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千岁觉得雾原秋身上很有问题,但现在合作之初,她也不好指着雾原秋的鼻子大骂“你这个骗子”,毕竟她想要的东西还没到手,但雾原秋也不是傻子,看她眼波流转,表面上笑吟吟的,眼睛里却是浓浓的狐疑之色,也觉得有点不太对了。

自己的话哪里有问题?她在怀疑什么?这丫头鬼精鬼精的,没发现什么不对吧?

合作刚开始,还指望跟她学完去打怪呢……

他想了想,诚恳道:“佐藤同学,我确实没怎么跟人打斗过,也就去年打过……三次还是四次小混混。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欺负养护院的小孩子,还踢了我一个小妹妹一脚,我气不过才晚上爬墙去揍他们的。这就是我和人打斗的主要经历了,我不知道你觉得哪里不对,但我没骗你。”

雾原秋的语气很诚恳,身上又弥散着淡淡的“正气”,让佐藤千岁本能就信了,但很快她悚然一惊。

我为什么这么容易就信了?

我爸说的话我都要想三遍才敢信的啊!

但她也确实打消了不少疑虑,轻轻哼哼道:“我也没说不信你,就是你这情况有些奇怪,正常人不像你这样。”

“那个……以前的事就别提了,谁都会有点小秘密,对不对?我的基本情况就这样了,咱们还是赶紧开始吧!”

“小秘密?”佐藤千岁顿时猫眼就亮了,里面满满都是好奇,小手捧胸道,“什么秘密?不能和我说吗?我们已经是伙伴了,互相之间不该有秘密的,你告诉我好不好?”

“这……你能保密吗?”

“我能!”

“那我也能。”雾原秋怎么敢说,别说现在双方只是合作关系,连朋友都未必算得上,就算是朋友也不敢说。

小气鬼!

佐藤千岁有点不开心了,要不是打不过雾原秋,这会儿肯定要飞起一脚把他踢个跟头的。她很不高兴地去一边拿了个纸袋子过来,随手丢给雾原秋:“这是我为你量身拟定的训练计划,你看看吧!”

雾原秋马上开袋翻看起来,一看之下眼睛差点瞎了,佐藤千岁写的字又细又小,也就他没有密集恐惧症,要有立马就得犯病——都说字如其人,这丫头八成心眼不大。

但计划还是很详细的,规划出了要学的内容,体术、棒术和剑术都有,怎么练习都写得明明白白,起码也相当于道馆内的一份高级私教课程,还规划得特别长久。

佐藤千岁不高兴归不高兴,但不耽误正事,在旁讲解道:“上学时间由我指导你,放学回家后你照着上面完成练习任务,第二天我再检查纠正。等有了阶段性的成果后,我们就去找小代的麻烦,让她当工具人给你陪练。”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不要怕输,练拳百遍不如挨打一次,只有实战才能让人进步,小代小时候也经常被她爸爸踢得满地乱滚。”

有个好对手很重要,这道理雾原秋还是懂的。

以前他看过一个故事,说是一位国家级的网球职业选手退役了,只把网球当兴趣爱好,也没打算让孩子走自己的老路,闲了就在家里带着孩子玩玩,就当锻炼身体,但她儿子怎么也打不过她,从小被她虐到大,一次也没赢过。

她儿子觉得自己毫无天赋,球技烂得一逼,都不敢和别人提自己打网球。

结果等到了高中时陪朋友去了网球场,被朋友硬拖上场试了试,才发现自己好特么的强,一路碾过去无人能敌。

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像是乒乓球、羽毛球,都不乏陪练陪着陪着,转头自己参赛拿到冠军的例子一大把。

他们的对手就是冠军级别的高手,他们本身可能略差一些,但陪练久了,水平自然而然就上去了。

他点头道:“我没意见,输没关系,能进步就行,三知代同学当对手很合适……我多久能击败她?”

佐藤千岁用力一攥小拳头:“有机会的!”

“我是在问多久。”

佐藤千岁再次用力一攥小拳头:“有机会的!”

雾原秋不问了,你他喵的就是觉得我不可能打得过她吧?

…………

训练很快开始了,今天的计划是先做基础修正,以体术为主。

佐藤千岁给他摆好了一个架式,说道:“这是三战立,空手道中的基本形之一,当年吹过是可以抵挡一切攻击的最强受形……对了,你对空手道了解吗?”

雾原秋点头道:“知道一点。”

“说一说。”

“嗯,我想想……毛利兰是松涛馆流的强力选手,攻击多依赖腿法,大开大合,十分凌厉;和她一直竞争的那个圆脸女高校生好像是刚柔流的,拳法用得较多,攻击快速又犀利,有点三知代的那种感觉;还有一个喜欢园子的黑炭头,好像是极真会的,强调对躯体的强力攻击和抗击打能力……”

“等等,你在说什么?毛利兰是谁?我没听过松涛馆流还有这位强力选手……”

“《名侦探柯南》你没看过吗?就是那个死神小学生。”

“没有。”

“那可惜了,还是挺好看的。”

佐藤千岁淡眉一皱:“那你看过《必杀仕事人》吗?那个正义杀手的故事,身体素质强悍无比,技巧娴熟,随随便便就能打几十个人。”

“没有。”

“我们扯平了。”

雾原来不说话了,这家伙一点亏也不肯吃啊!

