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籁俱寂之中,天边隐隐透出一丝光芒,黑夜正欲隐去,破晓的晨光开始尝试拉开天地间的帷幕,唤醒沉睡的生灵。

雾原秋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看了看表。这一夜他们或是在街头转悠,或是进入町区观察地形,或是猜测行凶者会躲到哪里,或是在某个公园休息,但最后一无所获,行凶者依旧处在潜伏状态,并没有出来作案。

令人失望。

他轻轻推了推依在树上打盹的佐藤千岁,低声道:“该回去了。”

佐藤千岁嘤咛一声醒来,揉了揉眼睛,慵懒又不太高兴地问道:“到时间了?”

雾原秋没答,只是看着远处层层叠叠的建筑物黑影出神,夜里那里骚动过一阵子。大概是谁报了警,警察反应很快,立刻就有小队前去探查,随后大队人马带着警犬赶到,好一阵人声鼎沸,结果是夫妻打架。

佐藤千岁彻底醒了,她下半夜就熬不住了,休息时直接睡了过去,现在只觉得全身骨头像是散了架一样,非常难受,顿时打起了退堂鼓:“这么等好蠢,也许是该想想其他办法。”

但事情真的开始了,雾原秋倒是坚定起来,轻声道:“其他办法要想,但也要继续等,我们已经投入了时间,总要看个结果。”

他是一贯有耐心的,现在已经进入状态了。特别是在这里静坐了小半夜,心里倒是有了某种“预感”,或者说“灵性直觉”也行——他冥冥中能感受到点什么,却又说不清是什么,隐隐能知道这附近是片“猎场”,这里将会发生一场狩猎,却不知道谁是猎手,谁又是猎物。

佐藤千岁很敏感,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是发现什么了吗?”

雾原秋摇头,也没瞒她:“没有,只是有预感这里好像有糟糕的事要发生,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

“是吗?”佐藤千岁也望向了还处在黑暗中的层层建筑物,但很快沮丧起来,“我得回去了,不然我父母发现我在外面待了一夜,会疯掉的,我今年就别再想有一点自由时间。”

“好,那咱们就先回去!”

雾原秋也没打算在这里蹲一天,这预感朦朦胧胧,鬼知道什么时候应验,甚至他都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等得实在太无聊,产生了所谓的“迫切性心理错觉”。

也许这是一场比拼耐心的游戏,他不介意参加。

他骑上自行车,带着佐藤千岁就踏上回家之路,这会儿刚刚才五点多,五点半再把佐藤千岁放回卧室就行了。不过,走到半路他又停了一下,去自动贩卖机那里买了一罐热热的红豆汤,让佐藤千岁坐在后面喝。

佐藤千岁捧在手里喝了一小口,手心暖暖,肚里暖暖,觉得身子抖得不是那么厉害了,心里有点高兴,小声道:“谢谢。”

这家伙挺细心的……

雾原秋头也没回:,随口道:“没什么,你身体不好嘛!”

“切!”佐藤千岁嘟了嘟小嘴,又有点不高兴了,“我将来身体会好的。”

她一直坚信这一点,等她身体好了,以她多年在“意念”中苦练的技巧,到时拳打雾原秋,脚踢三知代,全都不是梦!

…………

“这个我拿着吧?”还不到五点半,雾原秋就把佐藤千岁送回到了卧室中,把背包放下,手直接伸向了步话机,准备把这个窃听警方交流的工具占为己有。

佐藤千岁这辈子还从没觉得自己温暖的卧室如此可亲,但反应相当敏捷,小手一拍就按住了步话机,强硬道:“不行,这个必须放在我这里。”

她信不过雾原秋,总觉得这家伙有点爱自行其事,要是步话机放在他那里,他发现了点什么肯定就自己跑去了,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不会再带上她,她可不干。

毕竟是人家的东西,不给也没办法,雾原秋悻悻收回了手,转身道:“那我先走了,学校见。”

“等等。”佐藤千岁叫住了他,把打刀弥月递给了他,“这把刀你拿回去,早点和她培养一下感情,将来你们免不了要一起战斗。”

雾原秋无语地看了她一会儿,也不知道爱刀之人都是这尿性还是武道和玄学沾点边——我和一把刀培养什么感情?它就是块铁,么得感情!

再说了,这把刀很不吉利吧,它的上一任主人老婆跑了啊,万一我沾上了这股子晦气,我将来的人生大事怎么办?

你负责吗?

