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于不知名民居二楼的战斗激烈又安静,双方都不想出声。一方试探性攻击,先攻后退,要优先判明对方实力;一方全力搏杀,穷追猛打,要将入侵者格杀当场,打斗着就一路到了遮阳大棚,直到压坏了无数稻草卷,打破了好几个瓶瓶罐罐,终于弄出了声响,才算完成了交手的第一回合。

半发酵的纳豆气息开始四溢,周围的空气中充满了霉臭味,几乎让凶险的搏斗场面换了个画风。

雾原秋凶狠又冷静地盯着怪物,手臂上多了三条伤口,不过必胜的信心却在提升——这怪物身体变异程度更高,真的是“手足成刀”,骨刃突然伸缩,让他交战时不慎吃了点小亏,但也就仅止于此了,这怪物只是凭本能在战斗,和“电车怪物”差不多。

而最重要的是,这怪物在身体素质上没占到绝对优势,他能跟得上它的动作,应对起来吃力是有一点,但不是不能打。

当身体素质差距并不算离谱时,谁的技巧更好,谁就更有希望获胜。

这很令人安心,要是这怪物是三知代这种人变的,估计雾原秋现在就不是盯着怪物发狠了,而是掉头就跑,直接跳楼,扛起佐藤千岁这病猫有多远跑多远——打不了,打不了,战略性撤退,让警察拿大炮来轰他丫的。

怪物也用它那双可怕的眼睛牢牢盯着雾原秋,唯一一个大鼻孔强力吸入空气。刚才双方短暂交手也让它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地方,眼前这个“神秘头套男”比常人更强壮、更有力、反应更快、脚步更灵活,和他之前杀掉的那些笨拙的家伙完全不同。

更重要的是,这人有战斗的勇气,表现得咄咄逼人,异常果决凶狠,面对自己这异样的容貌体形丝毫没有恐惧。

如果有可能,它不想和眼前这“神秘头套男”起冲突,但它也很清楚,自己已经彻底不容于人类社会了,被人发现不是死路一条就是彻底失去自由,成为某个实验室的切片试验品,它想再挣扎一下,尽可能地活下去。

它必须杀了雾原秋,哪怕它不想,但只要一想到要杀了雾原秋,它的嗜血欲望就有些控制不住了,眼睛微微赤红起来。

双方对视了几秒钟的时间,再次向着对方开始靠近。

怪物是想速战速决,避免引来外界更多的关注,还有些渴望雾原秋的血肉,而雾原秋是没有听到佐藤千岁要求撤退的命令,这次他要全力以赴了。

之前的交战,他留着力更多用来保护自身,毕竟拿不准这怪物实力有多强,但现在没必要了,全力进攻,快速击杀它,然后在警察到来之前,带上药丸离开。

这次他先动的手,大脚趾聚力于一点,发动了“神行”,速度猛然提升,瞬间扑到了怪物面前,冲着怪物脑袋就是一记直拳虚晃,干扰对方视线的同时,预判了对方可能的攻击,借前冲之势全力倾斜身子又强行扭膝摆直,绕到了怪物侧面,一记横蹴向着对方的膝弯踢去。

怪物被他晃花了眼,但反应极快,瞬间本能缩腿,并转身用手臂横扫。要是雾原秋会用整套的“柳摇飘”奥义,应该继续围绕它运动,利用它发力之后的间隙进行持续不断的击打,可惜他只会模仿一点,还怕把自己脚踝扭断了,只能用这么一次。

但一次就够了,面对怪物这仓促一击,他眼神一凝,预判加视觉上的快速捕捉,瞬间连消带打,但不是用的受技,用的是佐藤千岁准备给三知代找麻烦,从李小龙那里抄来的一招——一击必杀中的戳喉,中段外截击加极其快速的戳击对方的咽喉。

