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藤千岁还不知道自己马上要麻烦缠身了,正边走边和雾原秋复盘昨天的战斗,兴致盎然,但刚走出校门不远,忽然被雾原秋拉了一下,不由奇怪道:“怎么了?”

雾原秋向前呶了呶嘴:“警察。”

佐藤千岁也不奇怪,曰本警察就算再无能,看监控总是会的,当时他们可是在“怪物”附近转悠了好几天,说是完全没留下一点痕迹,那也不可能,警察多多少少总会来问一句的——隔了一天才找个门,已经算是很慢了。

她马上小声说道:“你来应付吧!”雾原秋孤家寡人一个,不怕警察找家长,她是有点怕的。

雾原秋轻轻点了点头,远远就向两位警察行礼致意:“黑木警部,山崎刑事,好久不见了。”

黑木健介和山崎优一直看着他俩呢,见状也低头回了一礼,等他俩走近了,黑木健介摸着下巴上的胡渣子道:“雾原同学,还有这位同学,有时间聊聊吗?”

“当然有。”雾原秋还是识数的,人家没直接进学校去找他已经是在顾忌影响,是在隐隐表达一种善意,那自己再推三阻四也没什么意思。

“那去那边的奶茶店坐坐吧!”

很快,四个人就坐到了一家颇有点档次的咖啡奶茶店里,还特意选了一个僻静的角落。黑木健介推了推饮品单,示意两名高中生随便点,由他来请客。佐藤千岁也不客气,向服务生直接报了要喝的东西:“两杯珍珠奶茶,一杯不要冰,小粒木薯珍珠,甜奶盖;一杯冰的,也是小粒木薯珍珠,咸奶盖。”

雾原秋还没看饮品单呢,就被佐藤千岁帮着点了,而黑木健介随口道:“两杯黑咖啡。”

“那个,等一下。”山崎优犹豫了一下,向服务生说,“我也要一杯珍珠奶茶。”

黑木健介斜了搭档一眼,山崎优小声道:“警部,你也试试吧,最近珍珠奶茶在社交平台上很火的,东京都那边很流行。”

黑木健介是名四十岁出头的糙汉子,下巴上全是青黑色的胡渣,从不关心流行不流行的,听了这话脸黑了一黑,接着向服务生客气一点头,意思是请他去准备饮品就行了,不用理旁边这蠢货。

服务生离开了,黑木健介目光放到了雾原秋身上,他对这名高中生印象非常深刻,毕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轻松击毙两名行凶者的。接着他的目光又落到了佐藤千岁身上,觉得她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了。

佐藤千岁一举手,笑嘻嘻道:“我当时在电车上。”

这么一说黑木健介就想起来了,当初他问询过佐藤千岁,但她只是一起已经结案案件的目击者,最近一连串案件中类似的目击者有几百个,一名高中生混在里面根本不显眼,他也就剩个眼熟的印象了。

他恍然点头道:“原来是你,你和雾原同学本来就认识吗?”

佐藤千岁摇头笑道:“没有哦,是电车案件之后才认识的,他救了我嘛。”

当初问询时佐藤千岁也没什么都说,一推三六五,全是雾原秋干的,她这种娇弱可爱的少女就负责躲在一边瑟瑟发抖,被吓得神智都不清了,连雾原秋的样子都没看清——因为她的外表很有迷惑性,属于走着路突然晕倒都不奇怪的类型,所以没人怀疑她。

说这几句话的功夫,奶茶和咖啡被送上来了。雾原秋好奇地看了看透明的奶茶杯子,发现除了封盖竟然不是一次性的,和中国的不太一样,但里面的东西没变,白色的奶茶、黑色的珍珠,倒和中国的奶茶差不多。

原来中国的珍珠奶茶已经开始袭击曰本了?竟然改动不多,真是稀奇……

接着他打量了一下奶茶店,又看到一名服务生托着一个托盘在送餐,上面是烤吐司夹着黑色的木薯珍珠,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果然还是魔改了,是曰本正常的风格没错。

他看到珍珠奶茶其实有点亲切的,哪怕这种魔改版的也亲切,忍不住向山崎优问道:“现在这种奶茶很火吗?”

山崎优已经在尝试吸珍珠了,闻声兴奋道:“去年年底在东京就开始火了,听说很赚钱,有不少黑帮都进军这项产业了,还有了很多衍生品,像是珍珠奶茶拉面什么的,可惜一直没能去东京尝尝。”

干!

雾原秋有些懊悔了,早知道自己也该开家奶茶店的,这玩意制作工艺又不复杂,大多数原料都能直接从中国进口,需要的投资并不高,要是从两年前开始干,说不定现在分店都开满北海道了,现在自己也是小富翁一枚。

他瞎想着吸了一口奶茶,觉得味道还不错,但听黑木健介向佐藤千岁问道:“你们两位现在是在交往吗?”

他还没咽下去的那口奶茶差点从鼻子里又出来了,莫名心虚,连忙插话道:“没有!”

佐藤千岁本来也要说“没有”的,但没有雾原秋快,顿时转头向他怒目而视——你什么意思?抢着答是觉得我配不上你吗?

雾原秋心里更发虚了,有点怀疑再这么和佐藤千岁混下去,不是情侣也要被强制情侣了,赶紧正色道:“我们是好朋友,黑木警部问这些做什么?”

