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千岁应该是很怕狗的,但她不肯承认自己怕狗,说服不了雾原秋,最后两个人出发时还是带上了沙太郎——雾原秋骑自行车,佐藤千岁侧坐在后座牵着绳,沙太郎坠在后面一路小跑。

对此,佐藤千岁很不满意,嘟着嘴、翘着小脚一路平视前方,心里“阿齁、阿齁”叫个不停,怪雾原秋一点也不听话。

在她看来,雾原秋为人还不错,三观和她很合,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长了脑子,经常自作主张,一点也不尊重她的感受。

对此她还没什么办法,这就更令人生气了!

一路顺利,野苙山周边区域气氛还是很紧张,警方巡逻力度还是很大,记者、侦探、主播等想出名的闲杂人等也依旧在四处乱窜。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让人类放弃追索那可怖的“怪物”,反而更加势在必得。

就是只有决心是没用的,野苙山周边警方已经翻了好几遍了,连下水道都摸排过了,硬是没找到人在哪里。

坐在公园树林中休息的佐藤千岁也一直在思考这问题,那名还未落网的行凶者在雾原秋击毙“电车怪物”的当夜,一样犯下了血案,连杀了两家人,一家死了三人,一家死了四口,仅有一名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和一名四岁的幼童幸免于难。

搏斗声惊动了邻居,邻居也都报了警,随后该名行凶者直接逃入野苙山森林公园,与搜山队周旋了许久,借地形让搜山队不得不开始分散,最后竟然反向突围,又冲出了包围圈,在山脚下彻底失去了踪迹。

因这名行凶者表现得对野笠山地形异常熟悉,外加突围时挨了好几枪,身受重伤,差点被打断了一条腿,警方判断他就是当地人,目前正躲在附近町区,并未远离,只是那名行凶者面容扭曲、肢体异化和体形大变,仅凭一些模糊的影像,确定不了他身为人类时的身份,警方追索起来没什么头绪。

但他袭击的那两家人相距颇远,仇杀的意味很浓,并不像随机选择的目标,警方认为应该是这两家人的仇人,但那两家人日常行事多有不检,很像乡间混混,二十多年间和人大大小小的摩擦不断,作恶不少,仇人太多,外加两家成年人死了个干净,仅凭向熟人问询,目前在这方面收获也十分有限——这两家人被杀,竟有多名协助调查者拍手叫好,其他人言语间也多有闪烁,不想配合的意味十分明显。

以上信息由《北海道日新报》等多家媒体联合提供,曰本警方一向保不了密,能拖到现在才大概泄露了案情已经属于超常发挥,就是佐藤千岁看了好多遍了,甚至和雾原秋远远看过那两个案发现场,同样没什么收获——尸体早运走了,连现场都被警察基本搬空,甚至都这样了,门外还有警察拉了警戒线在看守,想太靠近都不行。

依目前的情报,只能确定那名行凶者和“电车怪物”相比,保有了更多的人性,但对找到他的踪迹却没有什么帮助。

这家伙是怎么藏的?或者其实早就跑了?甚至可能死在某个地方已经烂了?

佐藤千岁在那里百思不得其解,雾原秋从便利店回来了,递给她热饮和夜宵。佐藤千岁把手机放在膝头,接过热饮放在一边,倒是把夜宵往嘴里塞去,但咬了一口觉得不太对,油油腻腻不合她的口味,仔细一看是根烤鸡腿——曰本便利店是个神奇的地方,什么都敢卖,连熟食专柜都有。

雾原秋在旁边无语道:“不是给你吃的,是让你喂喂狗,你多和狗相处一下就不会怕它们了。”

佐藤千岁淡眉皱了起来,斜了一眼趴在一旁的沙太郎,不高兴道:“我不怕狗,只是不喜欢。”

“为什么不喜欢,狗多可爱。”雾原秋说着就揪住了沙太郎的皮褶子,使劲一拉就拉出了半尺长,顿时让沙太郎的形状奇怪起来。

这些皮褶子不是装饰品,沙皮犬动作不快,搏斗的方式是防守反击,别的猛兽咬住了它,但牙齿很难咬穿它一身层层叠叠、又厚又韧的皮褶子,这时候沙皮犬就会迅速转头反咬对手,不管对方怎么抓挠反抗都如同铁王八一般再不松口——它的皮能扯得很长,被咬住了哪里都不妨碍它转动身体,而沙皮犬是獒种犬,是藏獒的小堂弟,咬合能力相当强劲,双方以伤换伤,几乎都是对方先倒下。

在古时候,沙皮犬曾经在中国西南区域长期充当猎犬、护卫犬与猛兽搏斗,战斗力不容小觑,不然沙太郎也不会被送去当了斗犬或是斗犬陪练。

当然了,现在沙皮犬宠物化了,这种防反能力就没什么大用了,但没事扯长了它的皮还是挺好玩的。

佐藤千岁看着也很新鲜,想了想拿着鸡腿递到了沙太郎嘴边,无所谓道:“吃吧,但就这一次,以后离我远点。”

