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什么?”雾原秋照例递给佐藤千岁一罐牛奶,早上的训练结束了,现在是午饭时间。

佐藤千岁恍然回神,摇头道:“没什么。”

雾原秋也没在意,边往嘴里塞面包边含糊问道:“怎么寻找行凶者的事,你有想法了吗?”

佐藤千岁吸了一口牛奶,掏出手机点了点,给他看图片:“我找到了这个。”

雾原秋探头瞧了瞧,奇怪道:“步话机?”

“准确地说,应该是拥有北海道道警数字集群ID的警用步话机。”佐藤千岁斜了雾原秋一眼,“昨天某人扔下我跑了,我也没生气,还是去做正事了……某些人真是可恶啊,自己的事什么也不肯说,还偷偷藏了药,一点也不老实,但我还得本着精诚合作的精神任劳任怨,有时想想我好可怜。”

“……”

雾原秋装作没听到她的抱怨,问道:“你打算窃听警用频道。”

“对,警察的情报来源比我们广,我们跟着他们行动,看看有没有机会抢先一步进行搜捕。”佐藤千岁收回了手机,郁闷道,“我只能想出这办法了,札幌太大,我们人又太少,只能这么碰运气。”

“已经很不错了。”雾原秋实话实说,他想到的办法更蠢,他原本打算寻找并跟踪之前的那位黑木警部,看看能不能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还不如佐藤千岁搞窃听来得方便。

接着他又好奇问道:“你怎么搞到警用步话机的,还是有授权接入网络的这种正规品?”

这门路就有点广了,至少换了他连怎么弄到这东西的头绪都想不出来。

佐藤千岁悻悻道:“花了好大人情托一位小妹妹帮的忙。她父亲公司是做保全设备的,一直在给北海道道警本部供货,我请她帮忙用一部没有ID验证芯片的同款步话机换一部准备入网的。如果顺利,今天下午她就会给我。”

为了这东西,她把以前的人情用掉了不说,还哀求了半天,这才好歹让对方同意了。

雾原秋脸色柔和下来,有个同伴是挺好的,不但教你技巧,还能帮你处理杂事,真是省了好多时间和精力。

他诚恳道:“真是辛苦你了。”

佐藤千岁白了他一眼,抬了抬小下巴:“记得我的贡献就好,不要让我血本无归。”

雾原秋是个讲究人,马上道:“放心,我一定会履行约定的。”

佐藤千岁哼了哼,斜眼看他:“最好这样,不然我就去和三知代讲和,一起去偷袭你,反正我知道你住在哪!”

以前她觉得雾原秋善良、勇敢又可信,但现在嘛……总觉得“可信”两个字可以划掉了。

当然,她还是会继续合作的,为了那神奇的药丸就是与虎谋皮她都会去干,更别说雾原秋只是身上有点小秘密,表现得不太老实罢了——她能理解雾原秋有苦衷,但还是很不爽。

雾原秋没有计较她的小威胁,毕竟他多少也觉得有点理亏,转而说道:“那今晚我们就开始行动吧?札幌就一个了,要是不赶紧,万一被警察打死了,我们就要去外市找,更不方便。”

佐藤千岁略微犹豫了一下:“你才学了不到两天,刀棒都没开始练……”

雾原秋打断了她的话:“但我收获很大,我现在要是遇到两天前的我,就算身体素质没提升,我也有信心战而胜之……之前的我确实表现得有点笨拙,太过于依赖自己的身体了,但现在不同了,我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佐藤千岁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她更习惯谋定而后动,最好有了万全把握再偷偷给敌人致命一击,但雾原秋说得也有道理,有时候确实也是时不待我,更何况他身体素质更好了,格斗天赋也提升了,多多少少也知道点格斗技,实力其实提升很大……

她犹豫着点头道:“那要听我的,真发现了目标,我要先观察。如果我觉得你可以,你才能动手,不然宁可将来去外市、去山林里搜索其他逃走的行凶者也不能莽撞。”

雾原秋可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佐藤千岁明明很想要那药丸的,但还是顾虑着他的安全,都宁可错过些机会,只能说明这女孩子确实很好……

嗯,多少有点小毛病,平胸、娇气还喜欢叫人笨蛋,但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她本质上很好,很善良,这一点没错。

他痛快一点头,一口就答应了:“可以。”

佐藤千岁狐疑地看了看他:“我是认真的,你这次不准敷衍我。”

雾原秋无语了一会儿:“你放心,这次我一定说话算数。”

佐藤千岁还是不太放心的样子,可见他的信用值都快扣光了,又盯了他一会儿才说道:“今晚等我消息。”

…………

这次放了学,佐藤千岁急匆匆先走了,要去接货,而雾原秋倒没什么事,慢悠悠晃着回了家,把沙太郎放出来陪等了一天的花梨玩,又蹭了一顿晚饭聊了会儿天,这才和前川美咲打了声招呼,把沙太郎往壶里一扔就去找佐藤千岁了。

佐藤家的大概地址他是知道的,但佐藤千岁明显没有让他登门拜访的意思,他依着邮件指示到了一个小巷子里,观察了一下住宅二楼的闪光,很快确定了要翻墙的地点——墙倒不算高,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安保系统,但佐藤千岁没说,大概就是没有了,他也没多想,一个助跑蹬着墙面就扒住了墙头,很快进入到了佐藤家的后院中。

佐藤家也不小,就算面积不如南家,估计也差不到哪里去,不愧是从北海道拓荒时期就被发配到这里的反政府分子,有没有钱不清楚,占的这地皮可真够大的。

雾原秋一边观察着佐藤家,一边顺着二楼的闪光指示到了房子前,佐藤千岁给他扔了根绳子下来,他顺着无声无息就爬上去了。

翻进了窗他就抱怨道:“要不要这么麻烦,你自己出来不行吗?”

