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雾原秋正常上学,一切照旧,而他刚到教室坐下,正摆弄着手机,询问佐藤千岁今天怎么安排,她那边情况如何,要不要照常去天台训练,冷不丁班里的保健委员走过来了,细声细气问道:“雾原同学,你的身体不要紧吧?”

保健委员是个戴眼镜的白净女生,微胖但看起来很文静,雾原秋没想到她这么负责,竟然把他请假的事记在心上,还要来问一问,连忙客气道:“没什么大事,大概就是有点消化不良。”

保健委员扶了扶眼镜,略带些腼腆地追问道:“那检查结果怎么样?阑尾没有问题吗?你连续腹痛好几天了,还有两天发低烧,有点令人担心……”

雾原秋干咳了一声:“没事,都检查过了,所有器官都没有问题。”

保健委员好像还是有点不放心,迟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到我家医院再深度检查一次,毕竟长期腹痛不是什么太好的征兆。”

雾原秋马上警惕起来,觉得这段时间请病假是太多了些,难怪引起了别人的怀疑。他连忙正色道:“谢谢,我觉得不用了,今天感觉已经没事了,请不必担心。”

“好吧,要注意爱惜身体啊,雾原同学。”

保健委员又叮嘱了一句,回自己座位去了,而雾原秋望着她的背影,心里忍不住给她点了个赞——倒是个有责任心的好同学,挺认真仔细的,不过她姓什么来着?

他想着这问题,在藤本和须藤之间犹豫不决,手里飞快给佐藤千岁发邮件,向她报告最新情况:我这边引起怀疑了,有人在试探我是不是真生病了,你那边如何?

佐藤千岁一时没有回复邮件,雾原秋也没搞清她是没消气还是正在路上没注意,转头望向了身后的冈田直:“冈田,昨天我请假没来,有人问起过我吗?吉野老师有说什么吗?”

一个保健委员不足为惧,班里的监督教师是怎么想的更重要。

冈田直正和另一个男生聊天呢,闻声转头道:“没有啊!”

雾原秋平时就是不请假,多半也是在教室里打瞌睡,老师早就习惯了,毕竟是优等生嘛,对他要求不是太严格,点名都没点他,外加他基本不和同学交际,熟人都没几个,确实也没人找过他。

雾原秋放心了,没人找他就好,他就想在班里当个小透明。

要不是他的户籍还挂在雾岛市养护院,那边还有人盯着他,生怕他走上了邪路,非要让他正经地上学,依现在这情况,他都有点想退学了。

他又和冈田直闲聊了两句,大概问了一下学校内的近况,便放他回去接着和别人讨论“变异杀人魔”的事儿,最近青鬼姬不吃香了,一连串的凶杀案才是目光焦点,而这时佐藤千岁的邮件也来了,简单明了地告诉他中午食堂见,语气颇为简洁,读起来有点冷淡。

雾原秋皱了皱眉头,觉得这病猫也太小气了,自己昨天夸了夸三知代好看,她当时不高兴也就算了,自己多少也能理解,但这都过了一夜了还没消气吗?

这可不是为友之道!

但他也懒得和这黄毛小丫头计较,觉得也行吧,开始掏课本准备装一个早上的好学生,刷一波老师的好感度,为下一步继续逃课做好准备,而这时旁边一位女生突然很不好意思地问道:“雾原同学,你帮我看看这道题怎么解吗?我一直做不出来。”

雾原秋讶然转头,一时不明所以,但身为“正道的光”,助人为乐理所应当,他马上接过了习题册看了一眼。

没什么难的,普普通通的一道几何题,要是搁他上高三那会儿,转眼就能想出五六种解法来,不过后来上了近一年大学学废了,现在猛然一看,只能想出两种解法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女生突然要寻求他的帮助,班里有好几个学委的,问那些人更方便,但他还是很认真地给对方讲了起来:“从这里到这里做一条辅助线,然后就可以……”

他毕竟是在中国千军万马挤过独木桥的题海型选手,底子还在,讲起题来简单明了,没花了两分钟就搞定了,言语间沉稳柔和,眼神专注明亮,周身隐隐像在放电,让那小女生脸颊不由自主就开始泛红,题讲完了都没反应过来了。

而雾原秋也卡住了,他也不记得这个女生姓什么了,赶紧干咳了一声:“那个……还有别的问题不明白吗?”