沙太郎淡淡看了她一眼,继续眼睛平视前方,对递到嘴边的鸡腿不为所动。

雾原秋在旁无奈道:“客气点啊,它大概能听懂人话。”

他已经和佐藤千岁说过沙太郎自愿充当实验动物的事了,只是佐藤千岁研究了一会儿,也没觉出这狗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皮再厚也顶不住子弹,战斗力也就那样了,顶多它能真当斗犬了,一般狗绝对弄不过它。

雾原秋是希望佐藤千岁能和沙太郎搞好关系的,这能方便他以后接着遛狗,但佐藤千岁不配合,把鸡腿塞给了他,骄傲道:“你想喂就喂,不用扯上我,我不喜欢它,也不用它喜欢我。”

雾原秋无奈之下,直接把鸡腿放到了沙太郎面前,笑道:“别在意,她可能是猫党,咱们不和她一般见识。”

沙太郎看了看他,这才低头咬住了鸡腿,将鸡腿咬得“咔咔”作响。沙皮犬对脆骨有独特爱好,鸡骨、鸭骨乃至鱼骨它都爱吃,估计里面皮也挺厚的,从不怕刺伤划伤。

沙太郎享受起了美食,雾原秋则喝了一口热麦茶,倚着树也坐下了,开始了无聊的等待,但坐了一会儿,又换了个位置,坐到了上风口,多少替佐藤千岁挡住点风。

佐藤千岁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接着在网上查找信息,过了一会儿困了,从背包中扯出了一条毯子盖在身上,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

挺安心的,毕竟雾原秋在身边不远处,来上十个八个普通人他转眼就能全铲飞了,安全没问题。

…………

佐藤千岁睡得不太安稳,毕竟公园小树林里不适合她这种娇生惯养的可爱少女,没睡多久就开始做起了梦。梦里那潜藏的行凶者终于露面了,雾原秋在她的指挥之下轻松将其击杀,成功拿到了战利品,还非常绅士地表示要将战利品让给她,以回报她这段时间的辛苦付出。

然后,她一举恢复健康,身体素质达到了和雾原秋同样的水准,登门挑战三知代,在经过激烈打斗后,她一记舍身踢将三知代踢了个鼻青脸肿,取得了最终的胜利,正准备从三知代五岁那年抢了她的猫咪开始骂起,要历数三知代的罪行,突然天摇地动起来。

她睁眼一看,发现昏暗中雾原秋眼睛中闪着淡淡的绿光,正轻轻摇晃自己,正一脸兴奋道:“别睡了,那家伙好像作案了,有人报了警!”

佐藤千岁本来还有点起床气的,闻言立刻头脑清醒,侧耳细听步话机传来的声音,发现警方也已经乱套了,指挥中心正在不断分派指令,要立刻合围案发地点。

她毯子也不要了,连忙爬起身,而雾原秋已经背好了包,推着自行车往林外走去,她赶紧小跑着跟上,同时继续细听警方的指令。

等坐到了自行车后座上,她已经大概搞清楚了报警地点,连忙打开手机地图查看,嘴里指挥道:“往左拐,出了公园往东走,离咱们不太远,只有两公里多。快,快,快!”

“你抓紧了。”雾原秋马上用力蹬起了自行车,开始加快速度,都不管沙太郎了,那狗敦实腿又短,跑不快的,回头再来找它好了,但他没蹬几下就气道,“让你抓紧不是让你揪我腰上的肉!”

自行车速度很快,公园里的石子路又颠簸,佐藤千岁还得看手机地图导航,只用一只手非常用力地抓着他腰侧,连皮都揪住了,抓得他好疼。

佐藤千岁不敢松手,她这身板子掉下去非当场骨折了不可,犹豫了一下觉得需要事急从权,只好将身体贴到了雾原秋背上,用纤细的手臂牢牢圈住了他的腰。

雾原秋又觉得咯得慌了,再次对病猫的身材有了深刻体会——这家伙身上就没几两肉啊!但总算比刚才好多了,脚下蹬得更快。

佐藤千岁倒是觉得雾原秋身上透出来的热气挺舒服,看着地图全神贯注地发布着指令:“我们不能走大路,前方50米处左拐进小巷,从那里走更快。”

雾原秋一声不吭,按指令左拐,用脚蹬墙让车子晃了晃,都没减多大的速又开始沿着巷子继续向前冲,但没骑多远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气得骂了一声“射特”——一架直升机开着探照灯正从他头顶急速飞过,人家走得直线,后发先至,可比他们快多了。

他也急了眼了,蹲了三天,灌饱了冷风,终于等到怪了,要是抢不到非得吐了血不可!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