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午休时间,雾原秋在天台等了三四分钟,才看到佐藤千岁姗姗来迟。

“呦!”佐藤千岁也随意抬了抬手,就算是打过招呼了,精神状态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

她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昨天明明睡了一整天,结果今天早晨起来浑身更加酸痛了,脑袋还针扎一样疼,还不如前几天夜里睡公园,难受得要命——早上就算雾原秋不提,她也想申请暂停半天训练的,不然总觉得缓不过来。

她身体不舒服,皱着淡淡的眉毛就显得和平时不太一样,这让雾原秋心中更加惴惴。

他怀疑佐藤千岁这病猫对他有好感,越想越觉得是那么回事,但因为缺乏经验,又难以肯定,心情十分复杂。

总不能直接问一句“你喜欢我吗?”,那不成了告白了?

就算真这么问了,她要是说是呢?也没感觉两个人的关系突然就发展到了该交往的地步啊!

这才认识几天,这进度也太快了吧?又没发生什么突然就能促进感情***的“特殊事件”。要搁轻小说、番剧或是日剧中,起码也该有几段“幸运色狼”、“阻止黑化”之类的剧情吧?

再说她也不是黑长直,她是小黄毛,和自己一直以来的追求也差得太远了。

而且她要答个不是,那岂不是更惨?产生了误会,让她也开始疑神疑鬼了,那两个人以后相处起来多尴尬,说不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俗话说得好,友者三益,友直友谅友多闻。

佐藤千岁就很符合这三条,心地善良,有自己的坚持,也没有一般女生的娇柔做作,更是精通格斗技艺,感觉比一般道馆的“教士”还要强一些,说不定能有“范士”的水准。

和她相处其实挺舒服的,不太想搞坏了关系,失去了这么一位朋友。

雾原秋实在拿不太准,忍不住就多看了佐藤千岁两眼,想找到点蛛丝马迹,这倒让佐藤千岁突然警惕起来。

这阿齁在看什么?为什么表情那么古怪?

她借着身形的遮掩,从制服兜里取了小镜子握在掌心,低头偷偷照了照,发现自己的黑眼圈果然没消,眼睛还是有点肿,很像一只刚被打痛打了一顿的浣熊,顿时心中不爽起来。

这家伙是在嘲笑我吗?觉得好笑又不好意思笑出声,所以脸皱巴巴的?

这阿齁别的不行,惹人生气倒是一流水准!

她的淡眉皱得更厉害了,到天台边缘处靠着墙坐下了,取了便当盒出来,深深吸了几口气。

我是聪明善良温柔大度有教养有涵养有素养有修养的可爱少女,不能和一个阿齁一般见识!以后还要合作很长时间,不能生气,不能发脾气,不然药就没有了。

我又不需要在乎他的看法,没必要生气的!

她强行消了气,就当没注意到雾原秋的目光,取了筷子,开始吃午饭,而雾原秋则坐在一边吃他的面包、饭团、牛奶和蛋。

佐藤千岁看了两眼,心倒是又柔软起来,觉得这家伙是个“孤儿”,有时也是挺难的,没个人关心他,只能整天吃这些速食食品,不由推了推那个大便当盒,淡淡道:“这个给你吃吧。”

她妈妈也是个人才,一边对着大儿子重拳出击,锁了他的摩托车,扣了他的零用钱,没收了他的手机,差点没把他挂到房梁上,一边对女儿怜惜不止,明知道她吃不了多少东西的,还是特意多准备了一些便当,盼着女儿能多吃一口也是好的。

可惜佐藤千岁实在领不了这份情,她真吃不下多少东西,与其浪费了,不如给雾原秋吃了好了。

雾原秋瞅了一眼,发现便当档次相当之高,绝非车站、便利店卖的一般货色,薄切小牛肉、黑胡椒炸猪排,秋葵炒百合,圣女果切花,还有一个笑脸鸡蛋顶着一颗小樱桃显得超可爱超有少女风——虽然每样都是少少一点,但制作摆盒显得相当精美,一看就是花了大心思的。

他一时犹豫起来,觉得这便当很不一般,试探道:“给我的吗?”

佐藤千岁正拿着她平时用的小便当盒玩小猫舔饭呢,轻轻点了点头:“给你吃。”

雾原秋顿时神情肃然,仔细看着这份精致的便当,觉得这八成是佐藤千岁做的——这就是传说中的“爱心便当”吧?

以前只在动漫里见过啊!

所以,这病猫果然对我有好感吗?

那吃还是不吃呢?

还是该吃的吧……

倒不是贪图这一口吃的,主要是这便当一看就超级精致,细想一下佐藤千岁搞不好花了一晚的时间,那一口拒绝了,她该多难受?

就当这不是“爱心便当”,只当是朋友之间吃吃喝喝好了,以后再找机会委婉地拒绝她。

雾原秋拿定了主意,很郑重地接过了便当,细细品尝了起来。虽然他不能接受这份感情,但他会对这份感情保持尊重,这是做人起码的道理。

他准备就算这便当只是卖相好,实际难吃得要死也要全吞下肚,但吃了几口后发现,味道竟然不错,真说起料理水准来,好像不比前川美咲差多少——小瞧这病猫了,不愧是聪慧少女,竟然厨艺也很强!

