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分钟后,雾原秋背着包,用绳索轻手轻脚将佐藤千岁从二楼顺了下去,随后自己翻窗而出,静悄悄攀缘而下。

后院中光线昏暗,佐藤千岁指了指一方向,小声道:“从那边出去,我在那边准备了交通工具。”

雾原秋点点头,带着佐藤千岁就摸了过去,但没走多远,突然隐隐听到了人声,连忙一拉佐藤千岁,带着她躲入了阴影当中。

很快,一个体形健硕很像狗熊的男人边打电话边走了过来,捂着话筒像做贼一样压低了声音:“雪江,你要相信我,这世上没人比我更爱你了……不,你不明白的,我以前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世上为了什么,见到你才懂了我的人生使命——我要让你幸福!真的,相信我,我不能没有你!”

“嗯,嗯,稍等,有电话打进来了,是三彥他们,这帮家伙超烦人的,但是朋友嘛也没办法……好,好,我先接个电话,明天一起吃晚餐,六点钟我去接你……晚安。”

男人结束了通话,立定了脚步,刚好站在了雾原秋和佐藤千岁的不远处,深深吸了口气,又接了一通电话:“吉夏酱,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嗯……没有,你还不了解我吗?是三彥他们了,最近他们总是要拖着我喝酒……对,我也很烦,但是好多年的朋友了,有时没办法拒绝。”

“嗯,嗯,可能是性格原因吧,我很难拒绝朋友……没有,这不是什么温柔。哈……明天晚上一起吃晚餐吗?三彥他们已经和我约好了,但没关系,我推掉他们好了……失约不好吗?你真好,吉夏,能遇到你是我人生最幸运的事,我一定要让你幸福,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

“好,那晚上八点半我去接你怎么样?没有,怎么可能去情人旅馆,我都不知道哪里有,只是想和你一起去兜风。好,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晚安。”

电话打完了,那狗熊身形的男子站在那里望了一会儿天,似在盘算什么,接着又拔了一个电话,“喂,小子,是我,明天从你店里拿两瓶香水……我怎么知道要什么,什么讨女人喜欢就拿什么!对,对……”

他说着话就走远了,雾原秋望了望他的背影,向佐藤千岁问道:“这位是?”

佐藤千岁小脸发黑:“是我哥哥。”

雾原秋看了看她的脸色,估计她也刚发现自己哥哥竟然很擅长时间管理,也没敢再多问,带着她走到了院墙边,听了听外面的动静,自己当先爬了上去,又小心翼翼把她拉了上来,再轻手轻脚将她放到了墙的另一边——佐藤千岁总给他一种特别脆的感觉,生怕自己用力过猛把她胳膊给弄断了。

这女孩子像个瓷娃娃一样,是个易碎品。

等两个人都在小巷子中了,佐藤千岁递给他一把钥匙,指着一辆早早放在那里的自行车:“你带着我,你会骑单车吧?不会我教你,很好学。”

雾原秋瞧了瞧那辆自行车,骑肯定不是问题了,在中国不会骑自行车才是少数派,但咱们骑着自行车去打怪吗?

…………

轻风抚面,灯光流影,雾原秋骑着自行车飞快穿梭在札幌市的大街小巷中,载着翘着小脚侧坐着的佐藤千岁,奔着札幌西南郊的野苙山森林公园就去了,感受着佐藤千岁揪着他背后衣服的小手,感觉竟然不错——当年他上高中时就想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一起下晚自习,可惜他高中女同学全是母老虎,一个比一个彪悍,从没有人想过坐他的自行车。

之所以要去野苙山森林公园附近,是因为佐藤千岁从新闻中分析,那里就是札幌最后一名食人行凶者失踪的地方,警察一直在那附近反复搜索,但那里是市郊,百家院众多,墓地、山丘也不少,违章建筑物都有一大堆,地形相当之复杂,警察数天以来没有任何发现。

不过,看警察那劲头,应该是判断那名行凶者没跑太远,而是潜伏下来了,所以佐藤千岁认为该去那附近转悠,以便万一有事发生可以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二十多分钟后,雾原秋放慢了速度,看到了一个北海道道警的临时检查站,而佐藤千岁揪着他背后的衣服探头看了看,也没放在心上。

果然,警察对他们爱理不理,晚间一个少年载着一个少女回家没什么稀奇的——北海道相对地广人稀,骑自行车载人不违法,卡丁车都能上路——警察觉得他们和危险不沾边,连叫住他们都没有,任由他们从一侧就过去了,只专注于检查往来车辆的车底、后备厢。

