有人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而在他表明来意后,也没有人表现得太高兴,很平淡就允许他进去挑选了。

这里狗多猫少,大概有主人的猫也喜欢离家乱窜,和野猫混在一起,收容人员不好确定身份,所以轻易不敢乱捕,倒是流浪狗非常好分辨,基本全都给拎到这里来了。

这些猫猫狗狗被按体型分类,分别被关在不同的不锈钢笼子里,几乎都十分安静,对雾原秋的到来不闻不问,而雾原秋看了一会儿,找了一个工作人员问道:“请问,哪条狗情况最糟,最没可能被人领养?”

在清扫笼子的工作人员看了他一眼,不太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很少有人会收养成年的流浪狗,更喜欢去宠物店买只小狗慢慢养大,这里的狗基本都不可能得到领养的机会。

但他想了想,还是带雾原秋走到了一个单独的小笼子前,指着里面说道:“这条,它很老了,没人会要它。它还受了伤,被遗弃在了垃圾场,环卫工人送来的。”

雾原秋抬眼看去,发现是条看起来有点串种的沙皮犬,深棕色的皮肤,大头,背短,黑鼻,河马嘴,皮肤充满褶皱,把狗脸上的小眼睛都快挤没了,身上还隐隐能看到很多疤痕。

总体而言很丑,趴在那里看起来十分忧郁。

那条沙皮犬也发现了雾原秋,但没起身,就趴在那里静静地看了他一眼,眼神凝重,有种无欲无求的味道。

雾原秋望了它一会儿,转头对工作人员问道:“它还有多久到时间?”

工作人员微微一愣,但马上反应过来雾原秋在问什么了,没想到他是个知情的,迟疑了一下答道:“大概是明天。”

“明天吗?”雾原秋想了想说道,“能不能让我单独和它说两句话?”

工作人员莫名其妙,觉得他是怪怪的,但这也不关他的事,转身离开继续去忙他的。

雾原秋蹲到笼边,招手示意这条血统不太纯的沙皮犬过来,而这条沙皮犬倒算是颇有灵性,在他招了一会儿手后,竟然真走过来了,站在那里望着地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雾原秋客气问道:“你可能听不懂,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主要是为了我自己问的,求个心安。那个……我想和你做个交易,你现在的处境并不好,我想请你帮我试药,结果我也说不准,有可能会死,有可能会变异,也有可能会恢复健康,继续活下去。所以,你愿意吗?”

他问完了,等了一会儿,发现这狗没反应,就站在那里看地板。

他想了想又问道:“你不吭声,我就当你同意了?”

狗还是没反应,雾原秋起身去找那名工作人员:“就是它吧。”

“你要选它?”那工作人员奇怪地看了看他,提醒道,“那条狗大概快十岁了,养不了多久的,而且它可能被人送去参加过非法斗狗,性情难以确定,有一定危险性,身上还有伤,想治好它价格可能不会低……你确定要选它吗?”

“我很确定。”

雾原秋再次肯定,这条狗除了他估计不会有人要了,几乎必死,所以他就要这条。

工作人员见他态度十分肯定也不再劝说,垂着眼睑又问道:“那你是付领养费还是出示狗粮订单收据?”

收养流浪猫狗一般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付钱,这是为了防止冲动性领养造成二次遗弃,以及防止虐待动物发生。

有些人有可能突发奇想,或是看别人的猫狗特别好,于是就想养一条,但真领养了,又要打扫狗窝猫窝,又要给猫狗喂食,还要带猫狗去散步玩耍,没两天就烦了,于是又扔了。

还有些心理变态的人,会虐狗虐猫,有时也会来骗求助站的流浪动物。

所以,为了防止这些情况发生,流浪动物救助站不会白送猫狗,需要付钱才能领走,而这些钱会用来维护救助站。

收养不是占便宜,其实是种付出。

另一种则相当于免费了,但同样为了防止以上情况发生,收养人需要一次性订购一年的狗粮或猫粮——爱在哪买在哪买,但你要出示订单和付款收据,以证明不是一时头脑发热,已经投入了成本,会好好对待收养的猫狗。

雾原秋当然拿不出狗粮订单收据,直接道:“我付领养费。”

“那请这边来。”

工作人员带雾原秋办手续付钱去了,很快沙皮犬就被单独装进了一个小笼子里。当然,这小笼子也是要付钱的,而工作人员看他年纪小,还好心帮他联系了一辆皮卡小货车,会把他和狗一起捎回家。

在等车的时间,雾原秋掏出了钱包,给募捐箱里塞了一千円,犹豫了一下,又塞了一千円,然后等车一到,带上狗就赶紧溜了。

这里的气氛实在太致郁了,完全不适合他这种人,但他也做不了更多的事了,只能花点钱求个心理安慰。

他觉得吧,造成这些流浪动物悲惨情况的事儿,该怪原主人。

他娘的承担不了责任就别瞎养,养一阵子你又扔了算个什么事?

害老子来了这种地方浑身不自在!

…………

天色蒙蒙黑时,雾原秋带着狗返回了公寓。

理论上,这种廉价公寓是不准养狗的,特别是这沙皮犬个头还不小,体重一般也有个三四十斤,更是在禁养范围内,但也没人管他,他拎着笼子就上楼了。

锁好门,他扔下书包和笔记本包,看了一眼墙上的洞,发现那里已经挂上了一块蓝色的“门帘”,倒是又把两间公寓隔开了——还是不怎么方便,但前川美咲估计也没别的好办法,只能先这么凑合。

他没多管,拎着狗笼子就去了洗手间,接着进了“壶中天地”,把笼子放下,又回到正常世界买了一大堆东西——速食便当、牛奶以及一大块火腿。

再次回到“壶中天地”后,沙皮犬还是很安静地趴在笼子里,他又来来回回折腾了好一阵子,弄了盆装好了牛奶和饭菜,给沙皮犬准备了一顿还算丰盛的晚餐。

速食便当配火腿,和他吃的一样。

美食尽在眼前,但沙皮犬没什么反应,就那么瘫在笼子里,静静趴着。

雾原秋把饭盆向着它推了推,无奈道:“没别的意思,我需要你帮忙,先请你吃顿好的。”

死刑犯还要管顿杀头饭呢,虽然试药未必会死,但他是个讲究人,先给这狗吃顿好的,算是以防万一。

沙皮犬听不懂他的话,但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善意和歉意,终于起身走到了饭盆旁,静静在那里站了站,然后就低头慢慢吃了起来。

雾原秋也在狗笼子旁边坐下,开始扒饭。

很快,一人一狗都把饭菜吃了个干净,雾原秋直接去把那颗“次品阴魔丸”拿了过来,塞进了笼子里,说道:“好了,咱们开始吧!要是你能不死,也不会变异到打算吃人,下半辈子我管饭。这是我的承诺,你尽管放心,我这人说话一向算数。”

然后他等了好久,狗一直在看着药丸,完全没有下嘴的意思。

雾原秋也有点挠头了,这狗要是大吵大闹,连叫带咬,他说不定还能狠下心来,把药丸直接给它硬塞进去,反正它本来就要死了,他也不算在做坏事,处理得也已经够人性化了,问心无愧,但它偏偏表现得这么“佛性”,和一般的狗有点不一样,这倒让他很难下狠手了。

也许该去买只羊的,用狗做动物实验好像是个蠢主意。

他都犹豫着有点想放弃了,觉得不行就算了,这狗好像挺有灵性的,看起来也很可怜,那留着它在石头山当个伴也不是不行,但这时沙皮犬抬头看了他一眼,默默伸出浅蓝色的舌头,轻轻一卷就把药丸吞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