一瞬间他又有些动摇了,觉得小黄毛似乎也不是不行,交往这种事也不能太在意外表,还是要更多注重内秀的。

他实话实说道:“味道很好,非常好吃,谢谢。”

佐藤千岁轻轻点了一下头,也没往心里去。她妈妈是家庭主妇,闲着没事就往料理教室钻,要说做高难度料理可能不太行,但说到家常料理、便当之类的,不比专职的厨师差不多,好吃是理所应当的,不然也不可能在家里喂出了大大小小三只狗熊。

但雾原秋的夸奖还是让她有些高兴,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容,客气道:“你喜欢就好。”

这话雾原秋一时没敢接,埋头吃饭,很快便把便当一扫而空。这便当对佐藤千岁来说量挺足的,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就算吃饱了也能硬塞进去,更何况他现在正饿。

等吃完了饭,佐藤千岁问道:“那颗……药丸你带着吗?”

“带着。”雾原秋直接从口袋里掏给她。

佐藤千岁马上拿到手里,顺手还摸出了一个放大镜,坐在那里就细看起来,而看了一会儿,也没什么发现,又说道:“我们去理科教室,用显微镜看一下吧?”

随便了,雾原秋不在意这种事,这东西明显和科学不沾边,他不觉得科学体系能解释得了,至少现在的科学体系不行。

他们下午又逃课了,也没进行训练,就找了一间空闲的理科教室开始折腾这药丸,最后数据是记录了一大堆,但没什么实质性的成果——他们俩的专业知识以及理科实验室的设备都不足以支撑进行全面检测,又不敢找别人帮助,而且还是只有一颗,依旧不敢进行破坏实验,生怕这东西直接“死”了。

最后佐藤千岁也放弃了,觉得知道功效就行了,也许没必要苛求非要弄清因果,就像她知道雾原秋身上有秘密却从不打算直接问一样。

有些事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佐藤千岁最后将药丸又还给了雾原秋,只是沉吟道:“我们得快点去寻找下一颗了。”

按约定,雾原秋要是拿到满意的数量后才会分给她,并且雾原秋实力越强,后面会越容易得手,越容易保证两人的安全,所以这一颗她也不和雾原秋斗心眼子了,让他自己吃了就行,但确实要加紧办了,不然恐怕轮不上她。

雾原秋将药丸收起来,点头道:“这次要找那种满手血腥,一直在滥杀无辜的。”

佐藤千岁赞同这个意见,要是再遇上一个还保有人性,控制着自己没有过分为非作歹的“怪物”,到时候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纯属给自己添堵,所以下个目标必须好好挑一挑。

她马上说道:“搜集情报,挑选目标,这些还是我来就好,你专注于提升实力。”

雾原秋没意见,但想了想说道:“明天周日了,那个……”

“周日怎么了?”佐藤千岁奇怪问道,“你有事要办?”

“那倒没有。”雾原秋其实想问问什么时候去找三知代,他刚刚正面击败了一位身体素质超过他的怪物,在高压力状态下战斗过,感觉相当不错,有点食髓知味了,很想再去找三知代挨挨打。

真就是实战才能快速进步,“练拳百遍不如被打一拳”是有道理了,而且输了也没什么,反正他的目标也从来不是打败三知代,就算参加比赛他俩都永远不可能分到一个赛场上,不用计较那些——过了十六岁,几乎所有比赛都分男女组了,他俩性别又不一样,这辈子顶多也就是打打练习赛的命,根本谈不到有竞争关系。

只是,他有些不好意思直接说出口,吃了病猫的“爱心便当”没多久就提出要去找三知代,万一被误会成贪图美色就不太好了。

佐藤千岁没想到他肚子里在绕这些圈圈,无所谓道:“没事就继续训练啊,你现在还差得远呢,昨天打得乱七八糟,过会儿我要好好和你说说……好了,我要去换鞋了,你在玄关等等我。”

他们聊着天已经走下了楼,不是一个班的,鞋橱不在一起,她扔下这一句就和雾原秋分开了。事情就这么定了,暂时不去找三知代挨打,接着练。

雾原秋想了想也没再坚持,反正她是老师她说了算呗!一般这种涉及不到原则的事上,他还是非常好说话的,以听别人的为主。

等换完了鞋,他们又一起说着话离校。他们俩回家方向是一致的,可以一起搭电车,顺路可以商量很多事情,能节约不少时间,方便晚上一起去蹲守“怪物”,这几天一直这样,都有点习惯了。

他们习惯成自然,不觉得一起回家有什么问题,但几个高年级的男生和他们擦肩而过后,其中一个奇怪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不是佐藤前辈的妹妹吗?”

“诶,好像是啊!”

“那个男生是谁?他们是在交往吗?”

“要不要和佐藤前辈说一声?”

“没必要吧,他说在学校有机会照顾一下他妹妹,又不是让咱们什么事都管。”

“万一出点事呢?以前佐藤前辈也很照顾你吧?”

“这么说的话……”

几个男生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掏出了手机,开始发邮件。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