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车来势汹汹,气势不善,上面坐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额前染着一缕黄毛,穿着白色风衣,背面写着“翼神”两个好大的汉字,随风摇晃,看起来有点像是《海贼王》里的海军大将,看上去十分拉风。

雾原秋扇了扇眼前呛人的尾气,想看看这丫要干什么。小花梨则被吓到了,紧紧抓着他的裤腿,躲到了他的身后,怯生生观察情况。

摩托车终于停稳了,黄毛下了车,表情桀骜,看了看雾原秋,感觉是个五好少年,再看了看沙太郎,确定没找错,直接一昂头:“小子,听说你想动我表弟?没打听打听我是谁吗?”

雾原秋无所谓道:“你是谁?”

“我是翼神特攻团的高岛!”黄毛一脸凶狠,靠近了雾原秋,给他施加压力,“说说,这条狗是怎么来的?是捡的还是偷……嗯?你这死狗想干什么?”

以他多年的经验,像雾原秋这样看起来很斯文的学生仔,只要贴近了说话,就能吓得他两股战战,但这次他没靠到面对面的程度,发现沙太郎突然横在了两人中间,低着头站着,也没什么大动作,只有喉咙里隐隐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像是个坏了一半的马达。

雾原秋也低头看了看沙太郎,无语道:“你横在这干嘛,不用你帮忙。”

黄毛更是干脆,一脚就向沙太郎踢去:“才几个月就忘了我是谁了吗?滚开!”

他这一脚是踢实了,沙太郎身上褶皱一阵抖动,身形微微晃了晃,但还是横在那里,嗓子里低沉的呜咽声更大了。

黄毛更不爽了,再次抬脚踢了过去,沙太郎体高还不到四十厘米,只能勉强算是中型犬,只是长得格外敦实罢了,只凭外型也就吓唬一下小孩子。外加他以前见过沙太郎多次,知道它是一直跟在表弟身后的那条丑狗,心理优势非常大。

但雾原秋接受不了了,都说打狗要看主人,你当着我的面踢我的狗,这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他伸手就向黄毛抓去,而黄毛身为暴走团的一员,在街头也没少打架,反应倒是还可以,马上注意到了他的动作,嘴里骂着就是一拳打来,准备先放倒了他再说。

要换了以前,雾原秋才不在乎,挨一拳就挨一拳呗,打架哪能不挨打,要是非不想挨就躲一下再还击也行,但今天他被佐藤千岁用细竹竿抽了小半天,有点条件反射了,一瞬间竟然想出了三种应对方式,或是挂受截击,或是侧身受反打,或是上受下引,全都能一招反制并趁势攻击对方要害,不用花多大力气就能击倒对方。

当然了,他本来就能轻易击倒这黄毛,这黄毛又不是三知代那种从小接受训练,身体素质也达到了某种极限,十余年纵横赛场不败,技巧娴熟到已经开始自我改良,被人称为“同年至强”的天才格斗选手。

这黄毛只是个普通街头混混而已,身体都称不上强壮,根本不值一提,但这种格斗入了门,用全新目光看待攻防的感受,还是让他有些意乱神迷。

学过和没学过,就是不一样啊!

他心生感叹之余,发现不知道怎么搞的,凭条件反射黄毛已经被他拧背身了,正在那里痛得惨叫,顿时又是吃了一惊。

我特么的也没用多大力气啊,真的就是学以致用,以巧胜力,你叫这么惨是在侮辱我吗?笑话我学艺不精?

他有点生气了,但他低头一看,发现沙太郎已经一口咬在了这黄毛的小腿上,正默默甩头撕扯,血都流出来了。

顿时他就由生气升级成了愤怒,你这死狗没看清谁才是主角吗?我正在这儿装逼呢你就咬上了?弄得我好像人仗狗势一样!

混蛋,你添什么乱,这丫又不是三知代,我一个人就能干他十个!