这一招的要点在于将截击和戳击结合为一体,一气呵成,有效削减对手的反应时间,在截击完成后十分之一秒内就对对手造成伤害,强制让对手短暂闭气。

他成功了,截断了怪物的攻击,中指也戳到怪物的咽喉,虽然没多大的力,但还是令怪物产生了本能肌体反应,身子不自觉地后仰。这时他真正的打击才开始,跨步一记平勾拳,这一拳的主要力量由扭转躯干产生,躯干的有效质量远大于手臂,能大幅增强破坏力,在击中对方之前,瞬间再旋转拳头,还可以将这股破坏力进一步放大。

怪物处在无法有效防御的状态,直接被这重重的一拳打到了歪斜,彻底失去了重心,而雾原秋一拳得手,没停止移动,利用之前戳击、重拳换来的机会,把所有连击点数全兑换成了三日月蹴,身子半退微斜,冲着怪物的肝脏部分就是重重一脚——他也不清楚这怪物肝在哪里了,肝有没有变异也不好说,但差不多就是那个位置了,先踢了再说。

怪物挨了这一脚终于发出了第一次痛苦嘶吼,但抗击打能力实在很强,做出了常人难以做出的动作,身子翻倒间竟然还能借势一脚踢向雾原秋。

脚爪上的骨刃尖锐,雾原秋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刻,躲也不好躲,只能强行挂受,但失败了,虽然卸去了大多数力量,还是被怪物带翻,顺便肩头又多了三道血痕,只是不太深。

两个人瞬间都躺在了地上,怪物先落地,有了发狂的趋势,翻身骨刃闪闪,冲着他就抓了下来,雾原秋起身半跪着应对,探身用挂受突前格档,提前消解了怪物的大部分力量,顺便抓住了它的手臂,准备用“反固腕”技法,以自身为支点,对方手臂为杠杆,扭断它的肘关节,一举废了对方四分之一的战力——这怪物有没有肝不好说,但肯定有关节。

可惜他学艺不精,激烈打斗中没抓对地方,反而被怪物轻易挣脱,一挥手臂就把他甩了出去,但他在地上一滚就又扑了上来,伸脚就去斜铲怪物的脚踝,要给对方持续不断的压力,逼迫对方只能本能应对,从而犯下更多的错误——主动进攻,不要给对方多余的反应时间,直到对方晕了头为止,免得它发了狂自己跟不上它的速度。

怪物刚起身就被他差点又破坏了平衡,身子一歪,顿时又挨了一拳,接着雾原秋干脆突入了它的怀中,发起了一记“猴神上勾拳”,再次给了怪物下颌重重一击。

怪物连续吃亏,企图抱死了他,但雾原秋谨慎控制着距离,反而借着对方扑击的机会,再次进行击打。

…………

搏斗这种事,说起来是很慢的,但发生起来很快,而近身拼死搏杀,也从来不会花太多时间。大约两分钟后,雾原秋利用自身优势已经大占上风,重创了怪物——他不讲武德,打着打着动刀了,无意间拿到了“体舍流剑士”的称号。

体舍流就是先用体术将对手打得晕头转向,然后再用刀剑给对手放血乃至进行致命一击,和他今天的战斗有异曲同工之妙。

病猫说得没错,带刀果然还是有用的,人类果然有武器更强一些,以后也要努力学习一下武器技法。

雾原秋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反手持着弥月刀,大口喘息恢复体力,锋利的刀血上还往下滴着腐臭的黑血,而怪物则靠在二楼走廊墙壁上,颈部和腹部各中了一刀,黑血已经弥散了好大一块地方,嘶声喘息,像个坏掉了风箱。

但它的生命力实在顽强,在要害被捅了两刀的情况下,竟然似乎还有还击之力,让雾原秋也暂时不敢太靠近。

垂死的野兽最危险,雾原秋觉得现在这怪物就有点这意思,比没受伤时更令人觉得有威胁。

不着急的,它越来越虚弱了,再等等,再等等……

雾原秋猫着腰,恢复着刚才激烈搏斗消耗的体力,几次作势欲扑试探,准备再补一刀彻底结果了这怪物,但冷不丁身后的拉门一开,一根木棍带着猛烈的风声就向他打来——这房子不只一条上二楼的通道,他之前没发现。