“不行,你要帮我拿东西,我带着东西可爬不了墙,而且我又不是你,我父母不会允许我在外面待到超过十点的,我必须偷偷溜出去再偷偷溜回来。”佐藤千岁吃过饭就说不舒服,这会儿她父母都当她在房间里睡觉呢!

“好吧,要拿什么?”

佐藤千岁做事非常有计划性,马上指了指床上的大背包,雾原秋打开略一看,发现是照明工具、急救包、面具、头罩、绳索等东西,七零八碎,足够应对大部分突发情况了,顿时有些惭愧——自己就算不算穿越过来的两年,也是十八岁的大男人了,竟然没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心细,可见自己真不是什么做大事的料。

大概,以前当了太久的普通人,对现在的生活还不适应吧?

他没屁话了,直接把背包背上,而佐藤千岁又一拉他,开了床头一个小门,去了隔壁的房间——佐藤千岁的闺房是个套间——她开了灯一指,小声说道:“挑一把刀吧,这些都是我的收藏品,你随便拿。”

雾原秋放眼望去,原本大概是衣帽间的地方被佐藤千岁改装成了收藏室和玩具房,多层泡桐木、刷着黑漆的刀架就有好几座,墙上还挂着木丸弓、箭壶,墙角有拄着刺枪的武士甲胄。此外还有玻璃橱放了些小零碎,扫一眼甲虫标本、航模、机械钟表、线装书,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这……你这爱好也太不少女了,这就是武道世家的女儿吗?

他大概看了看,无语道:“还要带刀?”

佐藤千岁认真道:“带了可以不用,但一定要带,万一需要的时候没有更麻烦。”

这我也不懂啊!雾原秋有点挠头了,随手从刀架上摸起一把打刀,轻按刀柄抽出了一小截,只见刀身上刻着刀铭“村正”,顿时吓了一跳——这不是漫画里常提到的那把杀人不沾血的“妖刀”吗?没想到竟然在佐藤千岁手里!

佐藤千岁见他不动弹了,奇怪道:“你要选这把吗?这把太长了,是战场上用的,带着四处跑有点显眼。”

“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那把村正吗?”雾原秋半信半疑,他觉得这该算曰本国宝,不过觉得倒也勉强配得上自己的身份。

“传说中的村正?”佐藤千岁愣了愣,懂了,自己伸手拿起一把给他看刀铭,“这把也是村正,村正又不是指一个人,是指一群刀匠,传承好几代呢,打造了不少好刀。”

顿了顿,她又继续解释道,“后来德川家有多人或是用村正刀自尽,或是被村正刀所杀,所以德川家才把村正刀视为不吉之物,定性为了妖刀禁物,查封了村正刀匠的村子,然后村正刀就更多了——当年的倒幕志士为了表示和德川家势不两立,很多人都把自己的配刀刀铭改成了村正,现在就我知道的村正,曰本起码也得有三四百把,私下收藏的应该更多。”

雾原秋大失所望,又把刀放回去了,原来村正竟然是大路货,是烂大街的玩意儿,漫画真是坑死人。

他直接道:“我不会用刀,也不会选刀,你帮我挑一把吧!”

佐藤千岁歪头想了想,取了一把红漆刀鞘的打刀,但长度只是勉强及格,硬说是短刀也能行,直接递给他:“我建议你选这一把,这是三知代伯祖父留下的,当年赠给他妻子的防身刀,很适合在狭窄的室内使用,也足够锋利。”

不是,为什么三知代伯祖父的刀会在你这里?

但雾原秋没问,估计是南家长辈给的,只是随手抽出一截,只见松纹淡淡,寒气迫人,哪怕他不懂刀也知道这是把好刀。

接着他又看了看刀铭,轻念道:“弥月吗?”

刀名弥月,有点雅致,相当不错。

佐藤千岁看着“弥月”二字形成的圆形印记也略有不舍:“是的,这是三知代伯祖母的名。”

雾原秋懂了,因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估计是位剑客强者,爱妻成痴!他略带羡慕地问道:“当年他们一定很恩爱吧?”

佐藤千岁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他们感情破裂了,好像三知代的伯祖母卷走了他全部财产,带着儿子和女儿回了娘家,把他的房子都卖了,就留下了这把刀没带走,所以他气不过,就给这把刀重铸了刀铭,取清空一切之意。”

雾原秋听愣了,情不自禁道:“后来呢?和好了吗?”

佐藤千岁回忆了一下:“好像没有,不过三知代的伯祖父终身未再娶,致力于武道发展,成了剑术名家。”

雾原秋看这把刀的目光瞬间就变了,感觉这把刀比村正还妖,非常不吉利,听起来很像是光棍之刀啊!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