他抬脚就踢在了沙太郎的屁股上,骂道:“别咬了,我不用你帮忙,到一边去。”

沙太郎不听他的,就在那里甩黄毛的小腿。在它眼里,雾原秋已经受到了攻击,那它就要反击,这没得商量,甚至屁股轻挨了一脚后,甩头甩得更起劲了,大概以为雾原秋要它加快速度。

黄毛就惨了,一根手臂被雾原秋控制了,除非自己拧脱了臼不然半边身子都动不了,腿上挂了一只四十斤的大狗,肉都快被撕下来了,痛得眼泪鼻涕都滋出来了,但人倒是还有三分硬气,大声惨叫着骂道:“你完了,小子,翼神特攻不会放过你的!”

雾原秋注意力又转回了他身上,伸手又揪住了他的头发,又恢复成了以前的混混打架模式,挥拳就往他脸上打:“还敢横,你知道我是谁吗?”

“法克,你是谁?”

“你特么的都不知道我是谁还想找后账?你是傻X吧?”雾原秋三拳就把这家伙打了个鼻青脸肿,接着又注意到他头上的那缕黄毛在那里晃来晃去,十分显眼,瞬间进入了极度愤怒的状态,大骂道,“还敢染黄毛?你这是和天下所有正义之士为敌!”

他揪住这缕子黄毛,真用上力了,一把就给他扯了个七七八八,履行了“正道的光”的职责。

黄毛头发被硬生生拔掉,痛得浑身颤抖,惨叫之哀切,能让闻者伤心见者落泪,但雾原秋不管这些,丝毫不讲武德,和狗一起接着围殴他,最后把他那辆改装雅马哈都推进了沟里摔了个七零八落才算完——我特么的穿越过来了都一直低调做人,就凭你丫挺的也敢整天在路上装逼?

不知道环保吗?不知道很扰民吗?

除了你这祸害!

…………

这一切发生在街上,虽然行人不多,但一人一狗在合伙打另一个很是很引人注目的,还是有人报警了,雾原秋远远看到警察来了,踢了沙太郎屁股一脚,抱起前川花梨掉头就跑。

他又不住在这附近,平时更不会经过,只要别被捉了现行,这事就没什么关系。

等跑出了三四条街,雾原秋这才缓下了步子,又恢复了文质彬彬的样儿,正气凛然,看起来十分人畜无害,又是好少年一枚。

他犹豫了一下,考虑要不要绕回去再打那小男孩一顿屁股,给这个坏心眼的小孩一点教训。通常情况下,别人不惹他,他是不会主动惹别人的,就算爱管点闲事也是别人作恶在先,但别人先惹了他,他也不是什么好好先生,和宽容大度不沾边。

和讲道理的人讲道理,谁有道理听谁的。对不讲道理的人,他觉得怎么做都可以,反正也没法讲道理了。

但他看了一眼默默跟在后面的沙太郎,终究还是算了。

给狗一个面子吧!

他把那小男孩扔在了脑后,不管了,觉得神清气爽,感觉这才是穿越的正常节奏,时不时有个反派跳出来挨顿打,十分有益于主角的身心健康——可惜不行啊,自己的敌人不是这些普通人类,和他们打也没意思,主要精力还是要放在寻找更多的怪物上。

他低头看向了抱着的小花梨,笑着问道:“没吓到你吧?”

小花梨呆萌萌的摇了摇头:“没有,大哥哥,他是坏人,他先踢汪酱的。”

雾原秋点点头:“对,那小子是个坏蛋,但你不要学大哥哥,要和小朋友好好相处,除非他先欺负你……有人欺负你就回来告诉妈妈和大哥哥,先不要急着和小朋友打架,知道了吗?”

小花梨乖巧点头:“知道了,大哥哥。”

她虽小,但能分辨出谁好谁坏,雾原秋先后打跑了两次想欺负她妈妈的坏人,她相信以后雾原秋也会保护她的。

雾原秋满意一笑,把她举高高放到了自己脖子上,向远处一指:“走了,咱们回家,路上给你买冰激凌吃!”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