等进入野苙山周边町区后,明显能感觉到警察、警车数量猛增,时不时还能看到某家电视台的转播车在街头趴着,看样子也不只是佐藤千岁自己想到了要到这里守株待兔,凡是有脑子的都想到了。

这就有点麻烦了,现在札幌市唯一没落网的行凶者倒成了个宝贝,警察要抓到他给市民一个交代,记者想借他弄个大新闻出来,就连网络主播都想借他弄到流量,倒是让雾原秋和佐藤千岁这两个跑来打怪寻宝的家伙一点也不显眼。

“休息一下吧!”佐藤千岁侧坐在后座上,指了指一个小公园,示意雾原秋拐进去,郁闷道,“现在只能等了。”

雾原秋也深感棘手,要是现在发现了那食人行凶者的踪迹,根本轮不上他,这里这么多人一起扑上去,那怪物别说只是身体素质超过普通人了,就是刀枪不入也得给硬生生拆成零件——“阴魔”也是生不逢时,这些东西要搁古代对人类挺有威胁的,交通不便、照明不行、只有竹弓和竹枪的小村庄恐怕会任由它们肆虐,甚至轻易就能形成大面积恐慌,但搁2020年,人类社会交通便利,组织程度、武力是古时候的几十数百倍,还在搞不夜城,这些“阴魔”就成了弟中弟了,就算能杀伤一点人也根本不能让人类畏惧,反过来倒把它们一一绞杀,怼得连面都不敢露。

古代有可能形成妖魔纵横的天灾局面,到了现代,也就掀起了个浪花就基本嗝了屁。

雾原秋在小公园找了个长椅停下了车,佐藤千岁摆弄着步话机就坐下了,还在细听警察之间的交流,但一切风平浪静,这一区域现在治安良好程度八成已经到了历史顶点,这么多警察堆在这里,食人行凶者没抓到,什么小偷强盗痴汉恐怕早就给一扫而空。

雾原秋也坐到了她身边,看着头顶一架直升机高高飞过,只开了航灯,也不知道是电视台的还是警察的,失望道:“不行咱们考虑一下外市跑掉的那几个吧,我看新闻上说有逃进山林的,估计那里没这么多人碍事。”

佐藤千岁郁闷道:“那边情况应该也差不多,现在这些食人行凶者是众矢之的,只要是跑掉的,警察肯定不会少投入人力搜索。咱们还是耐心等等吧,那些行凶者吃人就说明他们需要进食,就算现在这个狡诈一些懂得躲藏,但一定会再作案的,只要咱们到达及时,也不是没有机会。”

雾原秋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去外市太不方便了,只能点了点头:“那咱们就等等。”顿了顿,他试了试风,四月北海道的晚间气温称不上温暖,又关心地问道,“你冷吗?身体要不要紧?”

佐藤千岁有准备,穿了一件长袖毛衣,手缩在毛衣袖子里只露着手指头,但还是嘟了嘟嘴:“有点冷,想吃关东煮,烫烫的那种。”

雾原秋四处看了看,发现公园外不远处就有家“24+7”便利店,直接起身道:“我去给你买,你在这里不要走动。”

他本身就是那种挺喜欢照顾弱者的性格,倒也真担心佐藤千岁身体不适,毕竟这家伙是个病猫。

“好。”佐藤千岁应了一声后就看着雾原秋去了,心里觉得雾原秋除了有点爱自行其事外,性格倒是很好,很宽厚很热心,甚至能说一声温柔。

那等回头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倒是可以和他继续做朋友,也许还可以给他介绍个交往对象,长得特别好看的那种。

当然,他也要付出代价,最好能帮着打三知代一顿就好了。

她在那里胡思乱想着,小手放在衣兜里,那里有个高压防狼器,要不是有雾原秋这武力担当陪着,她可不敢大晚上自己坐在公园里,好在雾原秋很快就买回了两份热气腾腾的关东煮。

佐藤千岁拿竹签拔了拔,将自己那份里的鱼丸、鱼竹轮都戳给了他:“我不能吃海鲜,容易引发哮喘。”说着话,她也没多客气,顺手把雾原秋纸杯里的煮半蛋、白萝卜和土豆块全戳走了。

雾原秋也不在意,一边吃着关东煮一边拿过了步话机,开始随意调整频道听警察的日常工作,结果发现了一大堆酒后斗殴、暴走族飙车、性骚扰之类的烂事,连抢劫案都没有一件,十分没意思。

等待是无聊的,他兴致勃勃来打怪,刀都准备好了,结果需要等怪自己刷出来不说,还有一大堆人等着和他抢,这也太难了!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