佐藤千岁也明白了,雾原秋是一点也不懂,门外汉里的门外法,赶紧把话题扶回了正轨:“空手道,也就是以前的唐手,极核心讲求的就是‘攻受’二字。攻就是突,就是蹴,就是虎击,就是手刀,就是一切打击敌人的方式;受就是防御,所有防御技都可以称为受技,但在实际应用中,要做到攻中有受,受中有攻,所以我们才需要在原地构形,来体会这种攻受之道,等熟练了,进一步配合上步法和呼吸法,再在移动中练习,有成果了就可以投入实战,受挫了就再回来改进修正,这样你的技巧就能飞速提升……”

雾原秋认真听着,但感觉GAYGAY的,有点怀疑搞基中的“攻和受”就是这么来的——原来搞基也和武学颇有渊源,以前真没想到。

但他很快奇怪起来,打断问道:“这个……我们不是该学习极意神道流的体术吗?怎么从空手道开始讲起?”

佐藤千岁理所当然道:“因为极意神道流体术中的空体类,很多技法就是抄空手道的啊!”

“啊,抄的吗?”

“时代在发展,不是越古老的东西就越好,兼容并蓄才能前进,现在大家还都在互相抄呢!有了新技法,没用两年就改了名各流派都有了,这很正常,不然流派就会被淘汰。就算是以前,空手道要不是抄了示现流的‘一击必杀’理念,也不会形成他们‘手足成刀,一击必杀’的核心理念,也不会发展得这么好,搞不好依旧平平无奇——他们抄了,示现流都没说什么,我们当然也可以抄。”

雾原秋无话可说了,“好吧,我们继续。”

佐藤千岁白了他一眼:“刚才说到哪了?啊,对,比如三战立这个形,刚柔流用得最多,而刚柔流源自中国明代的白鹤拳,白鹤拳又吸收过明代军中拳术节力拳,所以这个形最初是用在军阵之中的。”

“军阵搏杀不同于私人比武,要求的是队列齐整,所以这个形首先注重的是防御,再次注重的是防御如何转为反击。”

“比如,三站立要求全身绷紧肌肉,两膝微微相对防止被人踢档;中间看似门户大开,但随时可以用双臂或是武器格挡对方的攻击,就算被敌人突入了身侧后,也很方便蹬地发力转身对其攻击,而且由于肌肉一直紧绷,如果攻击范围内的敌人露出破绽,瞬间就可以对其进行致命一击。”

“好了,现在看清楚,如果攻击是这么来的,你准备怎么应对?对,不用理会,你只要微微侧腿,让他一脚踢在你大腿的厚肉上,对你伤害微乎其微的同时,马上发动反击……如果我这样呢?不对,你要勇于承受敌人的攻击,为必杀一击创造机会,战斗结束得越快越好。三战立本身还有一个含意,就是要追求连续作战,战场上敌人众多,可不会让你打完休息五分钟再开始,所以哪怕承受一定伤害也要尽可能保存体力。”

“笨蛋,是承受一定的伤害,不是对要害也不管了,你这里要受伤了还留体力干嘛?”

“这里要用受技,变形很简单的,你看这样,对,这叫压受,在敌人未发力完全时压下敌人的攻击,借势反击……用手和用武器道理是一样的啊,这还需要解释吗?没让你一定要空手这么做。”

“保持重心,习惯形就是为了让你养成保持重心的习惯。这里,这里,这里连成一条线,这是你身体的轴,把重心放在这根轴上,绝对不能变,一切攻击都要围绕这根轴来进行。”

“对,转身,足引……就是勾我的脚。对了,不对,笨蛋,围着轴向内转身,你向外转身是怕对方不好挑打你哪里吗?近身格斗中要注意对空间的争夺!这可以,是受小代启发吧,干扰对方视线有利于争夺空间。”

“笨蛋!笨蛋!小代八岁就比你聪明了,面对这种情况,你该向内转身,钻进敌人的怀里去,你抗击打能力那么强,你在怕什么?为什么总想着躲?承受攻击啊,要是小代的话,你要能成功钻到她怀里,你们互换几拳,她一定比你先倒下!”

“说,你以前到底是和谁在对练,为什么下意识总想拉开距离躲避?你是怎么养成这些坏习惯的?!”

雾原秋默默忍受,这丫头教学态度好恶劣啊,但学东西嘛,没办法,还是得听——等老子学有所成了再和你丫的算帐!

太阳慢慢升起,雾原秋头上有了薄薄的汗水,学得全神贯注,以前根本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讲究,有这么多道理。

他有点感受到格斗的魅力了,觉得就算不是为了更安全更有效率地杀死怪物,练练也挺有趣的。

当然,老师要是别这么爱骂人就好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