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上,佐藤千岁正依在铁丝网上刷手机新闻,清晨的阳光从她背后映来,给她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显得她格外纤细小巧。

雾原秋抬手打了个招呼:“早上好。”

“早上好。”

佐藤千岁随手收起了手机,正准备询问一下雾原秋昨晚的“课后练习”,但抬眼一看就愣住了。和雾原秋的同班同学相比,无疑她对雾原秋了解得更深刻,甚至能推测出他该穿多大的裤衩,这一瞧之下,没有任何困惑,非常确定这家伙变了,和昨天比差异极大,似乎有了某种升华。

她脑筋转得非常快,心念一闪,脱口而出:“你把那东西吃了?”

雾原秋没想到一眼就被识破了,本来他还想装一下的,无奈地摸了摸脸:“是吃了。”

佐藤千岁猫眼一亮,快步走到他身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下他,发现他身形没什么变化,但肌肤水嫩光滑,眼中偶有荧光闪动,颜值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那东西能不能提升战斗力,能不能恢复人的健康还不知道,但真的是养颜圣品。

一瞬间,她眼中的嫉妒浓得都要滴出水来了,但很快收敛了这种女孩子特有的情绪,马上紧张问道:“有什么感觉?身体发生了哪些变化?”

雾原秋笑道:“变化很大,给你看个东西。”

“是什么?”

雾原秋现在已经把佐藤千岁当朋友了,有心卖弄,在那里活动了活动脚腕,躬身塌腰略一停滞,身形猛然窜出,速度极快差点在佐藤千岁的视网膜上留下残影,而途中身子猛然诡异倾斜,与地面形成了一个极小的夹角,又瞬间恢复并借势转身,笑吟吟看着佐藤千岁。

佐藤千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是三知代用过的“神速”和“柳摇飘”,没想到雾原秋模仿出来了,哪怕他只是单纯在模仿,在实战中能不能用得出来还要两说,但他毕竟成功模仿出来了——这一招极难的,没有长久练习,正常人做这动作只会有一个结果:把脚当场崴折了,立刻就要进医院。

她吃惊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因为那……那种药?”

雾原秋也不装了,蹲下开始揉脚踝,呲牙咧嘴道:“是的,今天早上训练完后,试着模仿了一下,一次就成功了。托那药的福,我的关节耐受力更强了,韧带好像也更宽更厚更长了。简单地说,我突破以前我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也更好了,以前想做但做不出来的动作,现在自然而然可以做出来。”

当然,他装这一下也不是没代价的,“神速”还好说,就是虎趾部位和大脚趾很疼很麻,勉强还有接受,但“柳摇飘”并不轻松,三知代能用几次他不知道,反正他现在只能用一次。

这一招小部分靠手臂、腰肢配合,大部分全靠脚踝、膝盖强行扭曲恢复体态平衡,以达到出其不意的目的,对关节、韧带的压力极大,他用一次就痛得要死——这和身体素质无关,他只是模仿,动作肯定不太对头,而且练习得太少,身体完全没适应,疼痛是身体本能在对他警告:别特么的瞎搞啊!

佐藤千岁震惊了,赶紧拿出呼吸器来先吸了两口,平稳了一下呼吸,然后搭上小手就在雾原秋身上乱摸,不停按压他的肌肉和关节,发现果然如此,不由感叹道:“真是好东西啊,太神奇了!”

不愧是超自然现象,不但能让普通人性情改变身体变异,立刻化身“凶兽”,随意将普通人甩来甩去,也能让一个身体已经十分强健的人突破极限,再上一层楼,还是全面提升,就像是重塑了他的先天天赋。

这科学真的解释不了,只能说这世界比想象中更神秘,有太多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

雾原秋对药效也很满意,由衷感叹道:“确实是好东西。”

炼妖壶不是没用的废物,果真是天下至宝,神器之名当之无愧。

“那有没有什么副作用?”佐藤千岁对这问题十分关心,她是相信有付出才有收获的那种人,不相信天下有白得的好处,那药的功效这么强,她缓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副作用极有可能糟糕到令人发指。

雾原秋沉默了一下,选择如实相告:“目前在我身上没发现副作用,但药力有些凶猛,刚服药之后的二十分钟……也许更久,当时我神志不清了。刚服完药后,非常非常痛,内脏像是被刀剐一样,几乎让我痛到无法呼吸,骨头也非常痒……嗯,这么说吧,当时我有种预感,如果我身体撑不过去,就会死。”