黑木健介从西装内兜中掏出了几张照片:“最近两位常常一起去野笠山附近……”

监控照片不是很清晰,但能大概看得出是雾原秋骑车带着佐藤千岁,还有深夜两个人在公园里一起坐在长椅上的照片。黑木健介对雾原秋印象很深刻,哪怕这些照片都面目模糊,第一时间还是认出了他——暂时只有他在意,别的警员对他带着个少女在那里转来转去不怎么奇怪,毕竟当时凑热闹的人实在太多了。

黑木健介等两人略看了看照片后,才又问道,“你们不是在约会吗?”

雾原秋和佐藤千岁对视了一眼,一齐摇头:“不是。”

“那你们为什么一直要去野苙山?”

雾原秋对这种问题倒是早有准备,浑身正气四溢:“去找那名行凶者,想给你们帮帮忙,毕竟那是杀人凶手。”

“那你们找到了吗?”黑木健介单刀直入了,目光炯炯。

虽然没证据,但他觉得“神秘头套男”是雾原秋没错了,但雾原秋不答反问:“黑木警部,现在追究这些还有意义吗?”

黑木健介一时无语,现在追究确实没意义了,就算确定是雾原秋干的又能怎么样,直接逮捕他吗?那别人不用提,记者一定立马大脑充血,两眼泛红,四肢着地,一路狂奔进道警总部,逮谁咬谁。

更何况,这种事喊到天下皆知,记者仔细一翻,了解一下前因后果,除了证明北海道警方无能还有什么功效——好家伙,一个高中生解决了三名行凶者毫发无伤,北海道警方死伤了十多人弄得灰头土脸,扰民快一周,那这些年国民缴的税就养了这么一帮玩意儿吗?

干脆以后我们也别搞什么公务员分级考试了,直接从高中生里选拔警员好了,绝对比现在这批强。

他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是没有追究的必要了,但有些事还是要确定一下的,希望雾原同学还有……这位同学理解一下。”

雾原秋马上肯定道:“我们完全理解,还有,她姓佐藤。”

黑木健介没在意佐藤千岁,只当雾原秋“英雄救美”后两个人搞到一起去了,放在少年时期这种事毫不稀奇,谁还没青春过,当年他上高中那会儿也是有女朋友的,对里面的门道很懂——这两个人将来不交往,他把眼珠子抠出来吃掉。

他想了想,换了个方法,又问道:“那关于最后一名行凶者的死因,你们有什么看法……”

“警方果断行动,将其当场击毙,我觉得是这样的。”雾原秋很懂事,闻弦知雅意,立马就表态了——他要这份功劳也没用,那行凶者警方还没来得及开赏金呢!

黑木健介摇了摇头,觉得这样也行吧,把案件这么画上句号也可以。

现在警方压力很大,昨天新闻发布会都开过了,警方发言人通过很有语言技巧的说法,已经让所有人都认为警方才是终结案件的人,这才勉强压下了舆论指责,不需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那现在雾原秋承诺不会跳出来乱说话,自然是最好不过。

是真的压力大,这一连串的案子性质非常恶劣,还超级古怪,要不是北海道道警总部级别较高,独立性很强,警察厅早把手伸进来了,搞不好警视厅也要跟着掺和一下,跑来指导一下工作。

所以,能快点结案总是好的。

他神情放松下来,觉得所有案件到此全部结束,正准备规劝雾原秋以后别再有这样的“英雄主义情结”,别仗着自己能打就去冒这种风险,还是要信任成年人的,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佐藤千岁在旁边像猫咪一样舔着奶盖,状若好奇地问道:“黑木警部,现在警方查清这些案件的原因了吗?”

“没有。”黑木健介爽快答了,完全实话实说,因为警方确实什么也没查出来。不光警方现在没搞明白,无数专家都没搞明白——猜想倒是一大堆,但没有一个能自圆其说的。

而且这事很复杂,国际上普遍认为曰本又不安分了,八成在偷偷整生化武器;曰本高层认为是美国驻军或是研究所惹出来的祸;美国不承认,觉得是中国干的,但时间太短,还没编好证据,一时无法开始指责;中国在海那边关着门看热闹,现在一声没吭,而俄罗斯想推动联合国派出调查组调查,被美国否了,曰本是他们的地盘,谁都别想伸手进来,倒是世卫组织也想来瞧瞧,好像有点戏,现在正在多边协商。

总之,案子是能结了,但麻烦事还没完,只是这些和他们这些办案人员就没什么关系了,让上层去吵吵吧——曰本上层也不安稳,财团在怀疑政府,政府也在怀疑财团,就连浪速大学附属综合医院、北海道生物科技研究所等机构,不管国立的还是私立的,都开始被暗中调查了,全进了嫌疑名单。

佐藤千岁仔细看了一眼黑木健介的面部表情,觉得他没说虚话,看样子套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了,顿时一阵失望,忍不住又问道:“那警方也不能确定这类案件还会不会继续发生了?”

黑木健介摇了摇头,叹道:“只能希望不要再发生了。”

但他说是这么说,目光一时却迷茫起来,以一个多年负责一线指挥的管理官的经验来说,警察越盼着什么别发生,那什么就一定会发生,而且绝对会比预期中最糟糕的情况还要糟糕。

未来堪忧。

章节目录

在下壶中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海底漫步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海底漫步者并收藏在下壶中仙最新章节