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惊醒了佐藤千岁,她连忙快步跑到了房门前,用力按住弹力锁的锁扭,保证它不会弹起来,然后用口型向雾原秋急道:“快躲起来啊!”

为今之计,也就只能先躲一下了!

雾原秋环顾室内,马上奔着佐藤千岁的收藏室去了,但佐藤千岁冲他疯狂摇头。收藏室门上是把古董机括锁,也是她的收藏品之一,一开门会有一声独特的脆响,非常有辨识力。万一被她妈妈听到了,进来好奇去收藏室检查一下,那里面可是一目了然的,藏不住一个大活人。

雾原秋虽然不清楚内情,但见佐藤千岁不建议他躲进收藏室,连忙换了个方向,奔着衣橱就去了,但拉开门一瞧,只见衣橱分上下两层,上面整整齐齐挂着可爱系的洋服、学校的校服、体育服,下面是多层交错的格子,格子里则叠放着浴衣、胖C、袜子等衣物。

此外,还有些精致的木盒子,大概装的是吴服。

雾原秋看了一眼就把衣橱门关上了,格子的材质看起来很薄,承重能力堪忧,他站上去大概率会踩断,不是藏人的好地方。

门外这时已经传来了佐藤英子奇怪的声音:“锁怎么转不动?”

佐藤千岁连忙小声说道:“是门锁坏了吗?”

“不会吧……”

“您慢一点,别弄坏了锁。不然你等一下,我来给你开门。”

“不用了,阿鹤,小心着凉。”

“好吧。”

佐藤千岁一边应付着她妈妈,一边回头看了一眼雾原秋,只见他已经在往床下钻了,就是她睡的是一张公主床,床的造型艺术了些,床两侧是繁杂的木艺月亮及花卉图案,供人钻入的空间比较奇特,他现在往里钻得很费劲,屁股还卡在外面。

不过好歹是钻进去了,佐藤千岁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想了想说道:“妈妈,是不是钥匙不对,你换一把试试。”

“该是这一把的……”

门外又开始挑捡钥匙了,佐藤千岁借机轻手轻脚取了睡裙,掀开被子拖着背包就上了床,开始在被窝里换衣服,接着演技迸发,枕在蓬松的枕头上,摆出了病弱小公主的样儿。

门又被折腾了好大一会儿才开了,佐藤英子一脸奇怪地摆弄着钥匙环进来,微微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很快把这些先丢到了一边,坐到了床侧开始关心女儿:“觉得哪里不舒服?”

“没有不舒服,就是睡得太沉了,没有听到你叫我。”佐藤千岁露着一点圆润白晳的香肩,隐隐能看到精致的锁骨,说话声音也不大,看起来娇弱又可怜。

佐藤英子轻轻帮她往上拉了拉被子,捧着女儿的小脸细看,发现女儿面色憔悴苍白,两颊却有些不自然地晕红,眼睛也有些红肿,看起来身体状态确实不太好,又试了试她的额头温度,这才问道:“是这几天一直没睡好吗?”

佐藤千岁这几天一直熬夜,就是打盹都是在公园或是天台上,确实没睡好,很干脆地点头道:“是有些没睡好。”

佐藤英子暗叹了一口气,两个儿子都壮得像是小牛犊子一样,就这唯一的女儿从小身体就很差,越长越单薄了,她总觉得是自己的责任。

她轻轻摸了摸佐藤千岁的小脸,柔声道:“那今天在家休息吧,不要上学了。”

佐藤千岁有点怀疑自己演过头了,连忙道:“这不好吧,妈妈,学还是要上的,我身体其实没事。”

“学习重要,身体更重要。”佐藤英子很欣慰女儿乖巧好学,要是小儿子听说不用上学了,这会儿八成已经疯了,但她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没关系的,好好在家睡一觉,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的,养好身体再去。”

“好吧。”佐藤千岁也无从拒绝了,觉得在家待一天也行,反正这几天是够累的。

“那我去给你拿早餐,你多少吃一点再睡。”

佐藤英子说着就起身离开,但走到了门口,伸手拧了拧门锁,又按了按锁的弹钮,再拧了拧,发现从里面开锁倒是一切正常,那股不对劲的感觉又浮现出来了,歪头开始查看室内。

她长得和佐藤千岁很像,眉眼五官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只是她挽着发髻,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浴衣,显得熟年韵味很浓,但这会儿歪着头满是疑惑地打量房间,又颇有顽皮少女的娇憨之态,简直就成了佐藤千岁的成年版。

老妈站在门口不肯走了,在那里疑神疑鬼,佐藤千岁心率瞬间就上一百二了,但她表现得若无其事,奇怪问道:“怎么了,妈妈?”