顿了顿,他又诚恳说道,“我能猜到你想靠那东西恢复健康,说不定还想让自己身体素质也提升上去,然后去击败三知代同学,至少给她添些堵……不用解释,我能看得出你其实很讨厌她,但我不建议你服用,我觉得你吃了可能会当场……”

作为合作方,哪怕这些信息有可能造成合作破裂,他也不想隐瞒,他不是只顾自己的那种人,而佐藤千岁听了后,倒没什么沮丧之情,反而认真看了他一眼,似乎体会到了他的用心,笑嘻嘻道:“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只有拿到了手我才有选择冒不冒险的权利,我还是想要,你不用担心我会退出。”

“那好,那就继续训练吧!”雾原秋也不再劝,佐藤千岁又不是傻瓜,她自己会考虑清楚的,“我们要加快速度了,我们要尽快弄到更多的……药丸。”

佐藤千岁心中也是火热:“我会修改计划,加快进度,交给我好了。现在把昨天学习的内容展示一下。”

雾原秋马上摆出了三战立的形,开始演练相应的受,但嘴上问道:“你说我现在再对上三知代同学,胜算有多少?”

他现在正在膨胀期,自信心大增,觉得自己已经是“超人”了,说不定有机会反过来把三知代按在地上摩擦,而佐藤千岁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拍了他背一巴掌:“你才练了一天,你们现在在技巧上仍有云泥之别,你不会以为上次她和你练习就用出了百分百的实力吧?她真的比你强很多,不要低估一个天才十余年的努力,那家伙……我是讨厌她,她小时候总欺负我,但我也要承认,她是真能狠下心来虐待自己的那种人,她绝对不好对付的,你现在想这些还太早了。”

雾原秋没话说了,他身体素质是提升了,但还是个人,本质没变,不能隔空来个“十万伏特”就把三知代电死了,像是神速、柳摇飘之类的技巧更是花架子,实战中八成用不出来,万一再和三知代打起来,在技巧上八成还是要吃亏——就是三知代只用柳摇飘诡异的晃来晃去,自己现在也想不到应对的办法,凭着本能随意乱打,搞不好又要被她抓住破绽借机攻击自己的内脏、关节或是稳定肌,自己的弱点恐怕还是不能对抗她的强点。

慢慢来吧,反正三知代也不是目标,打不打赢她无关紧要,先好好练自己的。

…………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今天学习的是偏向于进攻的“月形”,佐藤千岁一直没找到多少叫“阿齁”的机会。

也不是她想骂雾原秋了,训练就是这样的,平心静气教不出好学生,必须没事就痛骂他,激起他的倔性,让他时刻集中注意力,时刻保持紧张状态,时刻全力以赴——只是骂骂笨蛋就够温柔了,哪个入了门的弟子不是被师父踢过来打过去的,直接罚跪用木棒狠揍的都有,她从小见的多了。

骂是必须的,只是她真没找到多少骂的机会,昨天的雾原秋在她眼里确实习武资质平平,他脑子也许是明白了,但身体跟不上,做不到身心合一,学起技巧来只能说是普通人的水准,有时也真惹她生气,就像她看堂姐教儿子小学数学一样——当时她堂姐从温柔耐心到暴跳如雷没用了半小时,要是不是亲生的八成就当场把儿子掐死了。

今天情况却变了,雾原秋学习武艺的资质提升了,在身心完美统一,眼到手到,都不用多教几次,让她勉强叫了几声“阿齁”都有点心虚气短。

进展有点快过头了,佐藤千岁甚至有了错觉,仿佛在雾原秋身上看到了三知代小时候的影子,那时她就是一看就会,会了就能用,用了就能用好,是所有长辈中的眼中宝,时时刻刻把她挂在嘴边上。

也许……

用不了多久,这家伙真可以在体术方面和三知代一战,可以堂堂正正地击败她。要是他可以服用更多的超自然药丸,让身体素质对三知代有了压倒性的优势,甚至用不了多久就能达成这一目的。

当然了,这对三知代很不公平,但……

真的想看她输一次,真的想看到她沮丧到自闭的样子。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