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太郎一直跑到了一个看起来就颇为富裕的町区才停下,这里沿街全是二层独幢带车库的大房子,街面上也比较整洁干净,起码是个中产偏上家庭才能住的地方

然后,它又嗅了嗅空气中的气味,换了个方向接着跑,最后到达了这个町区的一块空地,里面有群孩子正在打棒球。

雾原秋远远看了,估计它的原主人就在这群孩子里了,倒是慢慢停下了脚步。

君子有成人之美,这狗也算是赌过命的,如果它非要回到原主人身边,他也没什么意见,就当当初的交易条件是这个好了。

但他停在原地看了片刻,正准备转身悄然离开,却发现沙太郎就站在空地边上却不进去,又成了呆呆笨笨的样子。

他又有些好奇起来,抱着小花梨走了过去,顺着沙太郎的视线看了片刻,发现它在看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这帮小孩在玩投打对决,小男孩没轮到上场,正和一只边境牧羊犬嬉闹,玩得很欢乐,能看出不是养了一天两天了。

这是另有新欢了?难怪这狗不敢过去。

雾原秋蹲下,轻拍了拍它的狗背,问道:“你准备怎么办?”

沙太郎动也不动,就静静地望着那个小男孩。

他们一个少年、一个小萝莉和一只丑狗站在空地边,这组合还是挺引人注目的,很快被那个小男孩发现了。他往这边看了两眼,突然惊喜地跑了过来,还大叫道:“阿丑!”

但他跑到近前,却有些迟疑了,沙太郎比原来毛色深了一些,看起来略微有点不太一样了。这让他不太敢确定,再次问道:“阿丑,是你吗?”

沙太郎目光转到了紧紧跟在小男孩身后的边牧身上,没有发出任何动静,而雾原秋笑问道:“你以前有只沙皮犬?”

那小男孩马上点头道:“是的,和它……差不多。”

“那为什么没继续养?”

小男孩郁闷道:“我爸爸把它送人了。”

雾原秋马上追问道:“送给谁了?”

“送给社长了。”小男孩说着话,越看沙太郎越像自己的狗,蹲下伸出了手,“阿丑,就是你对不对?快过来!”

沙太郎矮胖的身子微微晃动了一下,但见边牧半挡着小男孩,终究没有迈动步子,而雾原秋仔细看了它一眼,直接笑道:“它不叫阿丑,叫沙太郎……你爸爸把你朋友送给社长,你同意了?”

小男孩见沙太郎不过来,有些生气地站了起来,理直气壮道:“你又不懂,那很重要,妈妈说爸爸要升职,没办法……”

“然后你父母就给你买了条边牧当补偿?”雾原秋大概搞明白怎么回事了,沙太郎给这孩子他爹拿去讨好社长了,而沙太郎八成不是想逃跑未果,被打了一顿扔掉了,就是那位社长喜欢私下斗狗,拿沙太郎当了“斗犬”,结果沙太郎战斗失利就直接进了垃圾站。

小男孩不说话了,但眼睛盯了沙太郎一会儿,很是恋恋不舍,疑惑道:“这真不是阿丑吗?”

“不是。”雾原秋回答得很肯定,就算以前是,现在也不是了。

雾原秋准备带着沙太郎直接走人,这种人家别想把狗再要回去,但小男孩看他要走,眼睛滴溜滴溜一阵乱转,突然脸上的神情变了,大声叫道:“不对,这就是我家的狗,这是你捡来的还是偷来的?”

可以啊,有其父必有其子,看不要脸这劲头将来搞不好也是个人才。

雾原秋忍不住笑出了声,半弯下腰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才七八岁我就不会打你?我眼里可没大小男女,只看讲不讲道理,你是打算试试我的拳头吗?”

他说着话就把拳头捏得骨节爆响,小男孩畏惧地退了两步,倒是那条边牧很勇敢,伏低了身子叫了起来,露出了犬牙,看样子准备护主。

好在那小男孩也不敢和一个大他快十岁的高校生打架,退了两步后竟然掉头跑了。边牧犹豫了一下,也不敢呲牙示威了,连忙夹着尾巴追在了主人后面。

雾原秋也懒得追,这小孩子是够混蛋够讨厌,但他二十岁的人了,追上去打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也不合适。

再说,还有沙太郎在看着呢,当着它的面打它前主人容易让它为难。

盼着那孩子掉沟里摔断腿好了。

他直接踢了踢沙太郎的屁股:“走了,别看了,当舔狗是没有好下场的,你回那个家他们也不会留下你,十有八九会再把你送给那个狗屁社长。”

沙太郎连挨了好几脚一动不动,一直望着小男孩跑没了影才掉转了身子,默默往来路走去。

雾原秋牵着花梨的手,边走边笑道:“现在不装了?你其实变聪明了,一直能听懂我的话,是不是这样?”

沙太郎低头走路,神情忧郁,一声不吭。

雾原秋也不介意,看沙太郎这表现,十分有灵性是错不了了。

它很明显对那小男孩极有感情,搞不好是看着他长大的,发现他有了新的同伴后,能感觉到它在失望,觉得自己回不回去已经无所谓了。

或者说,它只是希望原来的主人能开心就行。

但在听到那小男孩说“把它送走很重要”后,它的失望变成了失落,估计也是第一次搞清了自己为什么被送掉。

它确实变了,以前就挺通人性的,和一般的狗不太一样,现在好像更强了,有了点“灵兽”的苗头,不再是普通的动物,有了自己的思想,有了自己的感受。

娘的,这家伙也够能装的,要不是找原来主人的诱惑太大,它实在没忍住,搞不好再装几个月也露不出马脚。

雾原秋越发想和它搞好关系了,也不管它有没有反应,接着安慰它道:“人生就是这样的……狗生也一样,缘来惜缘,缘去随缘,你是对他有感情,但现在这份感情已经划上了句号,就别想那么多了,以后好好跟着我混。等将来我发达了,给你从中国弄条血统纯正的美少女沙皮犬当老婆……两条也不是不行,绝对不让你吃亏。”

沙太郎还是没反应,而花梨虽然没太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半懂不懂,但好像能感受到它的心情,轻轻伸手扯了扯它的耳朵:“汪酱,没事的,我会一直和你玩的,不要别的狗狗,大哥哥也不会把你送人。”

沙太郎被扯耳朵微微有些不舒服,但歪头看了花梨一眼,就任由她扯了。

雾原秋看了恍然大悟,原来沙皮狗喜欢小孩子,不喜欢帅哥啊,难怪总不鸟我……

他边想边四处找着出租车,看看能不能把狗和人一起运回公寓,冷不丁身后传来了一阵引擎轰鸣,一辆明显改装过的雅马哈摩托呼啸而来,瞬间一个漂移甩尾,尾烟滚滚,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