佐藤英子想了想,笑道:“总觉得哪里不太对……阿鹤,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有,我哪里有事瞒着你。”佐藤千岁一脸的不高兴,嘟着小嘴,和平时一样。

“是吗?”佐藤英子想了想,没发现什么问题,转身要走,但马上回身笑道,“你不会在房间里藏了一个男生吧?”

佐藤千岁心率再增,直奔一百八就去了,但她很恼怒地一拍床,气道:“妈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乱开玩笑,很烦人的。你要觉得这里还有别人,房间就这么大,你自己看一下好了!”

“好啊,那我看一看。”佐藤英子倒也是个爽快人,真在房里转悠起来。

佐藤千岁差点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子,但也没法阻止了,只能装成很气的样子,躺在那里无声发脾气,但整个人已经滚烫滚烫,无法想象雾原秋被找出来后是怎么样一个场面——老妈尖叫一声,老爸和老哥马上就会冲上来活吃了他吧,连芥末都不用蘸。

佐藤英子倒不是真觉得女儿在房里藏了一个男生,她的女儿她了解,很骄傲的,不是那种人,但她就是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说不上来,但肯定哪里不太对——女儿年纪也到了,会不会对那方面的事开始好奇了呢?

有没有可能藏了那种杂志呢?就是一般书店在地下一层才会卖的那种?

她在房间里转悠,四处瞧着,细查珠丝马迹,就连收藏室都没放过,也进去转了一圈,但什么也没找到,不由疑心更重了——会不会是在网络上看的?好像不太可能,最近家里的电子账单没什么可疑的地方。

佐藤千岁受不了了,拍了拍床,很生气道:“你到底在找什么?”接着她也孤注一掷了,大声道,“还有床底下,你要不要钻到床下去找找?”

“对,还有床下。”

佐藤英子也没多少妈妈的样儿,真弯腰往床下开始看,让佐藤千岁差点当场抑郁了,拿被子蒙住了头。

完了,全完了!

但很快她脑袋被拍了拍,掀开一瞧,发现佐藤英子又笑着坐到床边上了,顿时有点莫名其妙了。

没有看到吗?不太对啊,床下一目了然,一个大活人不可能看不到的。

没找到小H书,佐藤英子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轻轻理了理女儿额前的发丝,柔声道:“对不起,可能是妈妈多心了。”

佐藤千岁盼着她赶紧走,但还是得嘟着小嘴装成很不高兴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在那里生闷气,而佐藤英子则继续说道:“妈妈只是担心你……阿鹤,真的没有什么事吗?”

要不要明天等她上学了再仔细找找呢?她这样子,真像有事在隐瞒。

佐藤千岁郁闷了,她知道她妈妈疑心病一向有点重,也比较精明,不交代点什么她搞不好好几天都要疑神疑鬼,不停骚扰自己——也不是第一次了,平时倒是无所谓,但这次自己经不起查啊,以后难免还要再溜出去的。

她想了想,小脸一黯,小声道:“是有点心事,但不知道该不该说。”

佐藤英子的眼睛马上亮了,立刻道:“当然要说。阿鹤,我们是母女也是朋友,是有羁绊的,你要永远相信妈妈,有什么事都可以和妈妈说,我们之间不需要秘密!”

“好吧!”佐藤千岁低低叹息了一声,小声道:“哥哥是个人渣败类,至少同时交往了两个女朋友。”

对不起,哥哥,我也是没办法了,你长得像个狗熊一样,想来也不介意被老妈打两下。

“还有这种事?”佐藤英子马上兴奋起来。

佐藤千岁点点头:“是真的,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们,这几天一直很困扰,觉都没睡好——那两个女孩子一个叫雪江,一个叫吉夏。”

“好小子!”佐藤英子的注意力果然被转移了,眼睛更亮了,“难怪他这段时间总说三彥找他,天天回来的那么晚。”接着她又帮佐藤千岁掖了掖被子,鼓励道,“这种事是该告诉妈妈的,你做得很好,阿鹤,我会帮你保密的,你不用担心什么。”

佐藤千岁拉住了佐藤英子的手,认真道:“妈妈,好好和哥哥谈谈,不要打得太狠。”

对不起,哥哥,我努力救过你了!

“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佐藤英子认真安慰这柔弱的女儿,但没打算执行——看这小子把妹妹害的,良心愧疚,好几天都没睡好觉,差点儿就病了,就冲这一条拿刀砍他都不过分。

她这次真走了,关好了门,而佐藤千岁也管不了她是去拿早餐还是去找儿子算帐了,连忙从床上弯腰倒瞧床下,发现雾原秋正好好躺在下面,正拿手不停抹头上的冷汗呢!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