但他心里吐槽归吐槽,嘴上说不出来,看佐藤千岁小脸上的态度很坚决,还是接过了剑袋,背上就走了。大街上高中生背着剑袋跑来跑去很常见,连背着弓袋的都有,没人会管的。

多亏了曰本高校社团运动搞得丰富,剑道社、弓道社都是常见品种。

很快,他骑着自行车又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这时时间才五点四十多。主要是他骑得快,早上路上没行人车辆,他把自行车骑出了摩托车的速度,一路火花带闪电狂飙不止,要不是这自行车质量够好,可能到家也就剩一个轮子了——这自行车也归他了,佐藤千岁倒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为了获得她想要的东西,也是真舍得下本钱,武器装备送个不停。

他轻手轻脚进了房间,侧耳倾听了一下,发现隔壁还没起床,转头就进了洗手间,随后就钻进了炼妖壶,而“镇壶神兽”沙太郎正趴在山谷里面壁。

雾原秋有点不好意思了,他在外面待了十多个小时,搁壶里就是一天半,这里又这么荒凉,毫无乐趣,弄得这狗像是坐了牢一样,非常不人道不说,还变相缩短了它的寿命,怎么想都不太合适。

他过去拍了它一下,帮它挠了两下痒,客气道:“就这阵子忙,等忙过去了,我帮你挑个好地方让你待着,耐心等等。”

沙太郎没什么反应,佛性得厉害,总感觉应该把它送到庙里去,搞不好能当个“犬僧”,而雾原秋想了想,指了一下训练场:“我要晨练,你要跟我上去看看吗?”

沙太郎仰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天然平台,这才站起来。雾原秋马上懂了,这狗在这里是挺闷的,也想换个地方了,连忙抱着它单手向上爬去。

等到了老训练场,他把沙太郎往地上一放,说了声“你先在这里适应着,我一会儿就下来”,然后又往更高处爬去,准备先去更高“重力”区域进行力量、耐力训练,等累了再下来进行其他项目。

沙太郎也不管他,在那里站了一会儿,慢慢走了起来,它身体也被改造过,看起来猛然进了高“重力”区域,倒也适应良好。

…………

接下来一切就恢复正常了,雾原秋在壶里练了两个多小时,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又带着沙太郎回了卫生间,洗漱换衣服,然后又去前川美咲那里蹭早饭。照这样发展下去,他买的那点米蛋油肉,七八成要进他的肚子,细算算,前川美咲其实亏了。

然后上学,接着在天台上接受佐藤千岁的格斗指导,步话机就放在一边,时刻关注着警方的动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余下的那名行凶者明显智力颇高,不是电车上那种愣头青,怎么想它都不太可能放弃夜幕的掩护,非要在大白天人来人往容易被发现时作案。

果然一天下来无事发生,当天晚上他们这对搭档还是照旧,又去野笠山附近转悠去了,不过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雾原秋提议明天自己来就行了,他耐心很好,身体强健,精力又充沛,实在困了还能钻壶里小睡一会儿,很适合长期蹲守,但佐藤千岁明明很不习惯这样长期熬夜和睡眠缺失,但死活不肯答应,一定要跟着——她要多花钱,多出力,尽可能感动雾原秋,不然行凶者越来越少,明显得不到多少药丸的情况下,雾原秋不分给她了怎么办?

有付出才有收获,这可是她的人生信条,她不怕吃苦。

雾原秋也没招,只要别惹他,他的性格就不是非常强硬的那种,只能尽可能在白天训练时让这病猫多睡一会儿,尽量让她能眯一眯。

她的脸色更苍白了,好怕她猝死啊!

说句不道德的话,现在雾原秋倒真盼着行凶者赶紧出来吃人了,别再藏了,再藏搞不好他这边先出人命。

第三天还是一切照旧,不过这次雾原秋带上了沙太郎。

这整天把它关在壶里也不是个事儿,他这边过了三天,沙太郎面壁都快能凑够十天了,顶多也就每天下午能和花梨玩一会儿,还是花梨单方面玩它,细想想实在太残忍。

他很懂得替别人考虑,对狗也不例外,觉得反正是在蹲守,这呆狗又不爱吭声,让它跟着也没什么,但佐藤千岁被吓了一大跳,一从墙上下来就看到自行车旁站着一条无声无息的大狗,差点潜力迸发,顺着墙又爬上去。

等搞明白了,她气得鼻子都歪了,不高兴道:“你还要顺便溜狗?”

雾原秋也是实在不想让沙太郎坐牢了,没办法,硬着头皮道:“我是考虑它也许能帮上忙。”

佐藤千岁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了他一会儿,气道:“这两天警犬你见得还少吗?八成半个北海道的警犬都来札幌了!要是凭气味能找到潜伏的行凶者,警察早就把他翻出来了,还用得着你先来?再说了,我们也没有气味可以供它追踪,带了只是累赘。”

说得有道理,但雾原秋听着听着,眼睛亮了,忍不住试探道:“你……是不是怕狗啊?”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