不过木棍现在对他称不上有杀伤力,打的位置更不对,往他背上打,他硬挨一下都无所谓,但他还是反应过来了,拧身一挥手臂就打飞了木棍,顺便把挥棍的人也带倒了,正是之前躲在厨房哭泣的欧巴桑。

受到突然袭击的刺激,让佐藤千岁也露面了。

她手持手弩瞄着怪物,脚下猛踢沙太郎的屁股,示意这笨狗挡在她前面。她猴精猴精的,之前就藏在这里准备放暗箭,只是一直觉得没必要,大多时间都花在肚里大骂雾原秋是个阿齁上了,觉得这小子打到后面又开始乱打。

但她露面是露面了,还是很谨慎,小心调整着自己的站位,保证怪物要是暴起发难,需要先绕过雾原秋,再被她迎头射一箭,再被沙太郎顶一下——就是这样了,她的身子还是微侧着,保持着随时能转身躲到一个房间内的可能。

反正她是可爱又聪明的少女,不是电影里蠢笨的女主角,不会给敌人挟持她的机会。

她能帮雾原秋就会尽量帮,如果不能,至少也不会给他添乱,而沙太郎这次也听够话,一直服从命令保护着佐藤千岁,现在露面了也没扑上去,只是对着地上的欧巴桑,喉咙里发出沉闷的吼声进行威胁。

欧巴桑的摔倒让奄奄一息的怪物猛然躁动起来,挣扎着想爬起来,而那欧巴桑只是摔了一跤,并没受多大的伤,这会儿已经向着怪物爬去,挡在了它的身前,虚弱又悲伤地说道:“请不要再伤害他了……”

她的身形很单薄,花白的头发也很纷乱,眼角的皱纹很深很密,但就那么张开双臂挡在了怪物前面,一遍又一遍低语:“拜托,请不要再伤害他了……”

不用任何人说明,雾原秋就明白了,这是对母子啊!

他握着刀的手不由自主就有点松了,迟疑道:“它……他已经杀了三家人了。”

这位欧巴桑瘫坐在地上,哽咽道:“他只是想报仇,那些人先害死了我丈夫,又害死了我女儿,他只是想报仇,他没有滥杀无辜。他以前就是个善良的孩子,哪怕一直在恨那些人,他也一直很善良,从没有随便伤害过任何人……”

故事并不新鲜,为了谋夺产业,多年前坏人向好人伸出了罪恶的双手,好人被套路到走投无路,被迫自杀。她替丈夫申冤却惨遭殴打,儿女的性命还受到威胁,令她最终无可奈何。她忍了这口气,辛苦抚养儿女长大,女儿大学时想替父亲讨回公道,私下里进行调查,却在一个雨夜被几个混混……

没有证据证明这一切,但那三家人里没有好人,都该死,所以她儿子被侵蚀后,刻印在内心深处的仇恨立刻爆发了,第一时间就连杀了两家人,等恢复神智后,又开始了逃亡躲藏。

欧巴桑紧紧挡在怪物儿子身前,哆哆嗦嗦,有些颠三倒四地说完了这一切,直接将头紧紧贴在了地板上,颤抖着祈求道:“求你们了,求你们了,放过他吧,我会看好他的,仇已经报完了,不会让他再出门,不会让他再伤害到任何一个人。求你们了,放过他吧……”

雾原秋一时无语,慢慢站直了身体,感觉不像是假的。

其实从本心来讲,他是支持血亲复仇的,如果对方是个正常人,说不定他马上掉头就走了,就当今天什么也没发生过,绝不管这闲事,但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望向了佐藤千岁,只见她猫眼中也全是迷茫。

这该怎么办?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