“诶?啊,没有了,谢谢你,雾原同学。”小女生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神情竟然很紧张,迟疑着说道,“你最近身体不舒服,一直没来上课,需要笔记吗?要是需要,我可以帮你复印一份……”

这么热心吗?雾原秋有点不太习惯,本能推拒道:“不必了,不必了,要是需要,我借冈田的就好。”

小女生有些小失望,但没有再说话的理由了,缩了回去,接着翻自己的习题册,好像突然就沮丧起来——她也是刚发现雾原秋好像变得好有吸引力,这才忍着羞涩想搭个话,毕竟大家坐得这么近么,就隔了一条过道,认识一下也很好嘛,但方法好像不太对,显得自己倒是笨笨的。

雾原秋也坐正了身子,随手翻着课本,觉得有点古怪了——平时没人鸟我的,今天怎么变了?

他借着从书包里拿东西的机会,快速扫了一眼教室内,发现情况和平时差不多,大多数人还是聚在各自的小圈子里嬉闹闲聊,就是有几个女生组成的小圈子,不时看他这边一眼,时不时还偷笑打闹一下,似乎在讨论他。

哪里出了问题?

虽然他经常幻想娶九个老婆,但他是标准的母胎SOLO出身,其实和女生接触很少的。

幼儿园、小学时期就不提了,那时都不开窍,谁和女生玩谁就要被嘲笑,被别的男生起哄,他就是其中笑得最大声的那个,感觉超欢乐。

初中倒是朦朦胧胧能感觉到点什么了,不过也没具体的想法。等到了高中有具体的想法了,他又进了重点班,学业压力重,有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题,老班还像狼一样,天天两眼冒着绿光,趴在后门上偷窥,生怕自己的学生“误入歧途”,浪费了大好的光阴,就是有人春心萌动,转眼就被他镇压了。

而好不容易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终于摆脱了老班,结果学校里女生少得可怜,他还没盘算好该怎么办呢,就给强制移民到这个世界的北海道了,转头就被关进了雾岛市特殊养护院,和一帮小萝卜头待了两年——他十四岁进去的,在里面就算是大的一批了,那里平均年龄只有九岁。

所以,他一般搞不清女生在想什么,总感觉那像是另外一种生物,大家思维方式差得很远,起码也有地球到土卫三的距离,用飞船都得飞两年半。

不过他也不算迟钝到了家,奇怪了一会儿,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马上想到了这是一个看脸的世界,搞不好自己颜值上升了一个大档次,让不少女生开始对自己感兴趣了,想尝试着接触一下自己。

这很正常,自己觉得三知代好看,就想找个她那样的女朋友,这些女生觉得自己好看,也会试着多说几句话吧?说不定有大胆的,已经在尝试准备告白了!

在交往这方面,曰本女生通常还是很积极主动的,主动告白的有大把,就讲个先下手为强,毕竟女生中有潜规则,谁都不能碰别人的交往对象,不然会被集体敌视,评价立马要掉落谷底。

好像只有这一个解释了。

这是自己终于开始有女孩子缘了?终于要开始走桃花运了吗?终于开始受欢迎了?

这不是坏事啊!

他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甚至有些舒爽,觉得未来一片光明,但没高兴两分钟,冷不丁背上的汗毛全都立起来了。

坏了,该不能佐藤千岁那病猫对我也有好感了吧?不然她为什么到现在还气哼哼的?

难道昨天不是因为我夸了三知代好看才生的气,而是气我没有夸她好看?

干!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